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零五章 暗潮涌动
    很快,黑暗中点燃火把的队伍便启程朝着基格镇而去,一匹匹战马在林中快速行动着,每个人身上除了必备的武器和于粮,斥候们都背上了一个个黑色的包袱,圣殿守卫还拿了铲子与锄头,他们默默的随着队伍行进,很快便隐没在了森林中。

    随着时间流逝,当东方的天空渐渐出现一抹鱼肚白时,霍利尔城的城门外出现了一名连战马都跑的浑身是汗的斥候。

    他大声喊醒了守门的士兵,将手中的信物交出,随即在城门打开后飞快的朝公爵府而去。

    没过多久,鲁西弗隆公爵府便冲出了数名骑着快马报信的士兵,他们分散着朝城中各处而去,包括修道院、军械库和一些往日关系紧密的贵族府邸。

    几分钟后,走出府邸的提图斯骑士低声和安格玛公爵交谈几句,随即一甩缰绳,朝着远处呼啸而去…

    让目光转至基格镇——当天边终于出现旭日的光芒时,罗迪等人已经在镇子外的静语森林边缘停住脚步,并开始了驻扎。

    这支队伍的大多数人其实对于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并没有清晰概念,甚至惠灵顿和索德洛尔等人在抵达目的地之前,都不明白罗迪的用意如何——所以不少士兵心中都有些没底,因为罗迪的行为看起来的确“冒失”。

    可当队伍抵达这里后,罗迪的安排才让惠灵顿放下心来:队伍轮休调整状态,一半人休息,一半人开始就地在森林边的区域内挖设陷阱、清理痕迹。

    斥候们携带的包裹里装的是一张张面积不小的渔网,帕尔镇临河而建,村子内的渔户不少,所以罗迪此次出发前直接在村子收罗了四十多张渔网,并尽数让手下按照一定高度和排布规则挂在了森林边缘的树于上,自己则拉上娜塔、阿卡莎、惠灵顿和索德洛尔等人,在营地中央开了个“战前会议”。

    “…计划大致是这样,无论成功与否,我们至少都有足够的余地去周旋。

    罗迪摸着手臂上的腕甲说道,之前因为那链锤的攻击,“霜铁护腕”被砸的有些变形,耐久度下降了不少。

    “娜塔要小心,如果真有我说的情况,把斗篷扔掉,那会妨碍你的行动,还有记得我说的躲避方式。”

    他用精灵语对娜塔强调了一遍,这位木精灵点点头,目光依旧冷淡。

    罗迪并不意外她的反应,转向惠灵顿和索德洛尔道:“无论冲锋时遇到什么,阿卡莎都会在后面支援你们。”

    “还有…一定要保护好阿卡莎。”

    他的目光扫过旁边微低着头的牧师,看对方抿着嘴的摸样,皱眉道:“不要紧张,我教给你的办法别忘掉就行。”

    “恩…恩,是。”

    阿卡莎握紧戒指,有些结巴的应答着——她其实真没多少紧张,只是觉得罗迪总强调保护她的命令总让自己心中有些异样…

    “这就是大概计划,所有人多吃些东西,努力养足精神,索德洛尔和惠灵顿骑士呆会和我走一趟,我们去确认一些事情。”

    罗迪抬头望了望初生的太阳,目光在两公里外的基格镇上停留片刻,随即对着卡特喊道:“挑六个人,伪装成佣兵的样子,跟我走。”

    “是”

    “好,命令就这么多,解散。”

    战前准备到了现在,各个计划已经完全实施下去,罗迪虽然决策突然,但在这样的情况下却并没有头脑发热的冲上去直接开打——这让原本对罗迪有些不满的惠灵顿也是心服口服。

    在“客场”劣势中生生制造出“主场”优势,把“主动权”带来的益处在短时间内最大化,这种种举措,完全可以证明罗迪是一个优秀的“战场指挥官

    在文盲遍地走、莽夫多如狗的时代里,能将法典上的字认全都能被称为“学者”,而看到罗迪将“战术”有意识的放在“战略”层面去考虑时,惠灵顿已经承认他有着不亚于安格玛公爵的才能了。

    当然,这是战斗方面的——至于其他方面,他仍旧持保留意见。

    安排结束之后,娜塔握着短弓迈步赶往了不远处的森林边缘,将备用的箭囊挂在预定的树梢上。阿卡莎则和几名佣兵一起为一件件斗篷插上颜色杂乱的落叶和杂草,她偶尔会望向离开的罗迪,抿抿嘴唇,然后低下头去。

    圣殿骑士们将马匹拴在了森林内,鲁格和卡特监督着陷阱的制作——这段时间以来他们可不是单纯在练习马背战术,如何适应全地形作战、如何在最劣势的条件下生存才是斥候们作为“特战部队”要学习的精髓内容。

    而罗迪、索德洛尔和惠灵顿,则拉起兜帽,带着六名斥候直接在清晨时分进入了基格镇,直奔佣兵们常住的酒馆区域…

    同样的时间,正在向安萨丁汇报消息的特兰卡,对罗迪等人悄无声息的到来一无所知。

    “那两个佣兵的底细已经查到了,他们是铁马佣兵团,的成员,一个月前队伍进入静语森林,现在只回来了两个人,想来其他人都是死了,而他们带来的草药质量鉴定在这里…”

    特兰卡子爵一身华丽服饰,腰间还挂了个装饰用的佩剑,本应是一副风流倜傥的英俊摸样,可此时的姿态却比仆人还仆人,他单膝下跪在那里,双手正恭敬的捧着几张羊皮纸。

    安萨丁那张死人脸自昨天晚上起便阴沉的吓人,此时听了特兰卡的话语,倒是难得缓和了一些,伸手拿起羊皮纸看了看,低声道:“高级迅捷…中级法力…品相极佳的六目花,还有灵隐菇?这倒是意外收获——药剂呢?”

    安萨丁虽然是药剂师,但这样的材料还用不着他亲自动手去制作,因为药剂本身的等级并不高,但他收集这些药剂却是为了日后的计划,换句话说就是“战略储备”。

    特兰卡低着头继续答话:“一共七瓶药剂,都已经放在药剂师行会,存在了您专用储物箱里,而且得到的消息说…那两个佣兵过段时间会拿来新的草药,品质不会变,而且他们放话说…想要长期合作。”

    “今天晚上把他们带到这里来,无论死活。”安萨丁面无表情的下了命令,随即将羊皮纸卷好,“合作?呵…我可没那时间。”

    “退下吧。”

    “是,安萨丁大人。”

    特兰卡子爵弯腰离开,自始至终都没有抬起头来。

    安萨丁将羊皮纸放在一旁,转过身来的时候,他脚下的地面已经被一个庞大的傀儡核心法阵所占据。

    此时摆在桌上的魔晶密密麻麻足有三四十块,傀儡雕塑更是在地面上堆成了小山。

    而在另一个架子上,摆放着一排排安萨丁专门准备好的药剂——包括“极效法力药剂”、“唤醒药剂”、“智慧之花药剂”、“墓地苔药剂”等等。

    灰白色的接骨木魔杖握在手中,在开始施法之前,安萨丁的目光却是瞥过一具横放在墓室另一边的尸体,眼睑微微颤动了一下。

    虽然没想立刻为玛格达恢复身体,可自昨晚之后,他的心中还是留了一丝谨慎…十三名傀儡的实力足以荡平小镇,但却连石像鬼也被那些家伙灭掉,这绝对不是什么敌人的“巧合”或“运气”。

    不过他也不相信卡伦王国的村镇里能有多么强大的力量,这些撑死是那位惠灵顿拼死做到的罢了。只是行事务求稳妥的他,却并没有满足于接下来要召唤的“傀儡军团”,硬是强行让特兰卡将修复玛格达身躯所用的材料都准备妥当,这才放下心来。

    “我倒要看看,一个斥候队长还能有什么能耐。”

    魔杖轻挥,光芒闪烁,法阵缓缓开始了构建…

    另一边,基格镇内一家酒馆的大门被敲开,睡眼惺忪的老板被面前几位冒险者打扮的家伙询问了几个问题,在不动声色的接过了一枚银币后,他赶忙抬手指着楼上说了些什么,悄悄躲到了一旁。

    九人迈步走入,沉默而压抑的气势远比那些杂牌佣兵可怕得多,让酒保侍女们连招呼的心思都没有,纷纷让开。

    二楼一间卧室的门被敲响,嘟囔着脏话开门的胖子被吓了一跳,他使劲揉了揉眼睛,随后换上一副恭敬表情将来人迎了进去——前三人迈步走入,后面六名士兵转身守在了门外,手握剑柄,表情冰冷。

    “罗…罗迪大人,没想到您这么早就来了,我、我——”

    “不用这么紧张,简单汇报一下你的成果就可以了。”

    亨利原本的睡意早就被吓没了,此时他的屋子里摆放着一些瓶瓶罐罐,那个装着银币的箱子被上了锁塞在床底下,桌面上有几张羊皮纸,上面写了几行字,字迹歪歪扭扭,不过勉强能看。

    “大人,那些草药一共换得了七瓶药剂和七百三十枚银币,他们的价值…”亨利低声说了一下自己做的一切,随后便有些忐忑的等着罗迪的回复——他目光不时在旁边那两个高个子身上扫着,身为佣兵的他本能察觉到这两人战力强大,但因为罗迪没有介绍的意思,他也不敢开口去问。

    罗迪伸手拿起了那些药剂,目光却在药剂上方停留了一下,随即面露惊讶之色——不过这种表情很快被他掩盖下去,半晌之后,他将药剂尽数塞入了自己的包裹,点点头道:“于得不错,这次的交易金额多分你一成。”

    亨利眼睛瞪大,还没来的及感谢,罗迪又看到了那张羊皮纸,问道:“你写的?”

    “是、是我写的,大人…我以前学过一些。”

    罗迪点点头,目光在旁边还坐在床上发楞的布冯身上停留片刻,随即出声道:“今天来这里,主要是为了一些新任务。你们两个现在听一下,今天下午之前务必完成。”

    几分钟后,酒馆里那些让人感觉压抑的守卫改变了队形,护送着罗迪三人离开了这里,而亨利和布冯也在他们离开后清算了房钱,抄着箱子朝镇子另一边走去…

    基格镇内的气氛依旧平静,可暗流却在此时…开始了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