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最后的狩魔猎人(五)
    在罗迪的视野中,世界呈现出两种状态。

    一面是脑海中出现的幻象:狩魔猎人杜卡尔背着那柄红色的【恶魔之击】,正低声和高精灵唯一的国王阿巴顿皱眉说着关于“传承”的话语,四周书架上有着靠奥术能量驱使的光源,整个“典籍室”明亮如阳光下的室外,石质地板明光可鉴,甚至能清晰看到倒映的影子。地上是被扔掉的厚重典籍,封面上还能看到闪烁的魔力波动和繁杂的奥术魔纹。

    而另一面,便是手中戒指所照射的光芒下这间“典籍室”如今的状态:厚厚的灰尘彻底将地板掩盖,腐朽的尸骸上能看到被彻底锈蚀的铠甲碎片,安葬艾芙公主的石桌依旧如幻象中那般没有挪动分毫位置,而地面上散落的几本典籍都几近碎片。

    这本没有任何值得惊讶的地方,可让罗迪后背骤然间冒出冷汗的是…他的身旁突然传来了许些“沙沙”的声响。

    这样的动静绝非老鼠之类的小型动物能产生,所以罗迪第一时间将手中的短弓抬起,搭在箭台上的箭矢当即指向了身侧——可戒指的光芒随之照过去的时候,罗迪却是彻底愣住了。

    一个躺在废纸堆里的躯体缓缓的扭转了一下身体。

    “是谁?”

    他出声问道,因为声音较大,冷清空旷的典籍室内甚至能听到嗡嗡的回音

    罗迪已经顾不上幻象中阿巴顿和杜卡尔说了什么,他第一时间打开了“周边人物状态栏”,随即却是确认眼前这封存七百多年的密室内,竟然有一个活着的…人类。

    而当对方带着缓缓起身、伸手拨开挡住面容的头发,露出那张罗迪并不陌生的面庞时,他已经搞不清楚眼前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罗迪转过头来时,幻象中的石桌已经缓缓关闭,密室尚未关闭的大门冲进来许许多多强壮而凶恶的兽人,拔出长剑的阿巴顿王已经开始了他此生最后一次战斗。

    而狩魔猎人杜卡尔则做了一件让罗迪瞠目结舌的事情:他抬起手掌,竟然直接释放了一道威力恐怖的“震荡波”

    爆鸣声和冲击波将室内的书架轰隆隆震倒,刚冲进来的兽人直接被震死一大片

    “老伙计,可能要你在这里守护很久很久了…”

    杜卡尔对着跟在身侧的萨迦说出这句话,随即迈步和它一起冲出了密室,阿巴顿王解决了仅剩的兽人,在一片火光中一同向皇宫外杀了出去…

    幻象中,密室大门渐渐关闭,这也意味着任务提示的彻底结束。

    眼前的一幕放在以往绝对会给罗迪极大的冲击——“狩魔猎人”怎么会使用法术?而且威力还如此强大?

    只是此时他却根本无法去思索类似的问题,呆滞的目光只是和眼前的女人对视着,两人竟是足有三四秒没能说话。

    随后,还是阿卡莎打破了沉默:“我不是在…做梦吧——”

    嘶哑的声音从阿卡莎口中说出来时,已经不知道掺杂着怎样的情绪。

    被恐惧彻底击溃的她在昨天晚上就已经放弃了生存的希望,甚至因为身体虚弱和饥饿而直接昏迷过去。是以当密室的大门打开而将她惊醒时,阿卡莎完全把这一切当做了梦境和幻觉…

    可是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切:脚步声、呼吸声、光芒,即便只被黑暗禁锢了十几个小时,但阿卡莎却感觉所有这些都已经与自己相隔了一万年。

    当她努力起身,看到那指向自己的弓箭时,心中反而没有了任何恐惧,只剩下难以形容的感激和喜悦。

    阿卡莎甚至能感觉自己原本虚弱无比的身体爆发出了难以想象的力量,她挣扎着站起身,想要张嘴说出什么,却只觉得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罗迪愣愣的看着眼前狼狈异常的女人,心中只剩下一个问题:为什么自己总会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碰到她?

    上一次是在霍利尔城的秘密通道,她浑身是血气息将绝。

    好心救了起来,结果她却不辞而别,还在吧台上留下了那么个搞笑似的留

    而这一次…罗迪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她怎么能进入这么绝密的地方来的?而且还把自己搞的面无血色,第一眼看过去吓的他还以为碰到了吸血鬼…

    不过看到对方头顶显示的3l余血量时,他便知道这女人恐怕又遇到了麻烦。但罗迪可不是来当雷锋的,确认对方没有攻击意图后,他便转头照了照四周,迈步便朝石桌走了过去,一边找开关一边低声道:“你是怎么来的这里

    “有、有条大蛇追我,我从上面掉、掉下来的。”

    阿卡莎此时内心完全被绝境逢生后的喜悦所填满,罗迪问什么,她便毫无思索的本能回答着,根本连半点防备心都没有。

    而最关键的是…她还不知道眼前的家伙正是之前救了她一命的罗迪。

    罗迪皱了皱眉,随后的问题便细致了些,但目光始终没有抬起。

    阿卡莎站在那里手足无措,却对他的问题尽数如实回答,甚至将她从霍利尔城逃出来的事情都清清楚楚的讲了出来,末了还不忘说要找机会回去还钱…

    这样一来罗迪算是大致明白对方有多倒霉了,逃难出来跟团混饭吃被兽群给碾了一遍,胡乱走还能来到这废墟,被蛇王萨迦追杀还能掉到这密室里逃得性命…连罗迪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的“运气”了。

    但他对阿卡莎终归没有更多兴趣,心中此时只想着尽快完成任务,因为从进入废墟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七分钟,再不快点,恐怕自己就真的出不去了。

    “有了…在这。”

    “咔哒。”

    罗迪找到了开关并直接开启了石桌。这桌子内部并非机械式结构,没有齿轮或铰链,尽数完全由精密复杂的奥术法阵所驱动。而即便时隔七百年,其中蕴含的能量依旧足够石桌自行开启…

    阿卡莎见罗迪不再提问,心中那种激动的情绪也渐渐消退了下去,她抬起胳膊努力抹着眼泪,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却是霎时睁大了眼睛…

    罗迪面前的石桌缓缓从中间打开,柔和的橘色芒从内部放射而出,甚至将整个“典籍室”都照亮…

    阿卡莎不由自主的捂住了嘴巴——眼前光芒中静静的躺着一位精灵,倾国倾城的容貌,安详的表情,看起来仿佛只是刚刚睡着的摸样。可作为意外的闯入者,她根本不知道…眼前的这处石棺内安葬的竟是高精灵的最后一位公主。

    她更不知道,一切已经过去了七百年。

    罗迪皱着眉头,本以为会看到一堆枯骨的他同样愣在原地。

    眼前的艾芙公主竟然和幻象中七百年前的摸样没有任何区别,甚至连她胸前那渗出鲜血的绷带都是鲜红色

    “时间静止结界。”

    在看到石桌内部的繁杂魔纹后,罗迪艰难的说出了这个唯一的可能,并且语气中满是不可置信。

    人类王国的魔法师们对“奥术”的研究已经进入了“瓶颈”,其中争议最多的便是“时间”与“空间”两大议题。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罗迪不由得感叹…这样一个在人类高端法师议会争论不休的问题,在高精灵那个年代竟然早就攻破了。

    说高精灵“对奥术研究已至巅峰”绝对不是奉承

    罗迪静静的站在石桌前,像是七百年前站在这里的杜卡尔般望着眼前仿若熟睡的精灵,虽然并不认识这位艾芙公主,也不知道这位高精灵和杜卡尔之间有怎样曲折的故事,但他此时唯一的感受,并非即将完成任务的喜悦,却是绝对的平静。

    眼睁睁看着心爱的人死在自己的怀中,这样的痛楚罗迪已经体会过一次。可正因为如此,罗迪才能在重生半年后的今天深深体会到自己所把握的机会,到底有多么珍贵

    “我会珍惜这一切的。”

    他抬起手,仿佛怕吵醒这位公主般,缓缓握住了摆放在她身侧的本子,轻轻的拿了出来。

    可就在本子离开结界的刹那,一道道黑红色的烟雾骤然从这本子中腾起,好似锁链一样将罗迪的身体彻底缠绕,并瞬息勒紧

    “啊——”

    罗迪根本没有想到进阶职业任务会发生如此变故,这锁链根本难以防御,几乎转瞬间便透过皮甲渗透到了他的身体之中,彻入骨髓的剧痛随之而来,让罗迪痛呼出声,竟是直接躺倒在地

    “咔。”

    石桌如同完成了某种使命,竟是自行缓缓关闭。七百年前发生的一切恍如隔世之梦,所有的悲欢离合都随着这声闭合时的闷响而彻底消失,仿佛那一段历史也随着时间静止结界而凝固其中…

    而石室内则只剩下了罗迪因痛苦而发出的喘息声,旁边站在那里的阿卡莎像个傻子一样,来自石桌的光芒消失后,罗迪手中的戒指斜斜的照着地面上一具兽人尸体的脑袋,那光影打的甚是吓人,令阿卡莎浑身哆嗦了一下。

    这连续的变故令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几乎带着哭腔问道:“你——你怎么样了?”

    可不待罗迪回答,整个石室轰然间开始了轻微的震动,头顶石板的缝隙更是漏下许多尘土,隐隐的…能听到地面之上恍若雷鸣的闷响。

    上面…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