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分道扬镳
    安萨丁的话就是命令,特兰卡子爵不敢有任何异议,当即不迭点头应承下来。

    安排完了这件任务,安萨丁并没有立刻离开,询问起了其他问题:“药材的收购顺利么?”

    “大人,基格镇的草药铺完全在您的控制之下,一旦有符合标准的草药出现,必然会第一时间收购。”特兰卡想了想,继续道:“药剂师协会的几位长老对您上次留下的配方推崇备至,为此还提高了不少收入,已经换为资金收集起来了。”

    虽然是傀儡,但特兰卡还是有自己的思维能力的,他这一手拍马屁的本事很见功力,回答问题的同时还吹捧了一下安萨丁的药剂制作能力。

    虽然位高权重,但安萨丁毕竟在政坛呆的时间还少,这样的马屁的确让他很是舒服,可心中得意,嘴上却道:“卡伦王国的药剂师水准实在是不值一提,真是令人失望。”

    随即他话锋一转,“村子上有人口失踪事件发生么?”

    特兰卡被这话问的有些愣住,心想人口失踪大多都是因为你要我做的,这么问什么意思?不过随后他看安萨丁很是郑重,想了想,便回答道:“临近冬季,村子只有少数几个佣兵团出去,可能还没回来,别的倒是没有听到有失踪的事件发生。”

    安萨丁沉默下来,他这么问自然,其实是想看看玛格达有没有在这里胡乱动手

    那个高傲的老东西实力强大,做事毫无顾忌,若是他在这里大开杀戒,自己反而要高兴—因为他正好可以借此汇报给奥古斯丁陛下,将罪责都推倒对方身上去。

    不过既然玛格达选择隐匿,他自有其他办法做出应对。如此想了想后,他便和特兰卡交代几句,便直接从窗户旁跳上了石像鬼的后背,瞬息消失在了丛林之中。

    安萨丁并没有立刻寻找玛格达的意思,而是来到了基格镇外一处无人居住的庄园,直接来到房子后方的地下墓穴内…

    足足有三层的地下墓室面积比外面的宅子大的多,一排排的木架上大多摆满了各式药剂和材料,这里便是安萨丁的“实验室”,也是他炼制药材、制作“死灵雕塑”和处理事务的基地。

    按照原计划,安萨丁应该在拉尔斯山脉呆到ll月中旬才会返回,他在那里的唯一目的是寻找足够的“霜息之草”来制造更为强大的傀儡,不过此时突然折返,自然是为了处理掉一些“麻烦”——只是在安萨丁眼中,“罗迪”、“鲁本斯”乃至“安格玛公爵”都称不上麻烦,他所烦恼的,只是玛格达和奥古斯丁陛下这两个角色罢了…

    人类?这卑微的种族还不够资格让他担忧什么。安萨丁的判断中,玛格达的失败归结于“被伏击”,而现在他要做的,便是出其不意,尽快于掉那个叫“罗迪”的家伙,然后去霍利尔城清算。

    安萨丁可没兴趣跟玛格达同仇敌忾,他这么做自然是为了自己:在玛格达恢复战斗力之前于掉罗迪,然后写一封信给奥古斯丁陛下陈述利弊,把“凋零者”失败的事迹说一说,如此那位陛下自然会认为自己能力强大而“凋零者”废物一坨。

    自己拖一拖玛格达恢复实力的时间,这老东西估计还要对自己感恩戴德

    损人利己?安萨丁就是政客,只要最终是在“利己”,他哪里会管损的是不是人。

    迈步来到书桌前,安萨丁的接骨木魔杖轻轻点在一个紧缩的金属柜子前,厚重的柜门打开后,露出了里面密密麻麻堆叠起来的一个个微型傀儡雕塑…

    对于“傀儡系”的死灵法师而言,解决几个人类领地的“杂碎”,还真轮不到他亲自上场。

    “啧啧,拿这些来对付人类,还真是够隆重了。”

    同样的时刻,离开艾尔莎村的罗迪一行也走到了静语森林的边缘。、

    望着数十里外清晰可见的基格镇,罗迪却选择选择带着娜塔和阿卡莎与布冯、亨利分道扬镳。

    罗迪给两位佣兵在基格镇安排了不少任务,而他自己则准备去帕尔领,和索德洛尔等人汇合后去策划着搞定玛格达。

    这样的情况说起来有些怪异,仅仅是签了份“雇佣契约”,罗迪便对亨利和布冯有如此信任,怎么看似乎都让人感觉他有些过于天真——毕竟布冯和亨利携带了整整一包裹的珍稀草药,还有几袋子价格注定不菲的醇香果酒,若是他们两人起了异心,哪怕随手直接变卖掉,这批货物换得钱都够得上几年酬劳了。

    但罗迪却看起来丝毫不在乎似的,他只是在队伍临别之际专门叫住两名佣兵,低声和他们承诺了几句,随后便大声道:“倒时候我等你们的好消息。”

    说完他便带着娜塔和阿卡莎朝另一个方向走了。

    两名佣兵望着他的背影有些发愣,布冯是老实人,紧了紧行囊便迈步朝基格镇走,旁边的亨利眯着眼睛想了半天,却感觉自己愈发捉摸不透罗迪了——

    “布冯,你怎么看他?”

    布冯套头阿尔多,表情木讷的回答道:“他比我们看得远。”

    “我可不这么觉得,他有实力,也有魄力,但好像把什么东西都看的太理所应当了,”亨利摇摇头,他自然不指望一根筋的布冯能说出什么道理来,伸手掂了掂背后那分量不轻的一大包草药,他在罗迪面前恭敬而顺从的态度立刻改变,大摇大摆的朝着基格镇走去,“算了,人家好歹救了咱们一命,事情办到位就是了,其余的…咱们少管闲事。”

    布冯点点头,毕竟任务是任务,罗迪也没要求他们往死里忙活,回到镇子上先去吃顿好的休息休息才是正途——不过他心肠憨厚,末了还是补了一句:“咱还是尽快吧,我感觉他不去基格镇好像有别的原因。”

    胖子扬了扬眉毛,他也隐约感觉到了,但却找不到根据,想了半天后决定不再去琢磨,当佣兵就是挣一天钱活一天的日子,考虑那么多干什么…

    另一边,背道而驰的罗迪看起来着实艳福不浅。

    娜塔穿着之前那身造型诡异的兽皮衣服,不过为了遮掩她的木精灵身份,罗迪专门让她套上自己一件有兜帽的斗篷,精致的容貌更是遮了块黑布,只露出一双眸子,一般人看到时,根本不会想到她的“木精灵”身份。

    罗迪和阿卡莎也是披上了斗篷保暖,如此二女一男的组合实在少见,只是罗迪脑子里根本没有想要“得瑟”的心思,他此时琢磨的事情有很多:帕尔领的建设如何?索德洛尔等人的进度怎么样?惠灵顿有没有好好传授武艺?玛格达会不会提前报复?那个安萨丁会做出什么反应?

    他心中隐隐有些不安,所以行路速度偏快,只想着尽快回去,好去处理玛格达带来的麻烦。

    在他身后,第一次走出森林的娜塔…此时心情颇有些微妙。

    一路走到现在,娜塔其实也在内心思考着这次选择的结果是否正确…对于一个从未见识过人类世界的木精灵而言,离开森林对于她,便仿佛婴儿离开了母亲的怀抱,内心的忐忑和不安全然无法避免。

    不过她不会朝谁表露这种情绪,仍旧像以往那般沉默着前行。罗迪忙于思索自己的事情,同样不会想到这茬,只是自顾自在前面走着,偶尔会找个山坡辨认一下景物和方向,然后默不作声的继续前进。

    三人之中,唯一心情不错的便是阿卡沙。在经历昨晚的事情之后,她原本的心理压力几乎完全消失,跟在罗迪身后的她再也没有战战兢兢的焦虑摸样,甚至于苍白的脸上都多了许些血色。

    摩挲着手指上那枚温润的戒指,阿卡莎嘴角微翘着,心情显得很是放松——不知怎的,戴上这个戒指之后,她能明显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加速好转,甚至连“鞭笞之刑”诅咒的效果都减弱了不少…她搞不清楚这是因为诅咒衰减还是因为什么原因,总之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这便够了。

    到了晚上露营时,虽然篝火前只有三个人,可阿卡莎却依旧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吃着喷香的烤肉,喝着香气四溢的美酒,阿卡莎第一次感叹生活竟然也会有如此惬意的时刻…

    她盯着火光,出神的回忆着以前悲苦的时光,一口接一口的喝着酒。而一旁的娜塔则对罗迪说出了今天的第一句话:“什么时候开始教我箭术?”

    这是她跟着罗迪走出森林的唯一目的,娜塔头脑单纯,自然不会考虑其他东西。

    罗迪之前其实也考虑过如何教自己的这位“导师”,可思来想去,当初对方教自己的方式很简单,就是单纯的“发布任务”——自己无论死多少次,等能完成了,也就够格了。

    可这种方式不适用于娜塔,毕竟有一点闪失,这位天赋不错的木精灵便只有香消玉殒的结局…于是罗迪想了半天,只能从“基础”开始了。

    “明天就能到帕尔领了,原本是想到时候再教你箭术的,不过既然你现在问了,我就和你聊几句。”

    话题涉及“射箭领域”时,罗迪便立刻变得有些自信逼人起来…这是长时间站在领域尖端培养出的傲气和信心,罗迪当真是在箭术上下了苦功的,其中没有任何取巧成分。

    娜塔听了这话,立刻摆出了“认真听讲”的姿态,显然是真心想要学习。一旁的阿卡莎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好奇的望过来——当然,她的目光主要集中在罗迪身上。

    “从最基础的东西说起吧…你了解你的弓么?”

    罗迪的问题让娜塔一愣,她伸手拿起自己的短弓,点头道:“我比任何人都了解它。”

    “那么你确认它处于最佳状态么?”

    “确认。”

    “好,把它给我。”

    娜塔很听话的把弓递了过去,罗迪看了几眼,拉了拉,又伸手拿来她的箭壶,将里面的箭矢翻了翻,随后摇摇头,直视着娜塔道:“还差的太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