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三十二章 饭局惊变(上)
    时间流逝,当代表着正午到来的钟声敲响时,午宴也即将正式开始。

    安格玛公爵手握一柄镶金手杖走入餐厅时,罗迪在心中不由得感叹这位老人气度过人——虽然遭受“灵魂抽离药剂”数年的折磨,可经过一段时间恢复后,此时的安格玛精神矍铄,脚步沉稳,身体即便依旧瘦削,但那整个人都焕发着以往不曾有过的勃勃生气。

    此时他目光扫了一圈,率先停留在鲁本斯的身上—

    “督主教能赏光,这是鲁西弗隆家族的荣幸。”

    和鲁本斯寒暄几句后,他随即将目光转向罗迪,意味深长的问候道:“作为一个父亲,我要感谢你对我女儿的照顾,罗迪队长。”

    这样的话语让鲁本斯察觉到了许些异常,不过他实在想不出一个斥候队长能和莎莉扯上什么关系,所以并没有当回事,依旧冷眼旁观着。

    “荣幸之至,公爵大人。”

    罗迪眨了眨眼睛,行了一个军礼,没有多余废话,表现的宠辱不惊。

    虽然表面上很是平静,可罗迪此时心中也根本摸不清这位老人的态度——安格玛并没有点名他的身份和之前做过的那些事情,而只是如此隐晦的表达了谢意…那么他这到底是在感谢还是在威胁?

    说心里话,罗迪是希望自己做的那些事情不被公开的,“闷声发大财”才是安稳走下去的第一条路,而现在看来,本杰明那边没有透露自己的情况,安格玛这边似乎同样也不准备声张……虽然听起来是好消息,可这却意味着接下来这顿午宴,对于他来说绝对会相当尴尬。

    不过在一众人准备就坐时,罗迪心中还是抱着许些希望的:如果莎莉能配合着调节一下气氛,自己应该还是能安安稳稳吃下这顿饭的吧?

    心中刚出现这样的想法时,他便瞥见了那道姗姗来迟的倩影。

    莎莉走入大厅时,着实是让人感到“惊艳”的,甚至连安格玛公爵都微微扬起了眉毛,随后笑了笑,轻声道:“我的女儿还真是…长大了啊。”

    鲜红的落地长裙、带着蕾丝边的束腰,水晶头饰,简约的水晶项链。略显成熟的装扮令身材本就发育的很好的莎莉仿佛一下子从“女孩”蜕变成了“少女”…盈盈一握的腰肢在束腰的作用下更显纤细,裸露在空气中的锁骨有着迷人的弧度。

    精致的鹅蛋脸化了淡妆,目光望向餐桌前时,莎莉便恭敬的向督主教行礼问好,贵族仪态拿捏的极其到位。

    暗暗注意到罗迪瞪大眼睛的摸样,莎莉嘴角不易察觉的翘了翘,随即心满意足的坐在了父亲的身旁…

    她此时的形象和以往穿着教袍的朴素摸样截然相反,在和督主教问好之后,她又和两位骑士打了招呼,然而在目光转向罗迪时,她却一撅嘴巴,直接把目光扭向了别处…

    “额——”

    这样的情景委实出乎罗迪的预料,他已经准备好的言辞被卡在了喉咙里,饭桌上的气氛瞬间尴尬异常。

    督主教在一旁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心中更是对罗迪能坐在这里一起共进午餐感到不能理解…

    而安格玛公爵则同样意外女儿竟然会做出如此举动,但他终归经验老道,立刻寒暄着圆场,让侍者们开始上菜…

    罗迪此时虽然窘迫异常,但若仔细说来,却也绝对称得上“活该”:女人这样记仇的生物是最不能招惹的…昨天用那么二逼的话语回答人家的表白,今天还指望人家给面子?完全就是做梦啊

    想起昨天莎莉被自己气跑的摸样,后来已经回过味儿来的罗迪无奈苦笑…自己真是无意间办了傻事啊…

    精致的菜肴被仆人一样样摆上来,陈年红酒倒在玻璃杯中,醇红的酒液映出了饭桌上几人各异的神色。鲁本斯率先提出了对公爵的感谢,也由此打开了一个个话题,很快安格玛、莎莉甚至两位骑士便都参与了讨论,而这样的氛围下,罗迪却始终显得沉默而疏离,什么话题都参与不进去,只得自顾自闷头在那里吃饭。

    很快莎莉便察觉到了这一点,看着罗迪可怜兮兮的坐在角落闷头调戏餐盘里的鱼肉,她也有些觉得自己做的过分了,于是挽救式的故意提出了几个和“边境”有关的话题,希望罗迪能参与进来,可随后的结果,却是罗迪毫不领情的继续低头不语…

    这个混蛋气死人了

    气鼓鼓的喝了口红酒,莎莉闷闷的对身旁的侍女做了个手势,侍女梅尔立刻恭敬的拿来酒瓶,动作小心的为莎莉倒好了酒,随即后退几步,站在了一旁

    餐桌上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这位侍女,梅尔虽然微笑着站在莎莉身后,根本不担心自己是否会被人察觉——这位亡灵就这样堂而皇之的站在餐厅中,甚至于两米开外的“玫瑰十字”督主教都无从察觉她的真实身份…

    “安萨丁大人很快就会来收割你们的性命了,为自己最后这段生命而狂欢吧…”

    脑海里如是想着,梅尔目光从餐桌前的这些人身上一一扫过,最终停留在了那个始终不言不语的身影上。

    呵…这个年轻人还真是奇怪,被公爵邀请参加午宴,却只知道埋头吃饭么

    斥候队长—公爵怎么会邀请这样的人来府邸呢?

    心中有许些疑惑,却也随即消散…梅尔的任务是收集“有用”的情报,而对于罗迪这种“边缘人物”,她明白自己根本没有理会的必要,目光挪开时,便彻底忽略了这个角色,转而将精力放在了记住这些老头子们的谈话上。

    “北面的兽人最近似乎并不老实,不过说起来,那些兽人明显不堪一击,他们大多都只是野蛮而靠本能驱使的家伙罢了。”

    鲁本斯这样说的时候,罗迪似乎终于来了点兴趣,目光抬起后,手中的汤勺举着,等着督主教的下一句话,

    “说起来,瑰十字,也是对兽人的问题有些关注的,不过在我们研究看来,这些家伙强壮虽强壮,但性子里终归都是懦弱的,想必若是面对人类的军队,他们只会望风而逃。”

    “咳、咳咳咳…”

    鲁本斯的话刚说完,罗迪的咳嗽声便突兀响起,打断了他有关兽人的“高论”。

    两位骑士端着酒杯望着他,莎莉佯装不注意的瞥了他一眼,而安格玛公爵则目光绕有意味看了看,却是什么都没说。

    “我—我想起了一些有趣的事,刚刚没忍住,不好意思—咳咳…”

    鲁本斯眉头皱了皱,显然觉得这货是个神经病,当即把话锋一转道:“当然,兽人的威胁始终是不值一提的,真正让我们担忧的还是王国南部的领主争斗”

    他顿了顿,享受了一下这种受人瞩目的感觉,继续道:“前段时间哥顿领主终于发动大军开始讨伐穆尔伯爵,前后加起来足足七八千人呢…”

    “哦?还有这事?那穆尔伯爵可是危险了。”

    “来到霍利尔城之前,我听闻穆尔伯爵节节败退的消息,他的兵力一直处于劣势,估计接下来不会很乐观。”

    有关“战争”的话题总是最引人注意的,所以刚才罗迪胡乱咳嗽的事情很快便被遗忘了过去,餐桌上的几人都热烈的讨论起来,而随着这个话题渐入尾声,鲁本斯却话题一转,道:“这次战斗的结果必然会影响到王国南部的格局。对了,还不知罗迪队长…对此有什么看法?”

    这样提问,自然算是对罗迪刚才那种行为的小小“报复”——这种涉及贵族领主战斗的议题最是能看出谈论者本身的水平…比如两位骑士会就排兵布阵进行分析,安格玛公爵则会从经济和政局形势给出判断,甚至连莎莉都能有理有据的说出哥顿领主的几大优势,而此时把罗迪留在最后提问,便颇有一种“刁难”的意思了。

    “看法?”

    罗迪其实正在百无聊赖的望着“任务栏”,研究着“狩魔猎人”的进阶任务线索,此时听到这样的问题,他倒是认真想了想,最终答道:“我觉得穆尔伯爵不会输。”

    “呵呵”

    听罗迪如此回答,鲁本斯的笑声里面顿时连点敷衍的笑意都消失了,目光微抬继续问道:“那么具体原因呢?”

    “打赢一场战斗的原因有很多,但其实说到底只要一点就够了。”罗迪耸了耸肩,“穆尔伯爵比哥顿领主聪明,这是唯一的原因。”

    对于这样的言论,鲁本斯只是笑着摇摇头,却是不再追问,转而去和安格玛公爵聊别的去了。

    这顿饭吃到现在,罗迪作为“参与者”绝对称得上是“失败”的——他既不是话题的中心,也根本不参与话题的讨论,唯一的作用似乎就是来这里把好吃的东西都吃上一口,然后在别人提问的时候像个逗逼一样插科打诨几句,当真和他“斥候队长”给别人的印象没什么两样。

    原本存了许些考量心思的安格玛公爵对他其实是抱有许些期待的,但显然,如今罗迪的表现,实在是让他的“期待”隐隐有些落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