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少女的悸动
    自认领地内第一的刺客肖恩,此时连第一个回合都没走完便被三支箭钉在了地上—他满脸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想要反击,却只看到一支几乎抵在脑袋正前方的箭矢。

    紧绷的弓弦没有丝毫颤动,握着弓柄的手臂稳如泰山,冰冷的箭头闪烁着寒光,有如实质的杀气弥漫在四周,令肖恩动弹不得。

    “要杀我—”

    “‘先觉者,肖恩。”

    肖恩本就是死士,对于身死人灭的结局其实早有心理准备,遭遇强敌被杀,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自己说到头来除了“认栽”没有别的选择—但他却没想到,眼前这个家伙竟然能知道自己的名字,甚至还知道那不为人知的“绰号”

    “唔,杜兰特伯爵藏得很深,不过既然你来了,就说明他也是‘叛徒,了

    这样的话语淡然而随意,就像是在讨论今天的天气一样,完全没有什么疑惑,只是单纯的陈述句。

    “你…你怎么知道我…”

    望着肖恩那满脸惊骇的表情,罗迪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似乎在考虑该不该解释,但最终他还是满脸遗憾的撇了撇嘴,用松开弓弦做了回答。

    鲜血飞溅出去,倒伏在地的“先觉者”终究没有逃脱死亡的命运,而站在旁边的罗迪,则低头看着渐渐失去体温的尸体,神色若有所思。

    在属于他的记忆中,“先觉者”肖恩阵亡于597年,不过那时他的身份却不是“叛国者”或“叛国者的走狗”,反而是【起义军】的情报机构高层,几乎一手掌握了前线的所有情报源…

    而且在阵亡之时,他宁死不屈战至最后一刻的一幕,让许多玩家将其视为“偶像”,甚至还为此专门在论坛上发“追悼贴”,简而言之就是“生的伟大、死的光荣”,足以称为“烈士”。

    但现在…

    “立场站错了,没得选择啊。”

    这样的话说出来,罗迪的语气也显得有些无奈——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单纯的“好”或“坏”,肖恩是日后战场上的英雄,他为这个国家做出的贡献是罗迪当初拍马也追不上的。

    可时间回溯,在6b年的今天,罗迪却没办法和对方说“你以后是个英雄,所以别跟着杜兰特混”这种话——不同时间,不同结局,这是无法忽视的事情。

    或许十年之后双方会站在一起,但现在,不可化解的矛盾下…罗迪没有选择余地。

    战争,终归是残酷的。

    低头叹息一声,类似这般感慨的情绪并不会影响罗迪,检查尸体,收集装备,随即去叫来斥候把现场打扫于净,返回庄园的时候,罗迪便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伸手拿起那条项链看了看,这种收获倒是让他感觉有些意外:

    “先兆之眼”

    颈部精良

    需求:进阶职业

    装备:可以判定对佩戴者有威胁的攻击,并自动触发提醒。(冷却时间l天)

    “由塔克斯之角制作。”

    罗迪之前那个项链在拥有进阶职业后便碎裂消失了,此时佩戴的,是增加“玫瑰十字”声望的那条,效果鸡肋,聊胜于无——所以对比之下,罗迪很痛快的换上了这条在战斗中有着极大作用的“先兆之眼”。

    这是能保命的东西,他可没有余地去忌讳什么。

    步入庄园时,罗迪一眼便看到了好似一直在宅邸门前等自己的阿卡莎,他随意抬手打了个招呼,说道:“下次有骑兵就往后多靠靠,站到前面还是容易出事的,以后多注保护自己。”

    莎莉默默低头应是,在战斗方面,她一直是罗迪说什么自己听什么。此时罗迪推开木门走近屋子,她便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不用老像个侍女似的,”罗迪也是拿她这样的态度没办法,“非战斗的时候你可以找些事情做…比如学门外语什么的?”

    这种话自然是随口说的,罗迪把短弓放在门厅的武器架上,想着去看看那本高精灵文的《能量本质》,于是拿“外语”举了个例子——不过他却没想到,阿卡莎竟然很是当真的点点头,随即思考几秒,有些迟疑的问道:“我想学…学高精灵语。”

    “额?”

    罗迪脚步顿了一下,微微侧过脸来,“怎么突然想学高精灵语?其实我倒是可以教你兽人语嘿,以后见到那群弱智蛮子,冲他们喊‘万斧之王在你身后,,你就能看到他们真回头去找酋长的摸样了——那个,那当然是玩笑。”

    看阿卡莎一副当真的样子,罗迪无奈摆了摆手,“算了算了…高精灵语也挺好,我正愁没时间去研究布鲁迪收藏的那些大部头呢,如果有兴趣,我就教你——真的想学?”

    阿卡莎抬起头,很是正式的点了点头,她微微抿着嘴唇,努力让自己的表情保持平静…

    学什么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是你来教我就好了。

    她努力压抑着内心那点不敢言说的小悸动,紧跟着罗迪朝书房走去。

    “埃尔森?怎么会提起这里?”

    同样的时刻,艾尔莎村的树洞内,原本满脸笑容的布鲁迪村长正喜悦于娜塔带回来的这支人类队伍,可是在拿起罗迪带来的信件后,他的笑容却倏然间僵在了脸上。

    “不知道具体的原因,我跟着他们经历了几场战斗,这个词汇似乎是从敌人的战利品上看到的。”

    娜塔的声音没什么感情波动,只是如同机器一样叙述着一切,“不过我听不懂布林加语,这些都是我的猜测。”

    “战斗?”布鲁迪听到这话,赶忙起身仔细看了看,“没有受伤吧?”

    娜塔摇头,没说话。不过虽然面无表情,她心中却还是微微有些不忿的——自己走出村子,是为了能让实力变强…

    但是这一番行动下来,她却发现自己竟然一直被罗迪当苦工使唤来使唤去

    仔细想来,自己能忍到现在还没对罗迪提出意见,主要因为他没有对艾尔莎村的承诺食言——在两个人类佣兵和二十名圣殿骑士护送下,第一批物资已经从帕尔镇一路运到了这里,以至于布匹、铁锅、食盐等等最基本的生活用品已经在村子的中央堆成了小山。

    娜塔对于这些还算满意,可对自己学到的东西很不满意…除了他给自己调整过一次短弓,其余时候,罗迪根本就没和自己说过任何有关箭术方面的事情,至于“教授”,更是无从谈起…

    真是没见过这么不负责任的老师。

    娜塔虽然不爱说话,可脾气终归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