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各有喜悲
    罗迪此时正皱着眉头,思索着“兽潮”的来源。

    记忆中能引起兽潮这种现象的魔兽无一不是强悍至极的存在。能将威压笼罩在数百平方公里内,还能驱逐骨甲巨象这个级别的野兽四散奔逃,显然这魔兽的等级至少超过了进阶3级,并且已经凝结出了“魔晶”。

    魔兽在低等级时和野兽身体构造类似,但实力上升到一定地步后,脑袋里便会拥有“魔晶”这种东西——一旦凝结“魔晶”,实力和以往相比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若是形容一下,大抵是“小手枪”和“加农炮”的差别。

    这样级别的家伙,罗迪现在是根本惹不起的,所以他只想大致确认这种级别的家伙在什么位置,以便自己回头做任务的时候避开——但冥思苦想许久,他最终发现…记忆中静语森林的h6们,竟然没有一个符合标准。

    心中对此苦恼不堪,罗迪来回翻动着【任务栏】里救艾尔莎村(完成)】的说明记录,却是无法从中得到任何有用的线索,正想着要不要现在去找布鲁迪谈谈,却听到背后传来了不大的话语声——

    “罗…罗迪。”

    “恩?”

    心中觉得这声音耳熟,回过头来之后,原本平静的罗迪便好像一下子被吓到了似的,眉毛扬起老高,一双眼睛直直盯着面前表情微微有些不自然的木精灵,脑子里原本的思绪被瞬间打乱…

    “娜塔导——我是说…额,有什么事?”

    虽然娜塔的容貌比印象中年轻了些,身材也稍微矮了点,可那副冰山表情却始终没变化,“导师”两个字差点脱口而出,罗迪说完这话也不由得自己摸了摸鼻子,心想眼前这个小妮子现在实力可比自己差得多,叫“导师”真是名不副实啊。

    娜塔明显不善言谈,只是抬起了手,将罗迪之前击杀野兽的箭矢尽数握着,看样子是准备交还给他…

    这看起来只是一个很简单的行为,可背后的意义却让罗迪微微眯起了眼睛——他伸手接过,不动声色道:“谢谢。”

    低下头整理着箭矢,罗迪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还有什么事么?”

    娜塔眨了眨眼睛,脑袋里的想法是有,但一时之间却不知道怎么开口表达,所以她小嘴微张着,犹豫半晌之后才冒出了一句话:“你…很厉害。”

    罗迪抬眼望着这位昔日教导自己箭术的木精灵,抬手将箭矢放入了箭筒,却是很严肃的点头回答:“恩,这个我知道。”

    这话把娜塔一下子噎住,她眼睛睁大,似乎没想到过罗迪会给出如此答案,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怎么继续说下去了。

    罗迪看着她一下子茫然无措的样子,心中早就笑翻了天——他当初被娜塔甩了几年冷脸,记忆里满满都是被她冷言冷语来回嘲讽的画面,如今穿越回来,不“报复”一下这位导师怎么行?

    当初老子可是被你打击的要死要活啊我人格都要被你扭曲了啊

    望着娜塔微微错愕的小脸,罗迪一边暗笑,一边回忆起了当初娜塔对自己“惨无人道”的虐待…

    “游侠”的任务和其他职业不太一样,大多数都要求必须独立完成,所以通常对操作要求极高。因而在玩家眼里都喜欢管游侠任务叫“魂斗罗”,意思是说这种任务的难度,已经到了被怪物碰一下就挂的地步。

    想当初罗迪可谓被娜塔发布的任务虐了千百遍,“跑尸体”的路简直能赶上两万五千里长征——而每次辛辛苦苦回来交任务的时候,娜塔却连半句鼓励的话都没有,甚至还会变本加厉,发布几个更难的…

    虽然当初接任务、做任务的时候心中暗自骂了“老处女”一万次,可罗迪现在想起来,若当初她没有如此磨练,恐怕自己还真活不到现在呢

    心念及此,罗迪对眼前才刚脱离“萝莉”阶段的精灵小妞态度软下来许多,微微一笑道∶“咳,不开玩笑了,你想说什么?”

    娜塔吸了口气,终于下了某种决定似的,最终直白的说道:“我想和你学箭术。”

    这次轮到罗迪傻眼了。他眼睛睁大,嘴角连续抽搐了好几下,心想你还不如和我学做菜呢…老子的箭术都是你教的啊你跟着我…学你自己的箭术?

    这叫个什么事儿?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这么对望着,娜塔那精致如画的面孔依旧没有表情,但她那细嫩的小拳头却微微攥紧,显然很在意罗迪的答案。

    而把握主动权的罗迪却在随后逐渐冷静下来,在他眼中,娜塔最后的等级只能说“中上”——但她之所以成就不高,完全是由于她没有遇到过更高的目标…因为她后来的等级始终称得上“艾尔莎村最强猎人”。

    没有目标便没有动力,而始终生活在闭塞的森林中,更让她眼界狭窄,看不到这个世界的宽阔与精彩,所以在达到了目标后便彻底没了动力…实力再没有多大变化。

    若是说天赋,娜塔断然是合格甚至超出大多数人的

    只是…曾经的导师现在反过来想成为自己的学生——罗迪咽了口唾沫,都不知道怎么去形容这样的巧合了。

    但联想到当下木精灵村庄、进阶职业任务和两年后可能发生的战斗,他最终咬咬牙,将选择权抛给了娜塔:

    “想学?可以,但我不会留在艾尔莎村,我每天打交道的也不会是木精灵,而是人类,或许还有兽人和亡灵。”

    他拿起冰晶之刺,转身便走向了布鲁迪村长的树洞,“言尽于此,你自己看着办。”

    望着罗迪的背影,娜塔第一次露出了迷茫无助的表情,她呆呆的站在那里,良久未动。

    “收拾战场”

    凯文团长的命令声在旷野中清晰异常,令疲惫而近乎绝望的佣兵们骤然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这些满身泥土和血污的佣兵们此时虽然狼狈不堪,可神情中却不掩一抹激动和崇拜的神色——在整个营地的正前方,那些拒马、壕沟和陷阱此时已经被无数动物的尸体所掩盖,一眼望去和艾尔莎村的情景相仿佛,然而最令这些佣兵们激动地,却是营地前方那三个巨大的尸体…

    三头骨甲巨象,尽数死于凯文手中。

    在这之前,许多佣兵还从未见过团长大人出手,对凯文的实力颇有些怀疑。然而此次事件之后,凯文的威信已经在团内瞬间达到了史无前例的顶峰

    因为他杀死这三头巨象,只用了一剑。

    惊世骇俗的一剑之后,所谓的兽潮在凯文面前尽数成了笑话。

    “一天时间把这些事情都料理好,我们已经明白了任务目标,接下来就是按计划行事了。”

    对副团长安排了接下来的任务,凯文伸了个懒腰,随意的摸样就像是刚才不过杀了三条野狗似的,继而嘟囔道:“对了,派个人去看看那群精灵有没有死光…还真没想到兽群会这么大,迦卡德主教还真是图谋不小啊。”

    他扭头望了望远处已经随着傍晚到来而渐渐黑下去的丛林,心中却也是产生了一抹疑惑:“竟然守着一片废墟…难不成里面有什么宝藏?蛇王萨迦,倒也名不虚传。”

    凯文摸了摸口袋中始终随身带着的那张卷轴,心中莫名浮现的许些畏惧也随之烟消云散,脸上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

    同一时刻,阿卡莎灰头土脸的从藏身的兽穴中爬了出来。

    她浑身泥土,胳膊上更是不知被什么划出了一个大口子,血迹浸透了半边袖子,不过皮肤却已经在治疗术的作用下恢复了正常。而她爬出来后也顾不上面颊肮脏的泥印,疯狂的朝着一旁跑了过去…

    走出没几十米,阿卡莎终于停住了脚步,脸上原本的期待也在刹那间变成了绝望。

    望着眼前的一切,她颓然蹲在了地上,捂住嘴巴开始于呕,可想吐…却又吐不出来…

    地面上是一滩形状无法辨认的碎肉,许些破碎的布片和散落的武器,证明着其原本的主人正是那个提醒阿卡莎逃跑的佣兵。

    “为什么会这样…”

    阿卡莎愣愣的望着眼前的一切,身体微微颤抖着。难以言喻巨大的恐惧感笼罩了她…

    对于木精灵而言,“荆棘之墙”和罗迪保住了他们的性命。

    对于“血盾佣兵团”而言,早有准备的拒马、陷阱和强悍的凯文团长丝毫不惧“兽潮”侵袭。

    可对于阿卡莎和“铁马佣兵团”而言,这完全成了一场灾难

    在兽群到来之际,阿卡莎根本没来得及跑远便被兽潮追上,若非极其幸运的找到了一个深度不浅的兽穴钻了进去,恐怕她此时的下场定然和那个被踩成肉泥的佣兵毫无区别…

    而至于之前出去的六名佣兵,等了许久还没看到对方踪影的阿卡莎已经不再抱太多期望。

    她很清楚:自己虽然幸运的保住了性命,可这却并不意味着能活着走出静语森林…因为毫无丛林生活经验的她此时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

    近乎绝望的阿卡莎静静发呆了几分钟,终归没有哭出声来。她努力深呼吸着,坚强的站起身,脑袋里只剩下“走出森林”这一个单纯的想法。

    有了这样的目标,她便准备返回营地去寻找可能剩下的食物,可天黑之后四周的景物已经彻底无法辨认,当毫无方向感的阿卡莎走了许久之后,她终于发现四周的景物已经彻底陌生起来…

    她迷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