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零八张 打脸的魔晶
    开阔天空下的石像鬼“骚扰”能力极强,在超过百人规模的战争中,它的作用并非“杀伤”,而是对整个军队“士气”产生影响。

    冷兵器时代的战场最重要的并非阵型、装备,而在于士兵的“士气”——当所有士兵都要恐惧来自头顶的袭击时,便再也无法将注意力放在面前的敌人上,如此一来,意志崩溃只是时间问题,败局无可避免。

    罗迪对此有着极其深刻的认识,所以他和娜塔用弓箭将石像鬼引入了丛林,如此一来,骑兵队伍便可以怀着最高昂的斗志去直面敌人,而根本不用担心来自天空的威胁。

    可罗迪却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的计划百密一疏:追逐娜塔的那只石像鬼,竟然会成为计划中的“意外”…

    布置好的渔网、密集的森林让石像鬼陷入极端劣势——如同海船驶入布满水雷的海域一样,它们前进的越远,“踩雷”的风险就越大。

    可是当战斗开始三分钟以后,追逐娜塔的那只石像鬼非但没有坠落,反而很快适应了在丛林飞行的节奏,并数次威胁到了娜塔

    原因在于它的个体比另外三只同伴都要小一些,所以它的动作更灵活,飞行速度更快…原本可能只是个品相不佳的“残次品”,此时却给娜塔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威胁

    娜塔已经按照罗迪交代的步骤将这片树林的预定区域跑了个遍,可跟在后方的石像鬼却始终没有坠落,反而攻击愈发猛烈。

    她试图反击,但即便箭矢击中了对方,却因为无法破开那层坚韧的石化皮肤

    这样的结果令娜塔异常被动。而当石像鬼再一次从她头顶掠过时,因为闪避动作太猛,她的短弓也为此挂在了树于上,不得不撒手抛弃。

    一切境况都变得越来越糟,可此时骑兵早已在远处就位,根本没人能帮到她分毫。

    罗迪虽然距离较近,此时却并未察觉到她的困境。

    “森林”是对于罗迪而言就是“主场”,因而他的姿态异常悠闲。【冰霜之刺】将一支支箭矢激射而出,虽然命中率不高,可实际上罗迪却是在用这种方式主导着石像鬼的前进路线…

    两只石像鬼根本不是罗迪对手,没两分钟便尽数撞上了渔网,随即“噼里啪啦”的落在地上。

    和帕尔镇的生死之战相比,罗迪此次战斗完全是“兵不血刃”。他拎着短弓,哼着小曲迈步来到奄奄一息的石像鬼身上,像是收麦子一样抡起弯刀砍了下去…

    待补刀结束,罗迪才发现娜塔的狼狈,他皱起眉头望了望,随即很快察觉到了最后一只石像鬼的异样。

    短弓抬起,爆裂箭瞬时指向那只石像鬼,可罗迪想了想,却又缓缓松开了弓弦。

    跑出几步,他捡起阿卡莎遗落的短弓,开启“疾奔”和“腾跃”追上娜塔,在她途径的路线上伸手便将弓丢了过去——

    “你的箭术呢?”

    罗迪的大喝声当场娜塔吓了一跳,她本能的接住短弓,却险些被脚下一截短木绊倒在地…

    “你在想什么?逃跑是杀不死敌人的”

    石像鬼在罗迪头顶呼啸而过,可他却理都没理,继续朝娜塔喊出了这句话

    娜塔本以为罗迪会帮忙,可听到这两句话,握着短弓的她却恍然间明白了什么,原本疲惫而慌乱的表情,渐渐重归平静…

    调整呼吸,调整脚步,娜塔抓住时机转身做出了反击姿态,一连三支箭矢射出之后,在疾风卷起的落叶中以毫厘之差躲过了石像鬼的扑击

    凶险的情景发生在眼前,站在不远处的罗迪依旧没有动作。

    娜塔的箭矢再次被石像鬼的皮肤弹开,虽然攻击无效,可冷静下来的娜塔却注意到——对方的飞行方向在那一瞬间的确出现了偏差…

    这样的结论令她心中猛然升起了强烈斗志,于是重拾短弓的娜塔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从绝对的被动逃跑,变成了绝对的主动进攻,箭囊的箭矢几乎尽数倾泻而出之后,这只难缠的石像鬼终于因为一次飞行失误而触网坠地

    “呷”

    望着断裂在眼前的尸体,娜塔那永远冷漠的面容忽然多出了几分难言的情绪——目光转向罗迪,她那永远抿着的嘴唇微微张开,可感谢的话语还没说出,罗迪抬手扔给了她一只装满箭矢的箭囊,翻身骑上了马匹。

    “这不是结束,战斗才刚开始呢。”

    三公里外,地下墓穴。

    “召唤这么多傀儡…看起来你还遇到了不小的麻烦啊。”

    玛格达的声音回荡在墓室内,语气冰冷而透着居高临下的意味。

    “大人,有些不长眼的家伙想要挑衅基格镇的权威,特兰卡子爵的兵力不够解决这些问题,所以我选择出手帮忙罢了…”

    安萨丁摆出了一副毕恭毕敬的姿态,低头回答道。

    因为知道身体及将修复,玛格达已然没有耐心继续呆在地下三层闷着,他此时背着仅剩的那只手,目光在安萨丁身上扫过,随即停留在了那亮闪闪的法阵上:“不长眼的家伙?能让你动用这么多傀儡,人类的争斗…已经上升到战争级别了么?”

    安萨丁低着头,努力隐藏着自己的表情,低声回道:“只是为了确保无人知道我出手而已,大人。”

    玛格达不置可否,在石室中漫步片刻,开口道:“我的弓还没找到?”

    “大人,您的弓…据调查,应当是被那个叫罗迪的家伙拿走了——”

    安萨丁的回答让玛格达右手蓦然握拳,响起一片骨节摩擦声,但最终还是没有继续说什么…显然这对于“凋零者”而言,已经是一生难忘的耻辱。

    “不过为了让您尽快回复战斗力,我专门找来了这柄弓…”

    做戏做全套,安土豪不在乎损失点宝贝好让玛格达继续蒙在鼓里,所以他很是恭敬的伸手从柜子中拿出了一柄骨弓,双手捧起在玛格达面前。

    “凋零者”瞧也不瞧安萨丁,伸手拿起骨弓掂了掂,随即放了回去。

    “差的太远了。”

    “只是…只是暂时替代一下,大人。”

    在玛格达一贯高傲的姿态下,安萨丁努力陪着笑脸,心中却已经把玛格达族谱翻出来骂了。

    他还想说些什么,可傀儡法阵上突然裂开的魔晶,却让两人同时转过了头

    “咔。”

    清晰的碎裂声过后,法阵边缘的一颗魔晶骤然失去了原本明亮的光泽,安萨丁眯起了眼睛,正要说什么,却听玛格达在一旁嗤笑一声:“看来你这傀儡也真是够没用的,连人类都打不过?”

    安萨丁努力赔笑,心中却是掀起了波澜:那颗魔晶代表的不是别的傀儡,正是四只石像鬼中的一个

    按理说石像鬼绝对是存活率最高的傀儡,怎么会第一个被摧毁?

    玛格达饶有兴趣的站在法阵旁,继续问道:“来的是什么人?贵族的私兵

    “是…是私兵,大人。”

    刚说完,“咔咔”两声,法阵又有两枚魔晶碎裂——安萨丁脸色愈发难看:竟然还是石像鬼

    一旁的玛格达不知道这是石像鬼,只是耸了耸仅剩的肩膀,道:“这件事要不要我告诉奥古斯丁陛下?堂堂安萨丁的傀儡,竟然被人类军队毁掉三个,恐怕陛下都不会相信吧。”

    这其实也是亡灵的共识:最弱的傀儡也比普通士兵强大,哪怕是综合实力较弱的“土傀儡”,对上人类士兵,以一当十也绝非空话。

    安萨丁眉毛微微颤抖两下——被这么冷嘲热讽,说不愤怒是不可能的,但这位药剂师的城府颇深,只是努力挤出个笑容,道:“这是预料中的损失…毕竟敌人的实力比预想中的强一些,不过接下来,肯定不会出现类似的情——”

    话还没说完,又一枚魔晶仿佛嘲笑似的裂开,丝毫不给安萨丁面子。

    至此,四只石像鬼尽数被毁。

    安萨丁心中产生了许些不安——对方仅仅只有九个人啊,怎么可能于掉四只石像鬼的?

    也亏着亡灵不会流汗,否则此时他一定会抬手擦拭额头的冷汗。

    接下来的两分钟,安萨丁屏息望着面前的法阵,手指微微攥着,心中紧张的很——不过让他松了一口气的是,剩下的魔晶并没有要碎裂的痕迹。

    只是意外罢了,还有三十名傀儡呢…对面九个人再强,都必然是直接碾压的下场。

    “看来战斗结束了?”

    玛格达在“死灵法术”上是外行,他从时间上判断出了这样的结论,之前几句嘲笑归嘲笑,但他还真没蠢到希望傀儡输掉的地步。

    “大人高明,那只是一群跳梁小丑罢了,不足挂齿。”

    安萨丁抬起头笑了笑,心中的不安感缓缓消散下去——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紧张成这样…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能看到铁傀儡提着罗迪的人头来到自己面前了。

    呵,到时候倒要好好看看玛格达的表情…不能亲自杀掉罗迪,对玛格达而言绝对是比丢掉弓箭还要难受的事情。

    要是追究责任,就往特兰卡身上一推,只说自己纯是帮忙的,这货肯定也没理由冲自己发火…

    安萨丁幻想着事件的后续结果,不自觉的笑出了声,随后赶紧“咳咳”的掩饰着内心的计划,只是就在他打算走出墓室、在外面等待傀儡归来之际,身后传来的响动,却让他原本得意的表情彻底凝固。

    “咔”

    “咔”

    “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