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夜谈
    惠灵顿其实的话语说完后,自苏醒之后便始终带着强势的安格玛公爵有那么一瞬间的愣怔,随即眼帘便微微低垂下去,缓缓呼出一口后,声音略显沙哑的问道:“这么说,他死了。”

    在曾经并肩战斗过的岁月中,类似的话语其实安格玛公爵已经问过不下十次,提问的对象也变了很多——那些曾经一起战斗的骑士们一个个逝去,每当有人阵亡的时候,安格玛公爵便淡淡的说出这样的话语…

    但这一次终究不一样,因为死的是他唯一的儿子,弗朗西斯·鲁西弗隆。

    无论再怎么习惯死亡,但面对这样的消息时,老公爵的心情终究是复杂而带着难以言喻的伤感的,他伸出手轻轻捏了捏鼻梁,布满皱纹的面庞微微有些颤抖——抬起目光的时候,恍惚间还能看到提图斯与惠灵顿年轻时的摸样,可是等视野清晰时,才能看到岁月在这两位曾经年轻的骑士身上留下的痕迹。

    一切,都在变啊。

    同样的,他也想起了那个曾经满脸笑容、喜欢问这问那的小男孩的身影——自己病倒的这几年,他到底走上了什么样的道路,才会导致如今这无法挽回的结果?

    面容好似瞬间苍老几岁的安格玛倏然叹气,但除此之外并没有多余的情绪表露出来。

    一旁的提图斯不再谈笑,而惠灵顿骑士则起身坐在一旁,在侍女自觉离开后,轻声开始述说起了自己所见到的一切…

    这样的过程并不长,可安格玛公爵却也细细询问了足有一个小时,当听到莎莉亲自动手把弗朗西斯砍成肉酱的消息时,始终平静接收所有信息的公爵却摇了摇头,轻声道:“她不会这么做的…”

    “可能和另一个人有关吧。”

    惠灵顿想了想,轻声继续道:“我想说,那个斥候队长……”

    时间缓缓流逝,将近午夜的时候,位于坎贝区某家廉价旅店房间的阿卡莎终于苏醒过来。

    眼皮动了动,右手臂传来的剧痛让她从昏迷中逐渐恢复了意识。

    隐约听到有说话声,阿卡莎的听觉最先恢复了正常,想要睁眼,可两只眼皮却依旧沉重的抬不起来,身体更是疼痛无比——如此过了很久,她才意识到自己正趴在一张柔软的床上。

    胸口有些闷,嗓子很于,但这些感受都比不上手臂传来的一阵阵剧痛……痛不要紧,最让阿卡莎感到恐惧的是,她能感觉到一双手正在自己的手臂上来回摸着,耳边断断续续还有一些交谈声音传来。

    “…骨折的时候得找个好点的夹板固定,这个你们知道吧?”

    有个声音显得很随意,听上去应该是领头的,一副“我说你听”的语气。

    “记得有医师说过,但骨头上的问题,我只是大概懂些,她这样的比较复杂,我就没把握了。”

    回答的年轻男人语气带着许些谨慎。

    “鲁格,你觉得呢?”

    “我?我觉得随便捋直了包扎一下就行吧…”

    这个声音粗哑一些,应该岁数过了三十多。

    “要是你骨折成这样,我随便给你捋直了包扎,那你下半辈子就别想拿剑了。”

    一共三个人,好像拿自己当教材一样在这里说着什么,阿卡莎感觉自己像是待宰的羔羊一样,心里很是难堪,但脑子里浑浑噩噩的,还没有想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想要动,却根本使不上力气…

    “她运气还好,骨头没戳破皮肤出来,要么感染了可就麻烦了。”

    “什么叫感染?”

    “说了你们也听不懂,反正要记得,以后身上出现伤口了,先冲洗于净。

    阿卡莎迷迷糊糊的听着,渐渐回想起了自己为什么会受伤:那个密道、自己后背的伤口…

    难道自己是被他们从密道抓住了?

    心中想不出什么别的可能,她第一时间就以为这些人是“玫瑰十字”的,可随后听到的话语,却让她愣了愣——

    “还说今天给送到修道院呢,但晚上刚去人家那装了个大逼,现在过去也不太合适。咱明天再送就没问题了,那群神棍应该会用神术给她治疗的,现在确保伤口于净些就行。”

    这个说话的男人边说边伸手在自己后背用毛巾擦拭着,阿卡莎心中立刻升起无比羞愤的情绪——完了…自己的后背都被他看到了吧…

    “好了,现在来把夹板弄上,索德洛尔来帮我拽着她的手——对,鲁格,把木板夹上——歪…太歪了,正过来——好了,绷带…绷带呢?奶奶的,索德洛尔你屁股后面那——”

    后面的话阿卡莎已经完全听不见了,因为手臂传来的剧痛已经让她再次晕了过去。

    再一次醒来时,阿卡莎感觉身体好似被埋在土里一样无法动弹。

    眼皮微微翕动两下,趴在床上的她最终睁开了一道细缝:入目是昏暗烛光下简陋的床头柜,角落里还有一张面积不小的蜘蛛网,看得出这里很少有人去打扫。

    鼻息间是浓重的血腥味,却也混杂着一丝淡淡的药草味道,脑袋被一个枕头垫着,一股子陈旧气息扑面而来,想来这里应该是一个廉价旅店…

    意识一点点的恢复,刺杀发生时的一幕幕在眼前闪过,最终停留在了那个密道之中。

    不管怎么说,自己还是被救下来了…

    心中这么想着,但阿卡莎却没有产生多少庆幸的情绪,因为她很快意识到一个自己即将面对的危机:这几个救下自己的陌生人似乎要把自己交给修道院…而一想到那个直接下令逮捕甚至攻击自己的督主教,她的内心便升起了许些复杂的情绪。

    后悔?不至于,自己终究是摆脱了“蝮蛇十字”;愤怒?很愤怒,鲁本斯对的攻击让阿卡莎心中的怒意好似灼烧着心脏般难受——但想到报仇,心中却立刻被无力感所笼罩。

    “督主教”的身份对于阿卡莎而言根本就是一座大山,现在自己要什么没什么,又没势力又没实力,就算找上他,恐怕也是分分钟被拍死的命。

    心中有许些不甘,但她终究还是认清了现实——无论怎样,找个安稳的地方活下去才是第一要事。

    阿卡莎尝试着活动着手指,惊喜的发现因为夹板固定的原因,自己现在的手指已经能微微动弹了——这意味着她差不多能施放一个弱效治疗术

    不过就在她准备施法时,房门被轻轻推开了…

    “这一天可算忙的差不多了,鲁格,叫几个人把那些石头装好,回头咱们吃饭可就靠这些了。”

    “队长,这东西这么值钱?”

    “这不是你操心的事情,赚钱的事情我来想主意——先回去睡吧,别忘了安排人守夜。”

    又是那三个人

    阿卡莎想起自己昏迷前的待遇,不由得脸有些发烫:真不知道他有没有趁机做些别的事情…

    她到现在也没办法确认自己到底遭遇了什么,总之身体像是木乃伊一样被裹了一圈又一圈的绷带,失血过多带来的副作用还在持续着,耳边那几个人的对话还在继续——听上去,那个叫鲁格的家伙回去休息了,而那个叫索德洛尔的则和“队长”留在了这里。

    “队伍状态还不错,看得出训练的时候没偷懒。”

    “都在按计划进行,对了,十二号的时候诺兰村来了批响马,被我们解决了——估计几年之内都不会有谁敢去那里劫粮食了。”

    “有人受伤么?”

    “小伤,现在都差不多好了,不过今天这次战斗还是有些损失,虽然没重伤,但总归是要养一阵子。”

    “这倒是没法避免啊…”那个队长感叹一句,随后舒了口气:“不管怎么说,这件事终于结束,咱们能歇口气了。”

    一阵沉默,阿卡莎心中默默祈祷让他们赶紧离开,可随后却发现他们似乎越聊越起劲了。

    “罗迪队长,其实说起来,我一直有个问题…”

    听了这话,阿卡莎才知道那个队长的名字叫“罗迪”。

    “恩?”

    “从到了诺兰村开始,我们做的这些事情现在想起来…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我一直想问,是什么信念支撑着你做下这么多事情的?”

    “信念?”罗迪也是战后心情放松后有些无聊,感觉此时和索德洛尔谈谈理想倒也无所谓,“信念么…也称不上,其实应该说是某种状态吧。”

    “状态?”

    “对,就是状态。”罗迪想了想,继续道:“举个例子:农夫的状态是什么?”

    索德洛尔有些不明所以,但没有说话打断他。

    “每天种地,每天想着收成,除此之外基本不会知道别的——这样的‘状态,,是麻木而无知的,因为农夫基本不会知道那些无从接触的知识。他们要做的,无非就是种地,交租。”

    顿了一下,罗迪的话语不光吸引了索德洛尔,也同样让阿卡莎皱眉倾听起来。

    “他的状态或许一辈子就是这样,可如果有一天,他开始不断地学习,累计了许多知识,知道了很多新的东西,会怎样?”

    索德洛尔皱眉想了想,回答:“可能会将这些知识用在什么地方吧,比如去当贵族,而不是种地?”

    “对,他这时的状态就像是萌发的种子,开始有了生长的方向——因为他的状态是想要向上的。”罗迪顿了顿,似乎在组织着语言,好半天之后,他才说道:“其实人都是这样,看到的、了解的越多,你自身的状态就越复杂,想要做的事情就变得多了起来…”

    “我拉着你们去把兽人王国那群杂碎杀了个痛快,把他们顶梁柱的巫医宰了,是什么让我这么做?其实我那时的状态,本质上是…恐惧的。”

    “害怕他们?”

    “不,我其实并不害怕去面对他们,我惧怕的是这些家伙日后可能在王国土地上造成的一切影响——那些才是让我恐惧的东西,而这样的恐惧状态,则支撑着我带领你们走出了那片草原。”

    罗迪说完这番话,索德洛尔紧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而另一边,趴在床上的阿卡莎却彻底被这番话震的说不出话来,甚至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小嘴…

    他们竟然去兽人王国杀了个…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