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让他们有来无回!
    清晨时分,斥候们进行例行训练时响起的阵阵马蹄声让莎莉从沉睡中苏醒

    睁开眼,莎莉看到的是自己许久未见过的华丽帷帐,身体深深的陷在柔软的床铺中。她有些迷茫的坐起身,宿醉后的头痛让她并未注意到肩头的睡衣已经顺着滑腻的皮肤落下一半,白皙的皮肤在阳台洒下的阳光中显得有些耀眼。

    揉了揉有些乱的白金色长发,莎莉眉头微皱,意识还有些混乱,过了几分钟,脑海中的记忆才渐渐浮现出来…

    广场演讲刺杀、杀死弗朗西斯、父亲痊愈、午宴、晚宴、罗迪和自己的约定。

    一个个画面出现在脑海中,莎莉最终回忆起——昨天晚上自己似乎和罗迪聊了很久,后来还喝了不少酒,然后…

    然后呢?

    她一下子瞪圆了眼睛,发现自己唯一能记得的片段,便是自己喝得太多直接扑在了……罗迪怀里?

    后面发生什么了?

    莎莉猛的打了个激灵,当即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身体,发现此时睡衣下的身体几乎是全裸的

    这——不会是罗迪趁着自己昏迷的时候…

    心脏扑通扑通的开始跳起来,脸颊倏地腾起两团红晕,刚刚十六岁的小莎莉“生理知识”匮乏,此时能想起的,全是某些禽兽贵族把女子灌醉后“得手”的传闻——这写东西把她吓得连罗迪“情商为零”的特性都忘得一于二净,只觉得自己似乎有可能…失身了

    她慌慌张张的掀开了被子,看着自己没穿内衣的身体,脸色变幻了好几次,最终用要哭似的声音低声叨叨着:“好像…是有血迹才算吧…”

    然后她便不顾自己光溜溜的形象,翻身在床铺上翻寻起来。

    而就在莎莉满心忐忑之际,正巧准备来叫她起床的朱莉却站在门口愣住,被眼前的情景搞的疑惑万分——她望着那左晃右晃的圆翘小屁股,最终忍不住出声询问了一句:“莎莉小姐?你在找什么?”

    “啊”

    “咚”

    莎莉原本脑袋里就乱糟糟的,此时突然听到身后有说话声,顿时想起自己还没穿内衣的事实所以她猛然扭身想用被子盖住自己的屁股,结果却因为身处床铺边缘而失足滚下了床…

    侍女朱莉赶紧小跑几步绕过床铺,有些无奈的将的这位春光大泄的小女孩扶起来,后者脸红的像个苹果似的钻进了被窝,随后声音急切、却又低如蚊讷的问道:“我——我昨天晚上怎么回…回来的?”

    “回来?”

    朱莉想了想,回答道:“小姐你在晚宴上喝了很多酒,最后直接醉倒了,要不是那位罗迪队长扶着你,恐怕你都要撞在桌子上了。”

    “啊?”

    莎莉脑袋顿时嗡了一下——果然是罗迪这个家伙把我送回来的,那他不会

    “不过后来那位队长也…晕过去了,”说到这里,朱莉也有些想笑,因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大男人酒量比不过还没成年的莎莉,“然后公爵大人让我把你带回来…洗过澡之后你就自己过来睡了。”

    听到这里,莎莉心中那悬着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她大大的呼了口气,随后却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原来罗迪那家伙也有比自己差的地方啊那么点酒估计还不够提图斯叔叔漱口呢,却把这个笨蛋直接灌晕了…

    “呼”

    她拍拍胸口,却是突然感觉心里面那原本的恐慌正渐渐被些莫名的“刺激”取代,随即莎莉发现自己隐隐多了一丝期待——下次看他出洋相,会是什么时候呢?

    “真是个笨蛋”

    嘴里轻声骂着,语气却轻松而带着许些娇嗔,起床后的莎莉在窗前伸了个大大的拦腰,正要去洗漱时,正好望见罗迪沿着府邸小路朝远处走去的背影…

    要是每天都能看到他就好了。

    刚才还在骂着罗迪,可现在却无端冒出了这样的念头,莎莉自己都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不过她随即很快联想到了“婚姻”二字,顿时脸色又有些无奈,绞着手指头数起了自己在霍利尔城仅剩的日子,暗自乞求时间过得更慢一

    而相比满脑子不靠谱心思的莎莉,此时正在迈着大步朝前走的罗迪可谓完全处于另外一个极端。

    正在低头看着羊皮纸的他心情很差。

    酒量不大的他昨晚上愣是让莎莉给灌躺下了,这样的事情虽然比较“丢人”,但终归只是饭后茶余的糗事乐子罢了,罗迪自然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心情郁闷…而之所以情很差,却是因为他凌晨时分刚从梅尔那里审讯出来的消息

    “二十六号进城…刺杀安格玛…”

    罗迪皱眉看着他在羊皮纸上记录的信息,同时抬手在身旁的虚空中划了一下,旁人看来这动作就像是做什么指令似的,却根本不知道他是在翻动“任务栏”。

    【阻止安萨丁的阴谋】

    这是今天刚刚激活的任务,罗迪记得第一次杀死阿尔法时,这里并没有显示过类似的字眼,而在揪出了梅尔这个亡灵间谍后,那里便出现了2-的字样,当审讯完成后,这里便成为了b说明自己已经做到了这个系列任务的最后一步。

    此时任务栏上最后部分写着“完成条件:保证安格玛·鲁西弗隆公爵存活

    因为是系列任务,这样的任务栏上都用颜色标记了达成条件的难度——罗迪此时看到的任务栏是鲜红色的,这意味着罗迪任务难度是“非常困难”。

    显然,这意味着前来刺杀安格玛公爵的刺客等级必然不低

    常言“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不单有亡灵要刺杀鲁西弗隆,当罗迪从梅尔那里获取了如何破译密语的方式后,阿尔法身上那封信件更让他得到一个糟糕的讯息:

    让安格玛公爵瘫痪数年的“灵魂抽离药剂”,其原本作用并非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操控

    这种药剂一旦达成效果,只要在合适的时机在服用者身上安置一块安萨丁炼制的“灰晶”,便可以完完全全让服药者成为一个言听计从的“傀儡”,并保留之前所有的实力、性格特性和容貌

    这就相当于制造一个毫无破绽的傀儡,而且几乎没有被识破的风险。

    罗迪虽然明白亡灵不是善茬,但他却根本没想到,这个明面上在三四年后才参与大陆纷争的种族,竟然在近十年之前便对卡伦王国做出了这样的“布局

    谁能知道这些骨头棒子还对多少位贵族下了手?若是王国有三四名大领主成为了亡灵的走狗,那这国不亡才怪

    想到这里,罗迪皱着眉头,再一次望了望手中翻译后的信件:

    “…药剂的效果在最近发生了消退,希望这只是安格玛的最后反抗,我会及时向您汇报后续信息的。而至于基格镇方面,所有的先期准备会在冬天进行完毕”

    这是信件最后阿尔法提及的另一件事——“先期准备”是什么准备?

    罗迪心情烦躁的很,信件内的信息太模糊了,自己根本就没办法去找到任何多余线索——从梅尔那里根本审不出来阿尔法的接头人是谁,显然那位“安萨丁”大人为了隐蔽,并没有把信息网络直接串联起来,而是采取了最保险的单线模式…

    罗迪感觉自己似乎触摸到了什么东西,却只是模模糊糊看到了亡灵偌大阴谋中那最不起眼的一角。

    “基格镇…倒是离静语森林挺近,只能到时候找找线索了。”

    心中想着这些事,罗迪急匆匆的来到马场边缘,望了望远处训练差不多完成的斥候们,和饶有兴致观摩训练的提图斯与惠灵顿打了招呼,目光偏了偏,便看到满脸微笑背着手的安格玛公爵正看着自己。

    “公爵大人。”

    他行了个军礼打招呼,迈步走到近前,刚想说关于亡灵的事,却见安格玛背着手望着远处,有些突兀的说道:“一个男爵爵位,足够的装备和一笔资金,并且让这些士兵都跟着你,领地地方随便挑,你觉得怎么样?”

    “恩?”

    罗迪脑子正琢磨着如何策划接下来的“反刺杀”计划并从中牟利,一时间根本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愣了几秒后才明白这都是公爵对自己的“奖励”。他脸上表情错愕了一瞬,却是于咳两声,回道:“公爵大人,那些都是次要的,这里有些事情我需要马上向您汇报,而且…可能还要和qi瑰十字,那边联系一下最好。”

    “玫瑰十字?”

    安格玛有些惊讶的扬起眉毛,却是以为罗迪对自己给出的条件并不感兴趣,当即扬起眉毛不满道:“怎么?鲁本斯拉拢你加入教会?我可不觉得这是个明智的主意…”

    罗迪哭笑不得,赶紧扬了扬手中的羊皮纸,随即低声说起了关于亡灵的计划。

    随着他的讲述,安格玛公爵原本云淡风轻的表情渐渐变得凝重起来,到了最后更是不加掩饰的透着许些愤怒。他挥手示意提图斯和惠灵顿骑士过来,低声说了几句什么,那皮肤已经有些松弛的手掌猛的抬起,随着斩钉截铁的话语在虚空中劈了下去——

    “既然这群亡灵变本加厉,那我便让他们有来无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