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五十九章 那还是我主动吧…
    “妈的,那个精灵小妞长的真他妈漂亮要是给老子玩儿一晚上,我少活十年也乐意”

    “啧啧啧…不愧是精灵,那小腰,那小脸,基格镇那几个婊子和她一笔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别光想啊,机会不是没有,只要团长他…”

    “嘿再遇到我可绝对不会手软…一说这个我就想起咱们上次灭的佣兵团里,团长送给咱们的那个小妞可皮肤可是嫩得很啊…啧啧。”

    “可惜没撑过一晚就死了,真是扫兴”

    傍晚时分,距离艾尔莎村大约四公里的一处林中空地上,流里流气的交谈声正回荡在篝火旁。

    这样的篝火有五处,每处四周都是帐篷林立——“血盾佣兵团”的营地在这里搭建足有三天了,自从进入静语森林以来,他们的团长便将“大本营”定在了这里。而和那些在林中四处流窜的小佣兵团不同,这支人数超过五十的大佣兵团物资丰富,光是装着食物的行囊都能堆积成小山,显然早就做好了在这里久待的准备。

    匪气十足的佣兵们喝着麦酒大声聊天,可营地中央的那簇篝火前却安静的很。炭火上方炙烤着鲜嫩的鹿肉,然而整个篝火旁却只坐着佣兵团长凯文一人

    和下属们括噪浮夸的摸样不同,凯文给人的感觉很是阴沉。他腰间挎着双剑,肌肉壮硕,年纪三十上下,一双眼睛总是眯着,令人看不清那目光背后有着什么样的情绪。

    待鹿肉烤熟被取下时,副团长正好过来汇报关于今天和木精灵冲突的消息,凯文用小刀切着鹿肉,不动声色的听了一阵,随意道:“等天黑了就派人去探查那个木精灵村子,探探他们的战斗力,死的人别太多就行。”

    “凯文大人,那我们的任务…”

    一般的佣兵团内,副团长和团长间根本不会用敬称,但此时这位副团长却显得对凯文却过于恭敬。

    “这和任务不冲突,”凯文目光慵懒的看了身旁躬身站立的副团长一眼,继续嚼着鹿肉,“想于掉那个‘大家伙,代价可不小。可若是那群木精灵合适的话,把这麻事烦扔给他们去解决不更好?若是运气好点,咱们收获的可就不止是上头想要的那样东西了,木精灵奴隶在黑市的价格…想必你们都清楚。”

    凯文说的云淡风轻,可三言两语间便几乎决定了艾尔莎村的命运,并且丝毫没有任何愧疚或惋惜等副团长记下,他便继续道:“等下把这个计划透露给下面的人,有木精灵奴隶当盼头,这些家伙于活也好卖力些。”

    “是,大人。”

    副团长不得不佩服凯文对人心的把握能力,点头应是后,低声汇报起了关于主要任务进展。

    凯文安静的听着,嘴里咀嚼的动作不紧不慢,待副团长说完,他回答道:“三个地方都有可能是?那就派人一个一个探查。不过要记得,任何时候营地内必须保持三十人以上。那家伙如果被惊动的话动静肯定不小,拒马多摆些,眼睛放亮点。”

    副团长恭敬的弯腰退下,随即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虽然凯文说话慢条斯理,看上去也人畜无害,可他却见识过这位团长那堪称雷霆火山的一面,更知道这位团长背后站着的是什么势力,所以离开那片篝火的区域,他一刻都不敢耽搁,赶紧安排队伍准备探查木精灵去了。

    而篝火前的凯文则依旧是那副平静摸样,吃完了鹿肉,想了想,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厚厚的羊皮纸信件,借着火光望着上面的字迹和图案,自言自语道:“要是盖洛普没死的话,哪儿至于这么大费周章?”

    “呵——阿卡莎还有胆子叛逃?啧啧,‘若能抓住,自行处理,…谁不知道这娘们的身材有多好?这是真不给她留活路啊。”

    目光落在信件最后的几行字眼上,凯文戏谑的表情渐渐消散下去,却是罕见的露出了一丝凝重——

    “需要这样东西…这么看来,献祭仪式应该是提前了吧。”

    夜幕落下之际,在“血盾佣兵团”大本营和艾尔莎村连线的中间位置,独自一人升起篝火的罗迪正皱着眉头的抬手在面前翻看着【任务栏】。

    自从离开霍利尔城以后,罗迪先是易容进了基格镇,确认镇子上没有发生什么伤亡事件后,便改造了玛格达遗落的那柄【冰晶之刺】,还重新制作了【霜铁护腕】。

    所谓的改造,对于罗迪而言其实比制造一柄新弓简单得多——只需要把弓片打薄、把宽度变窄,原本磅数骇人的强弓便会降低使用要求。

    当然这种做法也有缺点,一个是“不可逆”,即打磨之后,这柄弓便再也无法回到之前的物品等级,另一个便在于“改造”工艺不是随便谁都能做,稍有不慎便是整弓报废的下场。

    不过对于罗迪而言这都不是问题,如今【冰晶之刺】已经被他生生降到了自己能使用的等级,【霜铁护腕】也替换了原本的【追猎者护腕】,这两样装备更新之后,他的战斗力便直接跨越了一个台阶。

    不得不说物理系职业的确“吃”装备,从绿装弓直接换史诗弓后,平射伤害提升近三倍不说,箭速更是快了数分——但这些提升还不足以他去应对玛格达与安萨丁,罗迪的打算很简单:在2月到来之前完成【进阶职业任务】并获得完整的【狩魔猎人】职业技能,打开天赋树,获得最大程度的提高后,再去考虑对付玛格达。

    可他却怎么也没想到,当自己按照【任务栏】提示找到艾尔莎村,得到的却是这样的“欢迎”…

    “就算是还没对人类开放,也不至于这样吧。”

    罗迪随手拨弄着篝火,觉得自己这次真是碰到了难题——对木精灵,他从没打算采取什么强硬措施,因为他们不单关系着自己的【进阶职业任务】,更涉及着好多条生财之道,得罪谁也不好罪他们。

    【任务栏】上的“进阶职业任务”提示已经从“去静语森林看看”变成了“艾尔莎村或许有人知道这些文字的秘密”——显然这个任务的线索和木精灵们有关,可如今的情况,实在是让罗迪无处下手…

    想起布鲁迪那老货开口闭口“人类”、“人类”的,罗迪隐约觉得可能是有什么人找这些木精灵的麻烦,但这样的念想只能是猜测——偌大的静语森林,他怎么能知道是谁惹了这群木精灵?

    篝火上的肉串被烤的“吱吱”冒油,罗迪所在的位置离木精灵的村庄不过三箭远,听起来近的很,可实际上在原始森林里视野受限严重,夸张点说十米距离外藏个人都很难发现。而罗迪更是清楚:艾尔莎村的警戒范围只有一箭左右,所以他根本不担心会遇到苦大仇深的木精灵。

    可罗迪不知道,此时“血盾佣兵团”和艾尔莎村竟然同时派出了互相试探的队伍…

    深秋将过,周围的虫鸣鸟叫和夏日相比少了很多,夜晚的风寒意明显。罗迪披上了厚厚的斗篷,拿着肉串吃的有滋有味,无聊之下正划拉着【个人属性面板】翻看理论攻击力,可随即他的便察觉到了不远处传来的动静,当即警觉起来。

    “环境敏锐”的战斗姿态让罗迪很快分辨出四五十米外靠近的脚步声属于五名人类——他刚想着把篝火熄灭,脑海中却不由想起今天木精灵们那强硬的态度。他微皱了下眉头,随即吃掉了最后一口烤肉,将匕首、弯刀装配好,又将【冰晶之刺】和箭囊放到了身旁,抬手拨弄了几下篝火,让光芒又明亮了些,随后便坐在那里,好似对远处的声音恍然未觉。

    脚步声越来越近,随后集体停住,罗迪能听到几句交谈声,随后其中三人便迈步朝罗迪走了过来。

    “嘿,伙计,一个人?”

    血盾佣兵团的成员和土匪没什么两样,话语间痞气很重,三个人姿态大摇大摆,不过他们的手却不离武器,目光也是四处搜索着,警惕着可能出现的埋伏。

    罗迪转过头来,看到几人走近,好似看不清似的探着脖子望了望,随即声音讶异的问道:“诶?想不到在这里还能碰到人嘿,各位什么地方来的?商队老爷?还是哪个佣兵团的军士?我还有个兄弟,下午去狩猎了,让我在这里等他,估计等会而就回来。”

    “军士”其实是对正统编制内士兵的称呼,拿来说佣兵算是尊称了,罗迪此时微弓着身子,做出一副奉承摸样,指了指篝火上道:“各位吃了没?小弟这还有点肉,麦酒也有…”

    那走在前面的佣兵显然是老油条,眼睛一扫,不屑笑道:“少他妈唬人了,你胆子还真不小啊,一个人就敢往静语森林跑?活到现在还真是算你运气了

    显然罗迪摆在这里的行囊和帐篷都只是一个人的,稍微有点经验的佣兵都知道他是在故意加点人数让别人不敢欺负自己,但既然撞上了他们…

    “血盾佣兵团”在艾弗塔不出名,但在王国东部的领地内却早已声名狼藉,甚至被人称为“匪团”——劫队灭口之类的“黑活”当真没少于,可事情做得于净不落把柄,领地上那些贵族懒得管,镇长之类的又不敢管,是以团内的佣兵一个个都养的骄狂心黑的很,如今看到罗迪这个落单的,心中当即起了歹

    “几位想必是军士了,不知是基格镇上哪个团的?有几位团长我还是认识的…”

    罗迪好似没有察觉他们目光中的狠戾似的,拿着酒囊递出去,却发现眼前的佣兵挺胸凸肚斜眼看着自己,根本没有接的意思,反而继续操着那东部口音的话语道:“这么着,我们三个人也饿了,不过呢,上面团长下命令还要我们赶路…”

    “好说好说”

    罗迪不住点头,伸手便拿过行囊,正要掏东西,动作却是一顿,目光微不可查的朝身侧的丛林瞥了一眼,嘴角微翘,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后手里的动作便显得幅度大了些,还故意似的将行囊里的近百银币晃的“哗哗”直响。

    这三名佣兵一听,眼睛放光似的亮了起来,随后不约而同的对视几眼,暗自点了点头——杀人灭口的事情都不是第一次做了,此时面对这发横财的机会,他们可不会有半点犹豫。

    “对了,几位军士,小弟有件事还想问问你们。”罗迪把一大袋子肉于和面包递了过去,抬起头,一脸人畜无害的微笑道:“这附近的木精灵村子,您知道么?”

    “嘿,那你可算问对人了,老子上午还跟他们打了一场,要不是那个漂亮妞箭射的准,老子早就他们全逮起来卖了,”他言语间掩饰不住的卖弄着,浑然没有察觉罗迪那谄媚的笑意已经转冷…

    操你姥姥的,原来是你们这群怂蛋搞得我任务都没法儿做?

    心中整琢磨着要不要把这群家伙捆了扔给布鲁迪去,却哪知这佣兵竟然又伸出了手,直言道:“话也告诉你了,五百枚金币拿来吧”

    话音一落,三人同时抽出了剑,明晃晃的指向了罗迪——“是你主动点,还是我们动手拿?”

    罗迪眼睛眯了起来,脸上笑意不变,只会回答的声音却冷了下来…

    “那还是我主动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