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最后的狩魔猎人(三)
    杜卡尔捏着短弓的手臂猛然握紧,萨迦也体会到他情绪的变化,身形盘成了一团,“嘶嘶”的盯着皇宫内部。

    “我有能力带你们走。”

    “去哪里?算了吧,和你作对这么久,说起来我也是后悔…如果当初不阻挠你和艾芙…如果当初你能带他走就好了…或许高精灵还会有血脉留下吧。”

    那位王子目光转向了一旁,声音低了下来。见到远处已经有密密麻麻的兽人涌了过来,他脸上的许些复杂表情被头盔遮掩,握紧长剑,朝着前方喊道:“侍卫队,死战到底”

    “为了高精灵的荣耀”

    仅剩的几十名高精灵卫兵立正行礼,一脸决绝。

    而这位王子则向前几步,虽背对着杜卡尔,低声道:“快去吧,时间不多了。想不到我这辈子唯一一次主动帮你,就要把命赔上了…”

    杜卡尔嘴唇紧抿,只是叹息一声,转身便朝着皇宫内冲了进去…

    原本只抱着看戏心态的罗迪站在那里,望着这位不知姓名的王子的背影,心中莫名有些震撼。他继续追着杜卡尔向前跑,可跑出几步后却停下来,回头望去时,只看到看到那位王子带着卫兵毅然决然冲向兽人的情景。

    类似如此螳臂当车的行为,罗迪当初同样经历过——当初卡伦王国几近覆灭之际,王国军队的抵抗和眼前一幕几乎如出一辙…

    壮烈,惨烈。

    如此感同身受的情景让罗迪握紧拳头,但他终究明白这只是幻象,深吸了口气,迈步朝皇宫内部冲去。虽然知道一切都是数百年前的旧事,可他却感觉胸中莫名多出了一股郁气…

    杜卡尔发疯一样在皇宫内奔跑着,可宽敞明亮的宫殿内却已经再也没有守卫和侍者,脚步声回荡在耳旁,眨眼间,眼前的华丽宫殿与杜卡尔的身影也会被现实中杂草丛生的废墟所替换,然而罗迪却顾不上这其中的区别,紧紧追随而去。

    冲到一座房间前,两名侍卫见到杜卡尔时面色大变,其中一位大声喊道:“你这个被恶魔诅咒的家伙不许靠近这里”

    不过他随后便被屋内的声音喝止,杜卡尔连正眼都不瞧守卫,直接推开对方,进入了房间。

    罗迪在后面跑得直喘,走入这间属于高精灵皇族的房屋之时,却看到那床上正躺着一位面色苍白的美丽精灵,一旁站着的精灵穿着金色战甲,头戴金色王冠,正是城中许多雕塑上都有的“精灵王”阿巴顿。

    “艾芙”

    杜卡尔迈步走近来,却是根本没有看到阿巴顿一样。他几步冲到床前,却见艾芙脸上血色全无,胸口的绷带处已经渗出血迹,他的话语令艾芙公主睫毛微微动了动,随即睁开了眼睛。

    阿巴顿王看着眼前这一幕,脸上没有多少表情,低声道:“杜卡尔,直到现在你才愿意出现么?”

    杜卡尔只是伸手握住艾芙冰冷的手掌,没有出声。

    “你是被恶魔诅咒之人,高精灵早已将你驱逐,现在回来…又有何用?”

    “我可以带你们走。”杜卡尔没有理会身后的高精灵之王,只是目光望着几乎声息全无的艾芙,“现在动身,还有机会。”

    “走了,又能怎样?”

    阿巴顿望着皇宫外生灵涂炭的场景,和那已经渐渐包围过来的兽人士兵,面容上的疲惫不加掩饰:“苦战十天,这是我们最后的归宿了…”

    他随后望了望自己的女儿,对着这位狩魔猎人道:“艾芙中的箭有剧毒,那些祭司救不了了。”

    这样的话语说出来时,杜卡尔的身体颤了一下。

    艾芙此时的状态已是弥留之际,可是察觉到杜卡尔出现在她的面前,本来已经连眼睛都很难睁开的她竟然试图坐起身,嘴里想要说话,可一开口便剧烈的咳嗽了起来,鲜红的血液顺着嘴角流下…

    “我在这里。”

    杜卡尔握紧了她的手,无数话语,却最终化为了这苦涩的一句话。

    艾芙躺回了床上,嘴角努力想要挤出一丝微笑,可那绝美的面庞却因为痛苦而终究笑不出来,她紧紧地闭着嘴,胸口起伏着,把杜卡尔拉到了自己身前,好似用尽最后力气般说道:“能…吻我一下么?”

    杜卡尔没有任何犹豫,俯下身去轻轻吻在了她的唇瓣上。

    “对不起…”艾芙的声音如同耳语,“我无法履行誓言了…”

    “对不起…”

    艾芙伸出手,想要搂住他的后背,然而那手臂却最终失去了力气,垂落在一旁——

    阿巴顿沉默着背过身去,努力压抑着自己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可站在一旁的罗迪却能看到他面庞上划过的两行泪水。

    杜卡尔微微低下了头,嘴唇颤抖着,铠甲表面的龙鳞骤然间闪烁起了淡红色的光华,元素紊乱带起的乱流令人窒息。

    艾芙公主重伤不治,死在了杜卡尔的怀抱中。

    这一幕发生时,罗迪愣愣的望着眼前的一切…却是感觉胸口如同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脑海中不可避免的出现了那个小女巫的身影,当初奈菲躺在自己的怀中,甚至连说出的话语都和眼前这位艾芙公主一样——不同的时间,同样的结局。罗迪此时不由自主的沉浸在了那痛苦的记忆中,几乎忘记了自己来这里的任务

    而在他面前,杜卡尔没有大吼出声,更没有情绪失控的说出什么话语,只是在沉默片刻后,轻轻亲吻了艾芙的额头,随即松开了他和艾芙紧握的双手。

    一条项链出现在了杜卡尔的手心,这是艾芙刚刚拉住他时交给他手中的。一旁的罗迪原本被悲伤的情绪所笼罩,可看到这条项链时心中顿时一震——那正是自己曾经随身佩戴的黑色项链

    杜卡尔握紧了手中的项链,缓缓起身:“我去安葬她。”

    他的话语冰冷的没有语气,可越是这样,罗迪越能理解他心中的怒火与仇恨—因为杜卡尔的反应和当初罗迪失去奈菲后几乎一模一样

    “去地下的典籍室吧。”

    阿巴顿的面容好似瞬间苍老下去,微微闭上眼睛道:“我带你去…”

    杜卡尔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抱起艾芙公主,迈步走向了皇宫深处。

    四周传来了无数咆哮,皇宫外的侍卫队已经尽数阵亡,王子同样身殒。沉重的脚步声传来时,兽人已经攻入皇宫。

    高精灵王握紧了腰间长剑的剑柄,可仅剩的侍卫们却单膝下跪,齐声道:“能为吾主献身,是吾等荣幸。”

    说罢,他们便头也不回的冲向了那些已经进入走廊的兽人…

    目睹这一切的罗迪转过头去寻找杜卡尔的身影,随即发现一切都恢复了现实的摸样。

    明亮整洁的宫殿成为了破败不堪的碎石堆,头顶的穹顶被阴沉的天空所取代,阴冷的风吹过,七百年前发生的一幕恍如梦幻。

    他深吸了口气,发觉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分钟——他迈步朝废墟内部冲去,脑海中只剩下那唯一的关键词:“典籍室”。

    同一时刻,蛇王萨迦喷吐的火焰已经点燃了一大片森林。

    萨迦发疯一样攻击着四周,巨大的身躯甚至在摆动间砸断了一大片林木,而在它奔袭而过的路上,已然倒下三具浑身冒着火的佣兵尸体。

    布鲁迪村长远远的望着那威压骇人的蛇王萨迦,手中的木杖直接抬起,对着仍旧在林中道路上奔驰的四名人类一指…

    绿色的光芒闪过,地面上骤然生出的藤蔓将两匹战马生生绊倒在地,脚套在马镫里的佣兵当即被带的直接摔在地上,惨叫声响起,还未延续几秒,后方跟上的萨迦便直接一口吐息,将他们笼罩在了火光中。

    “让兰多的队伍行动。”

    见到佣兵只剩下两人,布鲁迪转身下了命令,身旁的木精灵当即抽出一支鸣镝箭射了出去,尖锐的哨音一闪而逝,匆忙躲闪的佣兵根本没能注意。

    奔跑的佣兵拼命加快速度,可刚刚脱离布鲁迪的包围圈,仅剩的副团长和一名手下便再次遭遇一波箭雨,剑术尚可的副团长靠着挥击箭矢躲过一劫,而旁边那名佣兵却被射中肩头翻落马下,眨眼间惨死萨迦之口。

    十名佣兵去诱导蛇王萨迦,如今刚跑了不到三分钟,活着的却只剩下一人…如此结果,已经彻底让仅剩的“血盾佣兵团”副团长内心冰凉一片。

    他很清楚自己被暗算了,可此时前有敌人后有萨迦,往哪里走都是一个“死”字,毫无其他选择——在被火焰烧死和被箭射死的抉择中,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向前冲…

    因为他的心中还抱有一丝希望:那张卷轴发出的信号,足以提醒凯文团长这里发生了意外,只要他带着人赶到这里,那一切都好说

    脑海中坚持着这样的信念,在幸运躲过几支致命箭矢后,远处传来的马蹄声令他终于松了口气——凯文来了

    因为魔法卷轴是即时通知,又加上双方相对而行,所以凯文所带领的“血盾佣兵团”主力部队几乎没花几分钟便赶到了副团长的前方。

    只是此时这些佣兵还不知副团长出了什么事,他们只是在团长凯文的命令下冲在前方。当看到拼命奔跑的副团长和后方紧追不舍的巨蛇之时,佣兵们当即大惊失色,立刻想让一匹匹战马转向,却哪知一片箭雨袭来,在他们根本来不及反应之时哗啦啦被射倒一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