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五十章 游侠掠影(终)
    玛格达本能感觉不妙,他努力抬起双手,正要用力挣脱这禁锢,却看到远处的三人根本没有进攻自己的意图,反而是鲁本斯骤然抬起了已经出现裂痕的权杖,朝着空中射出了一道圆环…

    这是什么意思?

    信号?示警?还是放弃?

    无数种猜测从玛格达头脑中冒出,但下一刻,他却清晰的听到远处传来了机械结构响动的声音——顺着声音望过去时,他那灰白色的瞳孔骤然紧缩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西城墙上的一架架机弩,此时竟然完全对准了自己所在的位置

    这便是罗迪和鲁本斯当初所策划的“威力最大”的后手之一:若敌人实在强大,则直接用机弩进行集群打击

    原本西城墙上一共有b架机弩,还都是一致对着城墙外的,然而在罗迪的要求下,它们早在几天前便全部挪到了城墙的里侧,并且早就通过测试射击预定了四个打击点——

    在罗迪的预想中,一旦启用这个计划,则城墙上的士兵可以随时根据督主教的神术光环命令来调整弩矢落点,经过短暂的训练,他们已经将调整时间缩短到了20秒左右——因为演练过十几次,所以此时士兵们在鲁本斯发出信号的第一时间,便已然将机弩对准了钟楼下方

    城墙上原本用于远距离杀敌的机弩威力奇大,光是弩臂的宽度都超过三米,弩矢直径足有人手腕粗,堪比长匕的金属头部更是让整个弩矢的威力得到了极大地增幅——即便这个时代的人不懂得“动量定理”,却也明白“强弓用重箭”的定律,所以此时这八架机弩的齐射下,威力早已超过了个体防御极限的无数倍

    即便是再强大的重甲骑士,此时撞上这种弩矢也是个串糖葫芦的下场。

    当玛格达被鲁本斯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挣脱“神圣禁锢”了

    “嗖嗖嗖——”

    弩矢在空中划出一道道黑影,带着沉闷而令人压抑的撞击声,瞬间便飞过近百米的空间,“噼里啪啦”的将整个钟楼下方的石质墙面戳了个粉碎

    玛格达瞬间被弩矢击碎石块后溅起的碎渣和灰尘所淹没,甚至连一旁早早趴在地上躲避的罗迪都无法看清楚这个强大的游侠到底有没有被射中

    “只要有一支只要有一支击中就行”

    此时此刻,罗迪的心完全悬在半空,两眼一眨不眨的盯着那片烟尘,甚至连自己此时半边身子挂在四楼屋顶的边缘都没有注意。

    可是当烟尘散尽时,罗迪却怒骂一声——

    “妈的,还没死?”

    隐约有动静传来——罗迪紧皱眉头,随即也是注意到了“周边人物信息栏”中玛格达几乎见底的血量,他握紧了手中的匕首,起身刚想着要呼喊远处的惠灵顿过来帮忙,却随即发现眼前的情况…似乎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悲观。

    玛格达的确还活着——近百米外射击的机弩虽然经过了校准,并且还是b弩集射,可玛格达这样的目标实在是太小,b支巨大的弩矢,竟然只有一支击中了他。

    但幸运的是…玛格达虽然强大,面对这种级别的攻击却根本没有抵抗的余地:他的整个左肩膀被射中,弩矢巨大的金属头部直接将他的肩胛骨连带着血肉直接打烂,甚至连带着他的左臂都直接击飞了

    此时此刻,钟楼中段已经被弩矢的集群打击轰出一个硕大的窟窿,而玛格达便在这窟窿间半死不活的挂着,伸手想要爬起来的动作都缓慢了不少——因为“活”得太久,他的身体此时甚至没有多少血液流出,只是那丢掉半个身体的摸样,实在是有些惨不忍睹…

    罗迪确认对方已经根本没有还击之力,当即抬起手中的戒指朝对方照了过去,“趁你病要你命”那是绝对要奉行的人生准则——他正要冲过去将玛格达大卸八块,却怎曾想这家伙竟然一只手撑着身体,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圣光下的肉体开始被灼伤,“吱吱”冒起的黑烟让玛格达的皮肤开始溃烂。这位【凋零者】缓缓抬起目光,先是被那圣光灼的微眯起了眼睛,随后却若无其事似的扫了一眼四周和自己的身体…

    已经溃烂的面颊中缓缓透出一股子难言的狠戾,可玛格达却是并未怒吼着选择拼命,而是目光扫过了远处的鲁本斯、惠灵顿和提图斯,好似要牢牢记住他们的面容似的,紧接着便猛然一迈步,直接从钟楼这个大窟窿间跳了下去

    “还他妈想跑…”

    罗迪迈步就想追,结果一看身下十米有余的高度落差,却立刻想起自己已经没有了【莫洛奇的祝福】效果,血量、敏捷和体能完全和刚才不能比,最终只能放弃一跃而下追击玛格达的想法,转而朝旁边移动低矮的小楼跳了下去,然后几个纵跃落了地,眼角正瞥到玛格达疯狂朝城外奔跑的身影,迈步便玩儿命追了上去

    他可不想让这么一个报复心极重的家伙活着,能于掉他就一定不能犹豫

    心中是这么想的,罗迪却只能眼睁睁看着玛格达以惊人速度跃上了另一栋民居的二楼,几个跳跃间便消影无踪——后面追击的罗迪此时根本就没有了足够他追击的技能,低级的“腾跃”技能都没办法让他跟着玛格达跳上路边的阳台,无奈之下他只能大声朝着同样追过去的惠灵顿骑士喊道:“他一定要出城派人去城墙拦住他”

    远处在屋顶疾奔而过的骑士没有回应,也不知道听见没听见这句话。

    而直到这时,罗迪才感觉身体正在前所未有的剧烈颤抖着,起初他还以为这是【莫洛奇的祝福】的副作用,可脚步刚一停下,他便一个踉跄,险些直接仰倒在地。

    伸手扶着街道旁边的墙壁,罗迪精疲力竭的找了个地方靠坐在地上,好似出水的鱼一样大口呼吸着。

    “妈的,怎么会是玛格达呢…这也变得太多了…”

    他脑子乱糟糟的,因为记忆中的历史上根本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按照原本的轨迹,老公爵此时估计已经在公爵府“寿终正寝”了,而莎莉更是早就死在了草原上,霍利尔城此时被弗朗西斯“公爵”牢牢掌控,亡灵阿尔法或许还藏在公爵府中,为塔斯曼王国的阴谋继续埋线布局…

    可如今,自己的到来已经将这一切彻底打乱。无论是虎视眈眈的兽人王国,还是数年之后才缓缓探出血腥之牙的亡灵,都因为罗迪的横插一脚而被打翻了在艾弗塔领地的部署——这一切听起来似乎颇有值得自豪的地方,可此时在与玛格达全力一战之后,他才陡然间明白一个事实…

    想要救这个国家,自己还差得远呢

    累死累活拉扯出来的斥候小队,还远远挡不住日后这些家伙的疯狂进攻…

    心中的压力瞬间好似增大了好几倍,令本就喘的不行的罗迪愈发感到窒息——胸口火辣辣的感觉延迟了许久才传递过来,罗迪睁着眼睛,却是感觉四周好似都变得暗了下来,眼前的景物开始缓缓旋转,好似迷离的幻境…

    清晨已至,街道上走过的行人目光怪异的瞧着这个坐在墙边、浑身鲜血的士兵,有几个人还做出了欲言又止的摸样。

    罗迪感觉自己胳膊似乎变得很重,身体也在止不住的朝一边滑了下去,低头看了看,这才发现自己满手都是鲜血。

    胸口好像…受伤了?

    意识到自己身上有伤口时,因为肾上腺素延迟的痛感才一下子变得清晰起来,他想要张嘴说什么,却是再也控制不住身体,斜着栽倒在了地上。

    张开嘴巴,罗迪想要召唤出“人物属性面板”,结果眼前却突然间漆黑一片,而话到了嘴边,也成了低声的呻吟。

    老子要升级回血啊…

    罗迪心中这么想着,却终究因为失血过多而直接晕了过去。

    九月二十七日,霍利尔城,公爵府。

    “老爷,派出去搜索的队伍还是没有回信。”

    “继续搜发通告,让艾弗塔领地所有的贵族都给我打起精神来”

    “老爷,督主教大人宣布车队推迟出发,他本人说是中午就到。”

    “去准备午宴,这老东西还算有点良心…”

    谈话声响起在公爵府的会客厅,忙碌的仆人们穿梭着汇报信息,两位守护骑士已经在神术帮助下伤愈,此时他们佩剑戴甲警戒在公爵身旁,神态谨慎,随时警惕着可能发生的袭击。

    安格玛公爵的面前放了很多羊皮纸,而坐在他对面的,则是罗迪手下的三个骨于:索德洛尔、鲁格和卡特。

    “特殊情况,授勋仪式没办法去大张旗鼓的进行了,也是我这个老家伙不中用,让那个骨头棒子最后跑了…”安格玛面对着这三名斥候,言语间的诚恳令他们都有些不适,“不过放心,该给你们的一样不会少男爵、领地,除此之外还有一批资金、装备和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