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零四章 虚伪的永生者
    基格镇外,地下墓室。

    昏暗的地下墓室一共有三层,前两层都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图书与药剂,没有任何禁制。可若是继续向下走,便要经过一段狭长的、螺旋状的阶梯,穿过三道拥有魔法禁制的大门,才能进入地下第三层墓室——这里是安萨丁的“魔法实验室”,同时也是他放置所有“家底”的地方。

    “安土豪”因为特兰卡子爵和另外几名人类贵族的帮忙,在数年内便拥有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财富,因而这里放置的除了金币和银币外,更多的则是一块块价值不菲的“瑟银”、“秘银”和大堆召唤材料。

    这间密室按理说不会对任何外人开放的,可此时安萨丁却微微弓着身子,松弛低垂的脸上努力挤出一抹恭敬的神色,目光直视自己脚下的地面,对着面前那个坐在石椅上的人影低声诉说着什么——

    “听到意外发生的消息,我立刻召唤石像鬼赶过来,为的就是能第一时间找到您…”

    “至于如何处置这些人类,我已经通过几天时间的调查而把名单都拿到手了”

    “有您在,奥古斯丁陛下的任务一定会圆满完成”

    安萨丁此时完全一副“狗腿子”的神态和语调,恭顺的摸样和他之前召唤傀儡袭杀罗迪时的阴狠有着天壤之别。

    而“凋零者”玛格达此时正坐在他的面前,看似闭目养神,实际上却能从那微微皱起的眉头上看出他此刻心情极差。

    距离霍利尔城失利已经过去月余,他被城防巨弩击破的半边身体依旧保持着那骇人的伤口——这样的伤势下他根本没兴趣听安萨丁的奉承,直接抬手打断道:“我没兴趣听废话,告诉我…恢复身体需要多久?”

    即便安萨丁曾用一柄高阶药剂为玛格达解决过一个麻烦,可“凋零者”的傲气,却不会因为一个欠下的人情而有所改变。

    身份和地位的阶级意识在塔斯曼根深蒂固,在“凋零者”眼中,安萨丁这种“小辈”不过是在卡伦王国执行任务的哨兵罢了,完全没有重视的余地。

    所以他对安萨丁根本没有任何客气,完全是将对方当成了“喽啰”。

    “大人,修复您的身体首先需要新鲜的尸体,而若是想要恢复巅峰实力,就必须寻找最合适的匹配者…而且还需要一系列的法阵作用和施法时间,我…

    “具体要几天?”

    他对安萨丁的计划毫无兴趣,他所想的只有自己——复仇在最短的时间内将罗迪手刃,这是他的唯一目标

    “可能最快要十天时间。”安萨丁的身子躬的更低,声音中的怯懦和畏惧毫不掩饰,“而且、而且这还是乐观的情况,大人,您看——”

    “我只给你五天时间,现在就去做。”

    玛格达眯起眼睛,语气平淡的给出了他的时限。

    “大人,这——没、没问题…不过为了让您更好的恢复实力,现在现需要用药剂处理一下伤口…”

    安萨丁被他一蹬,连辩驳都不敢说下去,赶忙低头拿出了手中的药剂——这种“绝对服从”的态度显然让玛格达很受用。

    这位“凋零者”并不是瞎子,屋子里摆放的一样样材料到底有多珍贵他一清二楚,安萨丁能让他在这里接受治疗,足以说明对方对自己毫无戒备——所以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很配合的接受了安萨丁对伤口的处理。

    而这一切做完之后,安萨丁半句多余的话都不问,深深鞠了一躬后便低头退了出去。

    “还算识相。”

    玛格达伸手触摸着处理过的伤口,对安萨丁给出了他的评价。

    而在另一面,“识相”的安萨丁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畏缩惶恐,取而代之的则是不加掩饰的戏谑…

    “狂妄的老东西,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他很清楚,自黑鸦找到玛格达的藏身之处起,对方已经一步步迈入了自己的圈套之中——

    将对方请到自己最珍贵的房间内以示“服从”,用弱势的表现放松对方的警惕,以及…让玛格达以为自己的身体需要长时间才能修复。

    这一切,其实都是幌子

    以安萨丁的实力,修复身体完全是信手拈来的事情,可他就是故意在拖延时间

    寄给奥古斯丁陛下的信件已经随着黑鸦飞往塔斯曼帝国,如果一切顺利,当那位陛下得知玛格达做的这些蠢事之后,定然会对自己直接动用傀儡击杀罗迪的行动表示支持

    而玛格达呢?介时只会成为陛下眼中一个刚愎自负的老家伙罢了,恐怕以后都不会得到任何重用。

    等自己治好了这个老家伙,对方恐怕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利用了个遍,失去政坛竞争力的同时还欠下自己一个人情

    “没头脑的家伙就是进不了议会啊,实力强又怎样?呵…”

    暗自嘲笑着玛格达的愚蠢,安萨丁迈步返回了地下一层,然而刚一走进房间,他的目光便骤然一凝——

    “怎么可能?”

    不远处的桌面上,原本闪烁着十三个节点的法阵已然完全黯淡下来。

    安萨丁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快步走到法阵之前,伸手试图拿起其中的魔晶,可指尖刚刚触碰到晶体,“咔嚓”的碎裂声便随之响起,蛛网状的裂纹散开,继而整个魔晶便彻底成为了一堆残渣…

    这样的情景代表傀儡死亡,魔晶遭遇能量反噬,自行损毁。

    安萨丁的手指悬停在法阵上方,那原本震惊的目光渐渐布满了阴鸷,枯瘦细长的手指缓缓凝握成拳,随着死灵之力的汇聚,法阵之上的所有魔晶顿时悉数碎裂、消失。

    随后,他毫不犹豫的伸手打开一扇木柜门——昏暗的光线下,其中摆放的一个个“傀儡雕像”几乎堆成了山。

    午夜时分,帕尔镇响起了密集的马蹄声。

    斥候们已经在校场上站起了整齐的队列,鲁格站在前方默默等待着罗迪的命令,而卡特则行走在队伍之中,认真执行着自己作为“政委”的任务。

    旁边的圣殿骑士队伍显得散乱一些。二十名专职骑士和二十名携带巨大战盾的圣殿守卫骑在战马上,尽数做出了轻装上阵的姿态。

    木屋内,罗迪将两柄弯刀插入刀鞘,勒紧了箭囊的背带,拿起短弓,伸手将正在箩筐内缩着身体睡觉的诺基亚揣进了腰侧的口袋里,推门而出——

    门外的阿卡莎等了已有几分种,此时看到罗迪,便将戒指的光芒熄灭跟了上来。罗迪点头算是打了招呼,随即出声道:“若是遇到战斗,一定呆在队伍中央,不要让自己暴露在外,记得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恩”

    阿卡莎认真的点头,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戒指。

    不用说,这位美女牧师再一次误会了他的想法——罗迪此时脑袋里正回忆着如何对付傀儡系亡灵法师的战斗方式,刚刚的话语,完全是因为心中抱怨“治疗”太少所致…

    迈步来到队伍前时,罗迪朝四周望了望,发现并没有看到娜塔的身影,心中舒了口气——他其实也明白,娜塔若是头脑正常,便会很清楚她没有跟着自己去拼死战斗的理由。

    趋吉避凶人之常情,罗迪对此表示理解——他同样不希望这位曾经的“导师”跟着自己去面对未知的敌人,毕竟这些事情和她本就毫无瓜葛,若是牵连到,自己反而会有负罪感…

    这是罗迪为数不多的感性情绪,不过随着迈步来到军阵前,他已经将这最后一丝感性压下,和索德洛尔等人大致说明计划后,他便直接下了“全体出发”的命令。

    不过就在他准备骑上战马跟随离开之际,娜塔却是突然间来到了自己面前,面无表情道:“我只有一个问题。”

    背着短弓的娜塔声音冷漠,新换的皮甲让她的形象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只是罗迪没兴趣观察这一切,只是微皱眉头,等着她的下文。

    “如果你死了,谁来拯救艾尔莎村?”

    娜塔的话语太过直白,听起来甚至有些刺耳。可她性格就是如此,罗迪早已习惯。

    他张嘴便想给出人选,可话到嘴边,他却一下子迟疑起来…

    没有人愿意去想自己死掉以后怎么办,罗迪也是如此。可当娜塔的问题提出时,他便突然意识到自己之前给出的承诺…实在很难实现。

    是啊,自己死了,那就代表这些人基本都死了。如果这样,谁还能去帮助木精灵?帮助他们又有什么意义?

    和别人说话可以撒谎,但对娜塔“导师”,罗迪此时却一句假话都不愿意说——他摇摇头,道:“抱歉,我无法保证这句承诺。”

    这句话说完,罗迪已经做好了迎接责问的准备,可谁知眼前的木精灵并没有任何意外神色,竟是动作别扭的找匹马骑了上去,一拉缰绳,加入了前进的队伍之中…

    “这场战斗很危险,或许会死。”

    罗迪用精灵语朝娜塔喊道。

    “如果我死了而你活着,”寒风中,娜塔轻轻将兜帽拉紧,淡然说道:“记得你的承诺。”

    在“自私”和“无私”间,娜塔的选择比罗迪想象的还要于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