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形势逆转!
    “护盾”

    眼前的情景让罗迪心中一紧,自己射出的箭矢尽数被骨盾挡住后,他便立刻放弃攻击,一边朝阿卡莎下着命令,一边侧身朝旁边的花园跑去。

    这样的动作立刻被索德洛尔等人所察觉,并且对应着采取了早已定下的作战方案。

    矮墙后的阿卡莎起身释放神术,金色的光芒应声出现在惠灵顿身前,“神圣护盾”立刻阻拦了火傀儡的炽热火焰,更在下一秒挡在了骨矛前方。

    只是骨矛冲击力极大,撞击护盾之后竟是毫不费力的穿透而出…好在前进方向偏斜不少,原本应该击中心脏的矛尖,此时贴着惠灵顿的肩膀飞过,随即“噗”的穿透了火傀儡的胸膛…

    火傀儡当场被穿了个洞,但它根本没有受到伤害似的,怒吼着想要直接将惠灵顿用双手勒死,可索德洛尔已然冲了过来,高举着盾牌,“呷”的一声砸在傀儡的脑袋上,硬生生将它撞的后退数步

    惠灵顿趁机挣脱,闪身躲过安萨丁第二支骨矛,长剑连续横扫,击碎骨盾之后,直逼安萨丁面前。

    这位死灵法师连退都不退,抬手一挥魔杖,旁边的火傀儡立刻张开嘴巴,竟是朝着惠灵顿吐出了一枚火球

    “轰”

    惠灵顿根本来不及躲闪,被火球的冲击波直接炸飞出去…

    这一切都在瞬间发生,安萨丁的应变能力堪称恐怖,抗下三人进攻根本毫不费力,甚至还占了上风

    火球威力不小,冲击将地下墓穴入口附近的雕塑和栏杆尽数摧毁,安萨丁的法袍狂风中猎猎作响,苍白而丑陋的面容上尽是冷漠。

    不过他远没有看上去那般镇定:之前召唤三十四名傀儡,早已将他的法力消耗一空,若非一瓶“极效法力药剂”,单凭火傀儡的话他根本无法挡住惠灵顿的攻击。

    而直到现在,安萨丁仍旧惊疑万分:这些家伙怎么找上来的?

    自己派出了那么多傀儡,竟然都被眼前这几个人击杀?怎么可能?

    长久以来,安萨丁还从未被逼入过如此绝境,是以在惊讶过后,他的心中只剩下了无穷无尽的愤怒,甚至不惜召唤火傀儡来灭杀眼前这些家伙。

    安萨丁暗自发誓,等战斗结束,他一定要将这些人类的灵魂炼制为傀儡,永世被自己奴役

    又一瓶“极效法力药剂”被灌下,虽然连续服用导致效果减半,可恢复的法力值却足够他进行下一轮的施法战斗——安萨丁冷笑着抬起魔杖,火傀儡随着指令猛然将双拳一撞,竟是从双手之上施放出了一团炽热火焰。

    此时索德洛尔正举盾袭来,本来离着火傀儡有数米距离,可这火光一出,他的身体当即被笼罩在了攻击范围内

    不过一道“神圣护盾”妙到毫巅的护住了索德洛尔,将火焰彻底隔离在了外面。

    安萨丁恼色更甚,他抬眼扫视战场:视野中,惠灵顿半边身子焦黑,正狼狈的从地上爬起;索德洛尔身上包裹着一团烈火,正拼命和火傀儡搏斗;而在看到远处弯腰躲在矮墙后的那个身影时,他眯起了眼睛。

    显然,他确认这是刚刚两次施放神术的家伙。

    不过随即安萨丁却察觉到一个问题:那个刚才还在拿弓箭攻击自己的人类竟然消失了…

    若安萨丁知道那是罗迪,若他了解罗迪的全部底细,那么此时绝对会万分警惕着可能袭来的箭矢,然而不幸的是…安萨丁却始终没有重视过罗迪。

    他始终认为这支队伍的“核心”是“幽灵骑士”惠灵顿,而特兰卡之前汇报的话语也愈发证实了这一点——而至于那个不入流的“斥候队长”,安萨丁根本不认为对方有逆转战局的本领。

    “临阵脱逃么…”

    他嗤笑一声,面对火傀儡和自己,人类最直接的反应本来就该是“逃跑”,所以安萨丁对战场上少一两个人根本就不意外,目光转回后,他便再也不去关注罗迪的死活…

    抬起头来,面对惠灵顿、索德洛尔和那个躲在暗处的神圣牧师,安萨丁毫无惧色,抬手再次拿出一瓶“极效法力药剂”,随后又抄出了三张卷轴。

    虽然等级不如惠灵顿,又是不擅近战的“死灵法师”,可安萨丁却靠着他丰厚的“家底”,硬生生将眼前的三人完全压制

    法术卷轴只需激活,根本就不耗费多少法力,所以“骨盾术”、“白骨荆棘”和“死亡缠绕”卷轴接连释放而出,根本就没有停歇。

    常人看来价值昂贵的药剂和法术卷轴,到了安萨丁手中竟如同比黑面包般不值钱的扔出…“安土豪”这种奢侈的作战方式,令惠灵顿等人实在是吃不消

    高级别、低消耗而大威力的法术接连扔出,就算惠灵顿实力再强,面对这样的法术风暴也不得不避其锋芒。

    “白骨荆棘”是群体法术,十几个弱化版的“白骨之矛”呈扇面喷射而出,让索德洛尔和惠灵顿不得不止步格挡。

    而随后跟上的“死亡缠绕”则比“白骨之矛”强大得多,浓郁的死灵之气组成了一个直径半米的幽绿色骷髅头,直直朝着惠灵顿飞去——惠灵顿早有防备,当即让战气分身冲在前方,替他吃了这一击…

    “死亡缠绕”爆开,无数幽魂的哀嚎声响起。虽然没能击中,可死灵之力的腐蚀却瞬间让两名骑士的脸色苍白起来。

    种种负面情绪萦绕在脑海中,“绝望”与“恐惧”让两名骑士原本高昂的士气瞬间低落下去…

    惠灵顿目光直视迷茫一瞬,随即却怒喝一声,生生靠着“战气”的爆发将其排除。

    可索德洛尔却无法抵抗这样的法术,他一下子楞在原地,竟是连紧握的短剑和盾牌都做出了随手丢弃的姿势。

    不过随着“驱散术”的光芒闪过,索德洛尔的目光立刻恢复清明,二话不说握紧武器便再次冲了上去…

    矮墙后,阿卡莎小口喘息着弯下腰。

    因为连续释放神术,她仅仅恢复一天的法力已经再次逼近枯竭,但相比昨日,此时这番激烈战斗却并未让她感到慌乱——罗迪战前的那番提醒,已经让阿卡莎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所以在此时她的表现绝对合格,几次关键救场更是堪称时机精妙。

    但僵持之下,体力下降严重的惠灵顿和索德洛尔看起来愈发陷入劣势。不过他们却依旧不断发动着攻击,丝毫没有退缩的意图…

    安萨丁没有“环境敏锐”,自然不知道远处还有一个蹲在书上的木精灵游侠,而最可怕的那位“狩魔猎人”更被他完全忽略,示意此时他自认掌控了这场战斗的节奏,甚至挥手间开始了反攻。

    火傀儡咆哮着将索德洛尔再次逼退,惠灵顿努力挥剑,劈斩着困住自己的“白骨之牢”。而安萨丁则举起魔杖,指向了不远处从矮墙后起身施法的阿卡莎,腐朽的脸上露出一抹冷笑——

    “还是太弱了…”

    可“白骨之矛”的咒语尚未念完,他身前漂浮的骨盾却感应到了什么似的,猛然间挡在了他的面前。

    下一瞬间,爆裂声骤然响起

    在安萨丁彻底放松警惕之时,罗迪终于出手。

    “匿踪术”的潜伏之下,罗迪再一次用出了他威力最大的“凝神射击”——“骨盾术”完全无法承受爆裂箭的伤害,“啪嚓”一声碎裂,迸溅的箭杆和箭头劈头盖脸的扎了安萨丁一脸——还没等他伸手遮挡,第二支紧随而至的爆裂箭便间不容发的朝着这位死灵法师的脑袋袭来…

    两位骑士和一名牧师配合着厮杀数分钟,目的并非杀死安萨丁,而是完全为了松懈安萨丁的警惕。他们的一切努力,都是在等待罗迪这真正决定胜负的一箭

    安萨丁的视野中,那支由远及近的箭矢于视野中越来越大…

    “呷”

    “啪”

    爆裂箭炸开的声音响起,可索德洛尔等人却并未看到安萨丁被爆头的一幕,反而只看到箭矢炸碎了一尊歪倒的雕塑——安萨丁在千钧一发之际竟凭空被推了出去,整个身体都横飞出三米有余,此时虽然姿态狼狈,却躲开了这致命一击

    当惠灵顿与索德洛尔目光转移,看到那个推开安萨丁的身影之时,竟是顷刻间冷汗加身…

    “凋零者”玛格达,手持骨弓,赤裸着上身,阴冷的目光正扫视着全场

    数分钟前,玛格达被安萨丁“恢复”了身体——不过原本可以完全恢复玛格达实力的“死灵凝聚术”却因为罗迪等人的突袭而被生生打断,导致这个法术的后半段只能靠一瓶提前提炼的“死灵凝练”药剂来完成…

    这四分钟内玛格达始终没有出手,完全是因为药剂生效的速度较慢。

    原本玛格达需要十个小时才能完全恢复实力,可此时的危机,却让他不得不亲自出手

    “凋零者”缺陷的左半边身子已经拥有了一支全新的胳膊,虽然肤色和他原本苍白的皮肤有着不小区别,可手握骨弓的姿态,已经说明他有着足够的战斗力

    这一刻,战场形势完全逆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