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五十六章 雨幕,新程【完】
    听起来,“圣殿守卫队长”当属目前罗迪所拿到的最强力的底牌,可转念考后,却也明白这是最“鸡肋”的底牌…那个所谓的“条件允许”,九成九是兽人入侵或亡灵进攻时才能触发,而平日里想去做些别的根本不用指望。

    话虽如此,督主教送的骑兵和步兵却绝对是一份厚礼——算上斥候队伍,自己现在所能使用的力量里,骑兵竟然足足49人,还有一队步兵作为辅助…对于没有常备军的小领主而言,罗迪的“军事实力”已经相当厉害了。

    而好事成双的是安格玛公爵接下来同样许诺给了罗迪大量资源:除了之前给索德洛尔送的那些东西外,罗迪下来还拥有了对惠灵顿骑士在“与玛格达作战计划”上的全部指挥权。

    除此之外,他还获得了三千枚银币、五百枚金币的“补助”、一个领主“家臣”身份,及领地情报信息的“共享权”。人事方面,罗迪则有权在必要时凭一枚家族徽记和公爵的亲笔书信,直接调动基格镇附近所有鲁西弗隆家族资源

    放在往日,这样的权力下放简直闻所未闻,但因为兽人和玛格达的危机,安格玛公爵完全一副“非常时期行非常事”的姿态,大手一挥,几乎让罗迪手拿把攥的实权比一些伯爵还要多

    如此一来,虽然罗迪没有任何爵位头衔,可安格玛公爵却还是生生塞给罗迪了堪比伯爵的权力——即便这其中有报答救命之恩的意思,可这样的信任,却还是让罗迪心中感叹不已。

    而更让罗迪更感到欣慰的是,安格玛在晚上所讨论的话题,已经是关于着手加固领地内的要塞防线、开始筹划防御措施的计划了。

    虽然冬天将至,其中很多计划都要明年春天才能开始施行,可这写东西对于罗迪而言却是超出预期的——这意味着这暮气沉沉的王国内,已经有人“觉醒”了。

    为此,罗迪感觉这一仗打下来就一个字:值

    九月二十八日,清晨。

    起床后,换上司铎教袍的莎莉正努力让自己表情平静下来,可伸手摸到那枚圆润的骨质骰子时,她的嘴巴却又不由自主的嘟了起来。

    “两年时间啊…”

    虽然做了决定,可心中的不舍是无可掩盖的,但莎莉却也明白自己这一趟远行并非是“度假”,想到罗迪和自己发下的誓言,她在镜子前发呆许久,最终还是在钟声传来时,在罗迪和父亲的陪同下踏上了去往修道院的马车。

    父亲终究和母亲不同,即便是关心的话语也不会多说第二遍,能拿出来的只有默默的行动。给莎莉专门派了四名身手极好的护卫、悄悄给她的行囊里塞了几样重金买来的神术增幅法袍和项链这样的事情,自然能证明公爵大人对女儿的关心。

    许些精心挑选的书籍也被要求带上,涉及的内容大多和领地的管理方式有关,显然这是暗示着莎莉拥有未来公爵的继承权——莎莉虽然不说,可心中却是暖暖的。不过抬起头来时,她还是有些疑惑为什么父亲愿意让罗迪一起来送行,难道这预示着…

    许些奇怪的想象让莎莉脸颊有些红,但马车上谁也没多说话。公爵和罗迪因为昨日的谈论而满脑子都在考虑接下来的事情安排,当马车穿过街道,即将抵达修道院时,正襟危坐许久的罗迪好像才想起面前坐着莎莉似的,笑了笑,伸手拿出了一个被麻线捆着的羊皮纸小卷轴。

    “等上路以后再打开看吧。”

    莎莉默默接过了卷轴,随后将它放入了贴身的口袋中——安格玛抬眼看着这一切,却并没有说话。

    望着车窗外越来越近的修道院,莎莉嘴唇几次嗫嚅着想要开口,可关于“奈菲”这个名字的事情,终因父亲在场而没有提起。

    马车停稳后,已经能看到鲁本斯的车队在修道院门口整齐的排好。

    预想中依依惜别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对于莎莉而言,“送别”的过程实在是太过简单——在鲁本斯、本杰明和安格玛公爵的几句谈话后,整个车队便在公爵车队护送下出了南城门,马不停蹄的直接踏上了返“圣殿”的遥远旅程。

    坐在马车里的莎莉眼圈红红的,她望着公爵府的队伍逐渐消失在视野中,心中说不出来的滋味让她神色都有些消沉。

    队伍在颠簸中远去,枯燥的旅途已经开始,九月底微凉的风从车窗吹进来,已然带上了许些萧索的味道。

    “不要忘了答应我的事情啊。”

    手指间依旧摩挲着那枚骨质骰子,莎莉在心中轻轻叹息道。

    随队送走了莎莉后,返程的时候罗迪接连走神了好几次。

    并非因为接下来要明确的目标,也不是兽人或亡灵带来的那些压力——说出来或许让普通人觉得笑话:罗迪此时走神,完全是因为…感情问题。

    说起感情方面来,罗迪就算脑袋再迟钝,其实也明白莎莉对自己的态度到了怎样地步的,可面对莎莉一次又一次的“表白”,他要么就是忽略,要么就是无视,虽然闹过笑话,但严肃的说,他其实对这些明白得很。

    但明白归明白,让他去给莎莉一个答复,罗迪目前还真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他曾经和小女巫奈菲有过一段“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友情”似乎也终于向“爱情”开始过渡,可一边是个闷葫芦宅男,另一边虽古灵精怪,却也是个对感情懵懂的小女孩,两人这么闷了许久,谁也没捅破那层纸,可就在罗迪认为自己的爱情会有一个浪漫的开始时…“战争”却用那残酷的大手,直接抽了他一个带血的巴掌。

    作为一个原本生活在2l世纪的青年,所谓“潇洒风流人生”、“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或“建立一个大大的后宫”之类的想法,打游戏的时候没有过,生活当中没有过,穿越之后,他也没有想过。

    他对感情的想法,也仅限于“找个好姑娘,安安稳稳过日子”这么个极其模糊的概念。可身处乱世,“安安稳稳”四个字已经彻底和罗迪无缘了。

    所以现在当莎莉主动表达爱意时,罗迪心底其实是毫无准备的——面对敌人可以杀伐果断,可面对这个一路生死危机走过来的女孩子,他已经完全无法再把对方当成布局的棋子、势力的代表或单纯的符号来看了…答应她,却不能许她一个安稳的日子,拒绝她,罗迪却也真的不想失去这样一个“朋友”。

    所幸莎莉在这样的时间里选择了离开,对于罗迪而言竟然有“松一口气”的感觉,甚至于在莎莉的队伍消失在视野后,还暗自感叹自己终于不用为感情上的事情发愁了。

    可话虽如此,小处男罗迪一路走来时,却发现自己的脑海中总是会莫名蹦出几个画面——莎莉在柯布森林抱紧自己、在公爵府的床上扑倒自己、她女扮男装的时候面贴面看着自己、矿车上被自己按住的那片柔软、在静语森林时…

    罗迪摇摇头,努力想将这些杂念赶跑,可以往一向理智的脑袋,却无法抑制的被许些难言的情绪笼罩着。

    转头望向车窗外缓缓后退的街道,沙沙的秋风中树叶纷扬飘落着,耳边满是金属马掌敲击石板路的回音,一幕幕场景闪现着、回放着。这样发呆许久之后,罗迪微微闭上眼睛,最终确认了脑海中那带着许些伤感的情绪…似乎叫作“不舍”。

    埃隆历6b年,艾弗塔领地接连发生了无数大事,其中一些并不为人所知:兽人对边境的袭击和斥候的逆袭、公爵之女莎莉险些被杀、弗朗西斯被自己的妹妹亲手结果、公爵府抓到亡灵内奸等等…而另一些,则可谓惊动一方——修道院前的刺杀与反刺杀,城市广场异教徒与“玫瑰十字”的血腥战斗、西城门对亡灵团队声势浩大的伏击战…

    涉及兽人、亡灵、玫瑰十字、蝮蛇十字和鲁西弗隆家族之间的种种矛盾与纠缠,到了九月末的时候,似乎终于告一段落。而那个在所有事件中都起到了决定性作用的斥候队长,也随之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中。

    随着天气转冷,这些事件带来的喧嚣渐渐落下帷幕,平民们囤积了木柴和食物准备过冬,士兵们则将身躯缩在了温暖的衣物里,抱怨着天气似乎冷的太快。

    十月一日的时候,罗迪将斥候队伍和属于自己的圣殿卫队们全权交代给了即将开始训练他们的惠灵顿骑士,一行人同时离开霍利尔城朝索德洛尔男爵获得的“帕尔领”进发,一天后,罗迪对惠灵顿、索德洛尔及这些忠心耿耿的手下们郑重行了军礼,随即在一个岔路口独自踏上了去往基格镇的道路。

    同样的时刻,亡灵玛格达正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带着满腔愤怒来到了基格镇外围,虽然没有饥饿感和痛感,但维持残缺身体行进许久之后,疲乏的玛格达最终还是选择找到一处无人察觉的洞穴开始沉睡修养,静静等待着十二月安萨丁的到来。

    冬日的气息逐渐弥漫在了这片土地上,当阴云逐渐笼罩这个霍利尔城北部的小镇之时,在它西北处的静语森林却同时迎来了两支佣兵队伍。

    其中一支队伍来自基格镇,人数只有八人,装备简陋,人困马乏,此时进森林完全是无奈之举,因为夏季一次任务的失败,这支叫“铁马佣兵团”的队伍已经没有足够过冬的资金和食物,如今进入森林,只想着在外围捕一些还没躲入巢穴过冬的动物并凑些草药罢了。敢进入大多数人不敢踏足的“静语森林”,还多亏于他们最近新加入的一位“神圣牧师”——说来也是巧合,她正是从霍利尔城逃走、隐姓埋名的阿卡莎。

    而另一支叫“血盾佣兵团”的队伍则规模大得多,超过五十人的队伍没有一个人是艾弗塔领地的本地佣兵,他们说着略带口音的话语,骂骂咧咧热热闹闹的进了森林,虽然多数时间括噪了些,可作风老辣,气息彪悍,整个队伍颇有一股积年老匪的狠戾劲儿,虽然挂着佣兵团的徽记,可脱了这身衣服,恐怕转眼就能化身土匪马贼做些黑暗勾当。

    两支队伍前后脚进了“静语森林”,互相之间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偌大的森林依旧安静着,等到那个背着行囊和弓箭的身影独自一人走入林地之时,艾弗塔领地也迎来了深秋最后一场大雨。

    呼出的白雾在寒冷的雨幕中氤氲着消失,罗迪伸手拽了拽斗篷,迈步走入了这片蕴含着无数敌人与危机、财富与机遇的森林之中。

    【第一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