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第一位追随者
    “心理疾病”在这个时代被归咎于“幻象诅咒”之类虚无缥缈的法术,但罗迪作为一个现代人,对于这些病症的看法却要客观的多。

    “幽闭空间恐惧症”、“广场恐惧症”、“黑暗恐惧症”罗迪都有了解,所以他很清楚阿卡莎现在的情况的确糟糕——但凡她有一丝思考能力,也不会这么毫无节操的直接钻罗迪帐篷。

    “先停下,别钻了。”

    “我、我、我…”

    “我不走,你也别动,我说你听,行么?”

    单薄的简易帐篷终于不再晃悠,小小的空间内,阿卡莎战战兢兢的缩成一团——罗迪无奈的捂住脸,只觉鼻息间都是她身上的淡淡香味…

    这叫什么?宅男也有春天么?

    想当初自己在游戏里跟个天煞孤星一样,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结果穿越之后自己的女人缘似乎比原来多了几十次方一样,真是可悲可叹啊…

    若是普通人,恐怕唯一想到的就是借机多占些便宜,不过罗迪对阿卡莎当真从未放松过警惕——虽然希望这个“神牧”能加入队伍帮忙,可在对方来历底细尚未摸清时,他真不敢随意信任。

    所以在制止了阿卡莎的动作后,罗迪直言道:“我知道你害怕,不过我想问问…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我…我怕黑…”

    帐篷内此时漆黑一片,阿卡莎说这话的时候,手指是紧紧抓着罗迪的胳膊的——极端的恐惧下,她的行为完全处于本能,完全没有思考能力。

    “放轻松,我说放松…”罗迪费了半天劲才把阿卡莎的手掰开,想了想,直接抬起手,启动了戒指上的光芒。

    柔和的光亮出现时,罗迪能很清晰的感觉到阿卡莎身体似乎放松不少,她微红的眼睛紧紧盯着发光的戒指,之前有些急促的呼吸也渐渐平复下来。

    “现在好些了么?”

    “那就好,我正好有些问题要问你,你就坐在这里回答吧。”

    阿卡莎赶忙点头,身体却是又朝罗迪靠了靠,似乎刚要离光芒更近些才安

    罗迪躲无可躲,只得向后仰了仰身子,道:“说说你以前的经历吧,从哪里来,又是怎么会到那种鬼地方碰到我的。”

    他本以为阿卡莎会推脱或讳言不语,却没曾想她立刻毫无遮掩的说出了一切:如何进入“蝮蛇十字”,如何来到霍利尔城,为何想到脱离教会…阿卡莎根本没有任何隐瞒的意图,尽数和盘托出。

    这些东西早就憋在心里太久,阿卡莎的郁结和恐惧很大程度上都是负面情绪不断累计所造成的,而罗迪的问题,却正好打开了她的话匣子,让积攒已久的苦楚、郁闷和伤心终于找到了一个发泄途径…

    随着阿卡莎的讲述,罗迪终于明白霍利尔城的密道原来是“蝮蛇十字”所造,而她出现在“典籍室”,则是因为蛇王萨迦…

    罗迪默默的听着,虽然他没学过心理学,但终究习惯理性分析并解决问题——显然,现在的阿卡莎最缺乏的便是“安全感”,而自己需要的则是她的治疗神术,如此说来…

    他眼睛一亮,蓦然想到一个几乎被遗忘的办法。

    阿卡莎讲述完了自己的经历,那积攒已久的负面情绪清空之后,她发现自己的恐惧似乎减轻了许多,而原本空白的脑海也缓缓恢复了思维能力——她揉着红肿的眼睛,低声道:“我…我感觉好一些了…”

    罗迪没想到自己误打误撞让阿卡莎“心病”好了不少,不过如此更要乘胜追击,他想了想,将自己的解决办法说了出来:“你的经历很复杂,所以我现在可以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像那两个佣兵一样,接受我的雇佣,为期三个月,我会签一份协议确保契约有效。

    或者…你可以选择追随我,我的部下在王国有领地,你可以拥有全新的、合法的身份,同时再也不用担心教派对你的报复。”

    “想好了就给我答复。”

    罗迪的话语堪称切中要害——因为“新身份”和人身安全的保证,正是阿卡莎目前所需要的

    所以她当即激动的回答道:“我、我选择追随你”

    这句话说完,阿卡莎发现自己竟然不由自主的呼出一口气,浑身竟然一下子充盈起了一股莫名的力量…

    罗迪不知道自己这个决定彻底改变了阿卡莎,他此时正带着忐忑的心情望着面前的面板,而在看到那个弹出的对话框后,才终于松了口气——

    【是否接受阿卡莎的追随?】

    罗迪二话不说点了选择【接受】。

    “追随契约”,这便是罗迪刚刚想到的办法——这是被玩家早已忽略的一种契约联系,不过用在这里,却立刻解决了两人都在苦恼的问题:阿卡莎被系统强制成为无法威胁罗迪的战友,而罗迪则为她提供了庇护,解决了后顾之忧

    这个契约的效果很直白:罗迪以后所获得的经验将自己留存95剩下6%会分给阿卡莎作为“酬劳”,而阿卡莎则在战斗时有义务无条件协助罗迪。

    之前和索德洛尔等人的关系都是建立在军队系统的从属之上,之后便是一起从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战友情谊,早已稳固异常,是以罗迪根本就忘记游戏里还有这么一个可以约束npc的契约…在游戏中,“追随”只能是np玩家,可玩家普遍对无法复活的np没兴趣,所以“追随契约”一直冷门,几乎被人遗忘。

    可这么一个冷门契约,此时却成了一个能立刻见效的“控制”手段,有契约约束,阿卡莎在战斗中必须协助罗迪,而他只需损失6%经验,便能换取一个不会背叛的“奶妈”…这对于“死不起”的罗迪而言,绝对是笔划算买卖。

    他心情大好,看阿卡莎还在坐着,便道:“现在好些了?那就早点回去休息吧。”

    阿卡莎正在努力适应着新角色,心病虽然好了不少,但对于黑暗的恐惧却并没有立竿见影的消失,她望着罗迪的戒指欲言又止,最终低声道:“能…能让它一直亮着么?我还是有些怕黑…”

    罗迪扬了扬眉毛,随后竟是很痛快的伸手摘下戒指,直接放在阿卡莎的手掌上:“以后你拿着它,怕黑就点亮。”

    有契约在,罗迪不怕阿卡莎卷东西跑路,他这么做是对“契约”信任,而不是对阿卡莎信任——可阿卡莎却不这么看,她握着这枚温热的戒指,竟是一瞬间感动的不知说什么好,几乎是含着泪水将它戴在了手上…

    罗迪没意识到其中关节,将她送到原本的帐篷后便回去休息了。可躺在简陋床铺上的阿卡莎却半宿没睡,只是呆呆的望着这枚驱散黑暗和恐惧的戒指,轻声自问道:“这就是被人信任的感觉么…”

    她轻轻叹息,许多年来…阿卡莎还从未像此时这般平静与满足过。

    埃隆历6b年10月2日。

    阴沉的天空下,静语森林外的基格镇渐渐变得冷清起来。带着寒意的空气中再没有往日熙熙攘攘的叫卖声,即便是白天,大街上也显得空荡荡的,只有中心区域的佣兵工会和草药铺等几家大店还在开着,不过却也门可罗雀,来客稀少。

    对于这个时代的人类而言,寒冷的冬季到来时,一切外出活动都是能避免就避免的,何况基格镇今年税收比以往重的多,让收入拮据的居民们更没闲心去进行其他贸易。

    有贫就有富,在这个贫富差距极端的时代里,街上冻死再多无家可归的乞丐,贵族们照样会在温暖的壁炉前,若无其事的享受着精致的食物。

    而作为基格镇的拥有者,特兰卡子爵同样如此。

    “福特庄园”的主卧室内,这位子爵大人正在侍女的服务下挑选着参加晚宴的衣服,身材高大而面容英俊的他算得上艾弗塔领地有名的风流人物。此时这位子爵正琢磨着今晚要邀约宴会上哪位贵妇共度良宵,目光则颇为自得的看着落地镜中那健美的身材。

    自恋的子爵大人正想让侍女拿来另一身衣服,哪知回过头来,却发现两名侍女竟不知何时倒在地上,完全昏迷过去…

    “谁?”

    他转过身来,发现一个穿着黑袍的身影无声无息的站在身后,对方那苍老而丑陋的面孔上,一双冰冷的灰色眸子正淡漠的直视着他的眼睛——

    “安萨丁大人。”

    下一刻,特兰卡子爵单膝下跪,低头喊出了面前这位死灵法师的名讳…

    显然,这位艾弗塔领地内的子爵大人,早已经成为了安萨丁手下最听话的鹰犬。

    “我收到了你的回信,于得不错,现在收拢的资源已经足够,下一阶段的准备已经可以开始了。”

    安萨丁的话语让特兰卡有些激动,他赶忙回道:“为了奥古斯丁陛下,做再多也是值得的”

    为了给安萨丁凑资金,特兰卡将今年的各项税率足足提升四成,搞的领地内怨声载道,不过显然平民的死活和他那“伟大”目标比起来,实在是微不足道…

    特兰卡正是“灵魂抽离药剂”所制造的傀儡之一——说是傀儡,实际上仍旧保留了原本的意识和行事作风,而在没有遇到“傀儡之主”的时候,和正常人表现的毫无区别。

    又加上平日里安萨丁根本不让他接触亡灵的情报网络,所以这样的傀儡,根本无迹可寻,没有任何破绽。

    “我来是有些事情要说,”安萨丁声音低沉,透着许些寒意:“关于试验的事情暂且推迟,把帕尔领领主的资料给我。”

    他顿了顿,补充道:“我给你两天时间,还有…查出那个叫‘罗迪,的家伙到底在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