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二十九章 会死灵法术的神圣牧师?
    罗迪自然不是闲的无聊才和阿卡莎聊这种话题的。

    虽然对阿卡莎的定义是“奶妈”这样一个团队角色,但作为一个现代人,罗迪很清楚的一点是…要想一个团队配合真正默契,机械般的上下级关系是完全行不通的。

    互相之间了解、信任,并且愿意有共同的话题和目标,这样的团队才是能健康而积极存在下去的。

    当然,在以前的游戏中,罗迪基本没有当过“领导者”这种角色,所以他对于真正组建一个强大的团队并没有多少实际经验,而诸如上面那句话所说的“理论”,也都是论坛理论家耳濡目染带出来的知识。

    所以这就不难解释罗迪聊起这种“敏感”话题的原因——想来他对“信任”二字的理解,大抵只处于“分享秘密”这个层次。

    “这一次的事情其实还是做给安格玛看的,我们想要拿下基格镇,自然要付出筹码安萨丁的那份名单只能当参考,真正要想把所有叛徒抓起来,只是一张纸远远不够…”

    罗迪看阿卡莎表情有些发愣,知道她不擅长思考这类东西,只能停顿一下,笑道:“那我换个话题吧,今天教你的那本书上写了些关于法术的东西,这个你能明白么?”

    这终于算是阿卡莎感兴趣的领域,她记忆力好,对神术痴迷,所以这本《能量本质》的内容的确合胃口,想了想,阿卡莎回道:“我我只能理解一些概念,但我认为…这本书说的东西有些夸张。”

    “的确夸张,高精灵一直是夸张的种族,但我劝你最好相信这些夸张的信息。”罗迪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这些书看起来不起眼,可那些大魔导师为了得到它,估计连命都愿意拼上。”

    阿卡莎睁大眼睛表示惊讶,确认罗迪没有开玩笑,这才反应过来刚刚看到的那本书是什么级别的东西…可片刻的思索过后,她却疑惑的问道:“可是按照它的说法,似乎连衤绅术,都能算在奥术体系之内,而‘死灵法术,好像和衤绅术,并没有太多区别…”

    这理论让罗迪都觉得惊诧:“啊?真这么说的?我怎么没看到?”

    “就是关于氵法术构成,的那一段…”阿卡莎学霸天赋满级,此时连那段话都背了出来,让罗迪瞠目结舌的同时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位“奶妈”虽然看起来呆呆的,可学东西那真是快有些夸张了。

    “当然,这只是理论,如果是实践估计还差得远,让一位神圣牧师施放‘死亡一指,恐怕真不是什么现实的事情。”

    罗迪耸耸肩,穿越前的七年,他完全没接触过类似“元素理论”的东西。脑袋里对法术的概念也基本来自于玩家的经验和论坛,若是论起游戏内的这些高深而复杂的“法术知识”,他可谓一窍不通。

    “既然感兴趣,那书先放在你那里看,有不懂的单词随时问我。”

    罗迪想了想,伸手拿起《能量本质》递给了阿卡莎,又从书桌上随手抓起一捆卷轴——“这些卷轴你应该也能使用,随身带着,有意外的时候可以作为辅助使用。”

    “谢…谢谢。”

    阿卡莎惊讶万分,“法术卷轴”可是绝对稀罕的物品,对任何施法者而言都几乎是压箱底的底牌。罗迪说给就给了十多张,这让她除了惊喜外,心中却更有种莫名的满足感。

    随意的聊了几句后,阿卡莎便抱着这些东西回了自己的卧室——时间还早,庄园外的哨兵已经换了下一拨,她自然也不用过去继续盯着。发觉没什么事情可以做,阿卡莎便坐在了桌子前,继续翻看起了那本《能量本质》。

    秋日苍白的阳光映入屋内,堆叠在一起的珍贵卷轴在桌子上留下了一排凌乱的影子,然而罗迪和阿卡莎没有注意到的是…本该尽数属于“诅咒系”法术的卷轴堆里,两个标定“死灵法师专属”的卷轴却是被罗迪无意间夹杂其中。

    阿卡莎对此毫无知觉,她低头温读着今天学过的高精灵文,嘴唇模拟拿着那些字母和单词,偶尔想起罗迪的话,却又不禁微微皱眉——

    “神圣牧师施放死灵法术…这样的事情,可能么?”

    当这位美女牧师心中产生疑惑时,位于千里之外的“玫瑰十字”教派“圣殿”内,一场有着类似话题的演讲正在讲堂内进行着。

    “…有关于衤绅术,的本质,我个人的理解大致于此,理论上还可以有更多进展,但各位也知道,我比较喜欢从实际出发——那么由我给各位展示的神术来看,你们能看到什么?”

    这是一间光洁明亮的方形大厅,厚重的历史气息弥漫在这座始建于六百年前的古老建筑中。“奥克莱讲堂”能容纳三百人,但此时坐在这里的不过二三十人,听众们穿着简单的白色教袍,其中大多数都有着异常年轻的面孔。

    “斯图尔特,你有什么想法?”

    讲台上方,一头银发却精神矍铄的老者微微扬手示意,面前不远处,看起来年纪只有十五岁的年轻男孩轻声回答起了问题——

    “乔治教授,我认为光明属性的衤绅术,未必区分于元素师们操纵的元素,或许在某种特定的条件下,它们的界别并没有我们如今规定的这么深刻…”

    “唔——好想法,我也曾朝着你说的方向努力,不过至今还没找到那种‘特定的条件,。”讲台上的教授很有学者的儒雅风范,话语温和却不失力度,“但找不到不代表没有,斯图尔特,你说的很好。那么——莎莉小姐,你有什么想法?”

    “乔治教授,衤绅术,最初的命名既然源于神祀,那为什么会和元素放在一起谈论比较?我翻阅了很多资料,对于元素的诞生和对衤绅术,的诞生,书本上给出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答案。它们的力量源头,不同,若头,归纳为同一点,虽然表现在眼前的是这样没错,可主要原因,是否因人的意志改变,而并非力量本源自身的‘意识,?”

    莎莉的回答形成了反问,坚强而独立的性格,又加上本身的公爵之女身份,让她身上散发出的气质颇为迷人,以至于大堂内那些十五六岁的年轻孩子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投了过来。

    “很好的切入点,你把握住了其中两个关键——能量是否有‘意识,?在这里…”

    到了下午时分,乔治教授的演讲终于结束,讲堂内那些天赋过人的年轻人在行礼过后各自散去,莎莉抱起自己的书本,舒缓了一下略显疲惫的身体,一边查看着写在羊皮纸上的日程,一边迈步朝着讲堂外走去。

    这便是“圣殿”,无数神职者仰望的“玫瑰十字”核心。

    在这里,“天赋”仿佛成了最不值钱的东西——莎莉在艾弗塔领地尚且出众,然而到了“圣殿”之中,修习进度却根本比不过那些年轻的“同学”,所以她唯一能做的,便是更加努力的学习,尽量让自己不被甩的太远…

    心中盘算着今天需要彻夜通读的书籍,莎莉揉了揉眼眶,疲惫的抬起头时却倏然愣住——“圣罗兰大教堂”门前,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和自己打着招呼。

    “督主教大人。”

    莎莉动作匆忙的向鲁本斯行礼,后者笑着抬手制止——虽然是“举荐”和“被举荐”的关系,但因为安格玛和罗迪,鲁本斯对莎莉可谓极其信任和亲近

    此时他手中握着一封信,而莎莉自看到自己后便目光直直的盯着信件,对此他于脆直接将信递了过去,说道:“有这样的消息,估计你能安心一些了。

    拆开深红色的火漆蜡封,将内容阅读完毕后的莎莉很快露出了惊喜神色——“罗迪…竟然真的把那个家伙杀死了?他…他没有受伤吧?”

    这样的话语让鲁本斯有些好笑:“你倒是不担心安格玛的安危。”

    见莎莉有些脸红,他也不再卖什么关子:“罗迪毫发无伤,而且现在他已经成了教派内重点关注的对象,接下来教派内的许多动作都和他有关——想必塔斯曼的家伙们会因此付出惨痛代价…”

    听到这些话,莎莉不禁有些发愣:“罗迪他…竟然都有这样的影响力了?

    “借势而为,他对时局有着我们一群老家伙都比不了的敏锐。”鲁本斯默认了莎莉的话,“不过现在他所处的位置同样凶险…命令放下去了,虽然趋势已定,但我担心的不仅仅是亡灵在贵族间的影响,更怕这些家伙对教派的侵蚀

    “所以今天来,是想让你给安格玛写一封信,在暗中…”

    鲁本斯低声说了些什么,莎莉的脸色微微严肃起来,听完之后却是先朝四周望了望,低声问道:“教派内也有叛徒?”

    鲁本斯微微叹气,有些无奈道:“我宁愿相信你,相信罗迪,却不敢相信教派内的某些人…这样的事情,说出去也真是令人笑话。”

    这算是许些肺腑之言了,他摇摇头,随即郑重道:“信件尽快写好,接下来安心修行,这样的话题不要向第二个人提起。”

    鲁本斯低声叮嘱几句,莎莉点头应是,随后这位在教派内位高权重的老人便很快离开。而莎莉则望着老人的背影,心中却不由得担心起了那个仍在在王国另一端搅动风云的家伙…

    罗迪,要小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