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论宅男为何孤独一生
    这个问题问出来,包括索德洛尔在内的所有斥候都在摇头,罗迪先是一愣,随即恍然:葡萄酒是贵族饮料,根本不是摆在商铺里出售的,问他们等于白问。

    “价格不知道,不过要说葡萄酒,安德森管家那边似乎有些消息说今年葡萄的收成并不好,似乎因为雨水太大了的缘故,估计基格镇也会受到影响吧。

    “这倒是个有用的消息。”

    罗迪点点头,队伍此时已经进入了坎贝区,原本四周高大的建筑物开始低矮阴暗起来,本来在墙壁上用于照明的火炬在这里也没了踪影,好在卡特早有准备,自告奋勇举着火把走在前面,按照罗迪的指示找向了几家便宜的旅店,随后便让斥候们安置马匹准备食宿。

    而就在罗迪准备走入旅店时,远处两名圣殿守卫正好举着火把从街角转了过来——他有些疑惑的转过头,心理好奇为什么会在这里看到属于“玫瑰十字”的人手,而“环境敏锐”则让他很快从对方的谈话声中得出了结论:

    “去哪儿了?”

    “应该是那边”

    “是个岔路,分头找”

    想来他们来这里是为了追查逃跑的异教徒,罗迪望着渐渐走远的两名圣殿守卫,内心却是突然冒出来了一条信息:印象中“尼尔达司祭的堕落”第三步步骤,便是去城中一处隐蔽的密道寻找线索——这密道最初的作用,似乎就是“蝮蛇十字”修建出来而为了撤离用的。

    “尼尔达司祭的堕落”这条任务线非常之长,起初调查的人物就是“尼尔达”本人,而随着调查的深入,便会发现他和“蝮蛇十字”有染,而到了十多步之后,便会得知其中甚至牵扯到了亡灵势力…这些冗杂的事情罗迪暂且不提,他唯一感兴趣的,便是而那个密道现在正好是一条“生财之道”

    因为“蝮蛇十字”的人修建时间匆忙,密道里面基本都残留着各种石块和渣土的痕迹,所以任务链最初那些到这里调查的玩家,都能在密道内发现很多散落的“碎晶石”——这就是当初这一步的“任务奖励”,虽然只是低级的加工材料,但物以稀为贵,在等级普遍不高的时候,这种东西凑成一定数量同样能卖不少钱。

    联想到囊中羞涩即将破产的窘迫,罗迪几乎立刻打定主意准备去做,所以在确认手下们住满了两个旅店之后,罗迪马上叫上了鲁格和索德洛尔——

    “拿几个布袋子,找个能挖东西的工具,矿镐最好,带上火把,跟我来一趟。”

    命令简单安排了下去,罗迪自己也是翻找出了几个口袋,因为担心遇到逃跑至此的异教徒,他还嘱咐道:“对了,别忘了带武器,有可能遭遇战斗。”

    “这是于什么去?”

    “赚点外快。”

    “外快?”

    “突然想起个地方可能有值钱的东西,咱们趁着天黑去捞一笔,估计以后就没了。”

    罗迪和走在前面,卡特和索德洛尔跟在后方,三人一共拿了六七个大口袋,鲁格从旅店老板那里借了把铁铲,索德洛尔拿着火把,罗迪则背着短弓拿着弯刀,迈步朝印象中的任务地点走去。

    沿途的道路都是漆黑一片,中间又遇上了两次圣殿守卫,其中一次还被询问有没有看到异教徒,三人自然摇头——随后继续走了五六分钟,一行人一边聊天一边便来到了坎贝区最靠城墙位置的一片弃置民居前。

    到这时都没看到什么异教徒,三人的情绪便也放松下来,口中聊的东西都是随意的很:

    “…鲁格以后想过去做什么么?骑兵队长?还是步兵?”

    “骑马打仗什么的没问题,但是带队伍的话,我自认带不了多少人,这么个斥候小队就差不多是我的极限了。”

    “恩,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一个合适的小队…执行特殊任务什么的。”

    罗迪没事聊聊他们两人以后的职业规划,琢磨着给这些家伙提供什么转职比较合适,像鲁格这样个人能力比其他士兵突出的老兵,处于战斗的第一线才是最愿意做的事情,让他站在战场后方指挥还不如让他去放羊——这样的特性,罗迪已经渐渐在脑海中有了一些想法。

    “索德洛尔呢?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问题?”

    “问题不多,主要是感觉剑术到了某种瓶颈,很难提升上去了。”他倒是直言不讳的继续道:“斥候队伍的人都没有我强,和你打的话…你走的路子实在不适合练习。”

    这话是事实,虽然现在罗迪有属性优势可以碾压索德洛尔,但如果让他这个走狂战士路线的人去对练,武器损耗绝对是个大问题。

    “恩,这个我会考虑一下,到地方了,咱们先于正事。”

    罗迪停下脚步,辨认了一下四周的建筑物——因为此时是6b年,某些细节还和590年不太一样,所以他皱眉思索片刻,最终确认了那个隐藏着密道的房间,迈步走了过去。

    索德洛尔左手持火炬,右手已经抽出了长剑,鲁格默契的站在了队伍最后,转身注意着身后的建筑物阴影处,而就在他们来到这房屋门前时,罗迪却突然停住了脚步:“等等…”

    “环境敏锐”带来的嗅觉提升让他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道,这让他心中立刻存了警惕,索德洛尔更是注意到了门口不远处几乎无从辨别的脚印——“有人来过,看痕迹应该是今天之内。”

    他弯下腰,伸手抹了一下浮土,继续道:“痕迹在这里变了——看来他试图遮掩…不对,这不是遮掩,这人是爬进去的”

    罗迪虽然也会辨认痕迹,但能推断出如此细致的东西却是他做不到的,听了索德洛尔的话,他皱起了眉头,带着疑惑用脚缓缓踢开了木门。

    已经搭在箭台上的箭矢对准了前方,随时准备狙杀任何蹦出来的目标,耳边更是听着四周的一切动静,不过他仔细想了想,觉得若是有人进了房间,估计此时已经借着密道逃脱了,也不会在这里等着偷袭谁。

    打开“周边环境状态栏”,罗迪很快找到了那个壁炉后方的密道,然而走到近前时,空气中的血腥味道却一下子浓郁起来——几人的脸色都有些古怪,罗迪想了想,打开“周边人物状态栏”,拿起火把和弯刀第一个走了下去:“鲁格在门口放哨,把外面门关好,索德洛尔跟着我。”

    说完,他便沿着狭窄的直不起腰的下坡道走了下去。

    此时距离阿卡莎跌入密道只有两分钟的时间,甚至可以说她前脚刚滚下去,后脚罗迪便推开了外面的房门。

    所以罗迪没走出几步,便直接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阿卡莎。

    “这……是什么情况?”

    因为能直接看到面前周边任务上方显示的血槽,他当即知道对方是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因为对方身体上方显示的剩余6%量和重伤状态,都说明对方已经奄奄一息…

    “这等级…有点熟悉啊。”

    罗迪用火把照亮了阿卡莎的身体,首先看到的是她骨折后角度诡异的右手臂,继而便是她后背上几乎完全浸透开来的大片鲜血

    “内伤?这什么情况?”

    阿卡莎是趴在地上的,所以罗迪费了些力气才把她已经沾了好多灰尘的脸蛋掰了过来,仔细一瞧,立刻想起这女人自己曾经见过

    那是在猪头酒吧门口的时候,这个等级极高的女人似乎几名异教徒的领导者,今天刺杀发生时,她似乎也在现场——罗迪离得远,没有听到她和鲁本斯主教之间说了什么,所以此时他立刻把阿卡莎当成了“逃跑未遂”的异教徒。

    “什么人?”

    后面索德洛尔皱着眉头,也是觉得这样的地方出现一个半死不活的女人实在是有些诡异,他手中的剑甚至已经拔了出来——视野中,罗迪正双手抱着一个身材曲线异常诱惑的女人,因为光线的原因,阿卡莎苍白的面颊更显出一股子惹人爱怜的气质,怎么看都是个极品美女…

    可这位美女在被罗迪用手掰着脸蛋看了看,却随后像是扔垃圾一样随手松开——阿卡莎“呷”的脸朝下砸在地上,那声音和情景让索德洛尔嘴角直抽,眉毛挑了挑——抬起头来时,发现罗迪似乎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边走边说道:“异教徒罢了,重伤等死呢,咱不用管她,回头等死透了拖着尸体送修道院去就行了…”

    他后面那句“估计能换点声望”自然是索德洛尔听不懂的,话说完,罗迪好像直接把阿卡莎当成了一个木头似的,直接迈步从她身上走了过去,还不忘回头示意索德洛尔跟上——“这边,咱们要找的东西就在里面,口袋拿好了,对了,把那个铲子给我扔过来…”

    索德洛尔眉毛直跳的看了看这快没什么声息的女人,心下当真觉得罗迪这样的思路实在有些诡异……好歹那是个人啊,怎么能当成物品一样随手扔边上不管呢?

    实际上,罗迪还针对这么个高等级异教徒的死活兴趣不大——“东郭先生和狼”、“农夫与蛇”这类故事可不是唬人的,他可没兴趣去救治并感化一个“蝮蛇十字”的疯子,此时没第一时间补一刀已经是他“现代人”的性格中留有许些仁慈和怜悯了。

    而索德洛尔看着奄奄一息的阿卡莎,举着火把看了看,性格谨慎的他最终还是问了一句:“要搜她身么?”

    “现在搜也行,你看着点火把,我先在这边找找。”

    罗迪低头在地上寻找着水晶的痕迹,一脸玩家才有的财迷相——或者说“孤独一生”的宅男相,对旁边玉体横陈的阿卡莎一点兴趣都没有。

    “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嘿,还真有”

    他嘴里胡乱唱着歌,喜滋滋的翻了翻地面,抠出一块白晶晶的石头,瞧了瞧,一脸傻笑的塞进了布袋里,随即继续低头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