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一十八 各怀心思,机密名单
    两个重量级任务的完成,连带着那些杀死的那些傀儡,罗迪收获的经验值是所有人中最高的——面板显示,罗迪在这一战中总共获得了15万左右的经验

    这意味着罗迪可以立刻提升“进阶等级”一级,或“基础职业”13级的40。

    听起来似乎升的不多,可只有罗迪明白,这样的升级速度放到游戏中,绝对算得上“开挂”

    “经验值”给罗迪带来了不少的惊喜,而特兰卡这间密室里的金银珠宝,更让他确认了自己这次行动的正确性——想到自己接下来可能面对的那些敌人,眼前这笔庞大的启动资金绝对是雪中送炭

    兽人不会因为萨罗塔死掉便不再入侵王国,亡灵更不会善罢甘休,想到“丧钟召唤”卷轴背后的那位“奥古斯丁陛下”,罗迪不得不强行压下心中的许些得意和自满…让头脑回归冷静。

    那位亡灵君主可不是什么小人物,他可是为数不多“进阶职业等级”达到6级的恐怖存在。

    虽然知道对方不会亲自过来寻仇,但那种实力对比后的渺小感,却让罗迪很清晰的认清了自己的“位置”。

    还差的太远啊

    他低头查看着这些金币银币的数量,左翻翻右看看,估计着它们的价值,脑袋里仔细计算起了接下来所有计划的需要资金量。

    而这样的神态,也落在了后面阿卡莎和娜塔的眼中。

    虽然时代不同,但“金币”的诱惑力对于绝大多数人依旧是致命的。在“蝮蛇十字”教派的日子里,阿卡莎见惯了无数人为争夺财富而疯狂杀戮的情景…别说金币,在某些贫穷的地区,“人命”或许还没有一枚银币值钱。

    从有记忆以来,眼前的所有人都在为了利益而争斗,教派内的那些高层争权夺利,为了金币而出卖灵魂,肮脏的交易让她每每回想都不寒而栗…有时候阿卡莎也会在想,如果罗迪和那些人一样,自己是否还会继续追随他?

    望着罗迪低头沉思的摸样,阿卡莎微微抿紧嘴唇,几次想要开口,却欲言又止。

    被罗迪几次救下后,阿卡莎不知不觉中总将自己放在极低的位置上去仰视罗迪,虽然是“追随者”,可她把自己当做了“仆役”——在这种想法的影响下,她觉得自己根本没资格去要求罗迪什么,想来想去,最终还是保持了沉默,低头站在一旁。

    女人的心思总是复杂的。阿卡莎一面害怕罗迪是个视钱财重于一切的家伙,一面却又有隐隐有些期待…面对这些金钱,他的表现,是否会与那些肮脏的主教有所不同?

    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罗迪,却是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对他有这样的期望。

    然而罗迪的表现让阿卡莎感到奇怪——他翻动着这些可以令普通人为之疯狂的财物,却并没有任何狂热和陶醉,反而微蹙着眉头,目光中透着谨慎与思量,颇有考古学家研究化石的意味…

    专注,却没有任何贪婪。

    察觉到这些时,阿卡莎不自觉的松了口气,原本攥紧的拳头微微松开些许,心情莫名松快了许多…

    罗迪自然没注意阿卡莎的小动作,他的目光从闪光的金币上挪开,一边思索着对策,一边继续沿着通道走向了通往特兰卡庄园的暗门——迈出几步后,他回过头和娜塔交谈了几句,大致说了说接下来准备对艾尔莎村的支援行动,后者点头应是,并没有露出什么激动神色。

    罗迪对娜塔的冷淡习以为常,转身向前继续走,却并未察觉她飘忽不定的目光和微微拘谨的神色。

    说起来,自战斗结束之后,娜塔每一次望向罗迪时,眼前都会闪现出那一幕幕令她震撼的情景…

    罗迪直面玛格达时的表现,已然在这位木精灵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最重要的是,以往的娜塔始终认为:自己可以靠“努力”去追上罗迪的脚步。

    可是当罗迪悍勇无匹的逼退玛格达时,她终于明白…自己这辈子,似乎只能仰望他了。

    许多年来,娜塔心中第一次升起对某个目标“无力实现”的念头,是以这一路走来,她连罗迪说了什么都没记住…

    罗迪毫无察觉的大步走在前面,而后方跟着的两位美女却都低着头,各怀心思的沉默着。

    傍晚时分,大火在基格镇外的墓地燃起。

    火苗在直径二十米的土坑内闪烁跳跃着,空气中混杂着腐臭与焦糊的味道,离着老远便能看到那飘飞起来的灰烬。无数平民目光恐惧的望着这里,畏惧着不敢靠近。

    士兵们排成长队,用木质推车将那些被砍碎的骷髅们拖到火坑外,随即一块块扔进火堆——焦黑的尸骨在坑内堆成了山,受“丧钟召唤”而“复生”的三百多名骷髅便被如此做了焚化处理…

    在实行土葬的时代里,“焚尸”是只有处理“异端”才会使用的手段。

    “邪恶的亡灵玷污了他们的肉体,神说,烈火必将净化一切…”

    “神说…亵渎的灵魂需净化之后,才得以去往死亡的彼岸…”

    平民队伍的前方,阿卡莎正在以神职者特有的语气解释着这些士兵的行为,时不时的抬手施放几道闪烁着金色光芒的神术,证明自己是真的在“净化”这些骷髅的灵魂。

    几十米外,索德洛尔正与罗迪、鲁格和卡特蹲在一处墙角歇息着,“战备状态”已然解除,队伍此时是解散休息的状态,跳下战马的斥候们低声聊着天,虽然是在休整,可一个个手中却依旧抱着武器。

    “…几道照明用的‘圣光术,,就能平息这些人的怨气?”

    索德洛尔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罗迪正举着水囊喝水,“咕嘟咕嘟”几口下去后才舒了口气:“真正有怨气的只是少数人罢了,只要有个合适的理由,他们谁会真的去较死理?”

    他摇摇头,却是觉得阿卡莎废话有些多,这一套一套的“神说”还真有去传销洗脑的潜质,也不知道打了这一天仗之后她怎么还能那么兴奋的。

    “鲁格,队伍状态怎么样?”

    老兵鲁格正低头观察着自己长剑上崩开的刃口,听到罗迪的话语,抬头便想起身立正,却被罗迪按住肩膀——“休息时间,不用这么紧张。”

    “呵…”鲁格也是不好意思的笑笑,随即伸手摸了摸有些乱的胡子,“对付那些傀儡伤了两人,对付骷髅零伤亡,有药剂和那位牧师的帮助,现在全员依旧保持战斗力。”

    说完这些,他目光望向不远处另一支休整的队伍,继续道:“只是那些圣殿的家伙总是掉队,说实话…中看不中用。”

    “谁不是这么过来的。”

    罗迪笑着拍拍鲁格的肩膀,后者想起了斥候们在半年前的表现——不禁恍然失笑。

    “安萨丁的地下室有很多东西,我大致列了个单子,罗迪你可以看看。”索德洛尔把一张羊皮纸递了过来,补充道:“提图斯和惠灵顿骑士并没有来于预我们控制那里,不过有两个随队而来的司铎想进地下墓室,但被拦住了。”

    他望了望四周,确认没有别人,低声问道:“罗迪咱们真准备把基格镇握在手里?”

    “帕尔领想发展到这个地步,没二十年是做不到的。”

    罗迪变相回答了他的问题,随即目光一凝,停留在了羊皮纸上面一串突兀的名单上,缓缓道:“…这份名单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信件原件也要销毁掉。

    “已经销毁了,”索德洛尔不动声色的回答着,依旧保持着他严谨的行事作风,只是此时望着那些燃烧的骷髅,他目光中却微微透出许些寒意,“真没想到,王国竟然有这么多该死的叛徒…”

    “叛徒”二字说出时已经近乎咬牙切齿,能让平日里一贯冷静的索德洛尔如此激动,足以证明这份名单的内容分量几何。

    罗迪的目光在羊皮纸上继续向下看了看,随即抬起目光,低声对着身旁的索德洛尔、鲁格和卡特说道:“记得我曾经和你们说过的关于打造‘王国第一骑兵团,的事情么?”

    三人将目光转了过来。

    他弹了弹羊皮纸,仿佛在阐述今天天气一样,淡然道:“现在,我们已经有资本做这件事情了。”

    发生在基格镇的战斗并没有舆论掩盖,相反的,在罗迪的“煽风点火”下,各式各样的消息,以星火燎原的速度在艾弗塔、乃至整个卡伦王国内传播开来。

    塔斯曼亡灵在王国村镇大开杀戒,意图谋杀王国贵族…

    特兰卡子爵叛国投敌,已经被索德洛尔男爵关入牢笼…

    大量亡灵围攻基格镇,被安格玛公爵的守护骑士率兵成功…

    一条条消息让王国上下震惊——尤其是那个按在特兰卡子爵头上的“叛国”罪名…所有人都知道,“叛国罪”是贵族身份都无法保住性命的罪名,下场只有一个:

    绞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