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百零三章 幸福来得太突然
    在娜塔为难之际,躺在床上的阿卡莎同样辗转反侧。

    房间内的装饰简单,壁炉的火光也渐渐黯淡下来,只是本该黑暗的卧室此时却被一片光芒照亮——阿卡莎抬着手中的戒指,柔和的光线驱散了黑暗,也驱散了这位神圣牧师的恐惧。

    只是此时此刻,她望着戒指的目光却是有些复杂。

    “鞭笞之刑”诅咒消失了。

    这件事是今天晚上才确认的,当后背再没有传来任何痛感的时候,阿卡莎兀自愣在原地许久,随即却是莫名的哭了…

    她能感受到,这一切并非是自然消退,而是和手中的戒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这枚戒指在,自己的神术威力甚至都增强了几分,而从戴上它的那一天起,诅咒的效果便在一天天减弱。

    到了今天,当身体和精神所遭受的伤害都画上句号时,她心中剩下的,只有“感激”二字。

    虽然下午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可此时的阿卡莎却并没有太多的惊慌与后怕脑海中能回忆起来的,并非是那呼啸而来的石像鬼,也不是那挥舞着重武器迈步袭来的铁傀儡——闭上眼睛时,眼前最清晰的画面,却是那个站在她面前,生生靠着身体挡下一剑一锤的挺拔身影。

    不得不说,技术宅的“人生观”终究是迥异于这个世界的,而由此带来的某些“误会”,则更是难以解释。

    事实其实很简单:罗迪的观念中,保住阿卡莎,就等于战斗胜利了一半——这绝对是所有玩家们的“共识”,甚至已经成为了根深蒂固的想法。

    而在阿卡莎的眼中,“仇恨”和“倾轧”始终是她人生经历中感触最深的两个字眼,唯独“信任”二字从来不曾得见当突然间看到罗迪为自己挡下那重剑和链锤时,她只感觉敌人的武器不是在攻击罗迪,而是在敲击着自己的内

    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阿卡曾经莎思考过,也在不同时期得出过不同的答案。可是此时此刻,望着手中戒指上的光芒,她却觉得自己有了另一层感悟…

    校场旁的马厩里,饱食后的战马正接连打着响鼻。哨兵轮值的身影在火把的照明下依稀可见,而屋舍内休息的斥候们则呼噜连天,。

    作为命令,“睡觉”同样被斥候们认真执行。经过长期的厮杀和训练下来,这些曾经在诺兰村懒散而毫无事实的年轻人已经彻底蜕变—到了现在,无论接下来要面对什么战斗,似乎已经再没有任何“恐惧”可以困扰这些家伙了。

    距离不远的房屋内,惠灵顿骑士正抬手将沉重的骑枪放在木桌上,他的身旁,索德洛尔正默默旋转着砂轮,剑锋与砂轮摩擦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枯燥的回荡着。

    沉重的铠甲并没有穿在身上,而是以半组装的状态摆放在了一旁,此时的惠灵顿身上缠着许些绷带,正手里拎着一壶热过的麦酒喝着。

    和作为“武器”存在的斥候们不同,索德洛尔和惠灵顿都对接下来战斗都有着自己的考量和想法,所以他们并没有选择去休息。

    沉默许久之后,惠灵顿突然开口道:“这样的战斗,说起来并不乐观。”

    索德洛尔抬起头,做出了倾听的姿态。

    “敌人在什么位置,有多少,实力如何全然不知。突然这么决定冲过去,虽然有奇兵之效,可怎么下手?”

    他的这些疑问,其实从罗迪决定出兵的那一刻就有了。

    索德洛尔抬起长剑,比对着烛光观察着刃口,随即继续在砂轮上打磨起来,“呲呲”的声音中,他回答道:“我记得您前段时间教过我:战争中,胜利者不一定是兵力占据优势的一方,却一定是把握主动的一方。”

    惠灵顿灌了一口麦酒,目光转而望着黑暗:“话是这么说,不过罗迪的行为并不算把握‘主动,,只能称得上‘冒失,。”

    “可我相信他。”索德洛尔停下了磨剑的动作,“并且…您也没有拒绝。

    “我只是没有拒绝安格玛,”惠灵顿摇摇头,“如果安格玛需要我去死,我不会拒绝死在冲锋的路上。”

    这位幽灵骑士的话语并不慷慨激昂,却让索德洛尔为之动容。

    “既然你相信他,那我就和你说些别的吧。”惠灵顿塞上了酒囊的塞子,“先前教给你的那些剑术和战斗技巧其实并非骑士的全部。作为骑士,,力量源泉并不是所谓的‘战气,。”

    惠灵顿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于我而言,守护骑士的力量,源自忠诚。”

    夜风依旧,但原本磨剑的索德洛尔却陷入了沉思--惠灵顿这一个月以来所教授的一切,在他看来或许都没有这一句话重要。

    “不用想别的,我只是觉得你有足够的潜力更进一步所以才这么说罢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你愿意信任一个人。”

    惠灵顿喝光了最后的麦酒,起身,握紧了那柄造型古朴的骑枪,举重若轻的挥舞两下,掠空而过的风声带着前所未有的威势。

    “其实你我要考虑的并不多,既然选择信任,那就等于做出了判断。”

    “有了判断,就去做一名真正的战士——”

    “不去问敌人有多强,只去问…敌人在哪里”

    相较于帕尔镇那种暴风雨前的平静,基格镇的气氛此时和往日并无区别。

    在大多数居民都进入梦想的夜晚,佣兵们常驻的“绿藤酒馆”依旧和往日一样热闹非凡。

    一楼大厅内熙熙攘攘的都是各种佣兵们的交谈声,虽然到了即将入冬的时节,但佣兵们从来不乏赚钱的任务,就算不用去森林里苦逼的寻猎,护送商队、跑腿送信什么的随便挑一种都足够他们挣一口饭钱。

    作为艾弗塔领地内的一线城镇,这里的佣兵们也是各个地方的人都有,不过此时在“绿藤酒馆”的人,多数都是本地佣兵,相互之间讨论的消息也都是近期发生的事情——

    “听说从南边来过一支大团,在这里歇了一天就进了静语森林?”

    “叫血盾佣兵团,在南边名声比较响,脏活于的多,有几个领主还挂了通缉令,不过据说都不敢动他们。”

    “来头这么大?这个时节去林子里于什么?静语森林可不是什么友善地方,运气好碰见木精灵还能活命,碰见个别的硬茬子,真是有几条命都不够死的

    “瞧你说的,跟见过木精灵似的”

    “当然见过老子上次迷路…”

    类似的谈论声比比皆是,而这其中,坐在角落里正在喝酒的两人则表情有些复杂的听着这些话语——而他们,正是从静语森林活着走出来的亨利和布冯

    若是放在以前,胖子亨利肯定会加入到吹嘘“目睹木精灵”的行列之中,可如今坐在这里,他却一点去吹嘘炫耀的心思都没有了。

    “布冯,你说如果咱俩把这些东西直接卷走,是不是能一辈子都不用当佣兵了?”

    他的脸色早就没了在静语森林时的苍白,几顿饱饭热酒下去后,如今已然红光满面,不过他此时说话的语气,却夹杂着一份“痛苦”。

    “如果这么做,应该是够几十年花销了。”

    布冯正在用叉子对付着面前的肉排,旁边堆叠的盘子已经有一小摞——身体瘦如柴的他努力咀嚼半天,随即补充了一句:“重点是你良心过得去,还有就是他当初临走说的那句话。”

    “算了算了,我只是那么一说。”

    亨利泄了气一样低下头,同样用叉子对付着面前这些曾经根本买不起的食物。

    很显然,两人间这样的对话,完全是因为被罗迪的“手笔”吓到了…

    之前在艾尔莎村时,亨利虽然能识别出这些草药比较“稀有”,而且品质不错,但他却根本没想到这些草药会如此抢手

    仅仅是两天时间,他拿出来用作“试水”的一半草药便在药剂师行会引起轩然大波

    亨利很有经商头脑,他没有选择直接出售,而是在药剂师行会出价直接请求炼制药剂,想着直接高价出售成品。

    可是当看到副会长都被这些草药惊动而出来谈收购事宜时,他当机立断,直接和对方谈起了条件:草药制作的药剂对半分,但药剂师行会要付亨利一笔高昂费用,美其名曰“草药收集费”。

    这样苛刻的条件本是用来拉锯的,谁曾想对方竟然考虑了一个下午后便直接答应下来,导致亨利连准备好的说辞都没用上,便目瞪口呆的拿着一箱子银币回了旅馆…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银币还是涅尔斯矿脉的优质银,一枚甚至能顶两枚南方掺杂质的巴斯特矿银币

    这一箱子银币对于亨利和布冯而言当真是天文数字,恐怕他们于一辈子佣兵都不一定能挣这么多钱。

    而最让亨利“痛苦”的是,罗迪在和他们分开之际,对于“报酬”简简单单的提了一句——“所有草药卖出去之后换的银币,你们两人拿一成自己用,以后也是这样。”

    一成四百八十枚银币的一成,就是四十八枚银币

    要知道“铁马佣兵团”之前一年最好的收成出去才是九十七枚银币,每个人满打满算分个十枚都能幸福的眼泪哗哗的…

    一趟再简单不过的任务,挣的薪水等于两三年的收成,这种事情听起来简直就是做梦,可看着面前香喷喷的食物,摸着兜里那几瓶氤氲着魔力的药剂,亨利便知道自己真是遇到强人了…

    武力值变态,和木精灵有良好关系,还一收准备打通商路——布冯是懒得考虑这里面有什么弯弯绕绕,可亨利却很清楚:如果商路真的开通,自己和布冯的挣钱速度绝对比开矿还要夸张

    独吞这四百八十枚银币的想法只是一闪而逝,先不说良心上的问题,单就“利益”而言,亨利也绝对不会做这样的蠢事

    “这位罗迪大人…还真是把我们吃的死死的啊…”

    亨利语调苦楚,却一脸幸福的把肉排塞进了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