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又不是只有你会喝药
    “凋零者”的目光喷射着有如实质的怒火。

    他当然记得惠灵顿和索德洛尔的摸样,一个月前,他还和面前这两人交过手

    满脑子“复仇”念头的他已忍耐许久,可是他却没想到,这些欲杀之而后快的人类竟敢先一步找上门来

    惠灵顿与索德洛尔心中发冷,他们见识过玛格达的强悍战力,深刻明白…若是按照当初在霍利尔城的战斗水准,恐怕整个斥候队伍来了都无济于事

    事已至此,两人都是毫无退路可言,所以他们默契的放弃攻击安萨丁和火傀儡,转而直接围向了玛格达…

    到了现在,他们只能赌一把——赌玛格达的实力并没有完全恢复,赌他们能将其扼杀在这里

    战气纵横、剑影闪烁,弓弦响起的“嗡嗡”声顷刻间响作一片。

    阿卡莎不知道眼前这个身体怪异的亡灵是什么角色,矮墙后的她只露出了半个脑袋,口中正默念着“神圣禁锢”的咒文,想着要将这个刚出现的亡灵定身。可是随后发生的一切,却让神术咒语的最后几个字节被生生卡在了她的喉咙里…

    惠灵顿和玛格达的距离总过不到七步,然而这就是这么近的距离,他冲过去的几秒钟内,“凋零者”已然射出了三支箭

    “幽灵骑士”的战气分身挡在前方,但被看似平淡无奇的箭矢击中时,却瞬间被一股冰蓝色的力量当场冻结,随即“喀拉”粉碎成了逸散的战气

    进阶3级以上的区别就在于此,“凋零者”天赋觉醒了“冰霜腐蚀”之力,所以哪怕是用的“骨弓”而非附带寒霜攻击特效的【冰霜之刺】,一样能造成如此强力的攻击效果

    两支箭矢击碎两个分身,第三支箭毫无阻拦的命中了惠灵顿…

    惠灵顿举臂格挡,箭尖“噗”的穿透手臂,随即余势未衰的扎入锁骨,他原本凝聚的保护战气顷刻间瓦解,继而整个人被撞的仰躺在地

    索德洛尔趁机举盾冲入玛格达近身,他本以为在这个距离上可以克制对方的弓箭,哪知挥剑进攻之时,却发现“凋零者”根本就毫无惧意

    迅疾无匹的剑法在“凋零者”面前完全就是笑话,那于瘪而看似瘦弱的身躯灵活至极,长剑甚至根本无法捕捉他躲闪的踪迹,反而是索德洛尔在三招过后被玛格达抓住破绽,一脚踢在他的腰间,生生将他踹的飞了出去——

    而索德洛尔的身体尚未落地之时,玛格达的箭矢便已然对准了他的脑袋…

    这种距离上玛格达闭着眼睛都能将对方射死,可箭矢还未射出,他却猛然抬起骨弓,将弓臂横置在面前,猛然一格——

    “啪”

    一支射向他的长箭被精准挡住,然而这位“凋零者”的表情却一瞬间从冷漠变成了极端狰狞,他的目光直直盯着远处举弓的罗迪,竟是直接开启“疾奔”,不管不顾的冲了出去…

    “你死定了”

    玛格达嘶哑的怒吼声回荡在庄园之中,他的整个身体化为一道虚影,几乎瞬间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中。

    显然罗迪给“凋零者”带来和耻辱已经超乎极限,否则这位亡灵绝对不会先去追逐罗迪,反而放弃直接击杀惠灵顿和索德洛尔的机会…

    不过即便两人还活着,此时的状态却也极其糟糕——惠灵顿上身几乎动弹不得,手臂和锁骨完全被那寒彻骨髓的冰霜冻住,那绝不是单纯的“冰霜”,玛格达之所以被称为“凋零者”,完全是因为这种“冰霜”之中混杂着一种类似“暗影”的腐蚀力量,若是救治不及时,这股能量会让身体机能不断萎缩,最终让惠灵顿成为一个瘫痪的残废

    因此惠灵顿的脸色在几秒钟内便苍白异常,旁边的索德洛尔比他情况稍好,可玛格达的力量绝对不小,这一脚差点把等级不高的索德洛尔胯骨踢碎,躺在地上的他努力想要爬起来,却发现下半身都有些不听使唤了…

    “不自量力的爬虫…该死的人类…”

    一旁趴在地上的安萨丁此时却缓缓站起了身,他的心情极差——眼前这些人类破坏了自己的所有计划,甚至逼着自己修复了玛格达的身体…如此一来,这位“凋零者”在杀光所有敌人之后,定然要找自己算账

    “凋零者”的心胸他可是一清二楚,这一次事件结束,对方的报复绝对够自己喝一壶的。

    他丑陋的老脸气的直哆嗦,抬手便继续从挂在腰旁的口袋往外抄卷轴,“土豪”姿态简直让人绝望。待拿出四张卷轴之后,他猛然一挥魔杖,咬牙切齿道:“杀了他们”

    在他的命令下,火傀儡咆哮着抬腿踢向索德洛尔,后者狼狈躲闪,却因身体僵硬而被一脚踢飞了出去,随即“呷”的撞在矮墙上——两根肋骨断掉,他摔在地上后当场吐了一口鲜血…

    旁边的惠灵顿“啪嚓”一声掰断了箭矢,任由箭头留在锁骨上,站起后伸手将胳膊上的断箭拔掉。虽然还站着,可颤抖的手臂却说明他此时的战力已然大减。

    “都给我去死”

    安萨丁可没兴趣看他们继续顽抗,抬手让火傀儡继续攻击,低头准备将手中的卷轴撕开,嘴里还不忘咒骂:“跟我耗…你们真是蠢到家了”

    此时虽然法力没剩多少,但凭借着这一摞摞的卷轴,安萨丁用法术将几人“砸”死绝对轻而易举。

    可不待这第一个“骨盾术”卷轴释放完毕,他却听到“噗”的一声闷响,身躯更是跟着一震——低头一瞧,一支长箭竟然穿透了他的刚刚拿着的卷轴,连带着左胸一齐穿透

    “不可能…”

    他第一时间抬起目光望向远处的罗迪,却发现玛格达和罗迪早已在后花园的障碍物中穿梭消失…显然这箭矢不是罗迪射的

    好在心脏中箭根本无法影响他,安萨丁不顾胸口上插着的箭矢,直接撕开了下一张卷轴,漂浮的“骨盾”霎时显现,“咔”的一声险之又险的挡住了随后袭来的箭矢。

    他的洞察力无法和玛格达相比,是以接连挨了两箭都不知道敌人在什么位置,无奈之下只得将目光转向面前,想要把这些“杂碎”先处理掉,可随即他却看到面前两人,竟然都在做着同一个动作…

    索德洛尔和惠灵顿掏出了带在身上的水晶瓶,拔开瓶塞后一口将药剂灌了下去。

    这是在药剂师行会制作的“中级治疗药剂”,因为使用的药材优良,药效远比其他同级别药剂强得多——刚一喝下,索德洛尔失去知觉的身体当即恢复了大半,而惠灵顿的脸上更是恢复许些红润…

    而在他们身后,法力枯竭的阿卡莎同样把罗迪扔给她的那瓶“中级法力药剂”喝了下去。

    这是罗迪之前交代过的:一旦出现不可控情况,则立刻服下药剂继续战斗

    此时的阿卡莎没时间考虑能不能胜利、能不能活下来之类的问题,她唯一想到的,就是全力执行罗迪的命令,协助于掉眼前的敌人

    “恢复术”、“中级治疗术”、“神圣护盾”等等技能立刻接连释放而出,两名原本遭遇重创的骑士当场恢复了个七七八八——索德洛尔一跃而起,怒吼着用盾牌击退了火傀儡,而这实力强悍的傀儡正好因为召唤时限已到,迸溅成了四散的火花…

    惠灵顿砸碎“骨盾”,远处始终面无表情的娜塔射出了第三箭,直接钉在了安萨丁的右手之上,让他手中攥着的一摞卷轴直接飞了出去。

    而索德洛尔更是趁势冲到这位死灵法师的面前,抡起巨大的盾牌,像是抽耳光一样抽在了对方的脑袋上,因为力量过大,甚至发出了敲钟似的闷响…

    这其中,索德洛尔扬眉吐气似的骂声清晰可辨:“又不是只有你会喝药

    安萨丁打死也想不到,对方这几瓶堪称改变战局的药剂,竟然都是他最初下令制造的…

    不过他从不认为自己会失败…在倒飞而出的瞬间,安萨丁一把抓住自己腰间的布袋直接催动死灵之气激活了其中那张体积最大的卷轴…

    “等死吧”

    安萨丁喊出那诅咒般的话语时,罗迪正在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

    望着全力奔袭而来的玛格达,罗迪立刻明白自己遇到了预料中最糟糕的情景——“凋零者”虽然没有回复巅峰时期战力,可他此时表现出来的强悍,绝对堪比进阶2级

    罗迪目前才进阶2级,哪怕对方没有穿强力装备,哪怕对方没有用强大的弓箭,可这种绝对的等级差距却是实打实的。而放在游戏中,被这样一个强敌追杀的结果只有一种:碾压。

    这不像当初在霍利尔城的围杀,没有【莫洛奇的祝福】来提升实力,也没有人协助定身,更没有城防弩定点集射…此时两人间的战斗完全是“不死不休”,没有任何人能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