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嚣张
    罗迪自然不知道“卡德加”这个名字到底代表着什么,或许答案就在这本书中,可他此时真的没有精力去翻,合上书页,强撑着精神脱掉了外套,罗迪倒在床上的下一瞬间便直接陷入了深度睡眠…

    这应该是长时间以来罗迪睡的最安心的一个觉。

    冬季已至,罗迪根本不担心会有大规模战斗发生——严寒对于任何种族而言都是极端条件。从590年到597年,整个王国内都没有在冬季爆发过一场战争,哪怕是兽人入侵的时候,冬天也是“停战期”。

    这个时代,严寒所代表的“残酷”,是天天吹着空调暖气的现代人完全无法体会的。

    而也就是在罗迪睡着之后,基格镇迎来了今冬的第一场雪。

    镇子外的清扫工作已经大致完成,尸体被处理于净,伤员渐渐撤离。镇子中开始有平民四处走动。

    人们互相碰了面,随即便开始共享自己在这场战争中看到的一切,而有关这场战斗的传闻,也迅速在镇子中流传开来。

    因为罗迪打了一场“游击战”和一场“围歼战”,所以透过窗户缝看到一切的目击者着实不少…而在这些人眼中,令他们激动的并非是那场“十字口路口围歼战”,却是那个背着短弓、以一己之力逼退上百步兵的射手。

    说起来,在信息不发达的年代,“英雄”及“侠客”的事迹始终是广大人民喜闻乐见的事情。所以几乎在一夜之间,有关那个强悍射手的故事便衍生出了至少二十个传奇版本…

    “我亲眼看到他跳上了房顶,这样刷刷刷射死了三个人,一箭一个”

    “他的箭会冒蓝光一箭就射穿了三个人”

    “后来来的一支骑兵团,见到他直接被吓了个半死,打头的那个还跌下马来呢”

    “我听说这家伙不是人类啊,好像是森林里的木精灵…”

    起初都还算靠谱的消息,到了后来便逐渐添加上了各式各样的“细节”,吟游诗人口中那些“龙枪骑士”或“屠龙者三部曲”之类的传记文学很有市场,所以这些文盲把罗迪说成三头六臂能喷火的怪物,自然显得不足为奇了。

    而罗迪对此则表示毫无压力。

    ll月13日,换了身厚实的皮袄、又找人给自己剪了个利索的短发,罗迪行走在镇子的街道上时,根本没人将他和那个“杀神”联系起来。

    “哈…欠。”

    罗迪揉了揉有些肿的眼圈,将兜帽拉紧,于积雪后的街道上缓慢穿行着。许久之后,他来到一家酒吧前,抬头望了一眼写着“野蔷薇”的招牌,推门走了进去。

    并没有想象中热浪扑面、喧哗震耳的场景,下雪之后镇子上的人也不爱出来活动了,所以酒吧内的客人比往日少了许多,壁炉烧的正旺,谈话声回荡在木质结构的大厅里,并不嘈杂。

    罗迪紧了紧皮袄,径直来到一张桌子前坐下,望着两个在这里坐了有一段时间的两人,摘下兜帽道:“受的伤没事了?”

    “有药剂和阿卡莎牧师的帮忙,已经痊愈了。”

    回答罗迪的是布冯,这个瘦瘦于于的佣兵此时满脸服从与敬佩。

    旁边的胖子亨利同样如此,他望着罗迪那张年轻的面孔,心里面估计对方可能比自己还小,但论本事,真是差了不止十条街。

    “没事就行,让你们搜寻的信息怎么样了?”

    “从昨天到现在,大概整理出了这些…”

    亨利和布冯算是“地头蛇”,想要咨询镇子自然第一个找他们,罗迪听两人讲述了基格镇现状后,便开始安排起了接下来的任务,手中还不忘拿出一个袋子:“这是之前的佣金报酬,还有意外遇袭后的赔偿,一码归一码,都按协议来。”

    亨利和布冯原本都在点头应是,想着怎么把罗迪安排的任务办得漂亮些,结果见罗迪手里的钱袋后顿时傻了眼——反应比较快的胖子当即起身,恭恭敬敬的把这一口袋银币推了回去:“罗迪大人,我俩被您救了两次命,以后没别的要求,要我们做什么都行,千万别再给我们薪水了…”

    亨利表情诚恳之极,一个星期前他还在想着要不要在任务里捞点油水,但现在他是真的没了半分其他心思:“给我们俩一口饭吃就行,您是于大事的人,我们知道。”

    这就是属于佣兵的眼力了,布冯只是单纯的感激,亨利却能从这次事件中看出罗迪的不凡——一场战斗机关算尽不说,惠灵顿、提图斯骑士亲自来救,还能号令圣殿骑士团,这哪是一般人能做的事?

    罗迪倒是没有什么意外的神色,但也没有把这一袋子银币收起来,而是抬手拿出两份契约,道:“如果按照你们说的,那就签了这份契约吧,但钱依旧是报酬,同样是你们应得的。”

    说完这些,罗迪便重新戴上了兜帽:“记住那些任务,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留下欲言又止的亨利和继续木讷的布冯,罗迪推开酒吧的大门便消失在了视野中,而留在屋里的两人则低头看着那份契约——上面是一份“长期”合同,时限30年,听起来像“卖身契”,可是条件优厚,薪水极高,甚至还带休假

    “伙计,这契约…”

    说实话,布冯没见过这样的契约,这年头的契约基本就是翻来覆去的几句话,哪有写的这么细致的啊。

    “签了吧。”亨利很快明白这就是罗迪的办事风格——没有含糊,界定清晰,责任分摊明确,该用你的时候别找理由,不该用你的时候想怎么歇就怎么歇。

    “那这钱…”

    “收着。”亨利伸手把钱袋子拿在手里,“他的意思很明显,咱俩出多少力,就能挣多少钱,一分不多给,一份不亏待,懂了么?”

    布冯点点头,耳朵里听着那银币哗啦啦的响,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

    他这辈子都还没一次挣过这么多钱呢。

    不过两人还没来得及说别的,酒吧大门便被人用力推开,原本还算安静的大厅立刻因为括噪的呼喊声而变了气氛…

    “这鬼天气太冷了,提里奥,快上酒”

    “起来,你不认识我?老子就喜欢这个座位”

    四五个佣兵打扮的家伙走近酒吧,先是把壁炉旁的人都赶走,随后便开始抱着麦酒杯灌起来,嘴里不于不净的骂着脏字,看到有人投来不忿的目光,便嚣张喊道:“看什么看?信不信我砍死你?”

    常年在基格镇混的人都知道,这些家伙是“狼獾佣兵团”的成员,若是给镇子里的佣兵团排个名,这支佣兵团的实力当属最强——人数多,装备好,把持着镇子里近乎一半的任务配额。

    以前的“狼獾佣兵团”还算健康发展,但近些年来“一家独大”的情况,却让这支佣兵团的成员们变的愈发目中无人起来。

    在此之前,特兰卡子爵把持镇子的各项利益和话语权,因而这些成员只是单纯的嚣张罢了,可最近镇子陷入“无主”状态后,这支佣兵团便开始明里暗里吞噬起了一些以往只属于贵族的利益,胆气也因此变得更足起来。

    这个时代靠武力说话终究是主流,镇子上的其他佣兵团普遍没人敢惹他们,所以最终造成了这种“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局面。

    亨利扭头看了一眼,其中一人正好注意到他的目光,定睛一看后“嘿”的讥笑出声:“听说铁马佣兵团都死了啊,你怎么还活着?你们团那个漂亮妞呢?我们老大还等着尝尝鲜呢,不会也死了吧?”

    “铁马佣兵团”已经在佣兵公会注销了,这消息行里的人自然知道,但显然他们根本没什么关心的意思,反而幸灾乐祸的嘲笑起来。

    布冯被这话激的握住短剑,当即起身想要说什么,却被亨利一把拽住:“你激动什么?”

    “他们”布冯咬牙切齿,战友阵亡在行里是忌讳,没谁愿意拿这个开玩笑,眼前这些家伙明显就是来找茬的。

    胖子亨利眯着眼睛不说话——当佣兵的好勇斗狠是常事,一言不合打起来更是屡见不鲜,放在以前,他说不定拉着布冯直接上去开砍了…

    可看着那两张契约,他的脑子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清醒。

    在认识罗迪之后,亨利的“视野”已经拔高了许多…以往只局限在基格镇内的“格局”,已经不知不觉彻底发生了变化。

    现在他和布冯考虑的,是如何协助罗迪拿下这片领地。而与这个目标相比,“狼獾佣兵团”的那点格局,完全只能称得上“小打小闹”。

    侮辱?等事情忙完后,随便找些关系便能把这群家伙随意碾死,现在逞匹夫之勇反而落了下乘。

    “走吧,还有正事。”

    胖子对着布冯摇摇头,起身便直接离开。

    “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那个漂亮妞还活着么?别跑啊”

    身后那几名佣兵的嘲笑声变得愈发放肆起来,但看亨利和布冯根本没有反应,便也觉得没什么意思,转过头来骂道:“俩懦夫,以前还知道回几句嘴,现在怂到这地步,啧啧…”

    “不理他们,团长大人最近什么安排?”

    “这几天不是闹腾镇子的归属权么,反正无论是谁接手,团长都准备敲他一笔…咱们狼獾佣兵团可不是软柿子,特兰卡都需要给面子,换了别人,一样要给。”

    “就是,管它什么贵族,该给的,一样不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