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布局与危机(中)
    在公爵府书房内谈论对策的三人不会知道,此时的玛格达远比他们想象的凄惨得多。

    “呷”

    拳头击打肉体的闷响很快便被森林中的虫鸣鸟叫淹没,吃痛的呻吟声伴随着出现。

    “基格镇在哪里?”

    冰冷的声音从玛格达嘴里说出时,这名已经被打断三根肋骨的人类猎户登时打了个寒噤——从没有见过亡灵的他在死亡的恐惧面前已经被彻底吓傻,顿时竹筒倒豆子将所有消息都说了出来…

    “就这么多?”

    等这人说完了一切,玛格达那被灼伤焦黑的脸便微微低了低,灰白色的瞳孔瞥了一眼眼前毫无抵抗能力的人类,失去手臂的身体骤然拧转,右拳狠狠的砸在了对方脸上,这势大力沉的一击几乎把他的脑袋直接打爆

    “咔吧”

    颈骨向后折断开来,尸体“扑通”倒在地上,而溅了一脸鲜血的玛格达则用阴鸷的目光扫了扫四周,狰狞的面孔透着难以形容的戾气,继而迈步朝着西北方走去。

    如今的【凋零者】已经彻底失去了原本冷静高傲的摸样——左肩膀光秃秃的,背后甚至还插着三支右手无法拔下来的箭头…数百年来,玛格达从未想象过自己会有如此狼狈的时候,而这一切,却都因那个该死的人类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会输在这样低劣的计谋上为什么那个人类明明脆弱的不堪一击,却总能在关键时候阻碍自己、甚至牵制自己?

    即便是成功逃脱了搜捕圈,玛格达的心中却根本生不起任何庆幸的情绪——他此时唯一感受到的,只有深深的耻辱。

    或许安格玛和鲁本斯还没有多少概念,可玛格达自己却明白…他、德比和整支刺杀队伍的战斗力,拿去对付卡伦王国内九成以上贵族都是易如反掌

    可残酷的事实却摆在眼前:原本简单异常的任务,只因为那个该死的人类游侠,竟然导致德比和三十二名刺客尽数死亡、自己重伤失去战斗力的后果…

    狮子输给另一头狮子是正常的,可是被一只兔子掀翻在地还踩了一脚,这绝对是难以形容的耻辱

    “…我一定会让你血债血偿…”

    虽然没有痛觉,伤口也不算致命,可失去左臂直接意味着玛格达被废了九成战力——可他只有选择屈辱的接受这一切。

    如今的他别说去对付罗迪,恐怕索德洛尔正面对上他都有一战之力,而复仇心切的玛格达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找到那个即将在2月份抵达基格镇的药剂师安萨丁,并让他为自己重塑身体

    只要身体恢复,他一定要血洗霍利尔城,让这些该死的爬虫毁灭在自己的怒火之下

    玛格达低声发下了毒誓,可心中虽然盛怒,眼下却依旧只能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丛林中,靠着咒骂发泄心中的怨恨…

    “对付玛格达的话…我或许有一些办法。”

    同一时间的公爵府内,罗迪放下了手中德比的密信,缓缓开口道:“如果有足够的资源和人力供我使用,或许我能解决掉这个麻烦。”

    如果没有昨天的战斗,罗迪这句话恐怕没有谁会相信。可亲眼目睹罗迪的强悍战力之后,此时的鲁本斯和安格玛根本不会怀疑他话语的真实性。

    “用不了弓的游侠基本等于报废,玛格达现在已经毫无战力可言。如果正面交锋,惠灵顿骑士都可以轻易将他斩杀——”罗迪迈步走到书房墙壁上一副艾弗塔领地的地图旁,抬手指了指基格镇的位置,“根据这封信的内容,我可以肯定…他会去找安萨丁。”

    “既然知道他的目的,终归会有线索。有了线索,顺藤摸瓜就可以进行下一步计划。”罗迪顿了顿,扬起了手中的戒指,“我可以分辨隐匿在人群里的亡灵,而如果一切配合得当,有合适的计划,于掉的或许就不止一个玛格达,更可能找到那个制造药剂的家伙”

    这句话让安格玛公爵心中一凛,随即而来的却是许些激动——被“灵魂抽离药剂”害的整个家族几乎垮掉,这份仇他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机会报…所以此时听到罗迪这么介绍,他当即回道:“只要能做到,你要多少资源,我都给。

    作为艾弗塔的最高领主,安格玛公爵此时给出的答案可谓魄力十足。

    罗迪面色凝重的点头,随后简单说了些大致的方案和对亡灵的判断,算是接下了这个看上去极为“棘手”的任务。

    书房内的谈论到了这里,便差不多告一段落。两位老人都已经对罗迪的本事有了深刻认识,此时有他出马,心中反而觉得比派别人去更靠谱。不过在如此判断之后,安格玛和鲁本斯却也同时有些纳闷:

    这小子到底在想什么?

    实力强悍,做了这么多惊天动地的事情,却根本连爵位都不要,宁愿继续当个大头兵?

    面对那个逃跑的强大亡灵,他又第一个挑了担子去应对…难道,他没有别的图谋?

    安格玛对罗迪的态度是欣赏的,可自上午从索德洛尔等人那里了解到许些罗迪以前事迹的后,他却觉得眼前的年轻人似乎在某些问题上,显得“过激”了些。

    对兽人,罗迪完全是有一个杀一个、有一队杀一队的坚决态度,对于亡灵也是从头到尾没想过别的应对方式,就一个字:杀

    这并非是“错”的,只是这样的“思路”对于安格玛而言并不适用——在贵族眼中,“战争”的目的从来就不是为了杀戮,却永远是政治的延续。

    卡伦王国的贵族封建统治制度虽然日益腐败奢靡,可这种统治结构却是六百年前便开始延续下来的,领主之间虽然每年冲突只多不少,可从没听说王国内穷兵黩武连年征战的——只有到了不得不打的时候,贵族才会出兵征讨,否则谁也不会随意挑起战端。

    有时候安格玛甚至觉得,若是有一天兽人入侵了王国,恐怕这些贵族们必然也是一边征兵做出要打的摸样,一边还要和兽人商量给多少东西才能停手…

    听起来荒谬,可这就是卡伦王国的现实。安格玛不是愤青,身居高位,他的思路必然也是这种“主流”路线,所以现在他很难理解…到底是什么原因,让罗迪有了这样极端的想法和行事作风?

    他的最终目的又是什么?

    书房内沉默了下来,鲁本斯和安格玛目光在地图上扫过,实际上却也在等着罗迪做出许些解释——

    而罗迪呢?则站在地图前,目光在艾弗塔领地的西北方扫过,看上去是在思索着什么,实际上却是在努力拿捏着“火候”。

    这场谈话的方向已经完全被他所主导,而接下来罗迪要做的,就是把自己之前想好的计划,借着这样的势头完全实施出来…

    等了三分钟,在气氛凝滞到了极限之时,罗迪终于打破了沉默:“我知道公爵大人的疑惑,现在也可以给出答案。”

    两位老人目光转了过来,本以为罗迪会说出些他们已经预料到的理由,可饶是城府深厚,却也着实因罗迪接下来的话语而变了脸色——

    “我的答案很简单:如果耐希米亚草原另一边突然涌过来六千兽人大军的话,艾弗塔领地会怎么样?”

    这句话听起来和安格玛鲁本斯预想中的答案完全是两码事,鲁本斯完全愣住,而安格玛在微微一皱眉的瞬间,便立刻想到了某种可能——旁边的督主教反应不慢,眯起眼睛和公爵对视一眼,都隐约猜到了什么…

    罗迪这么拼命的想要找机会借助鲁西弗隆家族势力,恐怕不仅仅是想谋求当一个小领主而已啊。

    安格玛心思电转间几乎已经把罗迪以往做的那些事情和现在这句话联系到了一起——

    “你是说…兽人可能进攻王国?”

    “这不可能…”

    “无稽之谈。”

    鲁本斯和安格玛立刻给出了近似的答案——这样的问题,整个王国内部恐怕从来没有人想过,或者说即便想过,也没有人会真的拿它当做一个值得研究或思考的议题。

    在卡伦王国的贵族和民众眼中,“兽人入侵”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

    隔着那么老远的草原,辎重怎么带?补给线在草原之中根本拉不开

    这群绿皮蛮子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军队,当年康恩大帝把他们杀的屁滚尿流,撵出几百里后,这群家伙在草原过的日子和牲口差不多,连文字都没有,简直就是茹毛饮血的野兽,他们还敢进攻王国?简直笑话

    “我也从来没觉得可能,但如果你们愿意听我说说这半年来的经历,再自行判断也不迟。”

    罗迪要的就是他们“不信”的态度,因为只有这样,这两位老人才能在事实面前意识到问题有多严重

    兽人即便少了萨罗塔,也不意味着他们会停下入侵的脚步——这是历史的必然性…所以罗迪现在就必须开始布局,早一天让王国内的领主有心里准备,灾难来临时的损失便会减少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