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死灵法师,安萨丁
    艾弗塔领地以北,拉尔斯山脉深处。

    铅灰色的天空透着阴沉的气息,压得让人喘不过气来。极高的海拔下,空气稀薄,环境极端,是以整个山脉之内杳无人烟,根本看不到任何人类居住的痕迹。

    而在这茫茫雪山之间,正有一个身影漠然行走着。

    他便是亡灵安萨丁。

    刺骨的寒风对他毫无影响,安萨丁迈着如机械般精准的步伐,仿佛行走在平坦大路之上。他面孔苍白,皮肤松弛下垂,就像是一个丑陋的面具一样,冷漠中透着狰狞。

    粗陋的布袍挂在身上,让安萨丁看起来很是单薄。只是他那双灰色眸子却总是透出一种漠视一切的傲气,好似整个世界都在他的俯视之下一般。

    身为塔斯曼王国皇家药剂师的第一学徒,安萨丁今年“刚刚”3岁,对于生命漫长悠久的亡灵而言,这就和“青春期”差不多。

    大多数亡灵在这个年纪只是刚刚觉醒“自我意识”,可安萨丁却已经凭借强大的药剂制作天赋而身居高位,成为王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皇家药剂师”

    不但如此,他还因为“灵魂抽离药剂”而获得了奥古斯丁陛下的赏识,拥有了外出执行任务的宝贵机会——对于塔斯曼王国政坛那群老家伙而言,近五十年来最受宠信的“药剂师天才”之名,安萨丁当之无愧。

    亲自在卡伦王国执行【腐蚀】计划十七年,安萨丁的成就可圈可点,不但成功将大批眼线打入卡伦王国之中,甚至已经将数位大贵族掌控于手…有如此功绩,这几年来他的地位自然不断提升,甚至到了可以和“凋零者”平起平坐的地步。

    太过顺利的局面,令安萨丁愈发自傲,甚至于…有些自负起来。

    只是近来,【腐蚀】计划却突然出现意外——“灵魂抽离药剂”失效、卧底阿尔法被识破,安格玛痊愈苏醒…

    这样的情况对于等着捞功绩的安萨丁完全相当于当面抽脸,所以他对此的唯一回应,便是彻底的“刺杀令”

    命令一出,专门让“凋零者”压阵的安萨丁便没有想过“刺杀失败”的可能,他唯一苦恼的,只是如何去和奥古斯丁陛下解释自己的“失误”。

    可是他没有想到,原本万无一失的计划,竟然会再一次横生枝节…

    天空之上传来一声嘶哑的鸣叫,抬起头时,一只硕大的黑鸦正俯冲而下,随即稳稳落在了安萨丁面前的岩石之上。他随手拿下信件,本以为会看到任务完成的公式化汇报,却哪知上面写下的信息,令安萨丁瞬间握紧了拳头

    “这不可能”

    刺杀队伍遭遇伏击。

    霍利尔城布下杀局,“凋零者”重伤逃脱,剩余成员全军覆没

    安格玛公爵毫发无损,始作俑者却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斥候队长

    安萨丁的手臂微微颤抖着,他拿着手中的信件,脑海之中已然完全混乱——意外,震惊,愤怒,质疑…种种情绪郁结在胸口,让安萨丁的身体四周出现了一层若有若无的灰色雾气。

    这并非冰雪,而是他进阶10级“死灵法师”后所掌握的死灵之气。

    因为伏击战发生的地方完全封闭,目击者不多,所以这封信件对战斗过程语焉不详,只说“玛格达大意遭重创,霍利尔城早有预谋”,罪魁祸首被认定为施展神术的督主教鲁本斯。

    而对于那个只是“出谋划策”的斥候队长,信中仅是一笔带过…

    “凋零者也会失败么…”

    种种情绪过后,安萨丁却很快冷静下来——只是他所思考的第一件事并非是去寻找玛格达的下落,却是找背黑锅的“替死鬼”

    药剂失效的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可堂堂“凋零者”搞砸了刺杀,就不要怪我落井下石了…

    玛格达睚眦必报,安萨丁更不是善茬。

    “凋零者”的性格安萨丁清楚的很:对方复仇心切,肯定会来求自己。若是自己答应修复对方身体,那就是一个天大的人情。

    而如何让他背上黑锅的同时还要感激自己,这便是一项技术活了…

    安萨丁眯起眼睛,那灰白色的瞳孔闪烁着诡异的光芒——政客总是不惜一切手段来获取利益的,这一点他从来都做得很彻底。

    身为基础等级15级,进阶10级的“死灵法师”,安萨丁从来不屑于亲自参与战斗。因为他专精于“死灵法师”中的“傀儡系”。

    对于战局,安萨丁所站的位置总比一般人要高,因为他永远自认是棋盘的操控者:无论对手是谁,他要做的只需把棋子落下,围成杀局,对方便永无翻身之力

    亲自冲锋上阵?那是没有脑子的人才会做的事情。

    “斥候队长么…真是可笑。”

    他望着信纸上标注的那个地名,目光眺望向了远方,似乎要穿透数百公里的距离、去直视那个叫“罗迪”的罪魁祸首一样。

    抬起手,安萨丁从行囊中拿出一瓶墨绿色药剂灌入口中,待一股冰冷的死亡气息流转身体之后,抽出白色接骨木魔杖,伸手将一把灰白色骨粉迎风洒下

    亡者低诉的咒文在稀薄的空气间回荡着,两枚颜色内敛的石质雕塑被翻找而出。雕塑只有手掌大小,形如恶魔,背生蝠翼,正是拥有飞行能力“石像鬼

    魔杖挥舞间,一个完整的召唤阵图被安萨丁在半空中熟练绘画而出,闪烁着淡淡荧光的“傀儡召唤法阵”即刻完成

    随着魔杖挥动,原本稀薄的死灵之气骤然浓郁数倍,法阵的光芒闪亮起来,最终的咒语过后,两枚雕塑被安萨丁猛然扔向法阵,而他则低声念诵出了法术的全称:

    “召唤:石像鬼”

    作为专精“傀儡系”的“死灵法师”,安萨丁的等级虽然不算高,进阶l0级,原本刚够召唤一只10级石像鬼,可安萨丁却在“召唤稳固药剂”的强化之下准备直接召唤出了两只

    雕塑在穿过虚无法阵的瞬间化为了巨大的黑影,超过四米的蝠翼展开,石像鬼的肌肉棱角分明,尖锐的爪子长如匕首,呼扇着翅膀落在岩石上时,随意间便抓碎了坚固的石块…

    石像鬼的等级固定,l级召唤术召唤出的石像鬼等级只有10级,虽然不高,但因为可以飞行、无召唤时限而威力极大,在多数人都在使用冷兵器的时代里,拥有“制空权”的优势,几乎相当于无敌

    “玛格达…这次可要说声抱歉了。”

    安萨丁一跃而起,直接跳到了石像鬼的后背之上,紧了紧装着新型毒药的行囊,瞬息消失在了茫茫群山之间…

    “这样能行?”

    “行不行我说了不算,但总要试过才知道。”

    “可是…那些书籍——”

    “我不会透露半分消息,这一点你尽可放心。”

    艾尔莎村的树洞内,罗迪和布鲁迪的谈话仍在进行着。

    木精灵的阶级构成太过简单,完全是村长说了算,根本没有什么长老或议会制。所以罗迪对于艾尔莎村的商业计划,只需要和布鲁迪一个人谈就够了。

    “即将进入冬季,村子里目前能拿出去的只有兽潮带来的猎物,果酒的储备不多,只能等明年加大产量…可是我觉得你拿它们换货币,对于我们而言完全没有意义啊。”

    “不会都换货币的,这一点你不用担心。”

    话说到这里,布鲁迪便也知道没什么其他要交代的了,他叹了口气,随后却是问道:“娜塔和我说了她的请求,换了别人我不会同意,但她…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你照顾好她。”

    原本满脑子商业计划的罗迪听到这里立刻感觉有些头疼——带着一个木精灵…尤其是漂亮的木精灵在人类世界闯荡,真不是什么省力气的事情。

    不过谁让自己缺人手呢…

    “我尽力吧。”

    大致交代完,罗迪便起身告退离开。

    走出树洞时,正在村子边生火烤肉的亨利赶忙起身打招呼——在接受布鲁迪和阿卡莎两种不同体系的治疗术后,原本命悬一线的胖子此时已然生龙活虎,并且对罗迪表现的很是热忱。

    旁边的布冯被他踹了一脚,随即也是起身向罗迪行礼——相比亨利,布冯显得有些木讷,没人理他的时候就是沉默,偶尔会和胖子聊天,这一天以来,他对罗迪表现出来的…只是单纯的服从,就像个机器人一样。

    胖子和瘦子都在篝火旁,而作为他们的前“队友”,阿卡莎也在两天的休息之后逐渐恢复了行动能力,此时正坐在一块石头上发着呆。

    说是发呆,实际上她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太好。尤其每当罗迪从她视野中消失时,阿卡莎便会表现出一种难言的焦虑:嘴唇抿的发白,五指攥成拳头,身体紧绷的发抖…

    这样的“症状”,只有在看到罗迪时才会完全缓解——正如此时,在看到罗迪从树洞口跳下之后,她那紧绷的小脸才缓缓放松了下来,目光却是好似黏在罗迪身上似的,无论他走到哪里,都是一眨不眨的盯着…

    对此,罗迪深感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