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原来是他!
    安格玛公爵的激动其来有自——因为“罗哈尔之锤”这个名字他不但知道,甚至还可以说和对方颇有“渊源”。

    在安格玛执政的三十多年中,艾弗塔领地的平民并非没有遭到过兽人的骚扰,曾经安格玛下令让士兵做出过反抗,结果却收效甚微。如老兵鲁格那般整个队伍几乎团灭的情况比比皆是,这种惊人的战损比令鲁西弗隆家族遭受了不少打击,甚至到后来士气尽丧,根本不敢和兽人去正面交锋…

    这对于安格玛公爵而言,绝对是一个耻辱。

    家族徽标上的座狼,本来就代表着鲁西弗隆初代先祖和兽人战斗时的赫赫功勋,结果到了这一代,自己却被“罗哈尔之锤”的兽人像狗一样撵着跑…这如何不让他感到愤怒?所以安格玛自十年前就发誓要向兽人讨回这笔债,结果遭遇亡灵带来的变故后,这誓言也彻底不了了之。

    可如今罗迪所说的一切,却让他心中瞬间不能自已——因为罗迪的行为,相当于直接洗刷了兽人曾经给这个家族带来的耻辱并狠狠的踩了对方一脚

    “好——好”

    一连两个好字,足以证明安格玛公爵的兴奋之情,他不会怀疑罗迪这是在胡乱编故事唬自己,因为那完全没有必要,他的面颊微微有些红润,显然是气血上涌后的表现,不过这样的情绪很快便被他压制下去,声音也恢复了冷静,“继续说……你杀了那个巫医?”

    “这正是问题所在…”罗迪回忆着原本属于另一个时空中的历史,低声道:“那名巫医所表现出来的智慧和统御才能远远超过了他的酋长,并且他对卡伦王国表现出了极大地侵略意图——诺兰村外被我带队铲除的哨点就足以说明这个问题,而且他还许给了弗朗西斯极多利益,并答应分给他至少五百名狼骑兵的使用权,用于‘开拓疆土,…”

    这些话便都是从弗朗西斯嘴里问出来的了,当初被砍断手腕的弗朗西斯对于萨罗塔许诺的条件尽数吐露,而到得此时,当这些信息被安格玛听到后,那刚才还火热的心思,却像被泼了一盆凉水般瞬间冷了下去。

    “竟然和兽人谈条件,简直…”

    他摇头叹息着,原本心中许些无法释怀的东西,到得此时也终于彻底散去——对于这个儿子,他原本的想法还很乐观:即便不让他继承领主的位置,也至少能发挥许些用武之地。可现在看来他以前的计划还是有些天真了,很不客气的说:若是没有罗迪做了这么多事情,恐怕艾弗塔领地过不了多久就会被兽人彻底侵吞

    而在一旁偷听的莎莉,此刻也是第一次听到弗朗西斯和萨罗塔的“交易”,这样令人震惊的事情当即让她原本的许些“负罪感”彻底散去,只觉得心中原本的郁结似乎随着罗迪吐露的这些“秘闻”而完全消失。

    会客厅内,罗迪和安格玛公爵的谈论依旧在进行着,不过随后却是两位骑士按捺不住好奇对他进入兽人王国的历程提出了不少询问,对于这些问题,罗迪并没有全盘托出,许多地方模糊地一带而过——毕竟他无法解释清楚自己知道兽人王国那么多信息的原因,只能把这趟行程的顺利归结于敌人的大意和麻痹。

    至于两位骑士和公爵信了多少,罗迪倒是不在乎,反正如今双方已然是站在了同一战线,该共享的资源共享,“私货”还不至于拿出来说的那么清楚。

    谈论许久之后,安格玛觉得没必要一下子让罗迪说这么多,便适当的转移了话题,抬头朝四周望了望,疑惑道:“对了,莎莉为什么还没有来?”

    “这个妮子,她估计还在生气呢…”话锋一转,公爵似笑非笑的看向了罗迪,“罗迪,莎莉她对你…似乎和对别人不太一样呢。”

    不远处偷听到这一切的莎莉瞬间红了脸,想要起身过去打断父亲这直白的问询,却又在心底好奇罗迪会怎么回答——她咬咬嘴唇,最终决定竖起耳朵,聚精会神的继续偷听起来…

    “莎莉小姐她…咳,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我凑巧几次都碰到她遇到危机什么的——”

    脑海中想了半天形容的词汇,但想到“言多必失”四个字,当即用了一个“万金油”式回答:“她是个好女孩儿,恩…我是这么觉得的。”

    也幸亏这个时代没有“好人卡”的说法,否则此时偷听的莎莉恐怕会立刻暴走。

    “呵…年轻人的事情,我也不会多问,不过你要明白,她未来必然是艾弗塔领地的领主。”

    安格玛倒是不在乎罗迪怎么想,无论他再怎么优秀,救命之恩是救命之恩,就算报恩,他也绝对不会选择自己女儿“送”人,更何况自己只剩下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了…

    “这个我懂、我懂…”

    罗迪无脑点头,心中暗道老头你真是误会大了,可脸上却也不能做出别的表情,只能是咧嘴傻乐。

    “这几天罗迪你就留宿在公爵府吧,无论如何,鲁西弗隆家族都会把你当成最重视的朋友,这一点我可以保证。”见时间差不多了,安格玛便示意让罗迪在府邸内休息一下,“至于亡灵…那些事情,晚上再说,如何?”

    “没有问题。”

    罗迪点点头,却是随后提出了自己来到这里后的第一个要求:“斥候队伍现在还在坎贝区,我想如果可以的话…”

    “他们都是鲁西弗隆家族的功臣,也是骄傲。”安格玛大手一挥,笑道:“能冲入兽人王国并全身而退,这样的事情我始终只能想想,可现在你们这群家伙却真的做到了…晚宴的时候,一个都不准缺席”

    这便是完全的赞同态度了,看得出安格玛公爵心情一下子大好,罗迪听后也是放心下来,随即在侍女的带领下去往今天准备住宿的房间休息——不过才走出会客厅,他便看到走廊尽头一抹匆匆消失的裙角…

    罗迪不难猜到那是匆忙离开的莎莉,只是他此时心中很是疑惑…她为什么要跑呢?

    傍晚时分,“玫瑰十字”修道院。

    已经返回这里的鲁本斯督主教几乎忙了一下午——他要誊写数份有关“亡灵”的报告用以寄给自己的上司卡德机主教和另外几个教区的大主教,因为长时间的伏案工作,此时终于把信件写完时,他不禁觉得老眼昏花,坐在椅子上缓了半天,释放了一个“醒神术”才渐渐恢复过来。

    “还是老了啊…”

    摇了摇头,回想起今天中午发生的一切,脸上不由得还有些热——所幸这一切都只是发生在餐厅内,若是本杰明或哪位司铎跟随自己一通前往,那恐怕这样的事情很快便会沦为“圣殿”那群同僚的笑柄。

    抬头望向窗外,发觉已是傍晚,他起身准备迈步出去走走,却正好遇到从屋外走进来的本杰明。

    “事情挺多?”

    “大致已经安排妥当,刚从城市广场回来,确认一下下次演讲时的兵力是否足够应付。”

    本杰明脸上是遮掩不住的倦意,他端起桌子上的水杯“咕嘟咕嘟”喝了大半杯,看起来疲态尽显。

    “二十五号的演讲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只是阿卡莎始终没有追查到,终归是个遗憾…”鲁本斯叹了口气,从脑海里把这个无足轻重的异教徒牧师抛开,转而说道:“对了,中午在公爵府听闻了一些事情,和亡灵有关,这些信等下派人去发一下吧,涉及的东西很多,一定要尽快。”

    公爵府发生了什么,鲁本斯自然不会详细去说,此时看本杰明颇为疲惫,他便也坐在了一旁,问道:“对了,早晨你和我说过找到了那个射手,后面没来得及细说,现在有时间和我谈谈这事么?”

    “他啊…”

    本杰明呼了口气,又喝了一口,嘴角泛起一丝苦笑:“这家伙说起来很是厉害,前段时间莎莉险些在修道院遇刺,要不是他,恐怕我真是没脸来见你啊

    “还有此事?”

    鲁本斯眉毛微扬,颇有兴趣的问道,而随后本杰明便详细说了说当日发生的一切,倒是并没有添油加醋——听罢之后,这位督主教心中倒是觉得这种人物的确是有些手段和胆魄,在加上对方在广场上展现出的精准箭术,如果引荐进“圣殿”,恐怕能担任个不低的职务。

    “那这家伙什么身份?现在在什么地方?”

    督主教心中琢磨着该如何去接触对方,甚至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开始拟定出了送个对方的酬谢奖励了。

    “他…说起来身份是有些奇怪的。”本杰明叹了口气,“做了这么多事情,你能相信他只是一名斥候小队的队长么?”

    “斥候小队…队长?”

    鲁本斯扭过了头,表情突然间显得很是诡异,“那…他、他叫什么?”

    “罗迪,鲁西弗隆家族在诺兰村的斥候队长,按军衔应该是个少尉吧,他——鲁本斯?鲁本斯?”

    本杰明话没说完,便看到眼前的督主教整个脸连续抽搐了好几次,看上去就像挨了好几拳似的,顿时上前关切的问了几句,可鲁本斯却始终没回答他,那模样完全像是丢了魂一样,低声喃喃道“原来是他…原来是他…怪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