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染血的教袍(下)
    在此时——即埃隆历6b年,弗朗西斯所学习的战斗方式,都是师承一脉的“套路”。而在这样的年代中,因为法系职业的稀缺和“元素师”本身身份的尊贵,所以极少有谁愿意和“元素师”爆发冲突。

    而至于贵为伯爵的弗朗西斯,则更是没有经历过多少“全力以赴”的战斗。以往的训练从来都是“点到即止”,所以如今这场战斗打到现在,他的应对虽然称得上合格,但在罗迪眼中,却根本称不上“优秀”。

    菜逼,这就是罗迪给弗朗西斯的评价。

    别管施法速度有多快,法术威力有多强,菜逼就是菜逼——对于一个在pp战场上厮杀了数年、熟稔几乎所有职业和所有技能的游侠而言,弗朗西斯也就只能唬一唬那些根本没有多少pp经验的家伙罢了。

    在属于最高层次的p对战中,任何一个破绽都有可能导致死亡,而在罗迪眼中,弗朗西斯的应对此时完全是“破绽百出”——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这却是罗迪早有算计的结果。

    之所以弗朗西斯会应对失措,完全是因为罗迪清楚知道“元素师”技能的局限性在哪里,所以他早早就计划将这场战斗爆发的地点挑选在这昏暗而复杂的森林内。

    当然,在如此复杂的事件中“算计”,本身是有很大不确定性的。比如罗迪可以选择在广场直接射死弗朗西斯,也可以选择在他追逐莎莉的路上于城门处直接狙杀——不过那些都不是罗迪的优先选择…

    在城市广场狙杀一位伯爵,这对于鲁西弗隆家族根本没有半点好处,甚至还可能掀起更大的风浪。从任何角度来说,弗朗西斯死的越是悄声无息,罗迪才越能得到更多好处…秉承着这样的原则,罗迪早早便把索德洛尔等人埋伏在了这片森林,为的便是能在这里毁尸灭迹

    而现在,虽然计划有些偏差,造成自己和弗朗西斯出现了一对一的情况,但对于罗迪而言,这样的战斗,委实没有什么悬念。

    看弗朗西斯信心恢复似的躲入树后,罗迪嗤笑一声,脚步轻盈的向后退了两步,虽然带起了许些落叶和杂草的响动,却根本没有引起弗朗西斯的警觉…因为“元素岗哨”最远的侦查范围就在五十米的距离上,而现在罗迪站的位置,距离弗朗西斯有五十三米。

    “真以为元素岗哨是无角度覆盖么…学技能的时候偷懒可不好啊。”

    罗迪抽出一支长箭,缓慢而无声的将其钉入面前的树于之中,继而随意摘下了自己那刚才被冰锥撕开一角的斗篷,甩手搭在箭上——因为身处树干后方,所以弗朗西斯根本看不到他在做什么。

    而在挂好这件斗篷后,罗迪扫了一眼远处没有动静的弗朗西斯,倒是颇有种找回当初和敌对阵营玩家在树林中对战的感觉…

    弗朗西斯法术威力强大,“元素岗哨”更是掌握先手攻击的绝佳技能,所以在他眼中,罗迪的现身,便等于“破绽”。

    复杂的林地条件下,五十米已经是射击距离的极限,而即便罗迪真的能在那么远的距离射中自己,寒冰护盾也能挡下这样的伤害,同时他还能确认罗迪的位置,并给予反击

    由此,弗朗西斯自认胜券在握。可是他却忽略了一个问题——“元素岗哨”的侦查范围虽然很大,但却始终存在一个侦查死角:上方。

    所以当罗迪无声无息的爬上树于、并在弗朗西斯的头顶慢慢靠近时,这位握着魔杖等待罗迪出现的元素师仍然在神经紧绷着,将所有精力都集中在了“元素岗哨”的反馈上,丝毫没有察觉到头顶上方那虫鸣鸟叫声中夹杂的许些动静。

    时间就这样悄然流逝着,过了足足有四五分钟之后,罗迪便已经靠近了弗朗西斯——此时他距离地面的足有十五米,若是直接发动攻击,则落地之后便和对方只有不到十米的距离。

    这便是弗朗西斯本身感官的警戒范围极限了。

    停住身形之后,使用“匿踪术”隐蔽身形的罗迪望了望下方弗朗西斯藏身的树于,又扭头看了看自己刚才挂住斗篷的那支箭——此时他所处的角度,刚好能够看到一截箭尾。

    希望一次成功吧。

    他心中默念一句,随即手中短弓抬起,抽出两支箭矢,便迅速朝远处接连射了出去…

    这柄出自“玫瑰十字”的短弓品质优异,即便是在弓拉满月的时候都没有多大震动和响声,而此时罗迪为了保险起见,更是只拉开三分之一便射出了箭矢,所以弓弦划过空气的噪音,弗朗西斯根本无从察觉。

    两只没有多少力度的箭矢飞了出去,第一支落在了“元素岗哨”的侦查边缘,而第二支,则正好射中了那搭着斗篷的箭矢尾巴……

    而在下方弗朗西斯的感官中,当第一支箭矢落地时,他便猛的做出了反应——步子一迈,他直接从树后一跃而出,手中的“火球术”原本还有许些迟疑,但看到那树于后方摇晃的斗篷边角时,他便当即“确认”了罗迪的方位,甩手施放而出

    “轰——”

    弗朗西斯面目狰狞的望着远处爆炸开来的火光,当那被扯开的斗篷碎片在视野中一闪而逝时,他心中不禁一喜…那个家伙被于掉了

    可是喜悦的心情还没来得及完全从心底浮现,身后“咔”的一声震响便让他惊愕无比的回过了头。

    一支长箭第二次以对垂直的角度钉在了他的寒冰护盾上,射出了一大片白色的龟裂痕迹

    糟糕

    本以为背后遭到攻击的弗朗西斯刚要挥手去恢复“寒冰护盾”,可目光透过护盾朝远处望去时,却惊骇无比的发现一个身影已然从树于上一跃而下,直直冲到了自己面前

    两柄闪烁寒光的弯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砍在了弗朗西斯面前的护盾上。

    “咔——呷”

    罗迪的第一刀直接顺着箭矢钉碎的孔洞砸出了凹坑,第二刀则直接瓦解了这蛋形的护盾——刀刃几乎贴着弗朗西斯的胸口划过,若非他关键时刻向后猛退一步,此时恐怕已然身首异处。

    这是两人第一次正面近距离交锋,可弗朗西斯根本没有想到罗迪会用如此神鬼莫测的方式发动进攻,他情急之下当即将手中始终握着的卷轴朝上一举,灌注法术能量的瞬间喊出了启动咒语:“霜冻新星”

    而罗迪的反应则远比他要快,原本他可以紧接着挥出第三刀继续进攻弗朗西斯,可当目光看到弗朗西斯手中那个蓝色卷轴的时候,他只是眨眼的瞬间便决定后退,当弗朗西斯“霜冻新星”这句咒语还没念完时,罗迪更是释放了“狩魔猎人”的职业技能——

    “腾跃”

    一股强大力量猛然充盈向了双腿,罗迪咬牙一蹬,身形倏地加速后退,转瞬间跃出四米距离——而算上之前后退的几步,他此时已经站在了距离弗朗西斯八米左右的位置上。

    可随即罗迪却停住了脚步,继而眼瞧着看着“霜冻新星”自弗朗西斯手中卷轴席卷开来…

    “刷”

    白色的霜纹的从弗朗西斯身体四周扩散出去,那股极寒力量甚至将地面上的花草和树于冻得直接碎裂。而在施放这个法术之后,弗朗西斯原本惊愕的表情已然转为狞笑——在他看来,这个-级的“霜冻新星”绝对可以将罗迪直接冻成冰块,而就算他能抗住严寒的伤害,自己随后施放的冰锥术定然能将其直接射死

    可这样的表情,却在随后凝固在了脸上。

    罗迪手持弯刀就那样站着,冰霜扩散开来的寒气朝他席卷而去,却在距离他只有十厘米的地方消散开来,失去了原有的威力…

    法术范围只有b米的霜冻新星就这样白白施放了。

    而也就是法术结束的瞬间,罗迪已经手持弯刀朝他直扑而来

    “这——”

    心中的惊骇再也难以掩饰,弗朗西斯手忙脚乱的想要再次释放护盾,可仅仅刚来的及抬起魔杖,罗迪的弯刀便已然劈下千钧一发之际,弗朗西斯急中生智,直接举起魔杖挡在了前方,用尽几乎所有魔力将这柄魔杖冻结成了一个大“冰锥”……

    “咔嚓”

    冻成冰棍的魔杖被直接砍为两段,可弗朗西斯却借此朝一旁翻滚而出——但这样的躲闪终究徒劳,他的武技在罗迪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影子舞步”施展开来后,昏暗的光线下弗朗西斯根本连第二个法术都来不及施放便被罗迪追上,那弯刀毫无怜悯的斩下了他的手臂…

    “噗——”

    鲜血飞溅而出,罗迪跟上的一脚直接踹在了弗朗西斯的后心,那巨大的力量让他直接扑了出去,“咚”的一声撞在树上,继而滚倒在地。

    “我的手…啊——”

    痛觉这时才传递到脑海中,弗朗西斯嗷嗷惨叫着,他望着自己齐肘而断的手臂,还没来得及继续喊什么,便看到弯刀的影子再一次闪过…

    左脚腕的筋被砍断了。

    撕心裂肺的剧痛几乎让弗朗西斯彻底疯掉,他“啊啊啊”的喊着,拼命想要爬远,却被罗迪一脚踢翻过来,继而踩住了胸口。

    杀人,而且是杀一个未来注定的叛国者,这种行为根本不会让已经适应这个世界的罗迪有任何不适,但现在之所以没一刀把弗朗西斯的脑袋砍下来,却是因为他还有话要说。

    “来,看着我,别喊了。”

    他的声音很平静,“啊啊”乱叫的弗朗西斯疼得涕泪横流,可此时已经根本没有了反抗余地,他身体剧烈的翻滚着想要逃开,可没等翻过身去,一柄弯刀便“咄”的插在了他的脸侧。

    刀锋贴着弗朗西斯的脸,冰冷的刀刃上还残留着血迹。

    弗朗西斯的叫喊声戛然而止,却是改为了“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可以答应任何事不要…”

    “好,回答我几个问题,我不杀你。”

    罗迪弯腰望着这位脸色惨白的伯爵,“抓紧时间,否则流血过多我也救不了你呢。”

    他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半边脸映照在火球术带起的橘色火光中,异常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