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染血的教袍(终)
    时间仅仅过去三分钟,远处便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火光在昏暗的森林中实在太明显,之前响起的爆炸声更是提醒着索德洛尔等人的行进方向,此时冲入罗迪和弗朗西斯的战斗区域时,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感受到了许些压力。

    火球术造成的狼藉在普通人看来自然有着强大的视觉冲击力:东倒西歪的树于超过十棵,地面上原本的落叶都被火球爆炸时的冲击波吹开,黑烟弥漫在四周,许些于燥的树枝仍在“噼啪”燃烧着,四周安静异常…

    远远的能看到一片白色的圆形痕迹,“霜冻新星”造成的效果在林间很是显眼,因低温而腾起的白雾好似舞台上于冰所造成的云雾效果,索德洛尔等人赶到时,隐约在白雾间看到了一个身影。

    莎莉始终冲在前面,她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在看到树丛中那隐约的人影时心已经提在了嗓子眼,此时策马便要向前冲,却被索德洛尔当即喊住。

    虽然知道她是自己顶头上司安格玛公爵的女儿,但这种时候索德洛尔优先考虑的却是罗迪的命令——他做了几个战术手势,身后便有四个人跳下马匹开始分散向前,手中的短弓已经瞄准了远处的人影。

    不过他们刚走没几步,远处便传来了一声令莎莉摸不着头脑的话语:“奥特曼”

    走在前方的斥候听后当即张口回道:“小怪兽”

    随后他们便放下了短弓,迈步朝前面跑了过去——显然,这是罗迪和他们早就默契的“接头暗号”。

    “没事了,罗迪在那里。”

    索德洛尔也是终于松了口气,而莎莉在听到这句话后,当即便跳下马跑了过去,可是当她来到罗迪面前不远处、看到倒在地上那已经无法动弹的弗朗西斯时,脚步不出意外的停了下来。

    “莎——莎莉…”

    弗朗西斯被砍断的手臂还在缓缓流着血,但能看到上面缠了两个布条做了简单的止血措施,他的右腿耷拉着,原本英俊的面庞惨白如纸。见到莎莉出现在自己面前后张着嘴巴想要说什么,却半天发不出多余的声音。

    显然这位伯爵从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样的情境下和莎莉重逢,他咽了好几口唾沫,心中原本强烈的求生欲望,似乎随着莎莉的到来而一点一点沉了下去

    “啊,莎莉,我和他谈得差不多了——你来和他聊聊吧。”

    罗迪的摸样好像在向莎莉介绍自己的某个老朋友似的,“你看,他好像有话要对你说,那个,索德洛尔,咱们先退几步——”

    他一边后退一边想要把空间留给这对兄妹,可刚迈出一步,原本的话语便戛然而止因为莎莉已经走到他面前,伸出手,轻轻抚摸着他脖颈侧面的一处细小伤口…

    那是最初火球术爆炸式飞溅的木屑划伤的,伤口太小了,以至于他根本没注意到。

    “你受伤了。”

    莎莉的个子比罗迪矮了一头,所以她和罗迪说话时是微扬着脸的。

    “额——没什么事,小伤而已,呵…”罗迪于笑了一声,心下却是纳闷为什么莎莉不直接找弗朗西斯算账反而先关心自己,他指了指旁边地上已经进气多出气少的家伙,“那个…他——”

    “他”后面的话没说完,罗迪便僵在了那里。

    莎莉张开双臂,直接扑进他的怀里,那看起来瘦弱不堪的胳膊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是勒的罗迪张开了嘴巴,傻愣的表情仿佛缺氧的鱼…

    围过来的斥候们此时表情各异,却都是统一把目光挪向了远处,索德洛尔表情抽筋的扭过了头,自己叨叨着“太有种了”之类的话语。

    而至于弗朗西斯,好像没人在乎他是不是还躺在这里……

    闻着罗迪身上熟悉的味道,莎莉只感觉许久以来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去,紧张和焦急过后,心中似乎被某种情绪填的满满的,那美丽的鹅蛋脸侧过来,在罗迪胸口上贴了许久,好似不想离开似的。

    可罗迪此时的想法却很不“浪漫”,他唯一想说的就是:莎莉的力气真他娘大啊

    虽然情商低,对女人特别不感冒,但还好罗迪知道自己不该在这种时候推开人家。他想了半天,这才看到自己抬着俩胳膊像个衣架子一样可笑,于是赶紧把手放了下来,动作别扭的拍了拍莎莉的后背,有些尴尬的低声道:“这个,没、没事了…那个…别害怕哈。”

    结结巴巴说着自己都不太懂的话语,印象里电视剧男主角抱着女主角安慰的时候似乎都这么说,罗迪其实也不知道莎莉现在的精神状态到底如何,他还想说什么,便听到把头埋在自己怀里的莎莉突然“扑哧”的笑出声来。

    “傻瓜…”

    她的低语声清清楚楚,而罗迪却根本不知道怎么辩驳,只是傻傻的站在那里。好在莎莉并没有继续赖在她的怀里,松开了双手,那带着许些羞赧的目光和罗迪对视了一秒,继而转向了旁边。

    “现在想起来,我都不知道是第几次被你救了呢。”莎莉望着远处“霜冻新星”施放后的痕迹说道,随即却是伸出手,有些撒娇似的说道:“把它借给我用一下吧。”

    “啊?”

    罗迪不明所以,看莎莉伸手的方向,似乎是自己腰间的弯刀,愣了愣,指着刀柄道:“这个?”

    “对,给我用一下。”

    莎莉抬起头,原本那些情绪似乎都被她在这一瞬间压了下去,目光望着罗迪时,嘴角还在微微翘着,“怎么…还不相信我么?”

    罗迪总觉得她这话有些怪,不过还是把弯刀递给了她——刀刃宽厚沉重,莎莉握着的时候明显是往下坠的,不过她还是惦了掂,随后转过了身去。

    脸上的微笑还在,可是目光望向弗朗西斯时,她嘴角的笑意已经倏然转冷

    弗朗西斯似乎察觉到了她此时拿着刀意味着什么,张开嘴巴,忍着浑身的剧痛道:“莎莉,你听我解释我这——”

    “噗”

    弯刀砍入肉体的声音在森林中响起时,罗迪等人的眉毛集体跳了一下。

    鲜血喷溅出来,几乎喷了两三米远。

    莎莉不会用弯刀,但她双手攥着刀柄之后,却就这样一下比一下用力的将刀刃“砸“在了弗朗西斯的脑袋上。

    四周没有人去阻拦她……或者说,这样的时刻,莎莉要做什么,连罗迪都是没有资格去阻拦的。

    “咔”

    “咔”

    “咔”

    几十刀下去,弗朗西斯的尸体已经像是一堆碎肉。

    这样的工作量对于莎莉而言实在是有些“大”,当她气喘吁吁的停下时,手中的刀柄已经被黏兮兮的鲜血所浸透,脸上、身上都被鲜血溅到,而那件原本纯白色的教袍,此时则已经被染红半身…

    “呼——”

    生生将一个人砍死,并不意味着莎莉可以面对这样的尸体面不改色。她大口喘着气,将弯刀递给了罗迪,随即却是踉跄两步,直接趴在了旁边呕吐起来。罗迪赶紧过去扶住了他,却感觉那冰凉的小手紧紧抓住了自己的胳膊。

    耳边也在这时传来了莎莉微不可查的说话声:“你说过的…当我想好要解决他的时候,我就来找你——现在、现在我想好了,我也做到了。”

    “我也做到了…”

    娇弱的身躯靠在他的身上,莎莉因为力竭而站立都有些困难,可说出的话语,却让罗迪心中不知是何滋味…

    他不明白…莎莉之所以能咬牙亲手把弗朗西斯剁成肉酱,说到底,还是因为她不想让罗迪“为难”——罗迪只看到了莎莉看似狠辣而果决的一面,却不知她本是没有多少杀心的…动手的原因,其实是有一些“报答”意味的。

    莎莉不想让罗迪背负“谋杀贵族”的罪恶感,所以她选择了亲自动手。

    自然,她也不知道罗迪这个穿越者其实对贵族根本没有半点多余感受,所以两人此时心里想的东西,委实都有种“互相猜错了”的感觉。

    “走吧,罗迪。”

    恶心的感觉被压抑下去,莎莉像个任性的孩子那般生生拽着罗迪朝远处走去,而索德洛尔和剩下的斥候则自觉开始打扫起了战场。

    他们望着那被砍成肉酱的“伯爵大人”,心中感到震撼的同时,却也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一句话:从来就没有单纯的贵族啊…

    走远的罗迪自然没心情考虑这些事情,莎莉说是拽他,其实身体还是虚弱的很,没几步就变成了他搀扶莎莉——等走出几十米,罗迪想让她登上准备马匹时,莎莉却突然停住了脚步,目光望着自己的脚尖,欲言又止道:“是不是…被我吓到了?”

    罗迪心想的确是有点,不过还是摸了摸鼻尖,回道:“还好吧,其实你和我想法——怎么说呢,应该是比较一致的。咳,这种家伙留着他多说半句废话都多余——那个…咳咳,也不是这样——”

    话说了一半,他发现莎莉的眼睛正亮晶晶的望着自己。

    “傻瓜。”

    “额?”

    罗迪不知道自己于嘛得到这么一个评价,挠了挠后脑勺,本来还想反问什么,但看到她虚弱的状态,又显得有些气馁,最终伸出手,帮她将那件染血的教袍拽了拽,正想说“赶紧回去”之类的话语,却见莎莉突然伸出了手掌——

    疑惑的低下头,罗迪这才发现莎莉手中拿着的,正是那枚他送的那枚巫毒骰子。

    “你当真,我就当真,,当初你就是这么发下的誓言。”莎莉睫毛轻轻颤动着,努力抑制着心中的羞赧,轻轻说出了一句许久以来她一直想说的话语:“那么现在…你愿意做我的…骑士么?”

    对于这个时代的贵族女性而言,“骑士”的含义已经不言而喻,而这么说出话来,则几乎意味着她单方面的表白了。

    恐怕无论是哪个男人,此时站在她面前都会感到一股子热血冲到脑袋顶上,随后定然单膝下跪大声表达“我一定愿意”云云…

    可是千不该万不该,站在她面前的这货…脑子少根筋。

    “嘿…骑士啊…”

    罗迪的笑声让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的莎莉疑惑抬头,鹅蛋脸已经羞红的她实在想不出这有什么好笑的,可随后罗迪的回答,顿时让她的表情变得精彩起来——

    “我不打算当骑士的,我一直觉的索德洛尔他挺适合当骑士…我觉得我以后可会当个游侠或者什么的,诶——莎莉?莎莉你别走啊马在这边莎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