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我好害怕呢
    制皮师苏伦的性格并不疯癫,不过是有个嗜酒如命的怪癖罢了。他或许有些刻薄,但终归是个心肠不坏的正常人。

    然而当大队士兵出现在街道上时,他的表现却着实有些怪异。

    这样的年代里,“法律”通常不是用来庇护民众的。而在领主特兰卡挂掉之后,基格镇更是处于一种“混乱”状态,基本上任何犯罪都不会有人问责——这意味着眼前所有的士兵,都可能随时化身暴徒

    代表欧文伯爵的盾徽出现在视野中时,苏伦的表情一下子变的极为仇视——不过面对二百多名全副武装的士兵,他终究没有做出什么傻事,只是低声咒骂着后退几步。

    这些士兵对没有兴趣,稍微注意的话,就能看出他们是在押送着中间那一队“战俘”前进——二十名穿着铠甲的圣殿骑士们双手被绳索层层捆紧,身上的痕迹都说明他们是经过一番苦战后才被生擒的,有些骑士铠甲上还有血迹,脸上满是淤青,显然是在被控制后还遭受过不少殴打…

    苏伦身为制皮匠,本身也对“护甲”熟悉得很,然而就在他咬着牙齿准备返回店铺时,却惊讶的发现这些“战俘”竟然穿着“玫瑰十字”的制式铠甲

    圣殿骑士竟然和欧文伯爵起了冲突?他疯了么?

    脑海中冒出这样的想法时,苏伦不由得定在了那里——四周商铺早就尽数关了大门,是以苏伦孤零零的身影很快被这些骑士注意到…

    “看什么看?想死么?”

    “你们这个镇子很快就属于伯爵大人了,赶快享受最后的时光吧”

    并非所有骑士都是《骑士制度》中奉行“八大美德”的道德模范,事实上,有很大一部分骑士,基本和“强盗”并无区别…

    嘲笑声让苏伦本就阴鸷异常的脸涨的通红,但张开嘴,这位制皮大师却最终没能说出什么话来…

    曾经发生的事情让他很清楚,这种情况下,势单力薄的自己就算被活活打死,估计也不会有人出来说半句话。

    世界是残酷的,在没有领主庇护的基格镇,这些有着骑士爵位的家伙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做任何事情。

    憋屈、愤怒,苏伦为了忍耐几乎将一口牙齿咬碎,但最终他还是强忍着怒火返回了自己的店铺——也亏着这些骑士忙着将战俘送到镇子另一边,否则他很可能连店铺都保不住。

    紧紧的关上房门,苏伦拉上门栓后狠狠的一脚踢在旁边的木柜上,这样的动作不仅发泄了心中的愤懑,脚趾那钻心的疼痛同样让他明白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闷头坐在椅子上,使劲揪着自己的头发——

    “这群杂种…渣滓…”

    战俘队伍中,圣殿骑士和娜塔等人都在推搡中被带着朝前走去。

    发生在森林中的战斗几乎没有悬念,个人被两百多人围住,能让布冯逃出去已然算是奇迹。

    娜塔的箭矢虽然犀利,可无法发挥机动优势的圣殿骑士终究双拳难敌四手,全队只坚持了十分钟便被尽数俘虏。

    也幸亏欧文伯爵下令抓活的,所以连带着胖子亨利在内所有人都还留着一条命,不过他们遭受的殴打却没少。整个队伍里,受伤最轻而没被“照顾”的,只有被重点看守的娜塔和布鲁迪。

    布鲁迪是因为“埃尔森”的事情而临时决定来找罗迪的,但却没曾想遭遇了这样的事情,的确算是倒霉至极——此时他伛偻着身形,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双手被捆了绳子,但不算紧。

    他的额头上有一道伤口,一路表情漠然的四处看着周边的建筑,却是始终保持沉默——在刚才的战斗中,这位老精灵没有释放任何法术,是以此时他在别人眼中,完全就是一个毫无战斗力的老者罢了。

    而与布鲁迪相比,娜塔的美貌则让这群骑士惊艳万分,但因为她是欧文伯爵的“战利品”,还没有人敢对她有什么多余的想法…

    娜塔的“待遇”比较特殊:她的实力太强,在刚才的战斗中几乎眨眼间便于掉了八名士兵,最后抓住她的时候更是付出了四人重伤的代价,所以此时为了不让她暴起伤人,士兵们将娜塔的上半身完全用绳索捆住,又拷上了沉重的脚镣才敢守在旁边…

    吃力的迈着步,娜塔的目光几乎要喷出火来。

    仇恨,愤懑——负面情绪堆积在胸口,让她几乎无法冷静半分。

    她恨人类,恨眼前这些可恶的家伙,更是连带着恨起了罗迪…

    罗迪到底在做什么

    之前在艾尔莎村杀死那只血鸦时,她还对罗迪升起不少敬佩和感激的心思,可现在这一切却都变成了失落与绝望——围攻自己的敌人足有两百名甚至更多,这样的处境完全就是绝境,她根本想不出罗迪能来这里救援的理由…

    心底的绝望让娜塔无法思考,她甚至没有去想布鲁迪为何要“束手就擒”,更没看到村长行走时默默屈伸手指的小动作…

    队伍默默前进着,穿过宽阔的商业街后,他们朝着镇子东北方欧文伯爵的营地前进。

    四十名骑士护在队伍两侧,其余的一百多名士兵首尾相聚不过五十米,他们此时心情放松,只想着接下来欧文伯爵会给出的奖励,丝毫不担心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不过就在他们尚未走出基格镇时,远处的森林边缘忽然间扬起了许些沙尘

    “什么东西?”

    “应该是新来的领主吧。”

    “搞这么大阵势,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来了么…”

    闲聊的话语间,这支押运战俘的队伍依旧毫无戒备的前进着。

    “我的意思大家已经很清楚了,这支被俘获的队伍是索德洛尔男爵的下属,我把他们留了活口,算是我的‘诚意,——他如果愿意和我们一起站在谈判桌上最好…而如果他仍旧一意孤行的话…”

    侃侃而谈的欧文伯爵做了个耸肩的姿势,目光环视着眼前神态各异的领主们,“那么各位肯定愿意看看这位试图霸占基格镇的领主…到底有什么真本事了。”

    “欧文伯爵,这些事情不过是细枝末节。基格镇的归属权只是一方面,特兰卡手下这么大的领地,那些骑士领的赋税呢?”

    “安格玛公爵可不一定会同意。”

    “安格玛?现在还有谁会在乎他同意不同意?弗朗西斯莫名其妙的死了,莎莉跑去‘圣殿,两年才会回来,呵…各位今天来到这里,目光自然也不仅仅是放在基格镇吧…”

    这句话所表达的意图已然再明显不过——艾弗塔领地的最大领主已经不行了,崩溃的局势近在眼前。

    以霍华德为首的男爵们希望尽早分一杯羹,而以欧文为首的傀儡们,却想着赶紧解决索德洛尔为安萨丁复仇。杜兰特伯爵两种意图都有,却因为势力过大而被两边同时排斥…

    于是,局面在不知不觉中达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不过就在这谈判陷入僵局之际,远处扬起的烟尘却让几位领主同时转过头去——

    “这一次又是谁来了?”

    “阵势倒是挺唬人,是在警告我们么?呵呵呵…”

    冷笑声中,几位领主都是没把这种“样子货”当回事,欧文伯爵转过头去望了望,心中却是有些怪异的预感——兀自嘀咕了一句:“不可能啊…”

    “欧文伯爵有想法?你知道来的人是谁?”

    “我只是在想,如果来的人是索德洛尔男爵…”欧文伯爵指了指远处,故意做了一个“害怕”的表情,“难不成他准备和我们直接开战?我好害怕呢。

    这样的话语自然引来一阵不加掩饰的哄笑:此时的五名领主,光是骑士加起来都有四百多名,步兵超过两千人,这种规模去打一场战争都够了,谁有胆子冲过来?更何况是那个手下兵不过百的男爵…

    虽然互相之间都在争权夺利,但面对不懂规矩的家伙时,这些老贵族们还是拿出了一致的“鄙夷”态度。

    此时此刻,各自营地中的士兵们其实也和贵族一样姿态放松。面对着从五百米外冲过来这支队伍,他们都没有太多戒备,只是好奇的张望着,完全没有想过“迎敌”二字。

    四百米,马蹄轰鸣,烟尘渐渐散去,人们能看出这只是一支六十人左右的队伍。

    三百米,来人的铠甲已经清晰可见,高高指向天空的骑枪已经能看清轮廓

    两百米,战马竟然再次加速,方向直直对准了欧文伯爵的营地。

    一百米…

    欧文伯爵的骑士们终于发觉对方似乎不只是“示威”这么简单,那高举着的骑枪竟然平举着指向了营地

    营地轰然慌乱一片,士兵们胡乱拿起武器,骑士们连铠甲都来不及穿,传令的士兵大吼大叫着,却只能眼睁睁看着速度达到极致的队伍朝自己冲锋而来

    距离两三百米开外的领主们依旧保持着刚才谈话的姿态,可此时却都是直愣愣的望着欧文伯爵的营地——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极其精彩,而欧文伯爵却是嘴角接连抽搐了四五下…

    “轰”

    撞击声传来。

    “欧文伯爵,似乎真的有疯子…朝我们开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