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抉择与决心
    意外,绝对的意外。

    罗迪站在那里足有三四秒钟没有动弹,他对战局曾有过无数种预想,却绝对没想到会发生眼下这种情况。

    所有计划都做过详细的推演和假设—甚至连娜塔队伍返回的路线,都经过严格的验证和推算…

    “巧合么?”

    索德洛尔的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又像是喃喃自语。

    罗迪没有回答,他依旧保持着发呆的状态,四周的人们都安静下来,连低头默默释放“恢复术”的阿卡莎都抬起头,小心翼翼的屏住了呼吸—

    他们知道,接下来罗迪的命令,或许直接决定了所有人的命运。

    “不是巧合…没有巧合的。”

    罗迪的目光失去焦点许久,再一次回过神来时,却是手指微微颤抖着拿出了一封四天前来自霍利尔城的信件,安格玛公爵的字迹历历在目,他草草的扫了一遍,似乎确认了某种可能。

    不过现在确认什么原因并没有用处,罗迪需要考虑的,是眼下必须做出的选择——

    现在去救娜塔他们,还是…等援军来了再说。

    二十名圣殿骑士,佣兵亨利,木精灵娜塔和不知什么原因来到这里的布鲁迪…如果选择现在动身去救,他们或许还有活下来的可能。

    但同样的,这样做意味着自己或许要面对海量敌人,又或者这本身就是敌人的陷阱,就等着自己跳坑。

    若是选择继续执行原计划,罗迪大可以当做没听见布冯的话语,完全放弃娜塔等人,等自己拥有绝对优势后,再去动手。

    摆在面前的两条路,完全走向了两个极端。

    罗迪突然想起了某本书上写过“战场王者即冷血屠夫”的句子,以及他自己当年玩游戏时的许些想法——当初的罗迪胜负心极强,是以对于“战争”中的“军队”,他完全只是将其看做“棋子”。

    该死的时候就让“棋子”死,用它们换取胜利,完全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可一切成为现实之后呢?

    意淫终归是意淫,在网上过过嘴瘾不过敲几下键盘罢了,然而当所有重担压在身上时,罗迪却发现这样的抉择…自己根本做不出来

    牺牲他们,去换取一群王国叛徒的死?

    罗迪微微摇头,缓缓呼出一口气。

    四周的士兵们早就安静下来,此时布冯已经在救治下苏醒过来,并虚弱的索德洛尔询问下回答着各种问题—

    “他们有不到两百人,其中四十多名骑士…在森林中堵住了我们…”

    听着这些话语,罗迪的脑海中却缓缓出现了不久之前自己手持短弓,朝着玛格达一步一步逼近的那一幕…

    等级低就是劣势么?

    人数少,就一定是劣势么?

    下一刻,罗迪的命令声突然响起在了林中。

    “一级战备,三分钟内出发轻装上阵”

    阿卡莎蓦然抬头,因为她察觉到了罗迪身上那种前所未见的气势。

    然而索德洛尔和那些斥候们,却都是想起了他们上一次见到罗迪这般状态时的情景…

    那是在耐希米亚大草原上,在他们被萨罗塔反偷袭之后。

    那一次,罗迪沉默而决绝的带队反攻,诱敌深入“死亡沼泽”,于掉了所有敌人…

    “我有一个大概可行的计划。地图拿过来,队长过来听令。”

    罗迪缓缓起身,那种往日里的平和消失殆尽,整个人仿佛冷漠的机器一样开始有条不紊的下达起了命令—

    “去把常用储备的药剂尽数拿出来,该喝的现在就喝。”

    罗迪的命令声回荡在林中,士兵们飞速执行着--那二十个后来加入的圣殿士兵同样加入了队伍,他们握着印象中堪称天价的“石肤药剂”面面相觑:为了救一个陷入敌阵的二十人小队,所有人服下了价值超过百枚金币的药剂,这样的事情简直闻所未闻。

    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内心莫名的触动:这样的领导者,他们心服口服。

    阿卡莎起身时,罗迪的命令同样传来:“带上所有卷轴和药剂,骑马跟着队伍。”

    “好”

    以往声音总是有些怯懦的阿卡莎,此时回答的无比清脆。

    只是罗迪根本没兴趣理会这些,他伸手接过索德洛尔拿来的地图,一把将苏醒的布冯拖起来,和鲁格等人开起了战前会议—

    “…这条街道穿过去,我们的行进速度不能停,我有办法保证敌人在一段时间内…”

    “撤退的路线在这里,谁都不要停,我断后。这是军令。”

    索德洛尔盯着地图看了许久,只问了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往南面跑?”

    “那边离霍利尔城更近一点。”

    罗迪面无表情的回答了这个问题,将安格玛的信塞进衣兜后,他望了一眼原本留着升“基础等级”的经验,抬手在【狩魔猎人】字样旁点下了“升级”的按钮。

    战斗记录栏立刻显示出了一片信息:

    升级至【狩魔猎人】-级

    获得新技能:急速射击

    等级l

    消耗:6精力

    使用:基础攻击速度提升0,持续3秒。技能开启后每一次箭矢击中目标,则提升2攻击速度,此效果最多可叠加10次。

    冷却时间:2分钟。

    新技能:山猫灵巧(被动)

    跳跃速度增加3在障碍地形行进速度增加10

    简单查阅了一下技能信息,罗迪将箭囊装满了二十四支箭,又在马鞍上挂了额外的两个箭壶和一个鼓囊囊的包,翻身上马时,四周的所有士兵已经彻底整装完毕。

    罗迪依旧是那副冷峻的表情,起身上马前,他将想要一同跟上的布冯按了回去。

    “我要报仇,亨利在那边…”

    布冯试图起身,但罗迪却摇摇头,面无表情的让他重新坐下,目光盯着远处,仿佛自言自语的说道:

    “实话实说,我这个人比较记仇。”

    “而在他们惹到我以后,报仇的事情…我来做就行了。”

    几公里外,来到基格镇的所有领主却是正在集体都对欧文伯爵的行动提出质疑。

    基格镇说大也不大,七位领主的人马围在外面,有个风吹草动其实谁都清楚地很,在这样的情况下,两场清晨发生的战斗自然无法逃过那无处不在的眼线。

    “不知道欧文伯爵此举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向我们炫耀武力么?”

    “如果非要动用武力,我霍华德自然要奉陪到底。”

    “那支队伍似乎和欧文伯爵你没什么怨仇吧?”

    一句句责问劈头盖脸的问下来时,穿着华丽铠甲的欧文伯爵却依旧满脸云淡风轻,待他们说的差不多时,他才笑着回答道:“各位不用这么紧张,抓住这支队伍,完全是因为他们袭击了我的辎重车队罢了。”

    这样的话语说出来,别管是不是真的,终归算是站得住阵脚的理由。

    “袭击车队?这是怎么回事?”

    说话的是今天早上刚到的杜兰特伯爵,他的目光中带着许些怒火…一半理由是刺客肖恩的杳无音信,另一半,则是因为昨晚自己的管家竟然在帐篷内遇害——这让他和霍华德子爵一样心中憋着火气,更是不自觉的对身旁所有领主猜忌起来。

    欧文的笑容中有几分玩味,解释道:“我还不知道具体的原因,但显然这支队伍背后的家伙试图给我制造一些麻烦。”

    “谁的人?”

    “是一位叫索德洛尔的男爵,不知…有谁听说过他么?”

    “刚册封男爵的暴发户罢了。”

    “小角色,根本不用理会。”

    这样的认知倒是共识,欧文伯爵无奈耸耸肩:“所以说,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惹到他了,竟然被这种低劣的伎俩对付,呵呵。”

    越是这么说,其他几位领主就越是竖起耳朵听,这一手“欲擒故纵”欧文伯爵玩儿的炉火纯青,很快便将“仇恨”转移了出去。

    领主们互相之间的猜忌本就缺乏一个倾泻的目标,此时“索德洛尔”这个名字的出现几乎立刻成为了怀疑对象,虽然没有人明说,但显然他们都暗暗将这个名字记在了心里…

    基格镇外气氛紧张,而内部却还算勉强维持着正常运转的秩序。

    大街上此时还有这几家开门营业的商铺,不过生意自然很是一般,偶尔有披着斗篷的身影进进出出,都是很快的离开,生怕惹上那些在镇子里横着走的骑士老爷。

    然而就是这样的情况下,一家皮具店的门口却总是站着个四处张望的矮子,连续几天来从早站到晚,似乎在等着什么人似的。

    这个家伙,正是当初答应给罗迪硬化皮甲片的苏伦大师。

    一个多星期前,拿着“火刺鬣蜥”皮的罗迪用一壶美酒当做酬劳,让苏伦乖乖出山为他处理了硬甲皮——可约定好的时间到了,罗迪却因为这些领主的各种袭击而没时间来这里取走。

    罗迪没什么感受,因为现在他就算拿了护甲片也没办法立刻制造成皮甲去穿,但这中“爽约”却让苏伦大师简直难受之极…

    他嗜酒如命,甚至可以说已经达到了“成瘾”的地步。而自从喝了罗迪拿过来的那一袋子酒之后,苏伦已经彻底沦陷,因为那一袋子酒根本不够喝

    “为什么还不来…为什么还不来…”

    碎碎念的身影左顾右盼,却始终等不来那个能为他带来美酒的身影,然而没过多久,他却等来了一大队浩浩荡荡的士兵从镇子中央穿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