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美女遭劫(二)
    心中正被这些乱七八糟的情绪搞得有些烦闷,耳边却听到脚步声传来,本杰明抬起头,正看到伊森司铎站在门口——

    “督主教大人,主教大人。”

    他打了个招呼,可脸上却带着许些怪异的神情,似乎刚刚看到了某种难以置信的东西似的,见本杰明望向他,伊森司铎便有些结巴的说道:“莎——莎莉修女她…回来了。”

    “回来了?”

    本杰明猛的站了起来,心中一块石头也算落了地:“她在哪里?怎么回来的?”

    “我——这也是我想和您说的,”伊森司铎咽了口唾沫,“她是被一队…一队骑士护送回来的,好像是…鲁西弗隆家族的,那个…”

    “鲁西弗隆家族的骑士?我看到了,提图斯和惠灵顿骑士都出现在了广场,估计就是他们了。”

    本杰明挥了挥手,准备迈步走出房间去见莎莉,却听旁边的司铎低声道:“他们好像是——斥候…”

    已经走出两步的本杰明没听清,转过了头疑惑的问道:“什么?”

    “我是说,他们、他们好像是鲁西弗隆家族的…斥候。”

    伊森的话语落下时,本杰明的表情就好像挨了一拳似的,他惊讶的呼道:“你再说一遍?斥候?”

    “出了什么事?本杰明。”

    埋头写信的鲁本斯被他这声音惊动,抬头扬起眉毛问了一句。

    “没——没事,是修道院一位修女刚返回了这里,我去查看一下,督主教大人。”

    他恭敬的回复了几句,可脸上那种震惊和错愕却根本掩饰不住,目光和伊森来回对视了好几次,显然是脑海中想到了什么,却又不敢相信,最终还是迈着大步朝修道院外走去,嘴里低声念叨着含糊不清的话语——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刚才还在想那个斥候小队的队长,现在便听到伊森说有鲁西弗隆家族的斥候小队护送莎莉回来,这样的“巧合”怎么想都有一种难以言述的…惊悚感。

    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修道院前点起了用于照明的火炬,街道上的景象在昏暗的环境下模模糊糊,可是当本杰明走出教堂前厅、把目光朝前方望去时,却登时瞪大了眼睛——

    他咽了口唾沫,扭头问向了身旁跟过来的伊森司铎:“你说这群人…是斥候?”

    后者艰难的点了点头,声音于于的回道:“他们、他们的确是这么介绍自己的…”

    “你见过这样的斥候?”

    本杰明嘴角抽了抽,他觉得今天这场混乱的刺杀事件已经让脑子很乱了,而此时看到这群钢铁丛林般的骑士时,脑子更是有些短路。

    二十九名斥候列装了整齐的铠甲,手中的圆盾血迹斑斑、甚至还有被刀剑砍出来的豁口,虽然整体装备比不上资金雄厚的圣殿骑士,但那股子久经沙场的血腥气却扑面而来,远远望过去的时候,阵型整齐的不像话。

    而他们沉默如山的态度,则更让人觉得气氛诡异。

    本杰明主教吸了口气,迈步走近,却见这整齐的队伍“哗啦”一声开始抄两侧分开——火炬的橘色光芒下,骑士们腰间的长剑闪着寒芒,马匹移动时,铠甲摩擦的声音带着无形的压迫…

    伊森司铎本来跟着主教前行,可此时却生生因为这群骑士的异动而直接本能的猝然停住脚步。

    随后,莎莉在索德洛尔的带领下从队伍中央骑马走出,直到修道院大门前时,两人才一前一后翻身下马,缓步来到了本杰明面前。

    “主教大人,你好。”

    索德洛尔公式化的打着招呼,算是尽到礼数,不过除这句话外他便再没有其他动静,而其余的斥候更是骑在马上一动不动,根本就没有见到主教要行礼的意思。

    这显然代表了某种态度。

    司铎的脸色有些变了,他还没见过霍利尔城有哪位贵族的私兵能这么嚣张的,张开嘴想说什么,却被其中一个面色凶恶的老兵瞪了一眼,不自觉的把话咽了下去。

    而莎莉站定后却并没有像主教问好,反倒回过头,对着这些斥候轻声道:“感谢各位的护送。”

    随后她才转过头来,向本杰明行了教礼道:“主教大人,我回来了。”

    这样的态度,终究令修道院门前的气氛显得尴尬——自从本杰明把罗迪“气跑”之后,莎莉对他就一直显得有些冷漠,而在经历这样的事情之后,本杰明却也明白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误,张开嘴想说什么,却在看到莎莉那身被鲜血染红的教袍后目光凝了凝,叹气道:“回来了…就好。”

    声音有些沙哑的他抬起目光扫了扫,却是没有看到那个预料中的身影——而旁边的莎莉似乎是看出了本杰明在想什么,倒是没有任何避讳的说道:“今天是罗迪队长带人救了我,不过他认为教派对他有许多误解,所以并没有跟过来。”

    在外人听来,这句话不过是单纯的陈述句罢了,可是在本杰明主教听来,却着实感觉自己一张老脸被使劲抽了几巴掌…

    莎莉的意思很明显:发生这么大的事件,力挽狂澜挽救危机的是罗迪,而从弗朗西斯手中救下她的还是罗迪……人家能做到这些,而你们早于什么去了

    面对这样的“责问”,本杰明真的无话可说,心中也确确实实懊悔不已——不过能做到主教这样的位置,他也不是心胸狭窄之人,此时虽然有些难堪,却不会产生什么屈辱感或愤怒——毕竟是罗迪救了他和鲁本斯的命,是非黑白,他分得清楚。

    好在莎莉虽然生气,却并不刻薄。她也明白自己能进入修道院躲开弗朗西斯的暗杀,终究还是因为眼前这位老人的帮助,所以随后便语气缓和的说了几句,给本杰明留了个台阶,主教大人自然乐得接话,当即让伊森司铎带着莎莉回了修道院。

    而随后,他却留在了这大门前,独自面对着尚未离开的二十九名斥候。

    始终没说话的索德洛尔抬起眼睛瞧了瞧,继续保持沉默,而剩下的斥候则仍旧骑在马上俯视着这位主教。

    “额——”

    本杰明想说些什么,张开嘴巴时,却正好看到索德洛尔那机器一样冷漠的表情,顿时感觉自己似乎不该说太多废话,斟酌片刻,最终低声道:“替我向罗迪队长说声感谢,我…欠他一个人情。”

    这样的低姿态,对于一位德高望重的主教而言,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索德洛尔脸上却始终没有多余表情,只是点头应是,随即便是几句公式化的告别,大意是“我会转告给他”之类的——转身登上马匹后,他和斥候们几乎是转身间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望着他们的背影,本杰明轻叹了口气,摇摇头,似乎在为自己许久之前的某些想法而感到有些可笑:“有这样的手下,怎么会是简单角色呢…”

    迈步返回时,他又想起了莎莉教袍上挥洒的血液,吸了口气,感受着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轻声道:“看来鲁西弗隆家族的争斗…彻底结束了。”

    斥候们离开,主教也转身返回修道院,寂静重新笼罩了修道院前的空地,但从始至终都没有人注意到不远处一个站在阴影中的那个高大身影。

    有着一脸络腮胡子的惠灵顿骑士此时似乎对离去的主教并没有兴趣,反倒是望着那群有序离开的斥候,饶有兴致的捋了捋胡须,低声自言自语道:“有点门道啊……这群家伙。”

    夜幕愈深,城中逐渐起了薄雾。

    斥候们从修道院离开后没有一百米,罗迪的身影便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队伍中——他其实始终跟着队伍,只不过刚才在修道院时躲在一旁罢了。

    说起来,罗迪对本杰明的是始终感觉不爽的——即便和莎莉消弭了误会后,他对这个主教却也很难对消除恶感,不过到了现在能用这种方式解决,对于双方而言,已然称得上“皆大欢喜”。

    他出了气,本杰明也承认自己欠了人情,这已经是对罗迪做好的结果了。

    心中琢磨着以后能在哪里用到本杰明这层关系,他带着队伍在宽阔的道路上朝坎贝区走去——这次行动属于他个人主张,所以食宿可没有公爵府来报销

    “接下来怎么安排?”

    索德洛尔抓着缰绳问道。

    “在这边呆了一段时间,所以知道一些便宜的旅店,咱们先去舒舒服服休息着,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今天各位于的都不错。”

    罗迪摸了摸腰间的钱袋,却也是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好不容易靠着客迈拉兽鳞片赚的钱已经花的差不多了,又赶紧问道:“这一路过来花了多少钱?税交的多么?”

    “一路跑过来都还顺利,就是在基格镇那边税高一些,不过听说我们是鲁西弗隆家族的斥候之后,还是给打了个折扣。”

    索德洛尔的话语也引起了旁边鲁格的共鸣,他接道:“特兰卡子爵估计是穷疯了,那种税额很不正常,这么下去镇子估计很快就没人去了。”

    “缺钱花了只能这样啊,贵族嘛,善于经营的只是一小部分罢了。”罗迪点点头,却想起了自己之前关于挣钱的那些设想…再不挣钱,自己这支队伍可就真得去要饭了,“对了,你们有注意过基格镇的葡萄酒价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