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布局与危机(上)
    这么坐在书桌前坐了没几分钟,管家约翰便恭敬地来叫罗迪去参加午宴,这种事情对于普通人而言都是荣幸万分的事情,可罗迪却因为对王国未来的担忧而情绪不佳,跟随约翰走向餐厅是完全没有半点笑容可言,眉宇间的忧色任谁都瞧得出来,这可让管家心中暗暗发紧:这位救了老爷的年轻人,怎么看着还这么沉郁啊?仗不是都打完了么?

    此时自然不会有人知道罗迪在担心什么,沿着装饰华丽的走廊进入餐厅时,迎面感受到的,还是那种和平时期特有的温馨氛围…虽然最近发生了一桩又一桩血腥暴力事件,可一切平息时,没有人会把这样的事件当成什么“灭顶之灾”来看,只会认为这都是“小风小浪”罢了。

    和自己打招呼的鲁本斯、摸着胡子微笑的安格玛、一身戎装满眼警惕的两位骑士、穿着礼服长裙的莎莉——哪怕是陪坐的索德洛尔、鲁格和卡特,他们都没有意识到这个国家接下来要面临怎样的狂风暴雨…因为那一切,都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呼”

    罗迪呼了口气,却也明白自己的所有计划都无法一蹴而就,所以当把这种状态调整过来时,他终于露出了礼貌笑容,安然行礼后就坐,以最平静的姿态参与到了这场午宴之中。

    时隔几天,午宴的气氛却和上次有了天差地别,最主要的原因当属鲁本斯如今对罗迪的态度已经没有了冷淡和不屑——罗迪倒也佩服这位拿得起放得下的督主教,这位老人态度间虽然没了当初的矜持,可也并没有谄媚或讨好的意思,而是完全将罗迪当做一位值得认可的“朋友”来对待。

    眼下这顿饭也是“离别饭”,若是不出意外,明天鲁本斯便会带着队伍踏上返回“圣殿”的道路,而这也意味着莎莉将会同样跟随督主教离开这座城市,并且两年之后才会返回。

    在这样的前提下,酒桌上便没有人再提起昨天发生的事情,都是和和气气的喝酒吃饭,说着些让莎莉小姐注意身体或保重的话,起初这位公爵之女还微笑着回话,可是当父亲安格玛开口叮嘱的时候,莎莉终究还是落了泪——毕竟这么多年以来父亲的身体刚刚好转,自己便要背井离乡,心中的不舍情绪还是难以掩盖。

    “如果条件允许,就写写信给这里吧。”

    罗迪也不好说别的,想起自己当初上大学的时候每隔两天都要给家里打电话,不免感慨这个年代通讯不便。

    除了这些,一顿饭吃得稳稳当当,随后安格玛直接带着一众人来到公爵府的后方校场,直接让斥候队伍列队,在鲁本斯的见证下进行了简短却庄重的“授勋仪式”——虽然没有其他的旁观者,但所有斥候…连带着罗迪也都明白,能让一位“玫瑰十字”的督主教在一旁见证,这种荣耀反而比起那些大字不识几个的平民们要来的更多一些。

    长剑轻点索德洛尔的肩膀,安格玛公爵为这位落魄贵族的后裔授予了“男爵”之衔,同时郑重将一片属于鲁西弗隆家族的领地颁封给了索德洛尔。除此之外,更是调拨了四十多名额外的下人、还有足够武装五十人的军备、五千枚铸造精致的银币和许些粮食物资等等,不用说这都是看在罗迪面子上的“优待”,对此罗迪也是心中感叹这位老公爵待人处事的手段的确高明。

    诺兰村的斥候们取消原本的职务,直接并入了索德洛尔男爵的领地序列中,成为第一批军队——至于索德洛尔是给他们分封骑士还是带在身边继续当卫队,这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这样的仪式进行完后,索德洛尔便和罗迪简单聊了几句,他的态度称不上有多高兴或兴奋,显然还是对罗迪推脱了爵位依旧有些心结,不过在罗迪和他说了几句话之后,这位新晋的男爵便扬起了眉毛,随即立刻叫上鲁格等人去找惠灵顿了。

    莎莉在提图斯的护送下回了房间,等人走的差不多时,之前饭桌上维持的热闹气氛便在罗迪、鲁本斯和安格玛间冷清了许多,两位始终保持微笑的老人脸色都微微沉了下来,显然都有些话要说。

    “书房说话。”

    安格玛直接带着罗迪和鲁本斯进了书房,这也意味着罗迪得到了这位公爵的最终认可——不过此时他没有什么兴奋的情绪,因为在仆人都退下之后,他便直接看到了督主教交给自己的两张羊皮纸。

    “那个亡灵刺客身上搜出来的,是密信。”

    鲁本斯坐在一旁的扶手椅上,面色凝重边说话边叹气,一脸的皱纹似乎又深了些许,“圣殿守卫配合城防军,根本连那个家伙的影子都追不上,到现在连那个家伙叫什么都不清楚,说来真是…”

    遇到这样的强敌,束手无策的感觉的确令人沮丧,不过罗迪没有多少表示,只是点点头,默不作声的看着羊皮纸上密信破译后的内容。

    “对了,他留下了一些东西,想来你应该用得上。”

    旁边的安格玛伸手搬来了一个盒子,“咔”的打开,拿着羊皮纸正在破译的罗迪抬眼看了一下,里面摆放着一柄短弓、一枚戒指和一个护腕,不用说,肯定是【凋零者】玛格达遗落的——若是放在以前,罗迪肯定会第一时间冲上去查看这些装备的属性,可此时他却因密信上的内容而紧蹙眉头,目光直视扫了扫这些强大的装备,便不动声色的继续看起了信件。

    安格玛公爵微微扬了下眉毛,莫名感觉…罗迪好像变得更加内敛与沉稳起来。

    鲁本斯在旁边凝眉不语,说实话对于遭遇这样级别的亡灵也是忧心忡忡,别人看到他赢了,可亡灵排这么强大的刺客来刺杀大领主,这背后的含义很难揣摩,这种消息报回“圣殿”恐怕会激起不小的波澜。

    而目光转向眼前的罗迪时,那种忧虑便又变成了许些赞赏…对于有本领有实力有头脑的人,他本人是非常乐于结交的,只是罗迪刚刚在饭桌上委婉拒绝了加入教派的邀请,鲁本斯自然也是感到有些遗憾。

    三个人各怀心思的沉默着,罗迪始终没说话,那柄散发着幽蓝色的短弓就在盒子中静静的躺着,时间如此流逝了两三分钟后,罗迪才开口打破了这分凝滞——

    “大致了解了一些信息…总的来说,接下来霍利尔城是安全的。”

    他的目光没有抬起,说话时是低着头的,声音镇定,却也透着许些疲倦,或许是因为之前受的伤,又或者…是那别人无法理解的心理压力。

    “他不会回来?”

    这是鲁本斯关心的问题,他专门留下两名司铎和两队圣殿守卫来协助公爵的防卫工作,虽然知道若是那种敌人再次找上门多半没什么用,但这终究是一种态度。

    “回来也没能力刺杀,游侠被废掉胳膊,那就基本是个废物,现在他什么都做不了了。”

    罗迪摇着头,却是随即晃了晃手中的羊皮纸,“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会回来…亡灵的恢复能力很慢,如果按正常手段,他这样的歇十年都是轻的,但如果有一位药剂师之类的来帮忙的话…”

    “药剂师?难不成还能修复肢体?”

    安格玛和鲁本斯都觉得匪夷所思,毕竟亡灵这种生物本身就不合常理,被卸了个胳膊还能接个新的,这事情听起来都觉得诡异。

    “若是高阶药剂师,恐怕不难不到,或许三个月到半年时间就能恢复也说不准——而现在一个比较糟糕的消息,就是他很可能在艾弗塔领地内获得这样一位药剂师的帮助。”

    随后他简单的介绍了德比、玛格达和安萨丁的身份,一边说,心中也是逐渐浮现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

    “那也就是说,现在搜索重点应该放在基格镇?不对…”

    安格玛话说到一半,却是眯起了眼睛,沉默起来。

    旁边的鲁本斯也是面色难看,在普通人听来,好像公爵大人只要一派人搜查,任何亡灵都无处躲藏似的——可实际情况这两位老人却看得明白…就算玛格达和那个叫安萨丁的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活动,恐怕他们费尽心机也没办法察觉到什么端倪

    基格镇是特兰卡子爵的,公爵根本无权直接派兵去搜查,若是硬闯进去加强监视,先不说子爵那里怎么交涉,光是玛格达这种丢半个身子还能逃出城去的强大亡灵,怎么可能会傻到暴露出来被发现?

    下令让特兰卡子爵监视?更不靠谱。

    这个年代大领主对下属贵族有的只是“征税权”和“征兵权”,指望这些贵族替自己办事,还不如指望玛格达一头撞在安萨丁身上撞死

    想到这里,即便是位高权重的安格玛也不禁叹气…自己完全处于被动,看似脱离危险,可有这么一个威胁存在,谁还能睡个安稳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