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染血的教袍(中)
    弗朗西斯骑术虽然不错,但和专门靠战斗吃饭的佣兵比起来还是差了些许,所以在这样的全力冲刺中他渐渐落在了队伍后方,不过他并不着急,远处莎莉的背影已经越来越近,再有一两分钟,她定然躲不过被追上的命运。

    嘴角微扬,弗朗西斯仿佛已经看到了莎莉被刀剑砍为碎片情景——

    “啧啧,这样的路,是你自己选的…”

    他想了想,朝着前方已经跑的稀稀拉拉的佣兵们喊道:“谁第一个抓住她,我赏100枚金币”

    这句话仿佛魔咒,顿时让佣兵们嗷嗷怪叫着朝前加速冲去,他们策马狂奔,好似赛跑一样争抢着谁能第一个抓到莎莉,让原本就已经丧失的队形愈加散乱起来。

    “谁也别跟老子抢”

    为首的一名佣兵兴奋的大叫道,他算是这些人里骑术最好的,所以此时挥舞着弯刀冲在了最前方。他看着莎莉和马丁消失在了林间小路那弯道的尽头,立刻整个身体倾斜向了左边,努力平衡着中心,让战马以最快的速度冲过了弯道……

    “还想往哪里跑——”

    这句话喊出来的时候颇有气势,可随着他的战马转过弯道之后,那股子“霸气”却好似泄了气的皮球刹那间消影无踪,更让他随后的话语像是被踩住脖颈的鸭子一样,憋在了喉咙里…

    他明明记得自己追击的目标:一个是手无寸铁的修女,一个是连皮甲都没穿的车夫,可是…怎么眼前突然变成了三排全副武装的骑士呢?

    这他妈不是在做梦吧?

    修女呢?车夫呢?

    佣兵的脑子呈现死机状态,瞪着眼睛还在继续向前跑着,可是远处的骑兵队伍却根本没给他们反应的时间,为首的骑士毫无废话,抬起手做了几个奇怪的手势,继而于脆利落的做了一个“下劈”的动作……随后,这二十九名骑兵便轰然间开始了前行

    自他们开始奔腾的瞬间,那种好似火山般爆发而来的气势便立刻让拐过弯来的佣兵们浑身打了个冷战

    对于普通的骑兵队伍而言,长官喊“冲锋”或“出发”的时候,骑士们基本就是乱糟糟的开始加速、然后在冲出上百米后,才能歪歪斜斜组合出一个差不多的阵型来增强杀伤力——可眼前这支队伍,从起步的瞬间便是用尽全力,不到2米的距离便完全组合出了整齐的冲锋阵型,到了6米的时候,他们已经维持着阵型进入了全速奔驰的状态

    这在佣兵们看来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因为就算是自认身经百战的他们,也难以将冲锋的步调做到如此统一

    和他们起来,自己这边的“冲锋”简直就如同孩童的游戏一样幼稚可笑。

    而当队伍最后方的弗朗西斯转过弯道,带着志得意满的笑容望向前方时,更是险些被眼前情景下的直接跌下马去——

    “这…这他妈怎么回事?”

    手中魔杖攥紧,弗朗西斯当然不会幼稚的认为这里刚好有个什么队伍正好要练习阵列——他心中瞬间冰冷一片,却怎么也想不明白莎莉是从哪里找来这么一堆骑兵的,因为看对方的气势和军马的质量便知道这绝非普通的佣兵…这不是有没有钱雇佣的问题,而是找都不一定找得到的问题

    留给弗朗西斯思考的时间根本就没有几秒钟,他只是愣了几秒,便仓皇大喊道:“迎敌迎敌”

    原本已经被吓傻的佣兵们这才回过神来,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前方,抽出了腰间的武器,匆忙间便朝冲过来的这群骑兵开始了正面冲锋…

    而这样的战斗,结果从一开始便已经注定了。

    长期习惯步战的佣兵,在骑上马以后绝对无法立刻成为一名合格的骑兵。和战马的契合度不说,单单是马背上的战斗技巧,便远非一天两天就能掌握的。弗朗西斯本人只是骑术尚佳,可对于骑兵战斗绝对是一窍不通,更不用提什么“阵型”和“冲锋技巧”了——佣兵们没有谁是骑兵出身,所以他们仓促组合出一个破烂的阵型后,只能凭借着一股子狠劲儿去冲锋了…

    不过很不幸的是,在战场上,“胜利”绝对不是士兵靠着“狠”就能获得的。

    当索德洛尔一马当先杀入这群佣兵中时,那凌厉的威势实在是让佣兵们根本难以承担

    长剑“刷”的斩过,以无匹之势将一名佣兵的脑袋直接砍飞了出去。鲜血喷溅出来,头颅尚未落地时,鲁格跟上的一剑已经在第二名佣兵的胸口划过,将那人砍得直接落马…

    随后双方剧烈碰撞后响起的兵戈碰撞声几乎响彻这片树林,惨呼声顷刻间传开,却很快淹没在马蹄声中。

    从另一个角度看,这场战斗看似“势均力敌”,一边2人一边24人,可真正撞在一起时,那种巨大的差距便瞬间被凸显了出来——仅仅是一次冲锋,二十九名斥候连一个落马的都没有,就这样直接“平推”了过去,没有给这群佣兵留下任何的机会

    双方接触的时间不过十几秒,借着马匹冲击的惯性分开时,斥候的人数没有变,可佣兵的队伍却完全被“碾压”而过,只剩下了一大片没有了骑士的战马,仍旧坐在马鞍上的人只剩下了七个

    鲜血从长剑上滴落,索德洛尔左右看了一眼,卡特和鲁格带领的斥候已经在五六秒的时间内调整好了阵型,有人受伤,但战力却依旧保持——他抬起手掌,做出了第二轮冲锋的指令手势,整个队伍便立刻开始在狭窄的丛林道路间掉头转向。

    在这样的过程中,所有士兵没有任何人出声,尽数手持长剑执行着命令。

    而这情景则更让幸存的佣兵们脊背发寒:在“通讯基本靠吼”的年代里,如果一支队伍能达到不用语言交流便能如此默契而强力的程度,那真是“百战精兵”都不足以形容其彪悍了。

    见此情景,被杀懵了的佣兵们已经连继续战斗的勇气都完全消失,又因为弗朗西斯直接消失了踪影而失去了主心骨,索性将武器丢掉,选择了投降。

    而同一时间,在远处目睹这一切的莎莉已经彻底被震撼的张开了嘴巴,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还是当初协助芬克斯村民转移的那群斥候么?

    莎莉的记忆力从来就不差,她想起了那位冲锋在最前方的索德洛尔队长、也记得喜欢大声聊天的卡特,剩下的那些面孔也多有印象,所以她可以肯定自己没有认错人。

    可是…边境村子的斥候,什么时候强到这种地步了?

    莎莉甚至怀疑自己的记忆出现了混乱,难道从芬克斯村逃回来是前几年的事情?

    怎么仅仅是几个月没见,这群斥候就成了一群浑身“呼呼”往外冒着彪悍气息的杀人机器了?

    任谁都能看出这些士兵绝对不是单纯的“实力强大”,那眼神、动作和冲锋时的毫无畏惧,都说明他们是经历多次战争后存活下来的强悍老兵……尽管其中许多面孔还年轻的很,但那种狠戾和凶悍,绝对不是能“装”出来的。

    脑海中的所有疑问尽数指向了罗迪,莎莉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直到远处佣兵们集体投降时,这才想起要确认弗朗西斯的下场。

    旁边的马丁也被吓得够呛,不过他却更明白莎莉的心思,当即主动冲到了战场上查看一番,又去斥候队伍看守的俘虏前望了望,却是回报了一个让莎莉皱眉的消息——“弗朗西斯逃了”

    “一队,跟我去追击,剩下的打扫战场”

    索德洛尔在远处下达着命令——话音落下,立刻有八人骑马冲过来列队待命,动作整齐划一。

    一行人集合后并未立刻出发,因为他们需要确认追击的方向,不过在索德洛尔这样的追踪行家眼里,弗朗西斯仓皇逃窜的痕迹实在是太过明显了。

    “这里有马蹄印,他们队伍中有人从这里拐入了森林,一队,准备——”

    “索德洛尔队长”骑马赶过来的莎莉打断了他的话语,她其实有很多问题想问,但联想到这一切都是罗迪的计划,她最终没有选择插手接下来的安排,只是直白的说道:“逃跑的那个家伙是元素师,他的实力很强…”

    这样的提醒其实已经很明显了,索德洛尔自然能明白他在说谁,但他没有解释什么,只是迈出几步,走入路边的森林中,指着地上的痕迹低声道:“佣兵队伍里有一个人离开了队伍没错,但显然,跟在后面的这个家伙追了上去。

    “后面的…是罗迪?”

    莎莉瞪圆了眼睛——罗迪竟然去追击弗朗西斯了?

    索德洛尔不置可否,只是点了点头,示意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他们,随后便翻身上马准备顺着痕迹去追寻。然而莎莉却并没有打算留在这里——一想到自己哥哥的“元素师”称号和他身上总是带着的那些药剂与卷轴,莎莉便根本对罗迪无法放心。

    罗迪的厉害在于偷袭,可真正一对一和一个进阶的“元素师”战斗…尤其对方身上还携带了不少魔法道具时,那他面临的压力,可远比面对兽人时要强得多了。

    此时莎莉对罗迪实力的印象仍然停留在边境杀兽人的阶段,所以她当即一抖缰绳,也不顾自己穿着教袍的形象是否合适,直言道:“我跟你们去。”