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三十四章 绝对劣势
    温暖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投射到室内,头发花白的安格玛公爵扭过头,放下手中的羊皮纸,起身拉开了窗帘,随即伸手推开了窗户。

    冰冷的空气灌入室内,壁炉所营造的温暖刹那间被驱逐一空,老公爵微微皱着眉头,寒冷让他的头脑清醒了一些,然而凌晨接到的那条信息,却让他现在都无法平静。

    吸了几口气,安格玛随即却是咳嗽起来—侍女朱莉匆匆赶过来为他披上了斗篷,低声劝着他赶紧离开窗前。

    “老了…老了。”

    紧了紧肩上的斗篷,安格玛摆摆手,目光却是望向霍利尔的北城墙,晨曦的光芒中,那里隐约能看到一支正在出城的队伍。

    “希望能来得及吧。”

    他感叹一句,随后赶来的下人则低声过来请示—“本杰明主教在楼下求见主人。”

    似乎对此早有预料,安格玛低声应道:“让他上来说话吧。”

    没多久,一身教袍的本杰明便来到安格玛身前——这位主教一上来二话没说,却是深深的鞠躬行了道歉礼,惭愧道:“教派内有叛徒…我真的无能为力

    “现在道歉也对他没什么帮助。”

    安格玛虚扶一下,倒是并没有翻脸的意思,想说什么,却是咳嗽起来。

    本杰明抬手想使用圣光术治疗,却被老公爵挥手制止:“以…咳…前打仗时候留的毛病,用多了神术反而不好,这点我…咳…我还是知道的。”

    话说到这里,本杰明自然也不会继续施法。沉默片刻后,他继续道:“消息我尽量封锁了,但最后还是查出来有人透露…没办法,我只能尽快让队伍上路,希望这样能赶得上…”

    “计划赶不上变化,你我自责也没用。”虽然这么说,但安格玛脸色却依旧阴沉,嘴上虽然不得罪人,但看得出他的确很生气,“罗迪一个人顶在我们这些老头子前面,几天前还把凋零者,与那个背后主谋都杀了,这样大的功劳,结果我们就给他这样的‘帮助,?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但…说不过去,真的说不过去…”

    “人老了,还要让这么个小辈替自己出头,我很惭愧。”

    这样的话虽然很淡,却重若千钧,让本杰明一张老脸顷刻间涨得通红——羞愧的情绪让他根本抬不起头来,虽然过来道歉的时候已经料到了这样的结果,但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这样的话说出来,面子终究有些抹不开。

    “我尽我所能,这事情能过去就过去了,若是过不去——”

    安格玛摇头叹息一声,没再多说,只是目光低垂着道:“早点回去安排吧,不管怎么样,艾弗塔都该清理了。”

    本杰明仿佛终于解脱了似的,低头再次行大礼鞠躬道歉,随后默默的离开

    而在他离开之后,安格玛却是再一次剧烈咳嗽起来—这一次他咳嗽的时间很长,也更剧烈,侍女朱莉赶忙端着温水过来为公爵拍着后背,待安格玛抬起头时,原本苍白的面容因为充血而红的厉害,许久才缓缓恢复过来。

    朱莉想去叫刚刚离开的本杰明主教回来,却被安格玛摆手拒绝。他忍着胸口的疼痛,来到书桌前,拿起羽毛笔继续书写起了信件。

    “…竟然有叛徒…真是惭愧啊…”

    同一时间,欧文伯爵迎着从森林中吹出的寒风,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怪不得要一直隐忍不发,原来是要等着十二号动手。”

    他手中的信纸是今天早上刚刚送到的,来源自然是霍利尔城的“玫瑰十字”修道院——无论消息多机密,再怎么封锁也架不住内奸…

    而因为这个内奸的存在,罗迪意图将艾弗塔领地所有“叛国贼”一网打尽的计划彻底失去了效用

    他的层层计划虽然周密,却始终只能称为“阴谋”,可一旦阴谋被对手悉知,那么他的一切优势,便会在瞬间瓦解于净

    “索德洛尔男爵…手下六十名骑士,二十名步兵?这是兵力配比还真是可笑——还有一个叫罗迪的?没听说过有这号人物…”

    回忆着信中写就的内容,欧文伯爵的心里其实相当不以为然:一个百人都不到的部队…放在自己面前,只是一群可以随手碾死的弱渣罢了。

    原本还以为自己能亲手为安萨丁大人复仇,现在看来,自己先期派出的两名男爵便足以解决这一切了。

    他抬头望了望太阳,心里猜测着这位“索德洛尔男爵”下场——恐怕没多久,他的人头便要被提到自己面前来了吧?

    然而这样的想法还未消失,视野中便出现了几个骑着马疯狂奔逃的身影——待他们接近之时,欧文这才发现眼前几人有些眼熟…

    “求…求援”

    “欧文大人,我们需要支援”

    几分钟后,听这些骑士讲述遭遇的欧文伯爵瞪大了眼睛,甚至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六十名骑士,一百三十多名步兵,在一场遭遇战之下竟然只回来了这么几个人?

    欧文伯爵不傻,当即详细询问起了作战过程,而在分析了这些骑士的话语之后,他深深皱起了眉头。

    索德洛尔竟然在森林中建立了防线?

    这样的事情让欧文公爵有些头疼:他很清楚,如果自己贸然带兵冲上去,下场恐怕不会比那两个已经身亡的男爵好多少。

    “传我的命令,立刻加大基格镇四周的巡查范围,有任何异动立刻汇报——见到任何无法辨识的队伍,都要提高警惕”

    将监控范围增大,逐步压榨索德洛尔的行动范围。从军事角度而言,欧文伯爵显然深谙兵法正道。

    他的做法极为正确,因为根据内奸的消息,那些妄图消灭自己的“玫瑰十字”队伍还需两天时间才能赶到这里,而在这之前,他大可以将所有周边区域监控,寻找各个击破的机会

    掌握了信息的主动,欧文伯爵立刻从“被动挨打”的局面站在了“主动操盘”的位置上——然而这样的局势逆转并未结束,就在侦查命令得到执行没多久,一条从森林中传回来的消息,更是让这位伯爵嘴角露出了一抹狞笑…

    他的斥候,发现了一支正在赶往索德洛尔所在方向的陌生队伍。

    时间临近中午的时候,森林外的战场已经基本没了动静。

    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但闻得久了,便没有了起初的恶心。林间防线内,休整的士兵刚刚吃了简单的午饭,此时正在休息。而阿卡莎则行走在士兵们中间,不断将一个个“恢复术”释放在了受伤的斥候身上。

    “谢谢你,阿卡莎牧师。”

    “不用谢。”

    刀剑无眼,受伤是必然的事情。士兵们并非机器,对死亡有恐惧,挨了刀会疼,这是必然经历的事情——然而阿卡莎的存在却大大减轻了他们的痛苦,是以对这位美女牧师,他们都是发自内心的尊敬着,言语间异常客气。

    感受着这些士兵们的真诚问候,阿卡莎心里颇有种说不出的满足感——以往研究神术只是单纯的“研究”,现在看到神术拯救了士兵,本性善良的她自然会觉得自己做的很好。

    可是回到罗迪身旁的时候,阿卡莎却便被直接训丨了一顿。

    “谁让你这么做了?战斗还远没有结束,耗空法力是大忌以后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这样做,听到了么?”

    被这么几句话一说,阿卡莎顿时有些手足无措,她抿着嘴唇,本想辩驳什么,可最终却是低头忍了下来,嗫嚅道:“我知道了。”

    心中委屈的很,甚至眼泪都在眼眶打转。

    “记住就好,拿着。”

    视野中,一个蓝色的水晶瓶被塞到了手中,耳边随即传了罗迪语气放缓的叮嘱:“慢点服用效果会更好一些,至少随时保持法力在一半以上。”

    “恩…谢谢。”

    阿卡莎低头握紧了这瓶法力药剂,心中的委屈和不满也跟着消散大半,可随后她却发现罗迪脸色始终有些阴沉,便鼓起勇气,主动问道:“我…我们不是打赢了么,难道还有什么事?”

    “快去恢复法力,说了你也不懂。”

    罗迪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完全把她当做小孩子似的。这让阿卡莎心里很是不服气,但看到索德洛尔一脸凝重的走过来,她还是放弃了继续说话的念头,走到不远处坐下开始冥想。

    不过远远的,她能隐约听到两人的话语声:

    “按计划娜塔应该到了…”

    “…刚才派人去侦察了,不过回报说镇子外面的探子突然多了起来…好像范围大的有些诡异…”

    断断续续的话语没说几句,一个混身伤口的家伙却是被斥候搀扶着跑了过来——这人阿卡莎认识,他叫布冯,是当初罗迪救下的两名佣兵里的一个。

    看到布冯身上的鲜血,阿卡莎本能的起身想要施展神术,然而布冯却是不顾伤痛,声音颤抖着说出了让所有人震惊的话语:

    “我们的队伍被围攻了,艾尔莎村的村长也在队伍里,他和娜塔小姐都…都被那些突然冒出来的队伍围住了…”

    “…圣殿骑士报身份也没用,那些家伙人数有好几百,我们根本打不过…

    “亨利让我跑来报信,他们替我拖住了追兵…”

    布冯说完这话便因为失血过多晕了过去,而林地间的气氛,则因为这几句话语而瞬间凝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