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噩梦中的身影
    安格玛公爵边说边拿起一张羊皮纸,亲手递给了索德洛尔:“多余的废话不说,东西都在这里,还有什么其他的要求,能满足的我尽量满足。当然如果你要和罗迪商量的话,等他醒了再说也不迟。”

    索德洛尔三人此时集体咽了口唾沫,他们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面对面坐在领地最高领主的面前,并且被对方如此豪迈的封爵赏金…心中激动万分的同时,却也暗暗感激着那个此时仍旧沉睡着的指挥官:罗迪。

    没有他的带领,他们恐怕到现在依旧只能是一群混饭吃的酒囊饭袋。

    “胳膊怎么样了?”

    安格玛看着出神发呆的几个人,也知道对方恐怕是有些拘谨的,便温和的问了一句——昨天索德洛尔为了帮惠灵顿挡那一箭,整个胳膊都直接断掉,若非神术师救治的及时,恐怕这条胳膊这辈子再也别想拿剑了。

    “回公爵大人,主教大人说需要固定一两个星期才能完全恢复,不过我感觉现在还好。”

    他挥了挥手臂,上面的绷带和夹板缠的结实,看起来有些滑稽。

    “你们都是好样的,鲁西弗隆家族能有你们这样的士兵,那是我的骄傲。”安格玛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如是感叹了,年纪大了,在这些小辈面前反而不喜欢装什么城府,他扭头对旁边的惠灵顿直言道:“这都是可塑之才,你和提图斯,那个什么…看着能不能教教他们。”

    老公爵虽然不明说,却也知道之前罗迪想要让索德洛尔拜师来着——这次事件下来,有索德洛尔替惠灵顿挡这一箭,后面的一切自然水到渠成。

    惠灵顿和提图斯一起应是,虽然没有多余表情,但只要他们不抵触,便说明这事情是没有问题的。

    “约翰,罗迪还没醒?”

    “老爷,罗迪队长那里一旦有什么消息,肯定会马上来通知的。”

    安格玛类似的话从早上起来已经问了不下三遍,这也能够看出他心中对罗迪的看重,不过显然他这种“看重”,相较于莎莉而言还是比较含蓄的…

    “莎莉呢?她怎么还没过来?”

    “小姐她——”

    约翰有些为难,显然觉得在外人面前说自家小姐守着罗迪一夜没睡…实在是不太合适。

    “算了算了,当我没问。”安格玛无奈摇了摇头,却是再次叹了口气,好似自言自语道:“那么强大地敌人…亡灵这么想杀我,是为了什么?”

    “惠灵顿,提图斯,如果让你们评价,那个逃走的亡灵卡伦王国内有谁能打过他?”

    昨天发生的战斗爆发快,结束也快,说起来从头到尾不过几分钟的时间,算上最后全城围堵追击玛格达也不过半个小时,结果最后还是让这个家伙直接从城墙上跳下去进了柯布森林——真不知道没了半边身子这家伙怎么还能跑这么快。

    因为没有目睹玛格达战斗时的威力,所以公爵始终没办法对他的实力做出判断。此时问向惠灵顿,也是压了一夜好奇心后终于忍耐不住的结果。

    可是这话问下来,他却没得到想要的答案。

    惠灵顿和提图斯想了半天,最终无奈摇头,低声回答:“想不出有谁能打得过。”

    这并非是过度夸大,只能说他们比较“实诚”,毕竟这个年代的通讯、交通都不发达,很多时候“高手”之间谁也不会闲的没事故意跑过来为了比拼实力而打一架。两位骑士对于王国内的强者都有耳闻,但所能接触到的也基本都是实力和自己接近的…几个特别强大的法师或骑士之类的,又不能随意下定论去判断,所以此时他们没能给出一个准确的答复。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如玛格达这种光凭箭矢便能直接于掉他们的,实力定然超过他们一个阶级。

    “这样的情况下…罗迪和那个家伙硬拼了一分钟还占了上风?最后只是因为箭矢射尽才在近战吃了亏?”

    这句话出自公爵之口,却也是两位骑士和督主教所亲眼看到的——强大到无视数百人卫队而在被伏击后反伏击的亡灵,即便是机弩重创后,仍然躲过了全城搜捕逃之夭夭…

    放到哪里,这种级别的家伙都称得上妖怪。

    然而就是这样的“妖怪”,被罗迪硬生生缠斗l分钟,还牵制到了预定的地点。

    联想到这样的事实时,安格玛对罗迪的看法不由得又高出了数层,甚至开始觉得自己似乎完全看不透这个年轻人了。

    “虽然督主教说他用了卷轴才能做到这种地步,可是要说他是完全凭神术加持而压制对方——”惠灵顿摇了摇头,低声道:“我个人是不信的。”

    “那个老骷髅我和惠灵顿加起来都不够塞牙缝的。罗迪但能牵制他,那只能说明他更强我们这群打仗的不会扯别的,能做到这一步,就是实力到位才行,扯别的都没用。”

    提图斯摇头晃脑的说出这些,话语更是直接。

    安格玛把目光转向索德洛尔等人,问道:“罗迪他以前就这么强么?”

    鲁格和卡特面面相觑,都是想起了罗迪半年来的表现:从带队逆袭兽人的营地开始,一路到现在,这位队长于过的事情,何止能用“强”来形容?

    索德洛尔更是回忆起当初自己带队投奔诺兰村而追寻罗迪的情景——那被尽数屠杀的狼骑兵、地上的碎尸…无论什么时候想起,都是令人寒毛直竖的经历。

    “罗迪队长他…其实带着我们做过不少事情。”

    “哦?他和我说过你们一起去兽人王国来着,难不成还有别的故事?”

    公爵扬起眉毛,他的话让三名斥候对视一眼,现如今,他们都觉得那些事情似乎没什么好隐瞒的,想了想,便开始一件件说了出来…

    公爵府二楼的卧房内,静静躺在床上的罗迪此时还未苏醒。

    来到这个世界前后,罗迪的睡眠质量一直延续了他以前的状态——因为他心思过于理智而情商低下,所以基本上都是“一觉到天亮”。要说做梦的次数,恐怕一年下来用手指头都能数出来。

    不过这一次重伤昏迷后,他却始终被一个噩梦缠身。

    燃烧的战火将霍利尔城吞噬,熟悉的建筑、街道在火光中被扭曲,冲入城市的野蛮身影怒吼着将武器挥向了无辜的平民,兽人语特有的音节断断续续的飘入耳中,似乎在嘲笑着罗迪的渺小和无能。

    罗迪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那原本因为穿越后而平静些许的心再一次被这场景深深刺痛——毁灭…不单单是霍利尔城,更是几乎整个卡伦王国

    还有…

    那个一头红发的身影倏然间出现在自己面前,一双紫色的眼瞳望着自己,原本的古灵精怪已然被最后那抹诀别所取代…

    那淡淡的话语声回荡在耳旁,一切都如同昨日重现——

    “我是巫师,当然知道自己的状态,只是在……在这一切结束以前,你能——吻我一下么?”

    无法抑制的痛楚从胸口涌出,罗迪感觉自己几乎无法呼吸,他伸出手去,却只看到那香消玉殒的一幕在自己面前映出一片血红…

    整个身体都因为愤懑和哀痛而剧烈颤抖着,罗迪张大嘴巴想要呼喊,却感觉自己连半句话都说不出来,想要喊她的名字,却浑身都用不上力气——

    “奈…菲。”

    倏然睁开双眼时,明亮的光线让罗迪只感觉眼前一片白茫茫的。他猛然坐起,只觉冷汗浸透了全身,豆大的汗珠顺着鼻梁滑落下来。

    眯着眼睛,罗迪渐渐适应了这刺眼的光线,汗水和衣服黏在一起的感觉非常难受,他大口的呼吸着,脑海中混沌一片,心中被惊慌与愤怒混杂的情绪占满,眼前闪过的似乎还是那躺在地上再无声息的身影——

    是个噩梦…

    呼哧呼哧喘着气,他两眼发直的盯着面前好几秒,脑海中这才想起了此时还是6b年的九月份,一切悲剧都还没有上演。

    可是…

    如果自己不作出更多改变,这个噩梦,或许依旧会如期而至

    想到玛格达的疯狂攻击,想到兽人的狼骑兵大队,想到梦境中自己的无力,罗迪只感觉浑身都有些发冷——自己做的还远远不够,仅凭几十号斥候就想改变国家?这还差的太远

    乱七八糟的思绪奋勇而至,又过了五六秒钟,呼吸渐渐平稳下来的罗迪才想起要伸手把额头的冷汗擦去,可一抬手,这才发现自己的手竟然被…握住了

    心中一惊,罗迪这才想起自己还没搞清楚目前呆在哪里——视野中,淡棕色纹面的被子盖在身上,明显属于贵族才能使用的高档货,床脚有精致的木雕,上面有座狼的狼头标志,墙上挂着几幅油画,画像上是个容貌美丽的贵妇人,眉宇间依稀有些眼熟。阳光从正对着的窗户间洒在自己身上,能看到窗外隐约的街景。

    扭过头来,映入眼帘的却是莎莉苍白憔悴的小脸,她眼圈有些红,此时正咬着嘴唇,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的摸样可怜兮兮的,头发也有些乱,身上的司铎教袍也有些褶皱…

    “莎莉?”

    记忆还有些混乱,罗迪皱起眉头,却是用责怪的语气道:“我让他们敲响了钟声,你不是应该——”

    话还没说完,他便惊讶的望着莎莉起身扑了过来,浑身酸痛异常的他想要躲开,却是胳膊一软,直接被莎莉按在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