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打破僵局,掌控节奏
    因为有“战气”和铠甲的保护,进阶骑士的防御力远远超过普通骑士,寻常的攻击甚至称得上“无效”。因此三位进阶骑士的存在已经称得上“旗帜”,对于这支混编部队而言,只要他们不倒下,士气便不会降低。

    然而此时此刻,罗迪的箭却轻而易举的杀死了一名进阶骑士,硬生生让士气刚刚高昂起来的骑士们集体哑了火…

    而这支箭远非噩梦的结束,却是一系列可怕打击的开始。

    “噗”

    一支箭插入了一名骑士的腹部,【冰霜之刺】的特效触发,在金属铠甲上凝结出了大片六棱形冰霜,让这位骑士闷哼一声捂住了肚子。

    三秒钟后,第二支箭钉在了他身旁骑士的头上——金属头盔“咔”的一声被完全贯穿,让死亡的骑士颓然从马上栽了下去…

    这样的情况出现时,其他骑士还以为是之前那十名站在屋顶的斥候射击所致,然而随后他们才发现——那些斥候早已不见踪影。

    闷哼声接连响起,每隔三秒,战斗在最前排的骑士便有一人中箭…有的是被射中了肩膀,因为举不起剑而被斥候砍倒;有的是被直接射穿喉咙,当场死亡。

    一个两个还算正常战损,但是当五名骑士死亡、七人不同程度受伤之后,他们都开始意识到——那个站在阴影中的射手,恐怕远比眼前这些骑兵们要可怕的多

    箭矢依旧不疾不徐的点射着,三秒多的间隔很有规律,可骑士们却成了惊弓之鸟,战斗的动作都变得畏缩起来…

    而在连续十五支箭命中目标之后,罗迪动作自然的搭上了箭壶中的倒数第三支箭,目光望了望“凝神射击”的冷却条,待cd结束之后,再次启动了这个技能

    “急速射击”的效果是“增加6基础攻速,每次命中增加2攻速,最多叠加10次”,之前的点射已经完成了十次叠加,所以此时罗迪的技能释放速度在2秒的基础上整整了提升2只用了一秒半便完成准备

    看似普通的箭矢实则威力提升了6%(凝神射击2天赋40刂成),罗迪这一箭射出,目标正是面对索德洛尔的那名进阶骑士

    “咔”

    箭矢骤然撞击在了这名骑士的臂甲之上——罗迪射了这么多箭,对方早已察觉到了他的存在,所以这一击早有预料,被他用金属臂甲牢牢挡住…

    可箭头被臂甲弹开之时,那巨大的力量却还是让骑士的身体重心猛然发生了许些偏转。

    失去重心不过是短短l秒的时间,这名进阶骑士只是微微皱眉,却丝毫不担心第二支箭矢会在这时袭来…

    但是他猜错了。

    罗迪不止射出了下一支箭,连第三支箭也一并在“急速射击”的buf下激射而出——之前的一系列缓慢射击完全是幌子,而“凝神射击”配合极限速射,才是罗迪真正的杀手锏

    箭筒中最后射出的两支箭矢落点近乎一致,在二十七米的距离上接连射穿了这名进阶骑士的脖颈。

    他的尸体“扑通”一声跌落马下,倒在了索德洛尔的面前。

    三名进阶骑士在两分钟的时间内连续死去两个,如此打击,完全令这支队伍刚刚提升的士气尽数丧失,并且彻底溃散…

    “杀”

    与之相对的,始终不曾退缩半步的斥候们瞬间士气大涨,他们高声怒吼着,以近乎疯狂的攻势将敌人压了回去

    罗迪的箭矢尽数射尽,而战场上的敌人也因为他的最后三支箭开始了全面溃败。

    “阿卡莎救人”

    “预备队,协助撤离”

    命令声接连响起,原本在屋顶射箭的士兵们此时立刻骑着战马冲入战场救治伤员——刚刚的战斗凶险异常,甚至能称为斥候们从未遭遇过的艰苦战斗。上阵的五十人中,有三十多人受伤,其中十一人是极其严重的致命伤…

    与之相对的,四十三名敌人同样有三十人死亡或重伤——他们能撑到现在才崩溃,完全是因为心中抱着“支援马上就到”的信念,然而两名进阶骑士的死亡却成了压垮骆驼的稻草,让原本还有希望的局势瞬间崩盘。

    若是正常情况下,这场战斗完全是两败俱伤。

    然而安萨丁留下的药剂却在这时起到了逆天的作用,因为整个队伍直到敌人溃逃之时,竟然还没有一人死亡

    阿卡莎连磕两瓶“中级法术药剂”,拼尽全力将那些受重伤的士兵们从死亡线上生生拉了回来——所有分发下去的“中级治疗药剂”尽数服用完毕,有的人甚至喝了四瓶

    若是以数值来计算,“神术”和“药剂”恢复的生命数值,已经达到了整支队伍生命值总和的两倍。

    这样的事情从来都只会发生在精英p玩家身上,但罗迪却凭借自己的准备,硬是让自己的队伍成为了这样一支坚韧而“不死”的军团

    但药剂和神术并非万能,它们的效果会因连续使用而大幅减弱,是以此时许多重伤士兵虽然保住了性命,却也完全失去了战斗力——整支队伍至少有七人是被硬生生扶上战马的,但直到离开,这支骑兵团也没有放弃任何一位同伴,尽数跟上了队伍

    这一次,便是真正的撤退了。

    无论是士兵还是战马,此时体力已经接近极限,再战斗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罗迪同样骑上一匹战马,与鲁格一起缀在队伍尾部断后,他此时也是筋疲力竭,连拉弓的力气都剩不下多少,连握着缰绳的手指都在微微颤抖着。

    “接着”

    看到鲁格左肩上连铠甲一起豁开的巨大伤口,罗迪抬手把自己带着的治疗药剂扔了过去,后者伸手接住,也不废话,拔开塞子便将今天喝的第六瓶药剂灌了进去,让苍白的脸上微微恢复了许些血色。

    “他们在包围我们,那些骑兵知道我们的去向了”

    鲁格回头望了望四周,大声和罗迪说道。

    “加速,别掉队如果那些家伙有脑子,我们就一定能跑出去”

    罗迪的回答令鲁格有些迷茫,但他此时却也没心思思考别的问题,只是努力让自己疲惫的身体和战马协调,紧随着队伍朝镇子南面奔去…

    “竟然又让他们跑了?”

    杜兰特伯爵听着士兵的目击报告,语气中的惊愕已经不加掩饰。

    欧文伯爵眼皮颤动几下,另外几名领主也是面面相觑——他们实在想不出来,一支有元素师帮忙的“精锐骑兵团”,配合着上千名士兵,去集体围攻一支人数不过百的队伍,怎么会屡次失败?

    惊诧没有持续多久,接连传来的消息却让这些领主们险些惊掉下巴

    “科恩法师阵亡”

    “骑兵团损失严重,仅九人返回”

    “福尔莱骑士阵亡”

    “布法罗骑士阵亡”

    这两名骑士便是欧文伯爵一直引以为傲的进阶骑士,刚刚派出三名进阶骑士的时候,他心中最坏的预期不过是“追踪失败”,却从未想过竟然会损失严重到这样的地步

    “都…都死了?”

    杜兰特伯爵咽了口唾沫,语调甚至都带上了颤音,仿佛被捏住了脖子的鸡

    “敌人正在向镇子外撤离。”

    “他们仍旧保持满员状态——目前没有伤亡的报告…”

    如果说前面几个消息已经让领主们吃惊,此时这条消息则让他们自心底感受到了难言的寒意。

    “没有伤亡”这句话的杀伤力太可怕,

    三层防线,两次围堵,总共遭遇的兵力加起来至少超过八百人,竟然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人死亡…这听起来简直匪夷所思

    因为没有亲眼目睹这支队伍战斗的场景,所以领主们始终无法判断这些骑兵的战斗力—但从现在汇报的消息来看,难道他们的实力…比进阶骑士还要强

    虽然不相信这样的可能,但事实摆在眼前,他们却不得不做出类似的判断,并心惊胆战的迅速改变策略——

    “不能在镇子里和他们战斗…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把兵力尽数拉到镇子外,在开阔地带围杀”

    “用人数堆也要堆死他们不能让他们逃掉”

    仇恨是一回事,自我掂量是另一回事…每位领主都在这支队伍手上吃了亏,可真要去打,却又绝对没胆子硬上。

    这便是罗迪为什么要在镇中进行一场“歼灭战”的原因:只有以雷霆手段把他们打疼打怕,自己这支队伍才能在劣势中创造主动,撬动胜利的天平

    所谓“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很多人的理解都是单纯的“打不过就跑”,可罗迪却很清楚,“走”的真正意义,完全在于通过“撤退”来筹备“反攻

    从出现在基格镇外到现在,罗迪已经完成了他最初定下的三个目标:“救下自己的士兵”、“让弱势部队撤离”和“集中优势兵力围歼敌人精锐部队”

    在这过程中,领主们始终是在根据罗迪的行动而不断修改决定,而当他们最终被他的疯狂所威慑、任凭其离开镇子而不敢继续围堵时,这场战斗的节奏…已然彻底被罗迪所掌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