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坑已挖好,看谁来跳
    在“裂土”中,类似的buf卷轴罗迪也用过不少,可即便是在597年他身为59级游侠的时候,曾经用过的最高级的卷轴也不过是一个蓝色“精良级”的“极效狮王之力”——而当初那个卷轴的效果,是提升20力量、提升180体质、持续时间6分钟。

    从这里就能看出【莫洛奇的祝福】效果为何如此逆天:一般卷轴都是15-6分钟的持续时间,而这张卷轴只有6秒…

    若它的持续时间是6分钟,恐怕都可以成为“橙色”字头的传说级卷轴,但显然这东西强大是强大,但如果真论“实用性”,它却并没有破坏掉游戏的平衡性。

    虽然听起来效果牛逼爆表,但【莫洛奇的祝福】终归只是一次性消耗品…并且因为其没有类似“魔法免疫”的效果,若开启后运气不好连续挨几个控制技能,那只能眼睁睁看着这张史诗级卷轴彻底浪费掉…

    而从效果而言,“实力提升”虽是必然,可有几个人能在等级骤然提升后,可以对突然获得的大量技能完全适应?6秒的时间,都来不及看明白“技能说明”就结束了。

    所以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个卷轴的最多作用,都来自于等级提升后暴增的属性及100的属性翻倍加成上。

    但罗迪却并非“普通人”,反而是为数不多能将这张卷轴发挥到极致的家伙

    握着这张卷轴,罗迪觉得自己在霍利尔城折腾了一个月的收获还真是超乎想象。

    抬起头来看着索德洛尔愁眉苦脸的样子,他笑着问道“对了,男爵授勋的事情,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提起这件事,索德洛尔沉默了片刻,却是语调变的有些抵触道:“我…不理解你的做法。”

    其实换了谁都不会理解罗迪的选择——就在今天下午,罗迪拒绝了安格玛公爵授予他“男爵”爵位的请求,并转而将其让给了原本就有贵族血统的索德洛尔身上…虽然安格玛最终同意了他的请求,但显然也是对罗迪的选择抱有许些不满。

    “这些东西你以后会理解的,我现在解释了你也不懂,你暂且把我当成喜欢退居幕后搞些阴谋的家伙,这样是不是好接受些?”罗迪掀开车厢的窗帘,朝远处点燃火把的城墙望了望,测算一下距离,补充道:“当然,我可没有把你当傀儡操纵的意思,只是希望咱们这些斥候能有个好去处。”

    索德洛尔何等聪明的人,自然明白罗迪恐怕有些自己的苦衷,他更想起之前在那个旅馆随口聊天时罗迪便说过类似的话语,如此思索片刻后,他有些无奈的叹气道:“既然你做了这种决定,那我就勤勤恳恳当好这个领主吧。”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昏暗的光线下,罗迪此时的表情在阴影中无从辨别,“你怕随着地位的变化,原本单纯的东西会变质…出生入死的兄弟会贪图安逸、失去上进心,又或者——某一天,你、我或是这些曾经熟悉的战友会变成敌人?”

    索德洛尔用沉默代替了回答。

    “其实这样的担心都是对的,我也有过这样的想法,而正是因为这样,我才决定让你去当这个男爵。”

    罗迪的声音并不遮掩,所以正在驾车的鲁格也能听到他的声音,“你有大局观,接受过的教育比所有斥候都多,并且熟悉领地的运作,所以领主让你当最合适不过。不过这只是明面上的东西…”

    他顿了顿,继续道:“萨罗塔死了,不代表兽人不会出现这样具有侵略意图的领导者;而后天我们把亡灵的问题解决后,塔斯曼王国那个安萨丁肯定还会来找麻烦这是两个问题了,再有…b十字,的异教徒虽然可能一时半会不会有太多动静,但他们终究会查到许些线索并找上门来的。”

    “你看,兽人、亡灵、异教徒疯子都随时有可能威胁到我们的生活,你还以为接下来会过什么清闲日子?种地放羊搞女人享清福?”

    罗迪摇摇头,声音在这马车行进的轻微噪音中显得很是深邃:“如果不去打拼,恐怕咱们迟早就是尸骨无存的下场啊…”

    这样的话语,令原本心情已经放松些许的索德洛尔和鲁格都沉默下来——若非罗迪这么一桩桩点出来,他们几乎都认为接下来的日子定然会是一帆风顺的。

    不说他们,剩下那些斥候未尝没有“忙完这一切便回去享清福”的想法,甚至卡特都已经和别人商量起如果自己有了几亩良田要如何收租的事情了…

    “终归…这是战争的年代啊。”

    随着罗迪的轻声感叹,马车缓缓消失在了昏暗的街角。

    九月二十五日。

    柯布森林中,伪装成“吉特商行”的刺客队伍依旧在保持着那不紧不慢的速度前行着。

    时值秋季,正是森林中的野兽临冬季前最后的活跃期,所以此时走在大路上经常能碰到进入森林狩猎的猎户或佣兵团队,偶尔也会有一两只不长眼的麋鹿或野猪冲到正在行进的队伍前方,后果自然是被商队的佣兵们直接猎杀。

    不过这些原本身份为亡灵的家伙根本不会食用那些肥美的鲜肉,却只是用它们和偶遇的其他队伍交换了许些信息——

    “玛格达大人,刚得到的消息,霍利尔城最近突然实行了宵禁,并且白天只开放西城门。”

    谢顶的脑袋朝前探着,德比躬身向坐在车厢里的玛格达汇报了这条消息。坐在车厢内闭目养神的“凋零者”缓缓睁开眼睛,沉声问道:“原因?”

    “听说九月二十日的时候瑰十字,原本的演讲被一群异教徒打断了,死了不少人,今天正在重新举行演讲,并且明天那位安格玛公爵还要举行什么授勋仪式,所以这几天城内的军事动作不小…应该是被之前那件事吓怕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德比还引用了打听来的消息:“据说瑰十字,的主教和督主教差点被异教徒直接杀死在广场上,估计他们是怕丢这张老脸吧。”

    玛格达的目光转向窗外,沉默片刻后低声回道:“联络点的消息最近一次是什么时候到的?”

    “一个小时前,大人。”德比拿出一张羊皮纸,上面是霍利尔城内隐藏在集市中的眼线派人发来的信息,“安萨丁大人安插在城中的内线只知道我们会在二十六日到达,却并不知道我们有多少人、伪装成什么样子…”

    这样的话语说出来时,便等于排除了很多种可能——显然德比绝不认为这支队伍的身份会暴露。

    而作为整个队伍的最高决策者及刺杀的主要执行人,玛格达刚刚还是在心中闪过许些猜疑的,不过因为本身强大实力带来的自信,那许些并不明显的危机感很快便随着德比的汇报而悄然消失。

    “呵…不过是个小城市的领主罢了,还不值得我这么上心。”

    玛格达最终在心中下了决策,挥手示意道:“队伍继续行进,争取二十六日早些时候到,若能赶上那个公爵的授勋仪式,那便直接动手完成任务就是。

    这种感觉,就像是去一个地方随手杀一只鸡然后转身便走一样,听起来简直就是自信过了头,可身为进阶“刺客”等级2级的德比却根本不认为玛格达的话语有任何“狂妄”成分,他依旧低头恭敬行礼,随即便跳下车厢部署命令去了。

    此时正值清晨,明天这个时候,车队便将抵达霍利尔城。

    同一时刻,霍利尔城城市广场之上,莎莉终于在督主教的正式声明和任命下成为了教派“司铎”,飞洒的玫瑰花瓣间,身穿蓝白相间司铎教袍的她正微笑接受着信徒和督主教的祝福。

    盛大的演讲积极带动了信徒们的情绪,待欢呼声一直持续到仪式尾声后,督主教便坐着马车开始环城绕行,开始对霍利尔城进行“祝福”。数量过千的信徒们跟随在马车后,队伍浩浩荡荡的走过宽阔的主路时,华丽的马车、威武的仪仗队和虔诚跟随的信徒们组成了一副这个时代特有的波澜画卷。

    道路上飘着浓郁的玫瑰花香,因“蝮蛇十字”带来的恐慌正渐渐平复着。在督主教马车行驶过后不久,由提图斯和惠灵顿骑士开路的公爵府车队同样出现在了城中的道路上,只是他们并未跟随督主教的队伍,却是拐上了去往西城门的道路。

    厚重的马车在大道上行驶平稳,车厢内,高脚杯中醇红的葡萄酒液正泛起许些涟漪,映出了坐在公爵对面的罗迪的面容。

    “莎莉的事情也算是落下了定论,这样我就放心多了。”

    安格玛公爵说话的声音不大,可语气间却带着许些落寞,或许是因为想起了以前的事情,又或者因为即将到来的离别,老人在罗迪面前似乎并没有刻意去遮掩这种情绪。目光望着车窗外时,他轻轻摇晃着酒杯,随即问道:“对了,明天的计划里,北城门单独准备一批人和车队…是给我留的?”

    “是,公爵大人,那是最后的后路。”

    罗迪微微抬起目光,直言道:“如果出现了最坏的情况,自然要安排您离开这里。从公爵府到北城门的路是最畅通的,出了北城门,若是顺利,可以在一天之内抵达波尔要塞。”

    这样的话语坦白着说出来时,安格玛正抬起酒杯品味着酒杯中口感轻柔的葡萄酒,而借着喝酒的动作,公爵目光中闪烁着的某些感叹并未被罗迪看到。

    “从前我打仗的时候,倒还从没考虑过自己会从哪条路逃跑这种事情…”放下酒杯后安格玛笑了笑,话语间倒是并没有嘲笑的意味,“领主从自己的首府离开,这样的事情可谓耻辱,我若是选择拒绝呢?”

    “那我只能说…现在的您,不会选择拒绝。”

    能和公爵坐在一辆马车里,这样的身份已经足够说明安格玛对罗迪的重视,两人虽然年纪差了很多,但此时对话似乎并没有相差太多身份似的。罗迪的回答有些随意,但却和他的箭术一样句句直指要害——“我并不是否认‘光荣战死,有什么不好,但现在的莎莉还撑不起艾弗塔领地…所以若是真的面临生与死的选择,以后我不知道,但现在,您肯定不会拒绝活下去的机会。”

    这便是陈述句了,没有什么疑问的语气。

    听罢这话,安格玛倒是笑着叹了口气,沉默着承认罗迪的话语的确说到点子上了——不过他随后却是指了指罗迪手中的羊皮纸,问道:“我一直有些疑惑,这份计划的核心为什么不围绕着你?你的实力…”

    “这场战斗不是我的水平就能参与的,若是妄想主导战局,恐怕只能是添乱。”

    罗迪摇摇头,“敌人数量、实力都是未知的情况下,目前的方案只能保证最大的‘适应性,,而成功还是失败,其中的变数根本不是我能预计的,所以能做的就是把一切准备都做好,尽力而为便是。成功了,皆大欢喜;失败了,我可以保证鲁西弗隆家族随时可以东山再起。”

    听罢这番话语,安格玛颇为赞许的点点头,将红酒一饮而尽,轻声道:“好。”

    只是一个字的评价,但份量不言而喻。

    虽然罗迪的说法听起来太过客观理智,可安格玛却明白现实本就如此…浪漫主义不过是个幌子罢了,战争来临时,胜负成败从来就不存在任何幻想的余地。

    “鲁本斯的游行结束后,所有圣殿守卫都会集合到这里,”罗迪最后一次核实了计划,随后将羊皮纸放在了一旁,“接下来…只能希望一切顺利了。”

    马车停在了西城门前,罗迪下了车,走到阳光下时,才能看到他此时穿的是“城防队”的军服,并且胸口还有着代表“小队长”的徽记。

    拎着短弓,腰间的弯刀换成了制式长剑,军服下方“游猎者套装”一件不少的穿着,那枚对亡灵有极大杀伤力的戒指被戴在手上,【莫洛奇的祝福】卷轴放在口袋中——如曾经每一次任务开始前那般,罗迪检查了所有技能栏和经验状态栏,挥手关闭列表,打开“周边人物状态栏”、“周边物品状态栏”。

    目光扫过四周出现的密密麻麻的文字,他轻声吸了口气,转过身对安格玛公爵做了个“一切正常”的手势后,随后便迈步走向了西城门外的收税处,接替了原本负责收税登记的士兵,依靠在城门下的石墙边开始了默默等待。

    “坑挖已经好了,就看看谁会来跳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