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三十一章 IMBA职业:幽灵骑士
    “是有一些,剑术上面,还有骑术…总之这样训练下去,或许有提高的可能,但终归是比不上战斗带来的进步吧。”

    索德洛尔皱着眉头,“想要变强”的想法始终是他跟随罗迪的目的,所以他对自身实力有着极为直观的认识。

    “想过当一名骑士么?我不是指那个用处不大的称号,而是真正的骑士…在战场上能带领队伍冲锋的那种。”

    罗迪说完笑了笑,“这和‘王国第一骑兵团,什么的没关系,我只是觉得你的身体素质和能力,如果配合战马,应该会有更好的发挥余地。”

    索德洛尔倒是认真思考了一下这样的问题,继而回答道:“骑士的武力强大这个我知道,不过需要的装备、耗费的精力…”

    “那都不是问题。”

    听罗迪这么“土豪”的承诺,他无奈笑了笑,点头道:“…那如果是这样的理想状态,我倒是愿意成为一名骑士。”

    “那就好——不过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听说过惠灵顿骑士么?”

    罗迪回忆着有关于“骑士”的进阶职业,却是突然问了这样一个不太相关的问题。

    “惠灵顿骑士?鲁西弗隆公爵身边的憬子骑士,?”索德洛尔皱眉想了想,“只知道他很厉害,但似乎很少出手,我不太了解…怎么突然提起他了?

    “他其实远比你想象的厉害,我的意思是——”

    罗迪的话还没说完,卡特便从楼下急匆匆的跑了上来,大声道:“罗迪队长,旅店外面…有个公爵府的骑士在找你。”

    “谁?”

    罗迪站起身问道。

    “他说…他叫惠灵顿。”

    卡特咽了口唾沫,脸上的表情带着许些敬畏,显然他是知道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的。

    几分钟后,坐在公爵府马车上的罗迪已经基本猜到了自己今天将会面对什

    由惠灵顿骑士来专程迎接,这样的待遇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而望着马车外那位骑着战马的高大骑士时,他不由想起了刚才本来想和索德洛尔说起的话语…

    简单而言,他想和索德洛尔讨论的,正是其以后的进阶职业方向。而之所以会提起惠灵顿,则是因为他的“进阶职业”,刚好是罗迪所知道为数不多的“inba”职业之一——“幽灵骑士”。

    在属于另一个世界的记忆中,罗迪从没有在游戏中见过惠灵顿骑士,因为对方早在594年的一场战斗中阵亡了。不过之所以能清晰记住这个名字,完全是因为这场唯一揭示“幽灵骑士”战斗力的视频一经公开,便在玩家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当初这位强大的骑士等级是进阶“幽灵骑士”6级,其带领着两百多名残兵败勇被足足三千兽人精锐围困——突围之时,惠灵顿骑士带着六个攻击力爆表的“幽灵分身”,直接碾压了近百名狼骑兵和兽人,其表现出来的强大实力,彻底让玩家惊落一地下巴。

    虽然惠灵顿骑士终因寡不敌众死于体力衰竭,但这样的战斗能力,却委实成为了一段时间内众人讨论的焦点,而这个inbak业也成为了无数玩家yy的对象。

    罗迪之前打的主意,便是如何让索德洛尔获得这位骑士的传承——他的思路很直接:提图斯、惠灵顿都是安格玛公爵的“守护骑士”,根本没有机会成为自己的部下,而如果说培养,直接让索德洛尔这个天赋异禀的家伙来学习,绝对是最佳选择…不过至于如何找到机会,这却是他接下来要思考的问题了。

    不过罗迪更清楚的是,此时让自己去公爵府的,恐怕便是那位已经苏醒的安格玛公爵了——而对方在看到自己那封信之后会做出怎样决策?对自己是友好?戒备?还是两者兼有?

    目光望了望走在马车前方的惠灵顿骑士,罗迪微微皱眉,心中却是根本没有把握才到这样一位位高权重的领主到底在想什么。

    “想那么多于什么…反正不会闹出矛盾来就是了。”

    他摇摇头,呼出一口气,靠在椅背上轻声感叹道。

    而此时公爵府内的气氛则显得很是温馨。

    忙碌的仆人们在走廊中来来回回行走着,传递文件的、准备午餐的、汇报税收的,原本冷清的府邸恢复了原本的热闹——莎莉推开房门,心中悄然感叹…自己似乎很多年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情景了。

    从长久笼罩自己的阴影突然中走出时,她的心中还很是不能适应这样的转变,所以每每望向四周,莎莉总要努力的将眼前的一切印在脑海中,生怕这一切只是会随时醒来的美梦。

    此时距离她回到公爵府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而直到现在,她的内心仍旧是被一种莫名的满足和喜悦所填满的——这其中不光是因为父亲的康复,更多则是因为她知道了治愈父亲的人是谁…

    公爵很简单的和她说了有关于罗迪的事情,而罗迪留下的那封信件同样被莎莉翻阅了一遍。信中写的东西其实都很公式化,只是阐述了兽人、亡灵和弗朗西斯对艾弗塔领地的威胁,虽然在常人看来有些危言耸听,但如果从领主这个级别的政治眼光来讲,这上面的东西的确都是一阵见血的——许些交谈中,莎莉自然能从父亲的话语中听出许些“赞许”意味,这让她自然开心的很。

    “小姐。”

    正思索着接下来的安排,莎莉却被不远处跑来的侍女叫住,她转过头,露出笑容道:“梅尔,有什么事?”

    伪装毫无破绽的梅尔做出了一副开心的摸样,回答道:“老爷让您去一趟书房呢,说是午宴可能要宴请重要的客人。”

    “好的,我马上去。”

    心情不错的莎莉微笑着回应,随即轻轻提着白色纱裙的裙摆小跑向了父亲的书房,欢快的摸样好似一只小鹿。

    然而在她的身后,梅尔虽然依旧保持着微笑,可眼神中的笑意却不易察觉的冷了下来…

    不多时,书房内正书写信件的安格玛公爵察觉到了女儿的到来,写下最后一笔后,他将羽毛笔插入了墨水瓶,随口道:“很久没有回自己的卧室了吧?感觉还好么?”

    “一切都和以前一样。”莎莉笑了笑,却也是眼神中微微一黯,“差不多一样吧…”

    弗朗西斯的卧室已经彻底被清空了。这样的事实被莎莉发现时,她便知道父亲已经知晓了事情的因果,不过父女俩心照不宣的始终没有提起此事,莎莉心中其实还是忐忑的,可安格玛公爵的态度,却着实让她这个当女儿的都无法看透…

    “自然有些东西是回不来了。”安格玛微笑道,话语间很是平淡,那许些惆怅的感觉很快被遮掩于净,他抬起头,“午宴的事情你应该听说了,刚接到的消息,鲁本斯督主教会来一趟,所以午宴的时候还是打扮正式一些吧。”

    莎莉很乖巧的走到父亲身后,轻轻帮他揉捏起了肩膀。

    安格玛欣慰的笑了笑,继续道:“对了,除了提图斯和惠灵顿会列席外,还有个人应该也会到场。”

    “恩?”

    以前父亲很少和自己强调这样的事情,莎莉扬起眉毛——“我认识他?”

    “自然是认识的…是罗迪——诶,女儿,捏的稍微轻些。”

    “他、他、他来这里于什么?”莎莉的声音明显有些不对劲了,“额——我的意思是,他一个斥候队长为什么…不对父亲你耍我”

    莎莉当即明白父亲的那点心思,小拳头砸了一下安格玛的肩膀,引起这位公爵一阵哈哈大笑。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女儿有这副神态,不禁有些好奇的问道:“我可没有试探你的意思啊,别记恨我,先去做准备吧,有什么话中午再说。”

    “好…好,我这就去——不对,我才不稀罕他来呢”

    莎莉本来心里喜滋滋的,可随即她便想起了昨晚自己“表白”时罗迪那混蛋式的回答,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当即皱着鼻子哼了几声,气呼呼的走了。

    安格玛公爵表情滑稽,虽然不明白女儿为何如此生气,却也是知道…她恐怕是对某个家伙动了心了。

    他笑着摇摇头,随即便将精力转移到了接下来即将开始的午宴上,伸手拿起书桌上罗迪的那封信,这位公爵却又突然眯起了眼睛,低声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年轻人呢?”

    罗迪所乘坐的马车没过多久便穿越了城区,抵达了鲁西弗隆公爵府。

    然而就在豪华马车绕过府邸前方的雕塑与花坛时,他却透过车窗注意到了旁边一辆和自己几乎同时间驶入府邸的马车…看着那车厢外金红相间的玫瑰与十字徽标,罗迪不由得皱紧眉头——督主教也来了?

    于“玫瑰十字”本身,罗迪抱的依旧是玩家心态,即“我只要声望和奖励就够了,别的一概不管”。所以即便遇到督主教乃至枢机主教什么的,他也根本没兴趣上去攀谈或抱大腿——此时见到督主教,他心中并没有半点敬重或畏惧,只是很不理解为什么公爵会同时邀请自己和这位督主教参加午宴…

    难道是鲁本斯是想来感谢自己救了他一命?

    走下马车时,罗迪不免要和惠灵顿骑士与穿着教袍的鲁本斯见面,所以他很快发现事情根本不想自己想象的那样——

    “这位是?”

    见到罗迪时,督主教既不热情也不冷淡,一脸矜持的问向了身旁的约翰管家。

    约翰自然不好多说话,简单回道:“这位是诺兰村斥候队长,罗迪。”

    “哦,你好。”

    点头示意,迈步继续走,这便是鲁本斯随后的反应。

    在他的眼中,“斥候队长”和“督主教”之间的地位差距根本就不在一个位面——听到“斥候队长”这个头衔的时候,鲁本斯已经把罗迪划分到了“不用理会”的名单上…

    督主教的反应搞的罗迪很是尴尬,虽然清楚是自己昨天救了这老头一命,但他的脸皮也没厚到直接和人家邀功的地步…所以看到督主教对自己那种再明显不过的敷衍和不屑,罗迪也只能无奈撇撇嘴,默默的跟在了后面。

    这他妈是来吃饭么?安格玛怎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