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游侠掠影(二)
    此时站起身的足足十五六人,几乎每个人身上都中了箭,多的甚至有十几支,他们的摸样简直就像是一群刺猬,可这种时候正在射箭的士兵们却根本没有谁笑得出来,只觉得毛骨悚然…

    南北向的小路在北面被封死,而此时德比和其他亡灵便是在朝着他们来时的南面奔跑着,用来伪装身份的马车被直接抛弃,而德比却根本不担心车厢中的玛格达会遭受什么袭击——甚至他的脑袋里都没有存在过“掩护玛格达”的念头,心中只有对这些狡猾人类的无尽诅咒和对面前空荡荡街道的不祥预感…

    “注意防御”

    他再次喊了一声,双手一翻间无声无息握住两柄短匕,同时身体猛地向前一扑,单手一撑地,身形敏捷的在空中翻了个跟头,轻松躲过了射向自己的四支箭矢,随即手一挥,隔开了射向身旁那位同伴的箭头,继而向侧面一晃,整个身体便骤然间消失在了原地

    这便是“刺客”的高等级“潜行”技能了,而在德比消失的瞬间,剩下的亡灵中有一人挥动了手中伪装成长剑的魔杖,一道绿油油的光幕瞬时出现在了他们的头顶,半径足有七八米——那些集射而来的箭矢射中光幕后被直接滑开,“噼里啪啦”落了一地。

    不得不说这些刺客猝然遇袭后的反应相当迅速,从伏击开始到现在不过十多秒钟的时间,他们便已经做出了有效的防御措施,并且几乎突围成功…

    但也只是“几乎”而已。

    亡灵四散奔逃开来,本想找到这条街中间的夹缝小路尽量隐蔽起来,却哪知其中竟然突然冲出了无数手持重盾的圣殿守卫——亡灵们几番冲锋都被击退回来,见此情况,毫无退路的他们只得继续沿着街道朝外跑,随即便悲哀的发现…眼前原本平静的街道已然被轰然间涌过来两支队伍完全堵住。

    一支骑兵队率先朝他们所在的方向策马冲锋而来,一骑当先的赫然是一身银铠、手提三棱战枪的提图斯,其后紧跟着的则是穿着黑色铠甲的惠灵顿,两人之后则是十五名手持重锤、狼牙棒的强力扈从,再后方则是十名罗迪手下队伍中骑战能力最强的斥候

    不过五十米的距离下,战马几乎眨眼即至,提图斯抬手挥枪,冰冷的枪尖怒刺而出时,竟然带着许些淡淡的白光——

    “给我死”

    大喝声响彻整条街道,几乎盖过了马蹄声。那枪尖连甩间在空中划出了三四道虚影,直接那个想要躲闪的亡灵尽数抽飞

    他们之中有的被抽中了脑袋,整个头颅当即从内部直接爆裂开来,有的被扫中胸膛,身体当场炸成碎片,泛着莹白色光芒的骑枪哪怕是碰到手臂,也会让亡灵的半个身子被莫名炸开的冲击轰飞出去——这是提图斯骑士第一次发挥他的全部力量,其所展现出来的冲击力远比数天前在城市广场还要强横

    而在他身后的惠灵顿骑士并没有使用重型骑枪,只是手持一柄重型长剑在手中左右挥舞着,与普通骑兵比起来似乎并无多少区别,可若是仔细看他攻击时的动作,便能看到他的长剑似乎总拖着一道模糊不清的影子,每一次击中敌人,长剑与肉体的撞击声却都是响起两次…

    后方使用重武器的扈从同样威猛,巨斧、狼牙棒、长柄战锤经过战马的速度加持后抡在亡灵身上发出了类似砸碎椰子时的裂响,以至于随后跟上的索德洛尔等人几乎已经没有了攻击目标…

    撞击声、砍杀声和马蹄声混在一起,骑兵们如同犁地一样呼啸而过,毫无悬念的碾压了佣兵打扮的亡灵——而这并不是结束,几名并未被砍死而幸运活下来的亡灵正要踉跄的拖着残破的身躯向外跑,随后便撞上了接踵而至的两百多名圣殿守卫。

    望着这些士兵身上那厚重的铠甲、手中的半金属塔盾以及铺天盖地的长矛,亡灵们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

    他们被彻底包围了

    27名骑兵冲到了道路的尽头,此时已经将马头转了过来,极具压迫性的与圣殿守卫们开始了“合围”——街道两侧的房屋的大门开始一扇扇打开,手持重盾短剑的士兵们踏步而出,完全将亡灵眼前的逃跑路线彻底堵死。

    若是算上楼上手持弓箭瞄准下方的斥候,此时围住这些亡灵的士兵总和已经超过了三百人。四周所有街道都已经被清空戒严,更有五六支机动的骑兵巡逻队随时准备击杀漏网之鱼…

    而霍利尔城此时则已经将所有城门尽数关闭,所以无论从什么角度而言,这群亡灵刺客已经插翅难逃

    此时此刻,经历了箭雨和骑兵冲锋“洗礼”的亡灵此时只剩下了五名尚且能够站立的,剩下的不是因为骑兵队伍的碾压身首异处,便是被超过二十支箭矢直接射死。这其中,只有亡灵刺客德比则因为高超的潜行术消失了踪影,而至于玛格达…

    他所在的马车上钉着十多支箭矢,可车厢内却似乎半点动静都没有。

    围住亡灵的两百多名士兵手持盾牌,将仅剩的亡灵一步步逼退到了马车前,而在这过程中,已经拿上短弓参与战斗的罗迪更是用几支极其精准的箭矢射穿了两名亡灵的脑袋…

    他望着眼前的战局,心中一块石头已经基本落地,扭头望向身侧被圣殿守卫层层保护的鲁本斯,罗迪做了一个“继续”的手势,随即迈步跃上了旁边一处早就准备好的高台,手中箭矢已然搭好——

    几米外,鲁本斯抬手便释放了“神术:真视之眼”,继而手中权杖猛的一挥,一道金色光芒瞬时击中了一栋民居二楼外墙…

    “啪”

    原本借助潜行术想要逃脱的亡灵德比顿时因为这攻击显出了身形,而罗迪的箭矢几乎同一时刻射出,在德比咬牙正要怒骂之际已然射到了他的眼前

    虽然罗迪的等级根本比不上德比这个进阶2级的强大刺客,但实力的对比却根本不是等级便能一言以蔽之的,就如此时德比根本没办法用眼睛挡住箭矢一样,他只能选择猛推双手向后空翻来躲开这犀利的攻击…

    而这样做的后果,便是他彻彻底底的落入了圣殿骑士们组成的包围圈之中

    “杀”

    这边的鲁本斯二话不说直接下了死命令,“神圣护盾”倒也不忘护住身前,而不远处的早已准备好“神圣束缚”神术的本杰明则直接一挥手,将德比的身形困在原地

    因为等级差距,他的神术只困住了德比一秒多的时间便被这家伙直接挣脱,可这一秒的延迟,已经够提图斯和惠灵顿逼至身前——因为四周地形已经无法进行二次冲锋,所以此时两位高阶骑士都是下马直接开始了贴身肉搏。

    若是一对一单挑,德比或许还能凭借自己的等级与技巧优势战胜这两位攻击方式大开大合的骑士,可此时的战场上,围攻他的除了两位骑士,还有一位督主教、一位主教和四名拥有进阶实力的司铎…

    如此看来,德比定然在劫难逃

    站在高台上的罗迪轻轻放下了手中的短弓——此时破晓已至,橘色的阳光从东边的城墙边缘照射到了这条街道之中,他站在高台上,身体沐浴在晨曦的光芒中,望着三十多米外被士兵们完全围住的亡灵刺客,缓缓呼出一口气…

    指尖捻了捻那支留作最后“失败警报”的鸣镝箭,在脑海中闪过作为后手预备的四五个作战地点,罗迪低声自言自语道:

    “还好…没出意外。”

    然而也就是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意外,终归还是发生了。

    一公里外,“玫瑰十字”修道院。

    在宿舍醒来时,莎莉的脑子里还残留着任职司铎后带来的许些兴奋情绪,却根本不知道此时距离修道院不过八百米的西城门处正在发生着怎样激烈的战

    说起来这也是情有可原——因为并未参与“伏击亡灵”的计划,所以她根本就不了解其中详细,只是当洗漱过后行走在修道院中时,莎莉才想起今天父亲要派遣提图斯和惠灵顿叔叔他们与主教大人合作进行这么一场战斗。

    至于这种战斗的结果,她倒是从来没有担心过,因为从小到大莎莉都没有听说过有谁的实力会比提图斯和惠灵顿叔叔更强的,更何况这次战斗还有鲁本斯大人与本杰明主教一同参与,怎么想,敌人都该是一个照面被灭掉才是。

    所以莎莉此时心情轻松得很,如果说有什么烦恼,恐怕就是为即将到来的离别而感到微微的茫然和伤感了。

    按计划,督主教明天就要带着她离开这座呆了十六年的城市,去往上千里外的“圣殿”,所以这两天莎莉已经没有了以前的祷告任务,而被主教特别“放假”去收拾自己的行装。

    “去‘圣殿,能带什么行李啊…”

    她望着摆在床铺前的所有东西:崭新的司铎教袍两套,用于平日里的黑色便装教袍两套,一些换洗的内衣,三四部经书,一摞之前用于做笔记的羊皮纸,再有便是那件客迈拉鳞片软甲和…一套巫毒骰子。

    看到最后两样东西时,莎莉的目光显得柔和了许多,她想了想,决定还是把软甲套在身上,随即拿起骰子在手中摩挲着,正欲将它放入口袋,敲门声便在身后响起。

    “莎莉,你在么?”

    “克丽丝?这么早就起了么,有什么事?”

    推开门的克丽丝望着如今已经成为司铎的莎莉,打趣着行礼道:“先给司铎大人问个好不行?”

    “去去去,别和我搞这套,”莎莉望了望门外,“有人找我?”

    刚刚心中想着罗迪,所以莎莉自然希望此时这个家伙能在离开前找自己说说话。

    “被你猜中了,是个叫马丁的家伙,他说奉公爵大人的命令来找你。”

    “马丁?他来于什么?”

    莎莉脸上露出了许些失望表情,随即却是深深的疑惑,对于马丁莎莉很是了解,对方如果没有要紧事,肯定不会直接用这种方式来找自己,更何况…是带着父亲的命令。

    可纵然莎莉脑海中做出了许多预想,她也绝对没想到马丁来找她的目的竟然是…

    “逃跑?”

    莎莉满是不可置信的望着马丁,却是随后意识到了什么,精致的鹅蛋脸立刻阴沉了下来,眯起眼睛问道:“你是说…在‘需要,的时候带我离开这里?

    “是的,小姐,这是老爷的命令。”马丁转头望了望西面,那里正是战斗发生的区域,“老爷让我在这里等您一天,如果这一天西面的钟楼没有鸣钟,那就没有必要有任何动作,但如果有鸣钟响起,便要立刻带着小姐你去北城门,以最快速度去波尔要塞。”

    “西面的钟楼?”

    眯起眼睛的莎莉突然意识到父亲这几天策划的战斗似乎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心中立刻变得有些忐忑起来,“父亲的把握大么?”

    “老爷说这些都是以防万一的办法,”马丁想了想公爵交代这些话时的表情,“想来老爷应该是把握极大的。”

    “这就好…”微乱的心情被压制下去,莎莉想了想,随即道:“那你就现在这里待命,若是钟楼响了的话…”

    “铛——”

    猝然传来的钟声令莎莉和马丁同时转过了头,两人的表情在一瞬间都有些呆滞,可随后马丁却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他转身便朝着修道院对面早已准备好的马匹冲了过去,一边跑一边回头喊道:“小姐快走”

    “这…真要走?”

    莎莉的大脑里还反映不过来这样的事情发生时应该怎么办,听到马丁朝自己大喊的声音,她还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修道院教堂,却是根本不能接受自己马上就要逃离这里的事实——

    “快上马小姐”

    马丁动作极快,他三步并作两步牵着马冲到莎莉面前,却发现女孩儿起初还麻木僵硬的表情在握住缰绳的瞬间便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则是凝重与镇定,她翻身上马,夹紧马腹之时出声问道:“那场战斗到底怎么回事?”

    马丁见她已经开始让马匹加速,便赶紧让自己胯下的马匹跟上,一边注意着街道四周的动静一边回道:“小姐,具体是情况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提图斯和惠灵顿骑士都在现场,督主教、主教和上百名圣殿守卫都在,整个计划是那位罗迪队长策划的,他应该也在…”

    “罗迪?”

    莎莉的抓着缰绳的手猛然一拽,奔跑的战马顿时人立而起,嘶鸣着停下了奔跑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