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危机将至,各有后招
    “疯了…疯了…他们这是在践踏规则”

    轰隆隆的声音传来时,几位领主当即变了脸色——而自己营地被冲击的欧文伯爵更是二话不说转身便走,临骑上马的时候,他不忘回头冷声道:“各位难道准备旁观他破坏规矩么?”

    这句话的意思再清楚不过:贵族群体中从来都不希望看到这种蛮打蛮于的愣头青出现…所以无论之前这些领主有什么利益纠葛,此时的索德洛尔,都是站在他们对立面的敌人

    远处的战况此时无法做出判断,欧文伯爵虽然心急如焚,此时却也只能在周围骑士的保护下朝营地赶去——他大概能确认眼前这疯狂一幕是那个索德洛尔领主做的,但对方只凭借六十人便想和自己对着于这怎么想都是自不量力的“找死”行为。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朝着四周的士兵们下了加速前进的命令,自己则握住了多年没有出鞘的长剑,微微眯起了眼睛——

    “复仇的机会,终于到了么…”

    同样的时刻,欧文伯爵营地已然彻底陷入混乱。

    远处的骑兵团冲过来时,营地最前方竟然连敢去正面抵挡的人都没有——骑士们连马都没来得及骑上去,拒马、壕沟更是没有准备,营地内更是因为押送娜塔等人而内部空虚,此时总共加起来才不到两百人,甚至连一个武装起来的骑士都没有

    以有备打无备,这样的战斗根本毫无悬念——索德洛尔等人冲入营地之时,整个阵线就像是被剪刀撕开的布匹一样

    队伍长驱直入,完全没有遇到任何阻力。

    “拦住他们”

    “上马上马”

    “聚到一起”

    欧文伯爵的下属骑士们慌忙叫喊着,有匆忙骑上马的几名骑士想要去抵挡,然而毫无默契的跑出几步后,迎接他们的,便是一整支半月形冲阵…

    纯粹的碾压,这些没有装配铠甲的骑士直接被戳成了筛子。

    而索德洛尔等人在冲入营地后,随后竟是毫无顾忌的开始分散冲杀——虽然这样攻击范围增加不少,但失去阵型后,他们的气势似乎都跟着下降不少,是以很快便有站住阵脚的骑士追了上去,并再次爆发了正面战斗。

    然而这些骑士随后却发现…他们根本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彻底处于被“压制”的状态。

    能有这种情况原因再简单不过:经过“力量祝福”,喝下“石肤药剂”,又有着阿卡莎这位强悍的“神圣牧师”跟在背后,此时所有斥候的士气完全就是位于顶点

    敌人的反抗和攻击打在身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效果,“石肤药剂”等于让他们凭空带了一面护盾——就算是被刀剑砍中了手臂,所受的伤害不过是留下一道浅浅的伤口…

    而时不时闪现在身上的“神圣护盾”更是混乱的战场上接近“小无敌”的存在,有这样强悍的后勤保障,再加上口袋里人手两瓶的“中级治疗药剂”——这种全方位buf的作战方式让他们根本想不到任何退缩的理由

    如果这样还打不赢,趁早跳下马去摔死算了

    此时此刻,真正参与战斗的只有索德洛尔、鲁格和卡特带领的四十名斥候,而那二十名圣殿骑士都是坐在马背上跟在罗迪身后,每人手中牵着另外一匹战马,以预备队的姿态隐忍不发。

    整个战场的动态在“环境敏锐”的监控下被罗迪尽数掌握,他的目光冰冷,手里握着短弓,却并没有射箭的意图,只是在马背上静静坐着,仿佛一台毫无感情的战争机器。

    两分钟时间,索德洛尔等人的冲杀已然令营地内三倍数量的敌人士气崩塌,原本还想抵抗的士兵无法承受这种压力,开始了大面积溃逃。

    而娜塔等人的下落也很快从战俘口中审讯出来,罗迪收到消息后只是点点头,随即面无表情的朝着一支鸣镝箭——尖锐的哨音响起时,四十名斥候几乎立刻调转马头开始聚拢,十秒钟后,随着罗迪无声的战术手势,整个队伍立刻甩下了满目疮痍的营地,径直朝着基格镇内冲锋而去

    铁一般的纪律,带给了整个队伍难以想象的可怕效率,而第二次冲锋开启时,罗迪手持短弓的身影却是直直冲在了最前方…

    “这只是第一步…没那么好结束的。”

    低沉的自语被淹没在了隆隆马蹄声之中,罗迪微微转头,阴沉的目光望向了远处赶来的欧文伯爵,随即消失在了队伍疾奔时扬起的沙尘中…

    而在整支队伍离开后足足两分钟,从镇子北面赶来的欧文伯爵才刚刚抵达自己的“营地”——此时这已经不再是营地,而应该被称为“废墟”。

    欧文身旁跟着两位男爵和一百来人的护卫队,来到这里之前,他本以为会看到索德洛尔等人受困营地的情景,可眼前的一幕,却让他们一瞬间连骂都不知道该骂什么了…

    倒塌的营帐、狼藉的地面,四散奔逃的士兵,前后不过六分多钟的时间,敌人便将自己的营地直接砸了个稀巴烂后扬长而去——若不是看到地上那些被刀剑砍伤后呻吟的骑士和扈从,欧文伯爵甚至会以为这是被“龙卷风”袭击后的结果

    “集…集结所有人,我要把他们碎尸万段”

    喜怒从来不形于色的欧文伯爵此时彻底被激怒,甚至连话语都有些结巴起来。他攥着剑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着,手指骨节惨白一片——多年以来,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当面挑衅他的权威

    或者说这已经不是“挑衅”,完全就是直接抽了他一个响亮的巴掌,末了又朝他脸上吐了口唾沫

    “追上去格杀勿论我不要任何战俘”

    怒吼声响彻满是狼藉的营地,旁边两名男爵二话不说便带着下属骑士和部队朝罗迪等人的方向奔了过去,而远处那些其他领主也是开始了动作——这一瞬间,基格镇外有超过一千二百名士兵朝着镇子内压迫而去

    骑士装配铠甲需要至少二十分钟的时间,所以此时冲上去的尽数都是步兵,虽然面对骑兵处于劣势,但二十倍的数量压制已然可以忽略这个问题。

    虽然震惊于罗迪等人之前的战斗力,可是欧文伯爵此时仍旧笃信——这些看似勇猛的家伙,不过是在进行人生中最后一次冲锋罢了…

    “区区六十人,就敢这么狂妄…”

    欧文伯爵不再掩饰自己狰狞的表情,大声朝着手下这些达到进阶水平的骑士们下了命令——“傍晚之前,我要看到他们所有人的人头摆在基格镇里”

    “是,主人”

    整齐的回应声中,远处的基格镇却是隐约传来了房屋倒塌时的闷响…

    当欧文伯爵的营地遭受袭击时,基格镇边缘俘虏押送队伍对远处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

    此时这支队伍刚刚走出镇子,在离开建筑物密集的街道后,四周的树木比之前多了不少——而这样的地形,则让始终没有说话的布鲁迪村长目光微微抬起,双目眯了起来。

    “娜塔,记得之前来的路么?”

    突然说出的精灵语让看守布鲁迪的守卫皱起了眉头,他们自然听不懂这话语是对谁说的,因为布鲁迪始终目光望向前方。

    十米开外的娜塔正努力抗争着沉重的脚镣,听到这句话,她才猛然想起布鲁迪在整场战斗中并未施法的细节…

    “我施法之后,你就沿着来的路朝森林跑,不要回头。”

    布鲁迪的话语很低沉,同时目光朝左右望了望——几名士兵说着“老东西闭嘴”之类的话语,伸手推搡了一把,布鲁迪被推的踉跄一步,随后因为双手被捆在一起而摔倒在地…

    围在布鲁迪身旁的士兵们也没人去扶他。

    不过布鲁迪仿佛根本不在乎这样的待遇,他只是在伸手触及地面时,不动声色的拔断了几根尚未完全枯萎的草茎。

    作为经历过数次战争的长者,布鲁迪的大局观自然远远强过娜塔。之前被围攻时没有施法,完全是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处境——十倍数量的敌人,自己就算施法也没什么作用。

    所以布鲁迪直接选择隐忍不发,他明白这种时候罗迪肯定无法驰援这里,因而从一开始他便做好了带着娜塔逃离这里的准备。

    而一路走到现在,所有准备已然完成,此时狼狈的摔跤,则正是计划开始的契机

    “老骨头,给老子站起来”

    看到布鲁迪摔倒,旁边的士兵伸手便想把他粗鲁的拽起来,可伸出手去时,他的视野中却闪过了一道碧绿的光芒…

    “这是什么——鬼东西?”

    话没说完,队伍前方传来的巨大喧哗声便将他随后的喊声彻底淹没…

    布鲁迪没有理会四周的嘈杂,那随手捡起的草茎在他手中倏然变化成了匕首大小——捆绑双手的绳索直接被割裂,布鲁迪缓缓朝四周伸了伸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