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一字之差,云泥之别
    阿卡莎逃跑的时候并没有带上披风。

    十月中的晚风已经带着许些彻骨的寒冷,单薄的麻衣套在身上,她抱着肩膀哆哆嗦嗦的行走着。若非因为兽潮而清空了许多区域内的凶兽,恐怕此时早已成为无数凶兽的腹中餐,可不知是运气“太差”还是“太好”,只是抱着“寻找营地”念头的阿卡莎竟然就这样一路畅通无阻的进入了森林深处…

    走到中途,为了不让衣服因为“鞭笞之刑”而浸血,阿卡莎不得不在森林中脱下了衣袍,像以往那样赤裸着身躯承受着这恶毒诅咒带来的痛苦。

    而当阿卡莎强行使用治疗术治愈自己并站起身时,却眼前一黑,险些栽倒在地。饥饿、疲惫和贫血带来的副作用已经让她出现了轻微的头晕和耳鸣,再加上被寒风摧残,连原本苍白的嘴唇都成了青灰色…

    身体已经快支撑不住了,无论是精力、体力、法力都接近枯竭。只是阿卡莎心中却并没有放弃逃生的希望…心中那近来才坚定起来的信念,让她不愿就这样默默无闻的死在森林里。

    但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当她在黑暗中咬牙行走了将近四五公里的路途后,竟是发现眼前突然间豁然开朗起来——眼前出现了一片空地,而空地的中央则是一片从未见过的建筑物。

    阿卡莎心中一喜,本以为自己找到了村庄或营地,可走近之后却紧皱起了眉头,因为她发现眼前只是一片无人居住的废墟。

    一座座造型奇怪的石质建筑矗立在空地中央,远远望去,如同蛰伏在黑暗中的一头头巨兽。

    虚弱的阿卡莎迈步朝废墟走去,空地边缘距离废墟所在的位置不过百米,没走多久她便来到了废墟边缘位置。抬起头,阿卡莎目光望着那些黑漆漆的石屋,心中总觉的冷飕飕的,抬手使用“圣光术”照着四周看了看,她发现石柱上写着一些未知的文字,某些地方矗立着残破的雕塑,上面的人物有着尖尖的耳朵和修长的身形。

    “精灵的遗迹么…”

    阿卡莎自言自语道,随即却是突然听到什么东西“哗啦啦”掉落的声音,低头一看,发现脚下的地面竟然并非坚实土地,而是一块块拼接而成的巨大石板。这些石板中间有着一道道拳头宽、看不到底的平整缝隙,刚才脚边碰落的石子落入缝隙中,竟是听不见落地的回音,想来下面似乎另有空间,并且深得很。

    四周安静异常,连虫鸣鸟叫声都没有,阿卡莎总觉得这里处处透着诡异,更没好奇心去探究这下面有什么,想了想,迈步便想离开。可刚刚走出两三步,耳边便骤然传来了“轰隆隆”的闷响…

    突如其来的声音伴随着地面剧烈的摇晃,幅度之大竟然堪比地震——阿卡莎一个趔趄差点坐在地上,她赶紧伸手抱住一旁的石柱,待着震动渐渐消失后,转身向声音发出的身后望去…

    随即她猛的捂住了嘴巴,硬生生将自己的尖叫声掐在了喉咙里。

    阿卡莎发誓,眼前看到的家伙…绝对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可怕的生物

    废墟之中,一条巨蛇正缓慢的探出了脑袋,朝着阿卡莎的方向游弋而来——这巨蛇的头部长的简直如同龙类,鳞片覆盖的脑袋上竟然生出两支短角来,三角形的脑袋光是宽度就超过了一米半,仿佛那嘴张开便能直接吞下一个人

    它粗壮的蛇身在行进中被复杂的废墟遮掩,根本看不出有多长,可那沉重的身躯前行时却不断撞倒石块和废墟的墙壁,左摇右晃的身躯好似带着莫名的魔力,竟是始终让地面摇晃着,那股子慑人的恐怖气息也随着它逐渐抬起脑袋而施放开来…

    这…这到底是什么?

    阿卡莎傻眼了,她根本没想到自己会闯入如此可怕生物的领地之中,原本她的身躯就疲惫至极,此时因为恐惧袭来,想要逃跑,可双腿连挪动一下都困难至极——不过阿卡莎终归经历过许多战斗,她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定睛一看,却是发现眼前这生物似乎并非直冲自己而来。

    那和人头差不多大的蛇眼直直的瞪着,可当中却根本看不到瞳孔,反而如同被覆了一层尘土般灰蒙蒙的…

    它是个瞎子?

    阿卡莎心中顿时一动,她屏住呼吸飞快地扫了一眼四周:一边是废墟,一边是百米外的森林,面前是巨蛇,后面是一条正在摇摇晃晃的道路…

    巨蛇正在疯狂吐着信子,蛇类是没有鼻子的,只通过舌头来分辨空气中的气味,阿卡莎虽然不懂这其中的道理,但看对方的架势,应当能分辨出自己的大概位置——她想通这些,当即一咬牙转身便沿着废墟的边缘朝地形最复杂的石质建筑群跑去

    往空地跑定然是难逃一死,此时阿卡莎唯一能做出的判断就是借助这些复杂的建筑来减缓对方追上自己的时间——当然她并非只是单纯的跑步,此时阿卡莎虽然法力、体能几近枯竭,可脑子转的却不算慢,抬手便朝着巨蛇身旁一处雕塑释放了最低级的“圣光惩戒”…

    “啪”

    因为威力太小,那尊“高精灵王”阿巴顿的雕塑只是腾起了许些烟雾,不过脆响声却令巨蛇倏然间将头转向,二话不说便加速撞了上去,“哗啦”一声将雕塑直接撞成了漫天碎片

    阿卡莎一看自己声东击西的方法竟然有效,心中当即松了一口气,转头便跑

    她此时根本顾不上这巨蛇是从何而来又为何是个瞎子,只是手中神术不断扔出,一声接一声的误导着巨蛇的行进方向,而她自己则疯狂的沿着废墟边缘朝森林跑去,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别追我,别追我…

    可意外的是,巨蛇在接连两次遭受误导后当即发现这是陷阱,脑袋一转,竟然直接朝阿卡莎冲了过去…即便是个瞎子,可这条巨蛇的脑子却一点都不笨

    而一旦启动,它的奔袭只能用“摧枯拉朽”来形容,那一栋栋石质建筑物在它扭动冲击的过程中毫无抵挡之力,“噼里啪啦”又倒塌一大片

    阿卡莎回头看了一眼,本就苍白的小脸吓的彻底没了血色,因为无论手中的神术怎么释放,那巨蛇都认准了她似的直扑而来——她和巨蛇原本拉开了三十多米的距离,可转瞬间便被逼近到了十米左右,眼看着不出两秒便要追上,阿卡莎却脚下突然踏空,在“啊”的一声惊呼中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并非因为腿软,跌倒的阿卡莎忍着痛低头一看,却是发现地面上的石板竟然因为不断摇晃而缝隙逐渐加太大,自己刚刚没能注意到一条足有小半米的缝隙,此时整条腿都陷了进去——而这还不算完,随着巨蛇毫不停留的接近,夹住阿卡莎右腿的石板却是晃动加剧,再一次扩大的缝隙令她整个身体都陷了下去

    这是怎么回事?

    惊慌中,阿卡莎用双手扒住了两侧的石板,此时她的身体只剩下胸口以上在地面之上,可即便如此,阿卡莎却发现自己坠入缝隙中的脚仍旧够不到下方地面,身下黑漆漆的缝隙简直如同急欲噬人的深渊,令她发自本能的害怕起来

    可抬起头来时,视野中的巨蛇已经张开了嘴巴,刀锋般的牙齿、腥臭的气息扑面而来——

    在被“咬死”还是被“摔死”的抉择中,阿卡莎毫不犹豫的松开了手。

    死也不要被吃掉

    这是阿卡莎在坠入深渊前脑海中的唯一想法。

    “蛇王萨迦?活了700年的魔兽?”

    罗迪露出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讷讷道:“龙族都不一定能活这么久啊…

    “罗迪阁下竟然知道龙族的寿命?”

    艾尔莎村村长的树洞内,罗迪正在就自己的进阶职业任务和这位老精灵交谈着,这位老精灵在战斗过后几乎虚脱,不过休息了几个小时,如今脸色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

    不过罗迪实在没有想到,布鲁迪口中引起“兽潮”的魔兽竟然会是一条寿命足有700多年的蛇——而在他的印象中,静语森林从来不存在这样的生物

    更诡异的是…听起来这条蛇还和自己的任务有些关系。

    “都是从吟游诗人那里道听途说来的,龙族到底能活多久我也不知道。”

    “不知是不是巧合,龙族的寿命的确都在五百年以内,”布鲁迪倒是没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讨论下去,而是拿出了罗迪让雨果交给他的信件,面色严肃的念道:“‘杜卡尔的不朽意志守护着瓦格拉城,萨迦的使命犹未结束,最后一位传承者将于鲜血中诞生…被诅咒的人,于黑暗中独行。,”

    “这些文字没有提到别的?”

    罗迪皱眉问道,目光微微一转,低声唤出了【任务栏】,查看着进度。

    “瓦格拉城是高精灵的城市,七百年前毁于战争。”布鲁迪目光抬起,望着罗迪,“木精灵作为高精灵的后裔和分支,如今却也很少有谁记得这样的历史了。”

    罗迪皱着眉头,似乎在回忆着什么东西,自言自语道:“七百年前…瓦格拉保卫战…你说的应该是高精灵面对兽人所进行的最后一场战役吧?那一役之后,高精灵皇室尽数灭绝,再无纯血子嗣。”

    “阁下竟然知道?”

    布鲁迪惊讶的嘴巴能塞下鸡蛋,刚想说什么,却见罗迪突然挥挥手,神情有些异样道:“这些都无关紧要,我想知道…那个瓦格拉城在什么地方?”

    他的声音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动,因为眼前的【任务栏】已经更新了下一步、也是最终的步骤——【黑暗中的独行者】

    任务提示:在瓦格拉城废墟中寻找最后一位“狩魔猎人”杜卡尔的传承。

    任务到了这一步,“狩魔猎人”究竟是什么样的职业已经大致能从“任务描述”中看出一二:

    “作为高精灵中极为稀少的职业,狩魔猎人的存在几乎不为人知。而这个职业最后一次出现在人们视野中,是71b年前的‘瓦格拉保卫战,——一位名叫杜卡尔的狩魔猎人带着他的魔宠蛇王萨迦和入侵者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这段话透露出的信息让罗迪几乎激动的叫出声起来…因为其描述中,“狩魔猎人”竟然可以拥有“魔兽”作为宠物

    而在以往的“裂土”中,“游侠”的宠物只能是“野兽”

    一字之差,云泥之别

    罗迪此时完全被一股巨大的幸福感击中,脑袋里甚至已经yy出了自己骑着巨龙翱翔天空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