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五十章 血鸦
    ll月15日,霍利尔城。

    第一场冬雪已经渐渐消融,气温也随之下降了不少,霍利尔城内的喧嚣也渐渐平静下来,每家每户都堆起了过冬的柴木,储备了粮食,准备像灰熊一样进入足不出户的“冬眠”状态。

    即便是最富有的城市,每年也会有冻死的流浪汉和乞丐,哪怕是位高权重的公爵大人,一样要硬抗严寒对身体的侵蚀。

    这些天来,安格玛咳嗽的很厉害,不过对于接连传来的“喜讯”,却让他硬生生将这种身体上的痛苦压制下去。

    “啧啧,斩杀欧文伯爵,驱逐杜兰特,又把霍华德和那一群想要浑水摸鱼的家伙一并打发走…这可不是什么说说就能做到的事情。”

    丰盛的午宴上,安格玛炫耀似的对着坐在对面的本杰明主教道:“关键是,这小子至今还是不愿意接受爵位,非要继续当他的什么斥候队长,真是让人头疼啊”

    本杰明哭笑不得,无奈道:“他能杀死玛格达已经够让我惊讶的了,但能借势把领地内的几颗硬钉子都拔掉…这份功劳对于王国而言,实在是意义深远

    “王国?他帮的是艾弗塔,谁会理会那帮王室?他们忙着醉生梦死和内讧,我之前关于兽人袭击的信件,你知道王室给的什么回复?”

    安格玛一挥手,冷笑道:“就一张羊皮纸,上面写着情处理,--呵,真是难为他们了。”

    本杰明没有接话茬,公爵领主吐槽君主无能什么的,他作为宗教人员,自然尽量少搀和。

    “算了,说那些家伙扫兴。”安格玛紧了紧身上的披着的厚毛毯,“罗迪这小子每次来消息,几乎都要让我觉得信件是伪造的—领着六十人去面对上千人的部队,就算是我年轻的时候,估计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我听说…他的部队没有阵亡一人?”

    “的确有这回事,惠灵顿和我说这些的时候,他那表情我估计得记一辈子。你猜罗迪怎么做到的?”安格玛卖了个关子,待本杰明猜了半天猜不到答案时,他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瓶子递了过去,“看看。”

    “治疗药剂?”

    本杰明自然知道这种东西,他仔细观察了瓶身,又嗅了嗅残留的药剂味道:“看样子还是品质极佳的‘中级治疗药剂,,难道他们…”

    这位老人突然想到了某种可能,一下子愣住。

    “每位参战士兵都有,而且是两瓶,据说还有一瓶‘石肤药剂,。”安格玛笑出声来:“光是这些药剂的价值,估计就够重新组建两支同样的队伍了…他还真是有魄力啊,竟然敢这么消耗药剂,估计王国历史上都没有过这么奢侈的部队”

    本杰明也是叹了口气,然而没等他回答,安格玛的目光便了过来—“不知道瑰十字,准备怎么嘉奖他?”

    “我个人能动用的资源有限,别指望我拿出太多东西来。”这位主教用手指转了转自己那枚代表身份的金色戒指,低声道:“消息已经上报给鲁本斯了,‘圣殿,如果不傻,应该能明白他的价值。”

    老公爵听后并没有微笑,反而眯了眯眼睛,郑重道:“无论教派怎么奖励他,我只想说…别继续拿他当棋子了。”

    本杰明愣住。

    “我能给他的最大奖励,就是让他不受拘束和控制的发展下去。”老公爵面色严肃,极为正式的说道:“以前你我都可以把他当一把刀,可以毫无顾忌的让他站在最前方,但这次之后,我不会这样做了,我希望…你也不要这样做

    “为什么?”

    “你没有发现么?其实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从来没指望着你我能帮助他多少。从头到尾。他都是牢牢把握了‘主动权,。”

    本杰明有些沉默,最终低声道:“我自然不会这样想,但教派的决定…”

    “这只是个建议,不是要求。”

    安格玛咧嘴笑了笑,原本的严肃一扫而空,仿佛之前什么都没说过,“他不想做贵族么?我看他只是不想仅仅当个‘贵族,吧…”

    本杰明没有接这个话题的茬,转而道:“从南方传来了一个有趣的消息,是和b十字,有关的。”

    “说实话,我不太关心异教徒的消息。”

    “我本来也没打算说,但这个估计你有兴趣。”本杰明压低声音,“一个厅刑者,和手下团队在艾弗塔全军覆没了,这对b十字,而言打击可不轻。”

    “行刑者”对于“蝮蛇十字”的意义,几乎等同于安格玛身旁的两位守护骑士,这么挂掉一个“行刑者”和一支团队,那绝对不是小事。

    不过…本杰明为什么和自己说这件事?

    他目光一凝,问道:“他们在艾弗塔什么地方失踪的?”

    “静语森林。”本杰明望了望窗外,仿佛不经意的低声道:“那段时间,罗迪也在静语森林里。”

    两个老头都是人精,几句话便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越是这样,安格玛越是摇头:“恐怕瑰十字,会拿这件事做很多文章了…”

    “我会尽可能的支持他。”本杰明叹了口气,“两大教派间的矛盾已经逐渐尖锐,b十字,似乎准备有大动作,估计会有调查部队来这里,我会和罗迪沟通的。”

    安格玛咳嗽两声,随意道:“呵…无所谓,让他们有来无回便是。”

    罗迪自然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已经有了如此深远的影响,此时的他刚刚返回庄园的书房,正想着准备开始制作新的装备。

    苏伦对自己的招揽表示可以考虑,罗迪倒是并没指望对方会立刻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很痛快的给了对方一个月时间考虑,同时还用一袋子酒换了一个月的制皮工具使用权。

    本来苏伦还主动要求帮罗迪制作皮甲,但罗迪最终拒绝了他,依旧准备自己“单于”。

    以目前的制皮水平,苏伦真的只够给罗迪打打下手,但罗迪自知精力有限,他招揽苏伦,说白了还是为了让他能成为自己的“御用制皮师”——对方的制皮天赋毋庸置疑,597年的时候便成为了远近闻名的隐藏“制皮宗师”,如果能为己用,便等于解决了自己的装备更新问题。

    不过目前而言,罗迪还是要“自力更生”。

    书房内,他将那些借来的工具一样样摆在桌子上,一路如跟班般的娜塔此时在罗迪身后站着,她刚刚完成罗迪“侦查全镇”的任务,按理说这样的任务过后罗迪本该夸奖两句,但他却没有任何表示,反而抬手道:“把你的弓给我

    娜塔毫无二话,抬手将短弓递了过去。

    罗迪拉了拉弓弦,抬起目光,问道:“你每天检查自己的武器么?”

    娜塔点头。

    “那你白检查了。”罗迪把弓递了回去,“弓弦还需要拧紧两圈,箭台的位置也有偏移,现在调整。”

    娜塔默默的握着短弓,低声道:“是,老师。”

    罗迪的手指抖动一下,但很快克服——教人并不是什么轻松事情,罗迪从没当过老师,所以他能想到的,便是学当初娜塔教授自己的方式,但显然这中办法很生硬,甚至看起来有些“欺负人”——因为接连几天下来,娜塔时刻面对的,都是罗迪极为严苛的要求和斥责,连半句鼓励都没有。

    “对了,之前你在艾尔莎村遭遇了袭击,是什么东西?”

    他转移了话题。

    “一只红色眼睛的乌鸦。”

    娜塔卸下弓弦,按照罗迪说的调整着短弓,说完这句话,却发现罗迪皱眉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在哪里遇到的?”

    “瓦格拉废墟。”

    罗迪表情凝重起来,原本放松的心情也因此出现了一抹危机感:“尸体怎么处理的?”

    娜塔回忆着当初于掉的那只大鸟,轻声道:“腐烂的很快,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就剩下了一些黑色的羽毛。”

    “血鸦…召唤系死灵法师。”罗迪眉头紧皱,“这是什么意思?探索高精灵废墟?难道…”

    他突然想起了安萨丁留下的信件,对方在地图上绘制的那个叫“埃尔森”的城市不正是高精灵城市么?

    而这个家伙研究的“充能晶石”,瓦格拉废墟之内正好摆了个满满当当

    他原本整理皮革的动作渐渐缓慢下来,罗迪默默权衡起了这些证据背后所代表的信息——“血鸦”是死灵法师进行“超远距离”侦查时才会使用的单位。从经验来看,此时那位死灵法师离着这里估计还远得很,甚至本体在塔斯曼王国都有可能。

    而“血鸦”的最大作用,就是将双眼中的画面记录在身体内的“死灵之核”内,但死灵法师想要查看,必须要其返回面前才行。

    如此说来,这只挂掉的“血鸦”已经根本无法将画面传回去了,所以那个死灵法师根本无从得知瓦格拉废墟的一切,而根据“召唤”性质的问题,对方甚至此时都不知道“血鸦”已经死亡的事实。

    简单而言,罗迪还有充足的时间来做出应对。

    “充能晶石…埃尔森,这是奥古斯丁的目标么…”

    罗迪默默在心中记下了这条极为重要的信息,手中却不动声色的继续挑选着皮料——说白了,以后想要面对任何敌人,自己强大比什么都重要。

    此时制作皮甲,其中一套是给娜塔的,罗迪查看了娜塔的状态栏,确认对方已经基础等级9级后,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你喜欢什么颜色的皮甲?”

    娜塔一下子愣住——从小到大还从未有人问过她这样的问题,始终表情冷漠的她难得露出了犹豫神色,想了半天,最终支支吾吾的回答:“…我不知道

    罗迪抬头望着娜塔,脑海中却闪过了那位“冰山导师”一身暗红皮甲的剪影…

    “没关系,我知道。”

    这句不经意间的回答,却让娜塔突然间觉得…自己心跳好像漏了一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