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四十六章 收获与敬畏
    短短三十秒的时间内,欧文伯爵深刻体验了一把从“天堂”坠入“地狱”的快感。

    格里斯的势不可挡让他嘴角上翘,可死亡缠绕的出现,却让他的冷笑凝固在了脸上。

    旁边的杜兰特伯爵早已说不出话来,他的部队已经被惠灵顿和提图斯骑士拦下—士兵们根本不是两位守护骑士的对手,几乎只是一个照面,他们便被摧垮了士气。

    实力相差太大,混战中惠灵顿和提图斯的实力凸显无疑…以往单打独斗还看不出来什么,可是在敌人密集的环境下,两杆金属骑枪的攻击范围内几乎没人能近身。

    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两位骑士完全就像俩收割机,一路前进一路挥舞着骑枪横扫,完全是触者即飞的节奏。

    他们原本还打算掉头援助罗迪,哪知一转身的功夫便看到格里斯被罗迪的部队碾了过去,这才放心的继续战斗——他们还算克制,基本没有下狠手,将一个个挡在前面的敌人打晕打飞后,这些原本气势就弱了一截的骑士们很快战意大减,有很多人甚至停下了脚步,胆怯着不敢上前…

    欧文伯爵脸色铁青,心中彻底慌了——格里斯的失败是完全没有想到的事情,“死亡缠绕”的波动几乎让欧文心脏停跳。身为傀儡,他对死灵法术敏感至极,所以他更想不通为什么一个娇滴滴的美女竟然能施放“死亡缠绕”

    这个世界怎么了?刚刚她还在使用“神圣护盾”啊

    “死灵法术”和“神术”完全站在法术体系中的对立面,这是所有人都清楚的事情…可是眼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更让他吃惊的事情还在后面—那些让欧文伯爵万分忌惮的“玫瑰十字”部队竟然一个个都朝着罗迪面前汇聚而去…

    这些举着“玫瑰十字”旗帜的部队各有区别,看上去显然是从领地各处的城镇赶过来的,但他们都有一个很统一的动作:他们都冲到了那个背着短弓的身影面前,随即弯腰行礼…

    “他…他是谁?”

    欧文和杜兰特这下子彻底傻眼了,他们一直将索德洛尔当做自己要对付的敌人,却没曾想,真正策划并主持行动的,竟然是这个不起眼的射手

    欧文立刻察觉到自己大势已去,转身便要撤退,可目光转向身后的森林时,却看到一大批从霍利尔城赶过来的三百多名圣殿骑士正缓缓靠近…

    不知不觉中,欧文发现自己竟然被反包围了。

    “我们还有商量的余地—”

    罗迪的话语打断了杜兰特的声音,他将“称号”从“最后的狩魔猎人”切换到了“圣殿守卫队长”,看着上面“地区级征兵成功”的字样,冷笑着说道:“对于和亡灵勾结一气的叛徒,我们不需有任何怜悯”

    这位伯爵还想说什么,可是面对汹汹而来的宗教骑士团,他嘴唇颤抖着,脸色彻底灰白一片…

    欧文伯爵不相信罗迪真的敢动手杀自己,立刻喊道:“我是伯爵贵族,我有权--”

    “有你个蛋。”

    罗迪根本没兴趣给这家伙说废话的机会,弯刀一挥:“杀”

    如此嚣张的行事风格根本不是贵族的套路,但正因为他的狠戾,四周那些原本和欧文站在同一阵营的领主们都是瞬间冷汗浃背…

    他们这才明白,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小人物,竟然真的有权号令所有圣殿骑士

    按照级别,这是督主教一级才有的能量了。

    杜兰特伯爵彻底放弃了希望,颓然靠在鞍座上—伯爵又怎样?贵族体系和教派根本就是两码事,这些宗教疯子完全不会给任何面子…

    欧文伯爵神色茫然的望着涌过来的圣殿骑士,脑子里已经彻底无法思考着发生的一切—领地、财富、女人,还有之前的复仇之愿,所有这些,都随着那呼啸而来的马蹄声彻底消散…

    埃隆历6b年,ll月10日。

    受伤的士兵在屋舍中呻吟着,上百具尸体被步伐沉重的工兵们拖到镇子外掩埋。天气寒冷,这些尸体还不至于腐烂,不过盘旋在天空的渡鸦却成群结队,萧条的气氛令温度都下降了不少似的。

    基格镇内并没有太多战斗的痕迹,部分被砸坏的商铺大门此时已经简单修补好—街道上依旧气氛凝重,因为没有任何公告,也没有贵族出面,所以人们依旧战战兢兢的不敢出门,无法确认是否还会再发生类似的战争。

    安萨丁留下的庄园内,已经一宿没睡的罗迪仍在强撑精神书写着信件--战斗过后,已经疲乏至极的手下们全都被他下令休整,在前半夜和索德洛尔商讨完今后的发展问题后,这件书房内便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看到窗外天色已亮,罗迪伸手捻灭了灯芯,指尖因为长时间战斗后的麻木而几乎没有什么知觉,他揉了揉眼眶,目光扫过桌子上那如镇纸般的鳄龟诺基亚,疲惫的呼出一口气,随即捡起几块木柴扔进壁炉内,望着跳跃的火光出神发呆。

    大战过后本该是收获的时刻,但罗迪却体会不到多少兴奋之情—这场战斗完全是游走在“覆灭”边缘,若不是其他几方势力都做出了调整,外面那片乱坟岗里埋着的恐怕就是自己了…

    心有余悸,后怕袭来的时候,罗迪总是感觉到一种深深的无力:随便来几个贵族带着几个破骑士都能差点把自己围死,若非安萨丁的药剂和阿卡莎的支援,这支队伍不可能到现在还保持零死亡。

    “还需要时间…可时间真不多了。”

    叹息一声,罗迪审视着昨天的战斗,总结起了得失——

    这场战斗让欧文伯爵直接挂掉…不单他,连带着那两个傀儡男爵也尽数被踩成肉酱,连尸体都拼不起来。他们的死,也意味着艾弗塔领地内最有分量的“傀儡”,已经尽数被罗迪拔除。

    杜兰特伯爵没死,这是各方博弈后的结果:提图斯带了安格玛的话,大意是不能死太多贵族,否则引来的麻烦远比收获多。罗迪自然没有意见,不过临走的时候还是一支暗箭将这个卖国贼射成了瘸子…他眦睚必报的性子没变过,不报复绝对不是他风格。

    霍华德等一于男爵灰溜溜的撤军,罗迪没把他们当成战俘换赎金已经算是给安格玛公爵的面子,但这些家伙带来的辎重他毫不手软的扣了一半—于是三位贵族只能打碎牙齿往下咽般灰溜溜的滚回了自己的领地。

    两位守护骑士带着队伍准备今日返回,根据他们传达的意思…基格镇直接被划分给了索德洛尔,除此之外,特兰卡名下的那些骑士一样被公爵下令和索德洛尔签订契约,别管最终能有多少骑士履行,这已经算是极为厚道的“回报”了。

    如此算来,索德洛尔的领地财富已然跻身艾弗塔领地排进中上游对于罗迪的战略方针而言,这绝对是大大的迈出了一步。

    看了眼经验栏,等级越升越高后,这样大规模作战得来的ll万经验并不算多,不过他很在意的是自己这支队伍厚积薄发后的变化—打安萨丁、玛格达,如今又力挫王国叛徒的骑兵队,所有斥候都已达到了基础等级10级的阶段,接下来自己便要开始考虑如何给这些斥候转职的问题了。

    坐得久了,罗迪锤了锤有些僵硬的后腰,随即直接蹲下身继续发呆,而就在这时,书房的木门被敲响了。

    “进来。”

    罗迪声音有些沙哑,转过头去,却发现来的人是娜塔。

    昨晚他专门和布鲁迪再次诚恳道歉许久,没曾想老村长并未责备自己,倒是说起了另外一件事…

    罗迪突然想到了布鲁迪给自己的那本书,一时间竟是有些出神,望着门外的娜塔足有三五秒才反应过来,于咳一声,问道:“恩?有事?”

    他这才想起来,娜塔自昨天便没有和他说过话。

    这位木精灵满脸冷漠的走进来时,蹲在地上的罗迪想站起来,结果因为肌肉酸痛的厉害,他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费了半天劲才起身。

    这样的狼狈摸样放在以往会惹人发笑,可娜塔却明白眼前这个家伙到底做了些什么带着几十号人冲入镇子营救自己所在的队伍,孤身引开上百士兵,硬生生为打开一条逃生之路,最后还汇聚所有战力,击溃了上千名敌人…

    这样的事迹若非亲身经历、亲眼目睹,恐怕没人会信。

    所以看到罗迪憔悴而疲惫的摸样,她的内心反而生出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敬意—在这之前,娜塔佩服罗迪的本领,佩服罗迪的箭术,但经历了昨天的事情,她打心底里佩服罗迪这个人。

    因为这样的敬佩,她决定专门来这里,只为了和罗迪说一句话:

    “老师。”

    娜塔弯腰行礼,这个称呼她以前说过,但绝对没有今天这般发自肺腑。

    恍惚间,罗迪想起了记忆中那位“冰山导师”。

    当时自己对那个气质更冰冷、面容更成熟的娜塔,最初也是带着“不服气”的情绪的,然而随着接触的久了,又加上目睹数次娜塔出手的情景,他才彻底服了气,收起了心底的蔑视,并在心中存有一份敬畏。

    看着眼前的娜塔,罗迪感觉就像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一样的冷漠,一样在骨子里有着骄傲,还有一样的…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