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最后的狩魔猎人(十一)
    阿卡莎出现在这里,根本原因全在于罗迪。

    说起来也是性格使然,“理性大于一切”的罗迪一门心思扑在进阶任务上,很难理解阿卡莎心中的绝望与恐惧是个什么滋味,更不知道他在“误打误撞”救了阿卡莎之后,自身在对方心中已经有了什么样的位置…

    打个比方:阿卡莎就像是海难落水的人,而罗迪则像是救命的浮木…她唯一能想到的,便是紧紧抓住,再不松手。

    所以走出废墟之后,阿卡莎便拼命跟上罗迪,生怕被抛弃在这荒无人烟的可怕的森林——可她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家伙似乎根本就没有理会她的意思,连多余的话都不说,开启“疾跑”便一溜烟消失在丛林中

    阿卡莎这下彻底傻了眼。

    “典籍室”的经历已经给她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心里阴影,会不会得“黑暗恐惧症”暂且不说,此时此刻,她根本无法接受自己被“抛弃”的事实。

    阿卡莎望着罗迪飞速远离的背影,脑海里横下一个念头:追上他

    所以她开始拼命奔跑——贫血、饥饿、疲倦加身,普通人若是到了如此状态,别说是“跑”,根本连“走”都难以做到…可阿卡莎却宁愿死在追赶的路上,也不愿意停下脚步去面对“孤独”带来的恐惧。

    足足十分钟,阿卡莎几乎跑掉半条命,一路追过来脸色苍白如纸,满身虚汗,甚至连视野都变得模糊起来。也就是在崩溃的前一刻,她终于听到了前方传来的许些动静,可还没来得及看清发生了什么,她便听到“轰”的一声爆鸣,一个影子横飞而出,将前方一棵大树“咔嚓”撞断。

    她停住了身形,辨认着那个呻吟着从地上爬起的身影,而当看到对方那张因痛苦和愤怒而扭曲的面孔时,阿卡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凯…凯文?”

    有些结巴的说出这个名字时,阿卡莎只感觉自己如坠冰窟。

    “蝮蛇十字”的结构并没有想象中那般严谨,除了中枢核心的那几个老家伙以外,剩下的虽然和“玫瑰十字”相似的分了教阶,但却还存在另外一个体系,即直属于“枢机主教”的“行刑者”机构。

    这并非“玫瑰十字”战时集结的“圣战军”,却是一个专门执行“特别任务”的队伍。若是说的直白些,他们完全是最单纯的杀戮机器,是“蝮蛇十字”意志的直接表达者。

    换句话说,“行刑者”的出现,只意味着“死亡”。

    阿卡莎在半年前见过带队“清理叛徒”的凯文,甚至还和对方有过几句谈话…所以即便对方此时头发、铠甲都焦糊一片,她仍旧能一眼认出凯文的身份

    但她宁愿没有认出这个家伙,因为“行刑者”出现在自己面前,阿卡莎的第一反应便是“蝮蛇十字”要处理自己这个“叛徒”了

    这种感觉绝对是“才脱虎口、又入狼窝”的真实写照,阿卡莎绝对没想到,自己在丛林中好不容易找到的第一个活人,竟然会是这样一个狠角色…

    不过随后的问题接踵而至:他怎么会如此狼狈?

    目光抬起,当看阿卡莎清远处那个飞速奔来的身影之时,瞬间呆若木鸡。

    凯文虽然站起了身,可实际上整个脑子还是乱的,“烈焰冲击”让他身上的铠甲碎裂大半,双臂更是焦黑一片,手中的剑还握着,可剑身之上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元素光芒,此时完全黯淡下来…

    罗迪察觉到了阿卡莎,但他没时间废话,坚决奉行“趁你病要你命”原则,一路借着“疾奔”冲锋而至。弯刀“咔”的劈开凯文无力格挡的长剑,紧跟着便是一拳掏在对方腹部,打的他身体几乎悬在半空

    这样的殴打却也激发了凯文求生的意志,他拼命反抗,握紧长剑不断猛挥,而就在罗迪准备开始第二轮“烈焰腐蚀”叠加时,却听身后却传来一声木精灵语的呼喊:“罗迪,闪开”

    是娜塔的声音。

    “环境敏锐”的战斗姿态令罗迪分辨出了娜塔的位置,同时也听清了那弓弦拉开的声音,他心思电转间当即明白娜塔的意图,也不回头,直接便做出侧身躲闪的动作——几乎就在下一瞬间,一支箭矢几乎贴着他的胸口飞过,“噗”的射中了凯文持剑的右肩

    这恐怕是“师徒”二人的第一次配合,虽然匆忙,却有如神来之笔,令战力本就大减的凯文当即废掉了右臂

    但中箭之后,凯文却不顾疼痛,脱口而出道:“你是罗迪?”

    木精灵语虽然和布林加语系不同,但“罗迪”这个名字的发音却是没有区别的,凯文踉跄着后退一步,瞪大眼睛望着罗迪手中的弯刀,脑海中随之想起他之前强悍的箭术,又看了看身侧不远处的阿卡莎,无意间将某些信息拼在了一起

    被阴了

    凯文心中只感觉拔凉拔凉的,中箭的胳膊险些一松手把剑扔在地上。迦卡德主教在几天前的信件中安排了两个任务,一个是抓住阿卡莎,一个就是找到罗迪并处理掉…此时这两个“通缉犯”同时出现,他当即以为这二人早有预谋

    他哪里知道,在这之前,两人竟然还互相不知姓名…

    罗迪哪里关心他的废话,他永远是“实于派”,确认“灵魂链接”只剩l2秒时,他迈步冲上去二话不说便是连续数刀砍出

    肩膀中箭的凯文无力格挡,他想要用法术抵抗,却因技能处于冷却而毫无办法。无奈之下他只剩下逃跑一条路可走——可眼下的形势明了,自己再跑能跑到哪里去?所以当他的目光落到阿卡莎身上时,脸上却透出一抹疯狂恨意…

    下一刻,凯文毫无形象的向前翻滚躲避,直接朝阿卡莎冲了过去,再明显不过的摆出了“同归于尽”的姿态

    显然他深谙“柿子要挑软的捏”的道理,而阿卡莎看着他扑过来,想跑却完全做不到——因为她的双腿早已僵硬的无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举剑朝自己冲了过来…

    终究还是难逃一死么?

    心中绝望的冒出了这个念头,阿卡莎闭上了眼睛,几乎是以等死的姿态站在了那里。可迎接她的不是凯文冰冷的利刃,却是骤然间扑面而来的一股热浪

    “呼”

    罗迪在距离凯文10米的地方使用了属于蛇王萨迦的最后一个、也是威力最大的技能:“蛇炎吐息”。

    技能释放的瞬间,无数火元素凝集罗迪头顶之上,竟是隐隐浮现出了一颗火红色的巨大蛇头,那属于萨迦的吐息轰然间喷射而出,当即将凯文卷入其中

    火元素凶猛异常,却在阿卡莎身前戛然而止,只有被带起的许些热浪吹起了她的头发…

    在此之前,凯文身上已经叠加了6次“烈焰腐蚀”,所以这个强大的吐息为此拥有了3%勺火焰伤害附加

    凯文再没有抵抗之力,当即浑身燃烧着火焰扑倒在地“蛇炎吐息”还带有持续伤害,凯文被冲击掀飞后到底惨叫着,彻底失去了战斗力。

    而罗迪则步伐平稳,随手挽了两个刀花,蹲下身子,扬起弯刀便“咔”的一声砍了下去…

    阿卡莎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好似终于摆脱了梦魇似的脱力的坐在地上,她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因为她自刚刚那一刻,才得知眼前这个家伙,竟然会是当初在霍利尔城救下自己的那个斥候队长

    从地道救出来一次,从废墟救出来一次,又从“行刑者”凯文的剑下救了一次

    严格说了,自己已经欠了对方三条命了。

    更让她震惊的,却是面前倒在地上的凯文这家伙可是比盖洛普还要强大地家伙啊,竟然就这样被他砍瓜切菜一样杀了?

    可随即她又想起来,“蛇牙”盖洛普刚好也是罗迪于掉的

    如果说原本她还对罗迪当初与索德洛尔交谈时的那些话语存有疑惑,那么在目睹眼前的一切之后,别说“去兽人王国大杀四方”的消息了,恐怕罗迪说自己把塔斯曼王国杀了个透澈她也绝不会有半点怀疑。

    这一天之内经历的大起大落已经让阿卡莎完全虚脱,而瘫坐在地之后,奔跑带来的后遗症顿时显现,她捂着胸口,难受的脸色都出现了病态的潮红,眼前的景物也一阵一阵发黑起来…

    可随即阿卡莎便看到面前出现了一双皮靴,继而自己的身体竟然被一股力量生生抄了起来——罗迪双手托在她的腋下,毫不客气的将这位瘫软的美女扶了起来,可阿卡莎根本就是浑身脱力,身子控制不住的歪倒在他的身上…

    阿卡莎脸红了个通透,她第一反应就是以为罗迪想要“趁火打劫”,而随后罗迪的动作更是让她羞愤不已:罗迪拖着她直接来到一旁的一棵大树前,抬手把她的身体扭转过来,然后向前一推…

    阿卡莎发现自己被按在了这可树前,丰满的胸口被粗糙的树于挤压着,一时间还有些喘不上气来。背对着罗迪的她此时脑袋里全是惊恐,似乎已经想到了某些难以启齿的事情,正要开口求饶,便听耳边“咄”的一声闷响,抬眼望去,发现一柄匕首深深的插在了她脸侧的树于之中,力道之大,竟是只留刀柄在外。

    这…这是什么意思?他是在威胁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