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二十章 真他妈是个菜逼啊
    柯布森林的薄雾常年存在,即便是太阳正足、每日温度最高的下午,林中的雾气依旧会让能见度降到三四百米之内。

    所以对于心惊胆战夺路而逃的弗朗西斯而言,此时跑出两三公里的他已经根本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在这里,头顶原本刺眼的阳光被繁茂林木与雾瘴彻底挡住,行走其中时,周围环境的亮度仿若平日中太阳即将落山的傍晚。而在这样的情况下纵马独行,森林里的虫鸣鸟叫便会愈发显得嘈杂起来,甚至有些时候,会让人觉得有些…刺耳。

    弗朗西斯的心情此时极端焦躁。

    作为公爵的长子、艾弗塔领地的最大贵族的后裔,他从小到大的生活条件始终是优渥的——柔软的床铺,冬日里温暖的壁炉,平时精致而注重营养的每一餐,优秀的教育所以许多年来,他真正吃过的苦并不算太多,除了巡视边境时住宿农家外,他还根本没有在野外生存过,所以论“野外求生”能力,他甚至比不上哪怕是刚入门的佣兵。

    而在这样的成长经历下,他在森林中迷失方向便不算什么意外了。

    双眼瞪着前方,昏暗的森林在弗朗西斯的眼中已经成了他从未想象过的恐怖地狱——呼吸急促,魔杖被掌心的汗水浸湿,胯下的战马已经累得再也跑不动,而耳边莫名传来的各种响声更让他精神紧绷,难以放松精神…

    失算了

    弗朗西斯擦了把额头的冷汗,咚咚咚咚的心跳声清晰可闻,脑子更是乱成了一锅粥——他怎么也没想到莎莉竟然还能有这么强大的后手

    难怪她会不顾一切往西城门跑,原来这个狡猾的妹妹早就算计好了一切…

    回头确认没有追兵出现后,弗朗西斯这才深吸了口气放松了许些精神,却仍旧心有余悸的抬起魔杖,让身侧的“寒冰护盾”的元素持续凝聚起来。

    这一路心中积攒的怨毒和愤恨终于在这时爆发出来,他情不自禁的狠声道:“等着吧,我一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可话音刚落,他便感到汗毛瞬间直立…正要抬头查看四周,身侧的“寒冰护盾”便“咔”的一声炸响开来

    寒冰护盾原本是隐没在空气中的,只有当受到攻击时才会显现出来。可此时此刻,弗朗西斯却睁大眼睛,直直望着左侧的护盾呈现出了一大片白色的龟裂痕迹…

    那如蛛网般扩散开来的纹路半径足有一米,仔细看去,他正看到护盾外侧竟然不偏不倚的钉着一支长箭

    而在这一愣神的功夫里,昏暗的森林中便再次闪过一道虚影。

    视野中,第二支箭“噗”的射穿了胯下军马的脑袋,原本前行的马匹当即朝前栽倒,弗朗西斯不受控制的向前倾去,而下一瞬间,第三支箭便“啪嚓”的击碎了已经无法维持寒冰护盾…

    箭矢贴着他的后脑勺划过,直接剐开了一道三厘米长的口子。

    若不是护盾在碎裂时让箭矢发生了许些偏转,恐怕弗朗西斯的脑袋已经被扎了个对穿

    “扑通”

    跌倒在地的弗朗西斯顾不得一身冷汗,立刻翻身从战马尸体上朝侧滚而出,手中魔杖急挥间释放了第二面“寒冰护盾”,随即连滚带爬的朝侧面一棵大树扑了过去。

    而就是这么一秒多点的时间,他刚刚施放的护盾便“咔”的一声再次被击中,不过这次箭矢被护盾堪堪滑开,只在上面留下了一道白色的划痕——长箭余势未衰的钉在了旁边的树于上,吓的弗朗西斯几乎心脏停摆。

    他狼狈逃跑的姿势,对于尊贵的“元素师”而言完全称得上“屁滚尿流”,但弗朗西斯此时根本来不及保持什么“风度”,他只知道自己若是慢了一步,后果定然是性命不保

    因为就算他脑子再迟钝,此时也是明白这精准的箭矢出自何人之手…

    那个该死的、总是打乱他计划的斥候

    “罗迪你竟然赶偷袭我?你这是谋逆你这是——”

    “啪”

    箭矢几乎贴着弗朗西斯的耳朵划过,箭头携裹着树皮碎片呼啦啦的溅了他一脸,直接打断了他语无伦次的废话。

    “这个渣滓…这个混蛋…”

    魔力汇聚的速度加剧,弗朗西斯一边咒骂着一边全力恢复“寒冰护盾”的形态,心中愤怒和恐惧交杂着,却根本不知道哪一个占得更多。

    在遇到罗迪之前,弗朗西斯是根本不相信箭矢的威力能够洞穿“寒冰护盾”的——和板甲、锁甲不同,魔法护盾因为球面的结构,对于这种远程穿刺伤害防御能力极高,甚至绝大多数都能直接豁免。而更无可否认的一点是:箭矢的威力,在力量同级的情况下永远是弱于近战刀剑的威力的。

    普通的刀剑攻击都不一定能一击打碎寒冰护盾,可就在刚刚,他便差点在呼吸间被接连袭来的箭矢直接射死,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一个事实:刚才箭矢的攻击不但威力惊人,而且箭身在击中护盾的瞬间,因入射角度垂直于护盾的球形表面而威力达到了最大

    这从来都是一个“理论值”,属于“如有达成,纯属巧合”的情况。

    可就在刚刚,弗朗西斯亲身体验了一把什么叫神乎其技——罗迪的箭术让他直接和死神跳了一曲贴面舞

    在想通其中关节后,弗朗西斯有些绝望的发现:远处那个原本不值一提的“小角色”,此时竟然已经拥有了随时剥夺自己性命的能力。

    “不可能的…绝对是巧合…”

    他大口的呼吸着,努力平复着内心的恐惧,可身躯却止不住的颤抖,但弗朗西斯却没有就此放弃,反而狠狠咬了一口舌尖,硬生生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身为进阶“元素师”和贵族,弗朗西斯从来都是骄傲的,自二十岁的年纪进阶法系职业之后,从来只有别人惊叹他才华的份,何时有弗朗西斯对别人羡慕嫉妒狠的时候?

    可是现在,他却真真正正体会到了这样的“低级情绪”——但随之而来的,却是自尊心的极大反弹。虽然很清楚自己现在已经落了下风,但弗朗西斯却凭借着舌尖带来的剧痛让自己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当下的战斗上,鼻腔中满是嘴里的血腥味道,可目光中的慌张却也渐渐被镇定取代,他随即伸手从怀中掏出两个瓶子和一个卷轴,心神顿时定了定,继而…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我弗朗西斯何时怕过敌人…”

    不顾后脑勺留下的鲜血,他握紧魔杖,低声自言自语道。

    寂静的森林中,一场无声的对峙就这样开始了。

    弗朗西斯背靠着树于,平复急促的呼吸之后便立刻抬起魔杖,吟唱三秒,释放了一个名为“元素凝聚”的加持法术,随后则是施法时间达到6秒的“元素敏锐”,继而便是一个接一个的“元素岗哨”…

    一连十几个“元素岗哨”施放而出之后,他当即拧开一瓶蓝色的药剂猛灌进了嘴里,随后紧咬牙关,承受着魔力恢复时药剂对内脏和大脑带来的猛烈冲击

    这样的流程的确是当下他唯一的选择:“元素凝聚”能让他身体四周的元素密度维持在一个较高的水准,虽然消耗法力大,但有这么一个“buf”存在,他的施法速度和法术威力都能得到15%勺提升。

    而“元素敏锐”配合“元素岗哨”的技能,从原理上则类似于蜘蛛通过蛛网的震动来获取猎物的动向——也就是说,弗朗西斯现在可以通过遍布周边五十米范围内的所有“元素岗哨”第一时间察觉到靠近的敌人。

    这是“元素师”面对刺客或远程射手类职业时最有效的打法,但换个角度而言,将这些技能释放完毕后,任何元素师都会遭遇“空蓝”的境地。所以在没有“中级魔力药水”支撑的情况下,很少有谁会使用这样“奢侈”的应对方式。

    而堪称“土豪”的弗朗西斯则凭借手中的药剂,拿出了最拼命的姿态来应对罗迪。

    当一切释放结束后,背靠着树于感觉到魔力值回复的他,此时心中也是恢复了不少应战的自信。他微眯着眼睛,手中已经凝聚起火球术,进入了随时可以攻击的状态。

    “咔嚓。”

    几十米外,树枝折断的细微声音几不可闻,但布下数十个“元素岗哨”的弗朗西斯却当即从树于背后一跃而出,抬手将“火球术”挥了出去——昏暗的森林中一道黄色轨迹倏然划过,随即响起的,便是“轰”的一声爆炸

    经过“元素凝聚”加成后的火球术威力十足,连速度都比普通的火球快了不少,它直接将一棵两人合抱的巨树拦腰炸断,释放开的冲击波卷起了大片的落叶和尘土,声势极为浩大——可在这过程中,弗朗西斯却紧紧盯着远处,表情没有丝毫放松。

    下一瞬间,就在巨树“嘎吱嘎吱”的朝侧面倾倒之际,他猛的察觉到了“元素岗哨”范围内那一片晃动的斗篷影子,手中瞬息甩出了一式三枚的“冰锥术”,那闪过空中的白影即刻“咄咄咄”的钉在了远处一课树根之上,透过冰锥碎裂时腾起的白雾,弗朗西斯看到了许些被扯碎的斗篷布片。

    “白痴…你死定了”

    他冷哼一声,当即后退躲向另一棵树后,耳边“咔”的撞击声说明对方的箭矢被护盾划开虽然这一回合两人虽然谁也没打到谁,可弗朗西斯却明显认为自己占了上风。

    再次灌了口药剂,他抬手攥住了那张可以顺发-级“霜冻新星”的法术卷轴,原本失去的信心,在此时已经尽数重拾。

    只是一脸自信的弗朗西斯绝对想不到,此时的罗迪正站在“元素岗哨”侦测范围的边缘,一脸不屑的摇了摇头——

    “真他妈是个菜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