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二十八章 阿卡莎的落寞与决心
    对于始终生活在王国南部的阿卡莎而言,“兽人”始终只是吟游诗人口中那些凶残贪婪的象征。他们嗜血好战,甚至生吃活人,战力强大而野蛮…人类对上兽人完全就是弱渣,若非拥有精良的武器,根本难以匹敌

    可眼前这两个不知道隶属什么势力的家伙,竟然杀入了兽人王国?

    阿卡莎感觉脑袋一下子乱糟糟的,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而就在她发懵的时候,罗迪和索德洛尔的谈话仍在继续。

    “瑰十字,和b十字,之间爆发这么大的冲突,我本来可以完全置身事外的,但我还是决定叫上你们参与了…说起来我这时的状态,其实和当初去兽人王国差不多。”

    索德洛尔扬起了眉毛,有些不解的问道:“你害怕的是弗朗西斯?他——

    罗迪挥了挥手:“记得当初我去芬克斯村让你疏散村民么?为什么莎莉会答应的那么痛快?因为她也知道那些兽人之所以袭击村子,就是弗朗西斯提供的情报。”

    “他是叛国者,这样的事情他现在会做,以后也会做,所以我们必须把他于掉。”

    话说到这里,气氛便有些沉默下来。

    “总之,能否做成什么事,我觉得终归还是取决这个人当前的‘状态,。比如…我现在终于赚了点外快,距离培养出王国第一骑兵团又进了一步,心情就很舒畅,接下来做什么事都有于劲。”

    这便是说笑的语气了,关于“骑士团”的设想罗迪曾经说过,可索德洛尔终究还是个“正常人”,始终没觉得自己这群斥候能成为什么“王国第一骑兵团”,笑着说这些事情太扯淡。

    而在旁边偷听这些的阿卡莎却蹙紧了眉头——他们似乎不止去兽人王国大开杀戒那么简单…难不成还杀了一个伯爵?

    弗朗西斯伯爵?那不是鲁西弗隆公爵的长子么

    如果是别人这么说,阿卡莎是绝对不会信的,可听他们的语气,却又的确煞有介事——这种事情如果专门是拿来骗人就算了,却偏偏是两人不经意的交谈间提起,由此阿卡莎心中便惊疑不定起来…

    没准,是真的呢?

    “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玫瑰十字估计也是得缓缓了…”

    索德洛尔把话题转向了今日事件的中心角色,“印象中这些宗教都很温和才是,没想到这次会闹这么大动静。”

    “树大招风嘛,宗教——嘿,聚拢资源、给人洗脑什么的比贵族领主可利索多了,那个蝮蛇十字也是这样,不过就是做的更过分点罢了。”罗迪喝了口水,靠在椅背上随口说道,“很多东西都是表面光鲜,内地里其实肮脏不堪,我不随便说瑰十字,什么,单说b十字,就绝对是一个无底洞。”

    “你还了解他们?”

    “知道一些…那个教派外表平和,内里极端的很,不懂的人开始还以为这是什么善良教派,可进去之后才发现里面水深火热,等你发现自己已经成了暴徒和恐怖分子的时候,那就根本无法脱身了。要我说,这种教派早一天消失就是早一天造福王国。”

    两个人平时闲聊也就是这种语气,今天也是大战结束后心情有些亢奋,不知不觉聊了许多。索德洛尔对罗迪这些新奇却不乏深刻的观点经常感到好奇,但如果说全部吸收或信服还不至于,毕竟他是有脑子会思考的人,有些东西空口无凭,类似“蝮蛇十字凶残无道”之类的话语,没证据他是不会信的。

    不过他不信不要紧,阿卡莎的心中却因此掀起了滔天巨浪…

    这人是什么队长?怎么能对“蝮蛇十字”了解的这么透彻?

    如果说前面那些话语还只是让阿卡莎惊疑不定,那此时罗迪说的东西,便是完全让她感到“认同”的了——阿卡莎作为一个高级别的“光明牧师”,之所以沦落到跟随“蝮蛇十字”从事恐怖活动,说到底正是因为这个教派内部的“高压统治”

    刑罚、威胁,无数信徒就是这样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回过神来的阿卡莎对罗迪的感官一下子变了不少,至少被人理解的感觉,令她原本的“恶感”消失了很多,心中也开始猜测起了罗迪的身份…

    他是某个骑兵团的队长,还是大贵族的直属家臣?还是私兵卫队长?

    脑海里涌现无数种可能,却在随后因为罗迪的话语而被彻底震懵——

    “行了,这件事结束后莎莉那边会帮咱们记上一笔,等有机会了,咱也不用天天在村子当什么斥候了,妈的,兽人都让咱们宰的差不多了,还巡逻个蛋啊。”

    他在那边无聊的抱怨着,阿卡莎却结结实实咽了口唾沫…

    斥候,他们竟然是斥候——这个兵种不是军队体系里最低级的么?甚至就是“炮灰”的代言词啊

    “听说今天广场上那帮异教徒挺厉害的,那群异教徒里面有会法术的?”

    索德洛尔询问起了今天的广场战斗。

    “会法术的四五个,最厉害的那个是‘暗影牧师,,正面遇到他就是等死的份,但当时他持续施法对付那俩老神棍呢,我就趁机得手了——那个爆裂箭还真是挺好用,一箭就搞定了。”

    “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玫瑰十字的装备的确不错,今天下午和那群佣兵打的时候明显能感觉到,他们那些家伙…”

    两人开始就玫瑰十字军备库的武器谈论起来,而另一边趴在床上的阿卡莎则感觉自己有些窒息了——那个一箭射死盖洛普的人,竟然是他

    原本认为自己是被几个不起眼的小人物救了,却没曾想这几个人简直凶残到不能再凶残,一会儿“杀伯爵”一会儿“砍巫医”的,吟游诗人嘴里的故事也没有这么扯啊…

    “对了,前段时间我一直伪装成吟游诗人来着,没事儿就把咱们打兽人的经历编成故事,没想到还他妈挺受欢迎——嘿…”

    听到这些,阿卡莎感觉自己两眼一黑,差点又晕过去。

    断断续续的交谈声到了后来便渐渐弱了下去,显然忙了一天之后罗迪和索德洛尔都饿得够呛,起身便准备去吃些东西:

    “这里还要人看着么?”

    “她?重伤成这样,找个人在门口守着就好。”

    两人边聊天边走出了屋,木门“咔”的关上时,阿卡莎只感觉自己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复杂想法——她从未想过“斥候”这样被别人忽略的底层士兵还能做到这样夸张的事情,尤其罗迪竟然能杀死盖洛普…这样的事实着实把她彻底吓的够呛。

    可这些情绪渐渐平复后,阿卡莎心中涌出的,却是许些落寞和难过。

    看着别人为自己的目标而奋斗并获得了成绩,而自己却落魄失意甚至重伤在身,这种落差的感觉让阿卡莎着实不舒服。对于罗迪“状态”的言论,她听完之后虽然并不完全认同,却也觉得有些道理——因为就阿卡莎自己而言,她的状态便始终是“逆来顺受”,因而才落得了今天这样的下场。

    仔细想来,自己几乎从未拼尽全力去努力争取过任何目标,甚至连给鲁本斯写那封信时都犹犹豫豫思前想后的,说到底,她此时的“迷茫”导致内心根本就没有什么目标——所有的行为,都只是本能的“趋吉避凶”。

    以往的阿卡莎总是逃避去思考自己会落得如此下场的原因,可此时此刻,罗迪的说法却让她终于意识到了自己最大的缺陷…

    迷茫,无奈,恐惧,最终的情绪下,她脑海中渐渐升起了长久以来第一个异常强烈的愿望——

    逃离这里

    离开这里,再也不受宗教的控制和利用,再也不去与这些烦心的人和事打交道,远离一切麻烦,远离所有的这一切

    这想法像是扎根在心底的种子,很快便发芽开来,并让阿卡莎马上付诸了行动。

    手指勉强能活动之后,她默默吟唱了“低级恢复术”的祷文,柔和的金色光芒笼罩了身体,缓慢的恢复着她身上的伤口,痛苦渐渐消退下去,手臂的骨折处微微有些发痒,但因为神术等级不高,这样重伤并没有立刻恢复,但接连两三次低阶神术治疗之后,后背的伤口便基本愈合了。手臂大致能完全活动时,她便立刻释放了“高阶恢复术”,即刻让自己的身体恢复了个七七八八。

    这便是恢复系“光明牧师”的强大之处,玩家戏称“奶妈”绝非虚名,只要打不死,她便总能很快恢复过来——只是因为失血过多,阿卡莎的脑袋依旧是有些晕的。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刚想起身的阿卡莎立刻又趴了回去,断断续续的交谈表明这是来换班看守自己的斥候队员,后者进屋之后便坐在了门口的椅子上,继而一切又回归了沉默。

    过了十几分钟后,始终没敢动弹的阿卡莎缓慢的扭过了脸,目光望了望,确认那名斥候正面带倦意的坐在那里打盹,便轻声念诵起了祷文。

    “神术:安抚”的作用原本是平定人们在某些时刻亢奋或愤怒之类的极端情绪,而对普通人施放时,便有了类似“催眠术”的效果。

    虽然阿卡莎从来没有什么“杀伐果断”的心性,但对于神术的研究却从未落下,这或许是她唯一愿意花心思钻研的事情了——比如“神术:安抚”能催眠这样的事情,普通神术师根本不会知道。

    看着看守自己的斥候在神术作用下睡着,阿卡莎努力克服着失血过多后的眩晕感,推门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