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三十二章 担忧
    在“裂土”所处的时代里,人们的脑海中是根本没有“巷战”概念的——城堡、要塞甚至是庄园,无论之前如何战斗,一旦大门被攻破,那便基本宣告了战斗的胜利。

    因为防线的破裂将会导致守军的士气直接降至谷底,随后的战斗基本上便是一边倒的屠杀。

    带着这样的想法,当看到眼前这座庄园的铁门轰然倒塌时,冲在最前方的士兵们心中立即为止振奋不已。

    按照常识,这场战斗接下来已然变得毫无悬念。

    庄园的宅邸内传来了许些动静,但很快被淹没在了身后骑兵带起的马蹄声中。二楼主卧室的烛光摇曳几下,有身影急匆匆的闪过——看到这一幕,骑在马上的两位男爵不禁笑着眯起眼睛,朝着前方的士兵们许下了封赏:

    “一个人头换三枚银币,杀死索德洛尔的,赏一枚金币”

    士兵们原本就急促的脚步瞬间再次加快,目光中的兴奋和狂热不加掩饰…这些人说是“士兵”,其实往日里都是村子里的壮丁农夫,他们所有的战斗欲望基本上来源于对金钱的向往,所以此时听到“金币”、“银币”这样的词汇,顿时更加卖力的冲了起来——宅邸的大门近在眼前,最前方的士兵们已经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嗷嗷叫着准备去砸开那实木大门。

    可离着还有七八米的时候,这大门却是倏然间…打开了。

    前方的士兵们顿时一愣,昏暗的宅邸大厅内因为没有点燃蜡烛,此时漆黑一片,根本看不见里面有什么——不过战马走动时马掌敲击地板的回音却是听的清楚…

    “他们有马是骑兵”

    “小心”

    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随着一声响亮的“驾”,以索德洛尔为首,宅邸内轰然间冲出了五名骑着战马的骑士,直接撞向了最前排的士兵

    这些骑士穿着半身轻铠,除了索德洛尔手持重剑,剩下的四名都是握着分量骇人的重武器——双手斧、链锤、狼牙棒…这种普通人难以持握的武器在近距离冲刺的密集战阵中当即发挥出了骇人的威力

    一片西瓜砸爆的声音响起,血花飞溅中,五名骑士几乎是踩着第一排士兵的尸体朝前跃了出去

    刚刚冲进庄园的士兵们根本没有任何警惕心理,因而他们的队形完全就是一盘散沙——此时猝然遇袭,他们只感觉迎面冲出来了五座黑漆漆的大山,仰头迎敌的时候,原本高昂的士气瞬间便被压得没了踪影…

    索德洛尔身高足有一米九,跟随的斥候们都是一米八朝上的魁梧壮汉,此时的他们只是单纯的策马前冲,便足以给让人产生“无法迎击”的绝望感。

    而更可怕的是,索德洛尔等人绝对不是“样子货”,手中武器毫无怜悯的挥动之后,第二梯队迎敌的步兵又是飞出去一大片

    虽然只有五个人,但战马前进之时,却仿佛镰刀般无视了步兵的阻拦——在真正的职业军人面前,这些士兵当真只能称得上“农夫”,根本没有一合之敌。

    步兵们傻眼了,前面的人停住脚步试图躲开,后面的人因为狭窄的庄园入口而挤在一起,这就让一部分士兵退退不了躲躲不开,最后只能扔掉武器没命的朝侧面逃跑…而如此一来,步兵们刚刚还旺盛的士气便彻底崩塌开来。

    “冲出去”

    索德洛尔的命令声镇定而沉稳,与此时已然开始四散奔逃的士兵们形成了鲜明对比——五名披甲轻骑就这样轻松的冲出了宅邸,在平趟二十多名步兵组成的防线后,几乎有一种将冲入庄园的士兵硬生生顶回去的错觉

    站在后方的两位男爵被这样的场景彻底吓到,那感觉就像是庄园里放出了某种凶猛野兽一样,视野中有好几名士兵试图攻击这些骑士,然而那巨大的链锤轮过来时,他们的身体竟是在闷响声中被直接砸了个稀烂

    胸腔粉碎、头颅炸裂,重武器的恐怖威力在这样的遭遇战中被诠释的淋漓尽致…

    “我是索德洛尔男爵,无耻的偷袭者你们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地狱般的血腥场景中,冲在前方的索德洛尔朝着这些士兵怒喝一声。随后也不恋战,转身便朝着庄园后方奔去,俨然一副“好汉不吃眼前亏”的摸样。

    这样的结果,令两位男爵的脸色瞬间难看至极,他们想追,可看到那被砸的不成人形的尸体,却又只得握紧缰绳,气急败坏的朝着身旁喊道:“上上上——追上去砍死他们只有五个人难道还让他们跑了?”

    身旁的六十多名骑士当即应声前进,呼啦啦朝着庄园内涌去——然而他们跑得快,前方试图追击的士兵跑得慢,这么一冲,庄园内的空间可不够骑兵们绕开,于是不少步兵躲闪不及,竟是被自己人撞飞了出去…

    场面瞬间混乱万分。

    这可不是两位男爵预期中的场景——看到对方只有五人的时候,他们心中还暗喜了一下,然而转瞬间对方绝尘而去、可自己的士兵却仿佛废物一样挤作一团,这种落差委实令人无法接受…

    “该死的,都让开从左右两边围堵过去他们在庄园里还能跑了不成?

    嘴上这么喊,但混乱的战场上真能听见的却是少数——这个时代的领主战斗方式其实原本便是如此:指挥官的命令很难传递到战场上,一群是没有经过系统训练的“民兵”、一群是常年养尊处优的骑士老爷,陡然应对这样的战场,的确难以应变…

    不过骑兵们毕竟速度够快,摆脱了自己人的纠缠之后,他们马上开始加速,绕过庄园宅邸、穿过废弃的后花园,这些终于发挥出原本优势的骑士们本以为会看到被逼入角落的那五名骑士,却哪知视野转过来时,他们却只看到了正在朝远方森林飞快奔去的背影…

    目光转回近处,他们这才发现庄园的围墙有一截是被拆开的

    紧随来的两位男爵脸色难看之极——六十名骑兵、一百多名步兵,竟然让五个人这么轻易的逃了?

    “追一小时之内我要看到索德洛尔的人头”

    愤怒的斥责声中,六十多名骑士轰隆隆的朝着远处的五个黑影追了过去。而被甩在后方的士兵们也在此时汇报了一条条消息——

    “地下墓穴空无一物”

    “庄园内没有人”

    “男爵大人,这里是空的…”

    “我知道是空的那你们还在等什么?一起去追啊”

    咆哮声响起在庄园的后花园内,随后两名男爵对视一眼,却是同时扬起了马鞭——为安萨丁复仇的机会就在眼前,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

    “一群弱智。”

    距离庄园两公里外的森林内,罗迪站在临时修建的哨塔之上望着远处一窝蜂般追过来的骑士们,嘴里给了一个很不客气的“评价”。

    嘴里叼着一支松针,罗迪的语气虽然戏谑的成分较多,但此时脸色却轻松不起来。

    在察觉到贵族们谈判出了问题之后,他便带着大部分士兵第一时间撤到了这一个星期前便开始修葺的防线内——说起来,眼下这个堆积了大量工事的防线本就是拿来对付这群“叛徒”的,可它的启用时间,却因为对方的攻击而提前了…

    这是计划外的情况——按照原本的约定,罗迪只需要把这些贵族们圈在基格镇等到2号就行了,然而这场在10号清晨发动的针对性袭击,还是让罗迪内心产生了许些不安。

    如果自己没撑到2号,那可就玩儿砸了。

    但这样的想法一闪即逝,看着远处那些乱糟糟追过来的骑士们,罗迪很快便将那些不靠谱的想法压制下去——笑话,如果连这群家伙都打不过,自己还计划个什么?

    算了算索德洛尔的行进时间,罗迪转过身,对着鲁格做了个“准备战斗”的手势。

    目光转向另一边,蹲在一棵树后的阿卡莎正好望过来四目相对之时,罗迪淡然点点头,随即便去整理着背后的箭囊。

    下方的阿卡莎眨了眨眼睛,微抿着嘴唇将目光挪开,表情看起来没什么变化,可袍袖下的手掌却微微握紧,掌心不自觉的有些湿润。

    心中说不出是紧张还是有什么别的情绪,阿卡莎低头望了望手指上的戒指,低声自语道:“记住他说的话,不能拖后腿啊…”

    防线内的士兵们早已做好准备,只是在外人看来这里完全是“空无一人”的摸样——无论是斥候还是圣殿守卫,他们都按命令将身体隐藏在了落叶之下,一动不动。

    时间流逝。

    马蹄声渐渐变大,当旭日的第一抹阳光将森林顶尖的树层照亮时,索德洛尔等人正好冲入了这茂密的森林之中。

    而在他们身后,六十名骑兵则拖着长长的阵型,乱糟糟的追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