<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五十二章 无视
    五分钟前,阿卡莎正披着厚实的皮毛斗篷,走在基格镇的街道上。

    庄园内的起居已经由索德洛尔找来的侍女接管,所以闲下来的阿卡莎已经开始将心思放在“学习高精灵文”这件事上,但庄园内的纸张没多少,为了记录单词,她不得不来到镇子里找胖子亨利来求助。

    这样的事情阿卡莎不好麻烦罗迪,所以她通过卡特询问了亨利的位置—以她目前的身份这样的事情自然所有人都要重视,是以来到镇子上约好的铁匠铺门前时,胖子亨利早已战战兢兢的在这里等待许久。

    “阿卡莎牧师,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他小跑几步,很是殷勤的上来打了招呼。

    两人之前都是“铁马佣兵团”的成员,这是阿卡莎找他的主要原因,因为她觉得和亨利说话来应该不会过于尴尬,然而看到以往谈笑风生的胖子如今一脸拘谨,阿卡莎也是明白…以前的日子,恐怕真的回不去了。

    她索性不再说别的,而是拿出一个精致的钱袋,对亨利道:“我需要买一些羊皮纸,但我对镇子不如你熟悉,想来想去,这种事情还是找你比较合适。

    “这是什么意思?”亨利可被阿卡莎拿出的钱袋吓了一跳,赶紧推了回去,“要多少羊皮纸和我说就是了,这完全没有必要,否则被罗迪大人知道我可吃不了兜着走。”

    别人不知道,亨利倒是清楚阿卡莎和罗迪走的很近,虽然他到现在没看出两人之间有什么,但孤男寡女天天在一起…这事儿真不好下什么定论。

    阿卡莎叹息一声,推辞一番后只得把钱袋收了起来。亨利暗自松了口气,刚要询问阿卡莎需要多少羊皮纸,却没想身后传来了一句阴阳怪气的话语—

    “哟,这不是亨利么,听说你去静语森林找死,结果还活着回来了?”

    这么一句开场白,令原本表情温和的阿卡莎顿时蹙紧了眉头,而亨利更闭上了嘴巴,他不用回头也知道对方是谁…

    “怎么,给莱斯利当狗还当的挺威风?”

    亨利转过身,看了看眼前穿着一身皮甲的家伙,鄙夷道:“在狼獾佣兵团于事可不容易,我很难想象你为了换这身皮甲拍了多少马屁,卢克。”

    叫卢克的佣兵脸色变了变,他最擅长的就是溜须拍马,在基格镇各个佣兵团基本都呆了个遍,但最后无一例外被踢了出来—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货除了会拍马屁,其他一无是处。

    不过现在他身上却穿着狼獾佣兵团的制服,说话嚣张显然其来有自。

    “趁着还没卷改铺走人,赶紧找点实事去做吧。说真的,你这种货色,我现在抽你一顿都没人替你出头,”亨利嘴上这么说,可身体却挪了几步,试图挡住他的视线,“要不咱俩打个赌,看你能吃几天莱斯利的薪水?”

    这几句话把卢克噎的够呛,但他显然不是来和亨利拌嘴的——这个贼眉鼠眼的佣兵早早就注意到了旁边的阿卡莎,此时猛的一侧步,当即喊道:“我们团长大人找你很久了”

    亨利心里“咯噔”一声,顿时明白这混蛋是来于什么的—莱斯利好色之名人尽皆知,“铁马佣兵团”离开静语森林前,阿卡莎习惯带着面纱,又自知是“逃犯”而极少抛头露面,但即便如此,她还是因为凹凸有致的身材而被惊鸿一瞥的莱斯利始终惦记…

    现在看来,这位好色的佣兵团长显然准备出手了。

    胖子脑子里转得快,几乎立刻搞清楚利弊,当即咬牙下了决定,迈步前冲,抬脚“呷”的将卢克踹倒在地,怒喝一句:“瞎他妈叫唤什么?”

    “你敢踢我?”

    卢克又惊又怒,捂着胸口咆哮道:“我们团长看上的女人谁也别想跑你要是敢阻拦就等死吧”

    他一边喊话一边努力爬起来,还不忘“软硬兼施”的对阿卡莎道:“莱斯利团长对女人一向很温柔的,你乖乖跟我走,没有人会为难你。”

    显然这位佣兵团长根本不懂什么叫“泡妞”,用的手段当真称得上简单无脑又粗暴。

    然而阿卡莎望着对方的丑恶嘴脸,第一时间感受到的却不是“恐惧”…而是好笑。

    参与数场战争,见证了一次又一次奇迹之后,阿卡莎对于眼前这种荒谬的“威胁”已经没有了半点感觉——和玛格达、安萨丁又或者欧文伯爵那样的领主比起来,“狼獾佣兵团”的地位…完全不够看。

    “巡逻队可以来帮忙,今天鲁格队长值班。”

    亨利对局势看的明白,所以他只留给了阿卡莎这句话,转过身便第二次将卢克踢翻在地,恶狠狠道:“莱斯利那个杂种什么货色谁不清楚,你还真能睁眼说瞎话”

    这样的争吵立刻引来了许些“观众”,阿卡莎站在原地想了想,随即抬手朝着空中释放了一道“圣光术”——阿卡莎对“神术”的理解远比一般神职者强得多,这样一个改进版的“圣光术”足以⊥基格镇所有人看到,并立刻引起巡逻队的注意。

    卢克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因为被两次踹翻在地的他脑子已然懵了:亨利不一直是个只会傻笑的胖子么?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强硬?

    不过巡逻队还没赶过来,“狼獾佣兵团”却有一队人马率先赶到了这里,他们一个个看到了卢克的狼狈摸样,当即拔刀便围住了亨利和阿卡莎。

    卢克翻身而起,吐了口带血的唾沫,气急败坏的指着亨利道:“这家伙打我,大家一起上打死他”

    “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副团长达维排众而出,一句话将卢克训的没了声音。抬起头,他眯起眼睛看了一眼亨利,随后却视若无睹的转移视线,盯着阿卡莎道:“卡莎小姐,听说铁马佣兵团,已经注销了,所以我代表狼獾佣兵团的团长莱斯利…随时欢迎你的加入。如果你愿意,这里的待遇和酬劳至少比铁马佣兵团,高三倍,能否考虑一下?”

    阿卡莎在基格镇加入铁马佣兵团,时用的是假名“卡莎”,所以达维到现在还不知道她的真名叫“阿卡莎”——而至于她背后有什么…更是一无所知

    显然,在狼獾佣兵团眼中,她只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孱弱女子罢了。

    达维的气势很足,这一点毋庸置疑——他无视亨利的行为无形中彰显着自己的过人地位,而看到阿卡莎被“镇住”的摸样,他心中更是暗自得意,嘴上不忘淡然继续道:“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犭狼獾佣兵团,的副团长达维。”

    他本以为接下来会看到对方敬畏与忌惮的申请,可达维却发现…阿卡莎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阿卡莎目光扫过眼前这几个自以为是的家伙,发现自己脑子里甚至根本没有思索过所谓的“对策”,更多在思考的,是那本《能量本质》里关于“极化元素”问题的概述…

    换句话说,她潜意识里根本就没把这些家伙看做威胁。

    “亨利,尽快把我需要的羊皮纸送到庄园吧。”

    阿卡莎对挡在身前的亨利说出这样一句话,从始至终根本没有理会达维的询问。

    这位副团长的脸色一僵,随即涨成了猪肝色——在基格镇这么多年,还从没有人如此无视过他

    旁边的胖子“扑哧”笑出了声,他原本因为达维对自己的蔑视而心中有怨气,可转眼间阿卡莎便用同样地方式把对方活活憋了个半死,这口气出的痛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