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三十四章 饭局惊变(下)
    “hiukjter”

    随着罗迪将戒指的启动咒语大声念出,倏然亮起的光芒顿时照耀开来

    突兀的光芒出现时,一旁的安格玛公爵虽然看似不动如山的坐着,可饭桌下的手掌却已经凝握成拳,而旁边两位骑士则已经“腾”的起身,目光疑惑而戒备的望向了罗迪…

    从粗鲁打断督主教的话语到现在,罗迪表现的完全让人他们摸不到头脑——顶撞鲁本斯,气哭莎莉,到了现在更是用这个什么发光的戒指照向了前方…

    他做的一切都太过荒谬,以至于此时所有人的视线焦点此时都落在了罗迪身上,几乎都认为他彻底疯了。

    可罗迪却并没有理会身旁所有人的反应,他平举着手中的戒指,双眼直直的盯着面前那因为光芒而伸手挡住面容的梅尔。

    一秒、两秒…

    这样平举着戒指度过两秒钟之后,罗迪发现梅尔似乎依旧没有多余的反应——他不禁心中疑惑自己是否搞错了,可就在他准备将手臂放下,让光芒消失时,梅尔却“啊”一声开始了尖叫

    “不对”

    罗迪一眼就看到了她手掌上正在龟裂变黑的皮肤,当即便确认了她的身份,随即没有任何废话的抄起一柄餐刀便从餐桌上直接跃了过去,直直扑向了梅尔

    和当初的阿尔法一样,梅尔身体上的伪装虽然让她和人类无异,但身躯的皮肤却完全承受不住这样的光芒照耀——她裸露在外的皮肤在受到光芒照射后当即出现裂纹,继而开始卷曲、脱落,原本还算白皙的双手一下子像是被火烤过般焦黑一片…

    这一切发生时,原本还对罗迪存疑的公爵、督主教和两位骑士已然彻底愣住

    而此时罗迪已然使用了“腾跃”技能直接扑了过去,进阶职业技能所展现出来的强大爆发力着实可怕——罗迪的身体几乎直接从餐桌上方飞过,一跃来到了梅尔面前

    梅尔察觉到了他的到来,伸出手便要反抗,她那细胳膊细腿的力量远比看上去要大得多,拳头挥出时竟是带着的隐约可闻的风声,另一只手更是从大腿内侧直接抽出一柄匕首,直接刺向了罗迪

    “嘶啦——”

    匕首贴着罗迪的腋下刺了个空,原本准备刺入心脏的利刃只是划破了罗迪的外套,而梅尔的拳头更是直接被罗迪抬手扇开。

    “啪”

    两只手的进攻都失效,梅尔就这样眼瞧看着罗迪贴入自己身前,随即双拳直接擂在了她的胸口之上——

    “咚”

    经过装备加成后的罗迪还是第一次在地面上全力出击,他虽然不懂什么拳法,但倒飞而出三四米撞在墙壁上的梅尔已然能说明…他这样的力量程度,已经不用什么多余花哨招式了。

    被打飞的梅尔像是炮弹一样撞在了身后的墙上,随后“呷”的一声又狼狈的跌回地板。

    此时旁边两位骑士已经大步跨了过来,但他们的动作明显没有罗迪快——他一脚踢开梅尔伸出的手臂,弯腰毫无花哨的一拳“呷”的抡在了梅尔的脸上,后者被这一击打的整个脑袋都直接撞在了地板上,又发出了“咚”的二次撞击

    紫黑的血液顺着眼眶留下来,餐厅里当即出现了许些腐臭气息。

    这一拳下去,若是普通的侍女恐怕连脑袋都被打爆了,可基础等级同样十级的梅尔却只是流出了血而已。她疯狂挣扎着,瘦小的身躯此时爆发出了惊人力量——可一切反击都因为罗迪手中戒指的光芒而几乎无效。

    手中的匕首挥舞着乱刺,却被罗迪伸手捉住,随后捏住一扭,“咔嚓”一声当场掰断

    罗迪的目光此时完全是冷漠而毫无感情的,在撅筷子一样拧断了对方的手腕后,始终被他握着的餐刀闪电般一挥,“咄”的一声便将梅尔的手臂从手肘处钉在了地面之上——这还没完,他抬手拾起对方掉落的匕首,弯腰又是“咔”的一声,将她另一只手同样钉住…

    已经冲过来的提图斯和惠灵顿见此情景面面相觑,当真觉得罗迪这一手实在是太过残忍…却也太过利索

    这一切做完之后,罗迪骑在梅尔挣扎的身体上,却是用咒语关闭了光芒,继而将温热的戒指直直抵在了她的脑门之上,大喝道:“你他妈再动一下试试

    被这么一喝,梅尔竟是当即停住了动作,颤抖着不敢再动了——那痛彻骨髓的灼烧感消失后,她好似虚脱般的停止了挣扎,被灼烧毁容的脸上一双灰白色的眼睛惊恐的盯着脑门上的戒指,张嘴嗫嚅这,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脑海中全是惊恐,梅尔此时此刻的意识完全是一片空白,她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根本就没人重视、甚至令人发笑的斥候队长竟然能有这样的本领

    伪装失效了…

    这下死定了…

    当视野中出现那两名铁塔般的骑士时,梅尔根本连挣扎的心思都没了…她只看到其中一位骑士蹲下身子朝自己抬起了手,随后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别杀掉,她可能知道些别的东西。”

    当惠灵顿骑士像拎麻袋一样单手将梅尔提起来时,罗迪皱着眉头如是说道——这样的话语已经近乎“命令”,可惠灵顿却在望了一眼安格玛公爵后欣然点头,甚至露出了一丝微笑,低声道:“于得不错。”

    “呼——”

    罗迪这时候可没兴趣客套,确认梅尔跑不掉之后,他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旁边刚刚莎莉所在的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这他妈蛋的,竟然真是亡灵这群狗杂碎

    脑海里怒骂着这群该死的骨头,罗迪只觉得自己也有些发虚——这样的事情完全出乎他的想象,虽然从暴起攻击到一切结束不过二十秒的过程,可这其中的应对、反击和心思电转间的决定都是极为耗费心神的,他足足深呼吸了三四次才抬起头,可重新将目光转向旁边时,却发现安格玛公爵、督主教和留在这里的提图斯骑士都在直直望着自己,气氛静的诡异…

    罗迪于笑了一声,指了指刚才梅尔所在的位置,想要解释什么,却又觉得说废话是多余的,于脆拿起旁边的酒杯喝了个于净,随后冲着安格玛公爵道:“意外…都是意外…”

    说实话,此时的安格玛公爵和督主教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们两人都是脑袋聪明的政治家,自然立刻明白了一个事实:这位斥候队长绝对了大功

    谁能想到站在莎莉背后的侍女会是亡灵?谁能想到她会随身藏着一柄匕首

    谁又能确定…如果不是罗迪出手,刚刚她会不会直接一刀把莎莉捅死?

    不说这个,若是放长远了去看,如果公爵府内始终有这么一个亡灵存在,怎么想都绝对是让人如芒在背的事情——尤其对于安格玛公爵而言,“亡灵”这个种族简直成了他眼中的禁忌,只能用“死敌”来形容

    数天前阿尔法死后,他当即进行了一番手段凌厉狠辣的“排查”,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想到自己的身边竟然还潜伏着这样的亡灵…

    此时越想,老公爵的后背便越冒出许些冷汗。

    他明白,自己这是又在生死线上游走了一圈:若没有罗迪,恐怕自己迟早还要栽在亡灵的手上了

    而餐桌的另一边,督主教的脸色却接连变了数次——起先是惊讶,随后是惊叹,再然后,却是难言的羞愧…

    他从未想过本该马上结束的饭局会有如此戏剧性的转变。这间屋子里实力高强的人不少,鲁本斯从来就不认为自己是“弱者”——可作为“玫瑰十字”的督主教、圣光神术的使用者,他不但没有发现眼皮子底下站着的亡灵奸细,却还对着让公爵府躲过一劫的年轻人横颜厉色…

    丢人啊

    此时回想起来,鲁本斯只能说一张老脸无地自容…

    可无论如何辩解,这样的事实已经铸下,根本容不得修改。

    餐桌前的气氛很是寂静,罗迪目光扫过,却觉得这些老家伙眼神都有些怪,只得扬扬手里的戒指,解释道:“别这么看我,我也是刚看出来那家伙不对劲的,这个戒指恰好能分辨亡灵——刚才我怕她伤到莎莉,所以…。”

    “罗迪队长…”

    此时出声的老公爵已经在内心彻底对罗迪做出了肯定,如果说起先他还对罗迪的立场、实力和心性抱有“考量”的心思,那么当这样的事情发生之后,安格玛便再没有了任何质疑。

    “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你帮了我两次,这样的事情我都不会忘记。”他缓缓呼了口气,算是在心中放下了对罗迪最后的戒备。

    而旁边的督主教则微微苦笑,听安格玛的意思…这个叫罗迪的斥候队长还帮了他两次——既然能与眼前发生的事情相提并论,那绝对不会是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如此想来,自己从一开始就不该把他当成普通人来看啊

    鲁本斯终究城府深厚,他思考片刻便有了成算,当即转过来对着罗迪微微欠身,痛快地说道:“罗迪队长,对于之前我的那些话语,我表示抱歉。”

    能让督主教低头认错,这样的待遇可算是绝无仅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