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学霸阿卡莎
    林间的嘈杂倏然归于平静,随后传来的便是一阵阵脚步声—不远处,提前得到预警的圣殿骑士们正列了一字阵,并排朝这里冲过来。

    而躺在地上的兰多则努力睁大眼睛,似乎仍然无法接受眼前发生的一切。在他旁边的两名木精灵更是一瞬间对娜塔的背影无比敬畏…

    落地后的娜塔站起身,原本平稳的呼吸此刻微微有些急促。握着匕首的手掌麻麻的,脑海中似乎还回荡着和黑鸦贴身擦过时的凌厉风声——只有在低头看到毫发无损的身体是,她才逐渐接受了一个事实:

    自己真的杀死了那只巨鸦

    这样的事情娜塔以往根本就没想象过,她努力的去回忆那一瞬间的感觉,随即却发现自己想起的…赫然是罗迪作战时的情景。

    出箭诱敌,正面逼迫,把握唯一的接触机会,一击制敌

    面对傀儡、面对石像鬼、面对玛格达,他几乎都使用了这样的战斗方式。

    娜塔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借鉴罗迪的战斗方式投入实战,便产生了如此可怕的效果——明明是完全压制兰多等人的巨鸦,却在自己手中走了一个回合便被于掉…

    这不是什么巧合。

    “怎么回事?”

    她努力平复呼吸,转过头来询问原因,而兰多此时也顾不上自己受伤的窘迫,赶忙回答道:“我们在格瓦拉废墟遭遇它的袭击…本以为逃开那片范围就没事了,结果它一路追击,根本就不停。”

    “弗恩、卡迪都受伤了,我们根本拦不住它…”

    说这话的时候,兰多脸上不由得有些惭愧——一共七名当前村子里本是最强的猎手,一路跑过来竟然被对方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结果娜塔一个照面便把对方解决,这当中的差距,委实让他感觉难以置信。

    娜塔了解情况后便没再和兰多有过任何谈话,似乎这位曾经追求她数年的精灵已经和路人无异。她整理了一下斗篷,脸上依旧是那种平静无波的表情,但转过身去时,心里却复杂的紧…

    罗迪就是这么教导人的么?难道真是我自己没有意识到?

    之前还在抱怨,可转眼间,“现实”便让她明白自己早已强大许多——这样的事情发生虽然对别人而言只得骄傲,可娜塔却总有种莫名被打脸的感觉,想腹诽几句,却又觉得根本没什么立场,最终只能闷着头走远…

    而在他身后不远处,作为“备选计划”的圣殿骑士们则缓缓围了过来。

    找上布冯,为的就是让他们提前警觉,防止艾尔莎的精灵们受到可能发生的袭击…这种想法其实同样算是从罗迪那里学来的“技巧”——她没有意识到,能在几天时间内将这种理念学为己用,这其中代表的天赋,远非常人能及。

    赶过来的圣殿骑士并不了解事件经过,不过在查看乌鸦的尸体后,他们却有了新的发现。

    “这不是魔兽。”

    “它的爪子上有法阵痕迹。”

    “眼睛是通红的,身体好像还有些臭。”

    这些骑士虽然战斗力没有斥候们优秀,但他们却有着受过的教育高、见识广的优点——所以面对着被娜塔杀死的巨鸦,几个年纪稍大的骑士立刻认出了这东西是什么…

    “是血鸦死灵法师的召唤物”

    这样的结论,令刚刚和骷髅战斗过的骑士们面面相觑…

    “亡灵…怎么还会找到这里来?”

    “所以从能量的本质上而言,一切法术的根基都是相同的,这其中,包括元素操控、身体操控、精神操控等在内的所有法术,都可以拆解为最基础的奥术表现方式…”

    “好,这句话的意思在这里,我给你解析一下它的句式结构,单词的意思你刚才也看到了,根基,这个词,读ctui,¨”

    罗迪的话语回响在庄园的书房内,而作为回应,阿卡莎努力跟读的声音则显得有些结巴。

    这间书房便是罗迪如今的“卧室”,索德洛尔好歹是“男爵”,所以被罗迪直接安排住在隔壁最豪华的主卧室,而他则在这个书房随意打了个地铺,这些天来便都睡在这里。

    此时两人坐在书桌前,羊皮纸摞了厚厚一摞,罗迪手中正飞快的写着一个个字母和单词,而旁边的阿卡莎则微微皱着眉头,努力记忆着自己看到的一切

    这样的情景已经持续了一个多小时,随后罗迪终于觉得有些累,伸个懒腰结束了这一节“高精灵语”课,自知课程结束的阿卡莎则默默拿着那些羊皮纸返回了自己的房间,不多时,却又端着烧好的热水过来,像以往那般给罗迪倒

    “之前就说过,别总是像侍女一样了,这些事情我自己做也一样。”

    罗迪翻了翻手中那本高精灵语的《能量本质》,随即却是感叹道:“真没想到你记忆力会这么好,这年代也没什么大学院,否则你肯定是学霸。”

    “学霸?那是什么?”

    和罗迪说话多了之后,她明显不再如之前那般沉闷,敞开心扉的阿卡莎其实更像个性格温和的邻家女孩。

    “就是学东西很快的家伙,”罗迪耸耸肩,记忆中的学堂、教室已经彻底离自己远去,望着眼前这些中世纪风格的陈旧家具,他的心中总有一种怪诞的疏离感,“对了,霍利尔城还没新的消息?”

    阿卡莎摇摇头,她对罗迪的计划只是有个大概了解,却并不清楚具体如何安排,此时也不敢多说话。

    罗迪察觉了她的谨慎,倒是笑了笑,摆手道:“都是自己人,我这计划也没什么可保密的,说白了还是借势而为,自己的力量还不够,只能在这些家伙之间周旋取胜——风险是有的,不过按照那群贵族的尿性,估计也不大。”

    “哦…是这样啊…”

    阿卡莎点点头,依旧不敢多说的样子,不过等了几秒,她还是鼓起勇气问道:“那我们就继续在这里等么?”

    “不是等,是拖——拖到该来的人都来了,该到的家伙都到了,那时候…好戏就会上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