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不是你想的那样!
    “…到底怎么回事?玛格达呢?惠灵顿呢?你怎么还在这里?”

    罗迪一连问了四个问题,可随即却发现死死压着自己的莎莉连半句话都没回答,只是低声呜咽着——这情景让罗迪瞬间想到某种可能,脸色难看的问道:“安格玛公爵呢?他不会…”

    “父亲…父亲在楼下等你,他没事,我们都没事,那个亡灵跑了,现在满城都在追捕他。”

    一夜未眠的莎莉声音有些于哑,不过说出的话语倒是让罗迪松了口气。此时她趴在罗迪身上,虽然鼻息间都是汗味,可这并没有让她有半点嫌弃,却只感觉始终悬着的心,终于在此时放了下来。

    她想说些什么,可最终只剩下了断断续续的哽咽声——有这样的反应,完全是因为莎莉被吓到了。

    昨日她和父亲正巧看到了罗迪和玛格达在钟楼上战斗的情景,因为离得远,也根本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可是当八支弩矢呼啦啦带起巨大烟尘的情景时,她便意识到眼前事态的发展,已经远远超乎了想象。

    马丁前去查看,可回报的消息却让莎莉只感觉天旋地转:罗迪重伤不省人事,敌人遭重创逃离

    出现这样的情况,安格玛公爵当机立断直接放弃逃离的计划,直接接管控制权,立刻下令全力救治罗迪,随即开始发动全城可用军队去追寻那个逃跑的刺客——而当莎莉发疯一样冲到钟楼下时,却只看到罗迪几无声息的倒在血泊中的摸样…

    这一幕,让莎莉的脑袋“嗡”的一下,差点直接跌下马去

    若非看到鲁本斯在提图斯的搀扶下咬牙对罗迪施放了神术进行救治,恐怕莎莉已经哭喊着扑过去了。

    饶是如此,昏迷不醒的罗迪还是让莎莉心中无比慌张,她直接让马丁用马车把罗迪接回了公爵府,并且根本没和鲁本斯与本杰明这两位上司打招呼,几乎不吃不喝坐在床边守到了现在。

    此时看罗迪这副被噩梦缠身而浑身冷汗的样子,莎莉只觉得心疼的厉害,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去问。当她反应过来自己把罗迪压倒在床上时,心中虽然一下子羞的不行,却不知怎地,竟然一咬牙,就这么赖着不起来了…

    卧室里静静的,只剩下了两个人的呼吸声。

    罗迪两眼发直的望着头顶的天花板,鼻息间闻到的都是莎莉身上的体香,胸口被两团软绵绵的东西挤压着,有些喘不过气来。他躺在那里愣了几秒钟,琢磨着玛格达会不会报复的事情,随即也是觉得这么一个连武器都拿不了的家伙此时基本算是被废掉,心中倒也放下心来。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对了,我胸口的伤?”

    “督主教大人用了高阶神术,伤口应该是了,但他说你失血过多,可能需要多休息一些日子…”

    听到罗迪询问伤口,莎莉终于低着头离开了他的怀抱,可是她并没有回去坐在椅子上,而是侧跪着坐在了床上,几乎依偎在了罗迪的身旁。

    她的脸红的厉害,罗迪重新坐起身时,只觉得这漂亮的鹅蛋脸都红成了苹果——不过他也顾不上感叹这妮子有多美,伸手扯开自己这身不知道谁给换上的睡衣,低头一瞧,不出意外的看到了一道淡淡的红印。

    伸手摸了摸,原本豁开的皮肉此时竟然一点痛感都没有。

    乱七八糟的情绪渐渐消退下去,乏力感涌了上来,他抬头望了望阳光,大概确认了时间,扭过头来时,却是突然发现莎莉的脸颊几乎和自己贴着…

    因为刚才的“飞扑”,这妮子的头发显得凌乱异常,红扑扑的脸蛋微微低着,教袍也扭扭歪歪的——可就是这样,罗迪却莫名觉得眼前的少女竟然美的有些耀眼起来。

    莎莉低垂着眼帘,明明知道和罗迪贴得有些太近,她却并没有躲闪后退的意思,反而努力维持着镇定,低声问道:“刚刚…是噩梦?”

    “我听到你说的话了…”

    莎莉依旧低着头,目光却是小心翼翼的瞥了瞥罗迪,见他微微蹙起了眉头,心中更是忐忑起来,想说的话却又卡在了喉咙里,生怕让这个家伙心情更糟

    罗迪皱着眉头,努力回忆自己梦里说过的话,可随后他突然听到旁边有脚步声传来,扭头望过去,正看到公爵府那位叫朱莉的女仆正瞪大眼睛望着眼前的两人,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也是,孤男寡女坐在床上,莎莉头发乱糟糟衣服皱巴巴,罗迪更是浑身汗水,胸前衣服还给扯开,这一幕任谁看了都…

    “小…姐,我——我等下再过来,我什么都没看到——”

    朱莉转身便出退了出去,坐在床上的罗迪一下子愣住,完全没明白发生了什么,疑惑的望向莎莉时,却感觉这个妮子的脸蛋红都要滴出血来了…

    “朱莉等等”

    她翻身跃下了床铺,走到门口时,还不忘回头嘱咐一句:“我…我去叫仆人来帮你换衣服”

    虽然在努力克制着情绪,可莎莉的声音还是有些发颤,她冲到卧室外后“哐当”一声关上了门,看到朱莉正一脸无措的在旁边望着自己,脸蛋顿时愈发红润起来。

    “罗迪刚刚睡醒,去告诉我父亲吧,刚才…刚才我们只是聊天来着…他…那个——”她找了半天词,最终却是狠狠一跺脚,“总之不是你想的那样”

    此时她也只能装鸵鸟把这个问题含糊过去了,一阵疯跑一样冲回自己的卧室后,莎莉一下子扑倒在自己的床上,把脸深深的埋进了枕头中——

    “混蛋还没问你…奈菲到底是谁啊?”

    在莎莉无比怨念罗迪的那句“梦话”的同时,脸色苍白的罗迪已经在简单洗漱过后摇摇晃晃的坐在了这间客卧的书桌上,有些出神的望着桌子上一本《弗罗斯德传》发呆。

    失血过多的后遗症始终存在,虽然伤口痊愈,可此时稍微走走路,脑袋便眩晕的厉害。不过这种眩晕并不妨碍他的思考,坐在这里几分钟,罗迪也对自己这一战的得失有了个基本概念:

    短弓没了,挺趁手的武器,被玛格达抬手间直接削成了两半。

    皮甲的胸甲严重损伤,即便修复,恐怕物品等阶也要掉一个档次——玛格达匕首划开的那个口子看起来触目惊心,也多亏了它,罗迪的胸膛才没有被直接切开。

    【莫洛奇的祝福】消耗没了,一张强大到耀眼的底牌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扔了。

    这么说起来损失可谓惨重,但不幸中的万幸是手下的斥候没有伤亡,死的几个人都是公爵府和修道院的——而说起收获,罗迪却称不上有多满意。

    【莫洛奇的祝福】带来了“玫瑰十字”声望永久增加106的效果,只是现在距离【崇敬】这个声望门槛还有着老远的距离。

    【阻止安萨丁的阴谋-(完成】带来足足三万五的经验,可现在自己进阶职业任务还没着落,这些经验也只能眼巴巴的留着,等回头升级用。

    单看这些奖励,怎么想都是亏本。

    所以罗迪如今唯一能指望“回本”的,就是鲁本斯和安格玛这两方势力能给予自己的“奖赏”了。说起来冒了这么大的险,如果说最满意的地方,那便是他和这两位老头子的“交情”已经称得上“生死与共”了。

    鲁本斯收获了一堆亡灵尸体和小头目德比的脑袋,这种功绩恐怕能在“圣殿”里立刻得到瞩目。而安格玛则再一次安全渡过了生死危机——罗迪知道亡灵的身体毁坏意味着什么…像玛格达这么重的伤势,恐怕没有一年半载根本难以恢复,更大的可能,便是这个家伙必须滚回塔斯曼沉睡个几十年才能恢复元气,除非…

    罗迪想到了某种可能,留了个心眼,却是准备找机会和安格玛单独聊聊了

    他的脑子里此时已经没有了刚才卧室中的暧昧,完全被无边的紧迫感所淹没——他需要变强:无论是个人还是势力,一刻都不能拖延。

    兽人、亡灵、异教徒,这都是目前看得到的威胁,而面对这群外敌,罗迪此时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去抵御的余地——因为他在这片土地上还未有立足之地

    现在的他,靠着“小打小闹”的几件事和公爵与督主教拉了些交情,虽然听起来已然前途无忧,但若真的想实现拯救这个国家的梦想,那简直差的太多——兵、粮、地、钱、眼线、政治地位、木材、矿产、装备等等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到现在罗迪根本还没见到影子呢连个根基都没有,谈什么救国?

    真等到大难发生时,把希望寄托于王国这些只顾着互相排挤的贵族党派?那还不如赶紧进林子里找个山洞避世隐居得了…因为罗迪对这些贵族的印象完全可以归结为一句话:“内讧一把手,抗敌没骨头。”

    把带路党的软骨头都于掉,整合贵族力量一致对外这种想法完全只能当做一个无法实现的“理想”。要想打破历史的轨迹,罗迪必须靠自己的势力和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